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七章 春日花香
午睡之后,敏轩便带着背篓铲子出了王家大门,去了后山。秋日的上河村阳光明媚阳光,春光绚烂,各色的鲜花盛开路边,姹紫嫣红,美不胜收。即便了来了这么多年,看了这么多年的敏轩,也仍并为景色而惊叹。敏轩脚步简单轻松欢快的的回到了桃花林,放下自己背篓,这里闻闻,哪春日的上河村阳光明媚,春光灿烂,各色的鲜花盛放路边,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午休过后,宝琳便带着背篓铲子出了王家大门,去了后山。

春日的上河村阳光明媚,春光灿烂,各色的鲜花盛放路边,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即使已经来了这么多年,看了这么多年的宝琳,也仍为其景色而赞叹。

宝琳脚步轻松欢快的来到了桃花林,放下背篓,这里嗅嗅,哪里闻闻,嗯,真香。

上河村桃花林很大,足有五六十株大大小小的桃花树,据说是以前有人承包种的,不过不知道是谁。

现在什么都提倡共有共产,这片桃林现在也是归属于大队的公共财产了。

每年桃子大量成熟的时候,队里都会一起摘桃,卖到供销社,像那些没熟的,或者熟过头,软了的,队员倒可以按工分买回去尝尝。

所以每年桃子成熟的时候,就是村里孩子无比开心的时候,因为会有香甜可口的桃子吃。

宝琳挑着低矮的树枝摇晃,背篓就立在树枝下,不一会儿,背篓底部便铺满了桃花。

看着背篓里粉红的花瓣,宝琳不禁笑了笑,不过还是从上衣口袋掏出自己洗的很薄透明可见颜色发白的毛巾出来,铺在地上。

随后将背篓里的花瓣倒在其中,把毛巾的边角收拢起来,再用草叶子绑起来,花瓣不多,就宝琳小手的一小捧。

桃花是收来晚上熬红薯粥的,天天红薯野菜的,都快吃伤了。

宝琳第一次做的时候,大家还觉得在胡闹,不过尝过之后,这些质疑通通消失了,红薯的软糯香甜中夹杂着一股淡淡的桃花香气,好吃又好看。

自此之后,宝琳在花开的时候出来采花带回去什么的家里也再没人念叨过。

收好毛巾,宝琳在桃花林不远处发现一个地方野菜特别多,看着也嫩,没忍住,拿铲子铲了一小堆。

看下午时间充足,宝琳细细的挑拣过后再放的背篓,看大半背篓满了后,便收了手。

余下的时间宝琳去村里大槐花树哪里撸几把槐花回去晚上蒸着吃。

“文军,宝珠,大姐回来了。”宝琳边推院门边说道:“大姐还给你们带了甜甜的槐花回来吃。”

“哦哦,吃,姐姐吃。”宝珠小小的身子率先跑出堂屋向着宝琳兴奋的奔来。

自从宝珠吃辅食以来,宝琳这个经常给她带不同口味果子回来的姐姐便得到了她的青睐,一般姐姐发出这种邀请,宝珠小小年纪便知道又要有好吃的了。

“大姐,槐花,好甜啊。”王文军后出反而仗着年龄身高率先跑到了宝琳身边,先尝到了槐花的味道。

槐花味道清香嫩甜,香味浓郁,在村里很是受小孩欢迎。

不过槐花树很是高大,队里还没有用竹竿来打槐花吃,现在想吃槐花还是很需费一番工夫的。

宝琳是这么多年爬树功夫练出来了,身手灵活着呢!

