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小疯子

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第1章 小疯子

作者:晢晢 小说:嫡长女她又骄又飒 更新时间:2021-09-14 00:15:01
半夜,一声惊叫响彻云霄了山谷。“有人跳下悬崖了。”随之而来着惊叫声,十多名黑影从地藏阁的南、北、西三个方向蹿出,掠向东侧山崖。山崖高五十余丈,崖底是洪水泛滥成灾的恒河,每一年洪水来袭,溺水身亡于恒河的人不计其数。半空中向下坠落的黑衣少女柳眉轻蹙,右眉尾下的小黑痣在月色“有人跳崖了。”。...

深夜,一声惊呼响彻了山谷。

“有人跳崖了。”

伴随着惊呼声,数名黑影从地藏阁的南、北、西三个方向蹿出,掠向东侧山崖。

山崖高五十余丈,崖底是洪水泛滥的恒河,每年洪水来袭,溺亡于恒河的人不计其数。

半空中下坠的黑衣少女柳眉轻蹙,右眉尾下的小黑痣在月色中为她平添了几分娇媚,杏眼微眯,唇角紧抿,似是懊恼,又似是思索。

她明明挑了个夜深人静的时候跳崖,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他们,该不会朝她射箭吧?

担忧中的崔衡玥全然忘了自己的身体正在急速下坠,崖底奔腾的寒气扑面而来,崔衡玥打了个冷颤,瞬间清醒。

她慌忙将手中的短刀插入峭壁中,让自己坠落的身体停下。

与此同时,一道影子从天而降,飞速掠过她的身旁。

光亮的头,白皙的脸,绯色袈裟,身宽三尺,方才掉下去的人......该不会是南殿管事云都尉吧?

只看了一眼的崔衡玥不太确定。

“糟了,追过头了。”

云晨用力往崖壁上一蹬,旋转身子往上飞。

他一把抓住还在愣神的崔衡玥,但看清楚她的面容后十分惊讶:“小疯子?怎么是你?”

崔衡玥还未有所反应,云晨又开口:“小小年纪寻什么短见?活着不好吗?

“今年十五了吧?该嫁人了,不如在我麾下挑一个,我给你们风风光光办一场。”

自说自话,自以为是。

崔衡玥怒而推开云晨:“我没有寻短见。”

然而云晨的身体在下一刻又弹了回来,崔衡玥再次落入了云晨手中。

这一次,崔衡玥看清楚了,云晨腰上绑着一条粗绳,连接着崖上某处。

“滚,我的事不用你管。”

崔衡玥暴怒,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刀柄,另一只手迅速出掌,击向云晨的面门。

“哟,小疯子有两下嘛。”

云晨侧头,轻轻松松地避开了崔衡玥的攻击。

“我不是小疯子,你再叫一句我就杀了你。”崔衡玥眸中闪过一丝懊恼,再次出击。

她似乎是下了狠劲,手脚并用,看着招式十分凌厉。

云晨从容应对,改了口:“小丫头生得如此貌美,性子却这般易怒,不好,不好,得改改......”

“胖和尚,你还不配教训我。”崔衡玥下手更狠了。

这时,崖上传来一个声音:“白胖子,磨蹭什么呢?还不上来?绳子要断了。”

闻言,崔衡玥眸中闪过一道狠光,借着对招的机会用双腿夹住云晨的腰,然后用力拔出嵌进峭壁中的短刀,砍向云晨腰上的那根粗绳。

看见崔衡玥想要同归于尽的动作,云晨瞬间变了脸色:“他们说得没错,你果然是个小疯子。”

说话间,他劈手去夺崔衡玥的短刀。

两人来往了好几个惊险的回合,最终崔衡玥不敌,被云晨失手打落,后脑撞击峭壁往崖底坠去。

糟了!

云晨用力蹬在峭壁上,往崖底飞去。

他很快就追上了崔衡玥,这一次,他抓住崔衡玥后就一掌劈昏了她。

“黑竹竿,拉我上去。”

被云晨称为“黑竹竿”的云林肌肤黝黑,瘦如竹竿,在黑夜中难以辨认,但他喜爱穿白衣,是以在崖上一众黑衣侍卫中显得格外醒目。

云林听到云晨的话后迈开右腿,下蹲马步,气沉丹田,牟足了劲往上拉绳子。

在云林身后,还有两名侍卫拽着绳子拼命地往上拉。

因着这一番动静,住在南殿的人被吵醒,纷纷出来察看。

第三层的观音阁没有反应,第二层的文殊阁有数人立在游廊上往底下探看,第一层的地藏阁聚集了很多人,但被侍卫阻拦于游廊内侧院子里。

他们睁大了双眼,越过侍卫往崖边看。

“这大半夜的,什么人想不开去跳崖?”

