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软弱的焦虑症妈妈(2)
陈欣微我以为一切会像一如往常像,母亲不顺心顺意就会骂她,打她,将所有愤怒都发泄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的一片孝心则换得满身的伤痕累累。   她冰冷的内心饱含了怕和孤独无助,她在温颜伸出手手之后,紧紧地闭上了眼,睫毛轻轻颤抖着。“欣微别哭,妈妈没事儿儿!”温颜的手轻她冰冷的内心充满了害怕和无助,她在温颜伸出手之前,紧紧闭上了眼,睫毛微微颤抖。。...

陈欣微以为一切会像往常一样,母亲不顺心就会骂她,打她,将所有愤怒都宣泄在自己身上,而自己的一片孝心则换来满身的伤痕累累。

   她冰冷的内心充满了害怕和无助,她在温颜伸出手之前,紧紧闭上了眼,睫毛微微颤抖。

“欣微别哭,妈妈没事儿!”

温颜的手轻柔地帮陈欣微擦着汹涌的泪水。

她神情温柔,和刚刚完全判若两人。

陈欣微睁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这个,我也没用多大力气,怎么会流这么多血?”陈博生已经来到了温颜身旁,“应该也没什么要紧的,大不了我就带你到医院看看。”

温颜扶地起身,将手从陈欣微手中抽回,乌黑灵动的双眸看向陈博生。

“该死的渣男!”

温颜一脚踹在了陈博生的身上,接着迅速爬起来,随后是响亮的一巴掌落在了他脸上。

陈博生痛的直不起腰来,满脸的扭曲。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陈欣微反应过来后,整个人都目瞪口呆。

“疯了!你一定是疯了!”

陈博生捂住火辣辣疼起来的脸,眼睛瞪得像灯泡一样大,恶狠狠地接着喊道:“给脸不要脸,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温颜冷冷一笑,毫不理会面前男人的咆哮,她抬手轻抚身旁女儿的发丝,用目光安慰着她的恐惧。

接着,她淡定地站起来,朝着厨房走去。

“怕了吧,现在躲起来也没用了,我告诉你温颜,老子今天要给你这娘们一点颜色看看……!”

陈博生凶狠地撸起袖子,追到客厅骂骂咧咧。

“你这么喜欢用暴力行事,我就教你什么才叫暴力!”

温颜迅速从厨房里出来,脸色冷漠,手中多了两把明晃晃的菜刀。

她脚步坚定,神色冰冷,眉目间有种震慑人心的威严感。

“还想打我吗?你试试看,你敢动我一下我马上劈了你!”

陈博生随着温颜的逼近而退步,脸色由红转白。

“你、你冷静点……别、别乱来……”

“你不是要打死我吗?反正都活不了,我先劈了你再说!”

温颜很清楚像陈博生这种男人,就是欺善怕恶,表面蛮横残暴,其实胆小如鼠。

“孩子他妈呀,我错了,我不是人,你别、别过来……”

温颜用力拍打着双手的菜刀,陈博生不敢说话了,脚都给吓软了。

“扑通!”他看出来温颜这次是玩真的,吓得跪倒在温颜脚下。

“求我也没用,要想活命,立刻从我面前消失!”温颜边说边将菜刀举起。

几乎是一瞬之间,陈博生颤抖着身体,连滚带爬地朝着门口挪去。

陈欣微一脸懵逼地看着爸爸落荒而逃的模样。

接着她一回头,就撞上了温颜灵动的目光。

看着魂不守舍的她,温颜的神情柔和了下来。

“没事了,他被妈妈吓跑了,有妈妈在,以后没有人敢打我们。”

温颜炯炯有神地望着女儿,一丝温暖的浅笑挂在脸上,语气是那样温柔。

陈欣微看着转身走开的温颜,泪水滴滴答答掉下来。

“你一定饿了,妈妈去给你做好吃的。”