“甜就再吃点,宝珠也吃。”宝琳揉了揉文军的刺头后,顺手给宝珠也喂了两朵花。

“嗯嗯,大姐,你也吃。”王文军费力的举着小手,捏着一朵槐花,费力的伸到了宝琳嘴边。

宝琳抿了抿嘴,笑着吃了。

用手抓了一把鲜嫩的槐花,洗干净后,放入了俩兄妹手上。

“大姐做饭去了,你们两个坐凳子上乖乖的。”话毕,宝琳拎着背篓去了厨房。

等晚上七点左右天快黑了,下工铃声才响起。

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坐在饭桌前,望着粥盆了清香甜糯的红薯桃花粥,大碗里的蒸槐花,眼神中带着明显的渴望。

饭后,宝琳跟着她妈一齐收拾饭桌,洗刷碗筷。

家里吃的饭食没油水,还是很好清洗干净的,一泡一冲,干净清洁。

“妈,红薯地种完了吗?接下来是不是该插秧了?”宝琳蹲着身子问道。

“红薯种完了,不过插秧现在应该不行,我听到好像是说要先给稻田消毒,今明两天队里好像就要用牛车去县里运石灰和肥料。”

“谁负责赶牛车运货啊?妈你知道吗?”

“大队长是一定去的,再要三四个帮着装卸挑运的队员,应该就差不多了吧,咱们地少,石灰和肥料也下不了多少。”

“妈,我爸能去吗?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去过县城呢!”

“他们是去干正事,你个小娃跟着去干啥呢?那么远的路,你走的来吗?到时候给队里添麻烦。”

“妈妈妈,我想去看看嘛,我还从来没去过呢。”宝琳站到苏红英旁边撒娇似的摇晃她的手臂。

看着女儿难得的娇俏撒娇,苏红英到底不忍心彻底拒绝她的请求,想了想,用商量的语气说道:“我晚上问问你爸,看他怎么说,要是他同意你去,那就让他带你去县城瞅瞅。”

“嗯嗯,谢谢妈。”宝琳说完,笑着蹦蹦跳跳进了自个合间。

目前宝琳床上还只有她一个人睡,不像帘子另一端一张床早已躺了三个人,挤得不行,翻个身都有点子难。

不过宝琳独睡的时间维持不了多久了,等宝珠三四岁懂事点了,就会跟三叔三婶分开睡了。

想到明天或后天便能去从没有去过的县城转转,也许还能找到发家致富的方法,脱离现状,顺利实现脱贫致富,反正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吗?

宝琳就彻底睡不着了,最后辗转反侧好一会儿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幼稚的想法,不禁脸红了红,难道年纪变小了想法也变得幼稚了。

这个时代,想改变现状不是那么简单,至少小说里什么黑市的,宝琳是不敢去的。

在黑市投机倒把虽然现在处罚不是很严,就收缴货物与货款,不过要是赶上严打,那就是直接流放农场改造。

更别说到了六十年代敏感时期这事要是被翻出来那就是一个字:遭。

再说,现在对于交易管的不是很严格,平常村里还能去镇上公社赶个大集,参加个交易会什么的,实在没必要去黑市冒险。

宝琳就一普通人,没有什么无双的智计,更没有什么主角光环,怎么弄出几百上千斤东西还能安全无虞的和黑市团伙交易,反正这些宝琳是干不来的。

所以冒险是不可能冒滴,现在有吃有喝还有爱她的家人,干嘛想不开去干那危险事。

虽然吃得喝的差了点,家人有的极品了点。

宝琳就一普通人,没有什么主角光环,那平时不谨慎着点,那不是禽等着送菜吗!

听到外面传来的滴答雨声,下雨了。

宝琳起身打开后门,看到外面下的蒙蒙细雨,转身关上门便躺在床上。

难得的下雨天,不多睡会,对得起自己吗,至于去县城什么的,过了那个时间点,三分钟热度的某人热情已经消退了很多。

毕竟县城那么远,去了也待不了一两个小时就得往回赶,她爸在县城也不会放心留她一个人逛,那去不去好像意义不是很大。

而且她爸到时候要挑石灰肥料的话,会很累吧,那回程宝琳也怕自己会拖后腿。

想了想,到底没在纠结,她爸同不同意还没准信呢!

不一会儿,宝琳便上了床重新裹着被子沉沉睡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