“能进南殿的人,都是走投无路但又想活下去的人,谁会想不开?莫不是被人暗算了吧?”

“我刚才听侍卫说,就只有一个人,好像是自己跳下去的。”

“瞎猜什么?等云都尉上来就清楚了......”

这些人并无深夜被吵醒的怒意,反而眸中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

他们在云悬寺的南殿苟且偷生,日子枯燥乏味,虽能保住性命,但无自由。如今有人跳崖,为枯燥的日子增添了几分热闹,他们自然很兴奋。

但人群中有两人并无看热闹的神态,他们斜倚在两根相对的柱子上,双目紧闭,似在补觉。

倚靠在南侧雕花柱上的年轻女子蒙着面纱,身姿窈窕,腰如束素,一袭粗糙的宽袖黄衫亦难掩其灼灼风华。

此女子,名曰李碧儿。

与她相对的男子看其面容,比她小上三四岁,瘦长的身体似没有骨头般斜靠在柱子上,看起来十分羸弱。

他眉心处有一道倾斜的伤疤,令他原本俊朗的容貌变得狰狞。

此男子,名曰苏毕文。

“上来了,他们上来了。”有人兴奋地大叫。

众人齐齐看向崖边。

李碧儿和苏毕文依然双目紧闭,那安详的神态似是完全没有受周围喧嚣的影响,已经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跳崖的是小疯子。”

第一个看清楚崔衡玥面容的人兴奋地叫了起来。

他话音未落,人群中又响起了一声惊呼:“呀,原来小疯子会武功。”

崔衡玥脚一落地就苏醒了,看清局势后迅速出掌打飞了云晨,纵身跃向山崖。

“还想死?”

本坐在地上歇息的云林,看见崔衡玥又想跳崖,翻身横踢一脚,把崔衡玥踢向了游廊。

崔衡玥撞在游廊栏杆上,随着一声巨响,她连人带栏杆狠狠地摔在地上。

可恶!

要不是她这具身体守灵七日,没怎么休息以致体力大损,这些人岂能伤到她?

崔衡玥咬紧牙关不顾伤痛,一个鲤鱼打挺,迅速起身后又冲向山崖。

“这小丫头果然是个疯子,居然还想死。”

云林感慨了一句,阻止欲出手的云晨:“白胖子,你去歇着,让我来会会这个小疯子。”

说话时,云林已迎面跃向崔衡玥。

听到“小疯子”这个称呼,崔衡玥就像是被火点着的鞭炮,一下子就炸开了:“你们才是疯子。”

崔衡玥将全身力道集于右手短刀,朝着云林狠狠地刺过去。

云林不闪不避,一脚踢开崔衡玥握刀的手臂,下一瞬,他的拳头接踵而至,打飞了崔衡玥。

云晨盘腿坐于地上,一边观战一边调侃崔衡玥:“疯子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是疯子。”

“你......”

崔衡玥气急,爬起来又冲向云林:“尔等今日如此羞辱我,来日我必将踏平云悬寺,将尔等挫骨扬灰。”

云晨眉梢高挑:“羞辱?小疯子,你是不是被撞傻了?是我们救了你,你应该感激我们。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点做人的基本礼仪你都不会,你还是人吗?”

坏了她的事,还想让她心存感激?

简直是笑话。

崔衡玥一拳击中云林的脸颊,怒吼:“谁让你们救了?南殿的规矩是你们立下的,只要不杀人,你们就不能插手我的事。”

云晨双手合十:“我佛慈悲,自当拯救芸芸众生......”

“救什么救?我最后说一遍,我没有寻短见。”

崔衡玥怒火更盛,趁机又给了云林一拳。

云林反击回去,一脚踢飞了崔衡玥,又飞身追上,高抬腿,对着崔衡玥的身体重重落下,言辞犀利:

“没有寻短见,你跳崖做什么?”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