当温颜清洗好伤口,将香喷喷的饭菜端到陈欣微面前时,陈欣微仍然还是一种惊魂未定的神情。

真的是妈妈么……

这么温柔的妈妈,她从来没有见过。

……

饭桌前。

“大鸡腿是我的,小鸡腿是爸爸的,不给姐姐吃。”

陈欣微被刚回家的弟弟陈宇哲从饭桌撞开。

陈宇哲是那样蛮横地爬上了座位,毫不理会一旁被他撞疼的姐姐。

“放下筷子,到那边罚站,一个小时后再过来吃饭。”

温颜头上已经进行了处理,她目光严厉地看着儿子陈宇哲,手指向角落的一处地方。

向来被惯坏了的陈宇哲,哪会将温颜的处罚当回事。

他冲着温颜做了个鬼脸,若无其事地继续吃鸡腿。

“你今天上学迟到一小时,现在必须罚站。迟到多久站多久,还有,你今天不能玩手机了。”“

温颜严肃地说完后,伸手就拿走了陈宇哲放在一边的手机。

罚站他根本不当回事,可是没有手机这对他可是一件大事。

陈宇哲哭闹了起来,“我这就去告诉爸爸你们欺负我,我让爸爸打你们,打死你们!”

陈欣微听到弟弟提到父亲,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扭头担心地看向温颜,却见她神色从容,眉目间透出了前所未有的一种宁静。

“我不要妈妈了,妈妈就是个扫把星。”

温颜不理会他的吵闹,拿起陈宇哲的手机正在关机。

十岁的陈宇哲气急败坏, “别碰我的手机,游戏还挂着,不能关机,我这就去那边站着,你住手!”

“等一下……”

不情不愿准备要接受处罚的陈宇哲,听到身后妈妈的话语,心里笃定她松口了,毕竟妈妈向来溺爱他,怎么可能真的要罚他呢。

“和姐姐道歉,道完歉再去罚站。”

温颜的话语又一次让陈宇哲怒火中烧。

“你刚刚故意撞了姐姐,这一次道歉就算了,下次可不是这么简单了。”

温颜手里攥着他的手机,一种威严的目光正在和儿子对视。

“对、不、起!”陈宇哲没好气地说。

陈欣微急忙摇头白首,一种受宠若惊的模样。

没等她说话,陈宇哲已经气冲冲地跑到角落罚站了。

“错的是他,不需要自责什么,你先吃饭吧。”

温颜说完,伸手放在了陈欣微的肩上,脸上一丝浅笑温柔而慈爱。

“妈妈,谢、谢谢你!”

这么多年了,陈欣微第一次感觉到了妈妈没有重男轻女,她的泪水夺眶而出。

温颜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发丝,让她坐下后,夹了最大的一个鸡腿给她吃。

“妈妈你也吃,你下午流了那么多血,你快多吃点。”

陈欣微口中含着食物,但还是语速很快地对温颜说话。

温颜看出了她眼中残留的不安和畏惧,因而没有走开,点点头后,在她身边坐下吃饭了。

肚子饿得咕咕叫的陈宇哲,心中的怒气慢慢被饭桌的香气浇灭。

他低着头,神情不再嚣张。

“过来吃饭吧。”温颜没有回头,不过她的话陈宇哲听到了。

坐在饭桌前的他,一声不吭,闷闷地大口吃饭。

“妈妈知道我们宇哲是个好孩子,刚才是因为生气了才那么不懂事的。没关系,无论他是懂事还是不懂事的宇哲,我们都一样爱他。”

温颜正在客厅给陈欣微的手上药,这时候故意提高音量说话,表面是在和女儿说话,其实话都是要说给儿子听的。

陈欣微昨天因为在学校和几个嘲弄自己的同学吵了几句,因而晚了些回家,所以被一身酒气的陈博生用皮带抽打了很久。

虽然上药会很痛,但温颜能对她这么好,她已经幸福到忘记疼痛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