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4 往事不再提

嘉平关纪事 004 往事不再提

作者:浩烨乐 小说:嘉平关纪事 更新时间:2022-02-26 00:20:29
影十七和影十八了做好了元帅和他们老大会来地牢的准备,提早把地牢打扫清洁的干干净净,每个角落都清除了,切记说讯问后的痕迹了,一点儿灰尘都看看不见,真正的能做到了窗明几净且一尘不染。不但如此,他们还非常热心的准备了炭盆、热茶之类的,要是呆的时间长一点儿呢,就武定侯府的独苗苗,到现在还没有娶亲生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影十七和影十八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千古罪人了,不说远在西京的皇帝会怎么收拾他们,老大也不会饶了他们的。这可不是什么危言耸听,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还记得当年那个害武定侯落水的小子,下场简直是惨不忍睹啊!。...

嘉平关纪事

推荐指数:10分

《嘉平关纪事》在线阅读

影十七和影十八已经做好了元帅和他们老大会来地牢的准备,提前把地牢打扫的干干净净,每个角落都清理了,不要说审讯之后的痕迹了,一点灰尘都看不见,真正做到了窗明几净且一尘不染。不仅如此,他们还热心的准备了炭盆、热茶之类的,万一呆的时间长一点呢,就不能让元帅和他们老大冻着或者渴着不是。可他们万万也没想到武定侯也来了,突然感觉到了压力倍增。倒不是武定侯本人有什么不好,而是这地牢寒冷,万一再给这位畏寒的侯爷冻出个好歹来,这个责任他们可是承担不起的。

武定侯府的独苗苗,到现在还没有娶亲生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影十七和影十八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千古罪人了,不说远在西京的皇帝会怎么收拾他们,老大也不会饶了他们的。这可不是什么危言耸听,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还记得当年那个害武定侯落水的小子,下场简直是惨不忍睹啊!

其实,不光是在镇国公府,就是在整个沈家军,大家都认为武定侯是个非常神奇的存在。这个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整天穿着宽袍大袖、摇着个折扇在嘉平关城里晃悠,颇有魏晋名士之风,一点都不像是征战杀伐之人。可偏偏一到了沙场上,或者操练场上,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完全没有平时、尤其是入冬之后那种病怏怏的样子,勇猛之极,三五个兵士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一杆长枪是所向披靡,不要说沈家军的人,就连那些外族都不得不给武定侯竖个大拇指的。

武定侯和镇国公的经历很相似,年少的时候,双亲就早早的过世,家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长辈可以帮扶,就算有也远在西京,远水解不了近渴。小小的年纪就扛起了一府、一军、一城之责,十二岁就已经领兵上阵了,至今也有十个年头了。眼看到了可以传宗接代的年纪,终于可以为两个府邸开枝散叶了,要是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意外,断了两个府邸的香火,除了那些一直对大夏虎视眈眈的外族可能会举国欢庆,其他的人,尤其是夏国王室,恐怕要哭晕在大殿之上了。

所以,在沈昊林和薛瑞天身边的人整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酿成大祸。

“诶诶诶,你们两个小崽子,怎么一见着本侯爷就哭丧着脸啊?本侯爷好心好意的来看看你们,瞧瞧你们的这个态度!”薛瑞天用扇柄朝着影十七和影十八的肩膀敲了两下,“瞧瞧,瞧瞧,瞧瞧你们这两张憔悴的脸啊,看样子得熬了好几个晚上了吧?”

“三个晚上而已。”

“而已?”薛瑞天又敲了两下,“这大冬天的也没什么事儿,大晚上不睡觉干嘛?年纪轻轻的就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等你们老了,就知道有多少的麻烦在等着你们了。”

“是,谢侯爷关心,我们一会儿就去睡了。不过……”影十七凑过来,小声的说道,“地牢阴冷,侯爷的身体可还受得住?”

“本侯虽然怕冷,但不是风吹就倒的病秧子,好不好?怕冷和身体不好是两回事,你们不要搞混了,懂?以后再说这种话,就小心本侯爷把你们打得满地找牙,知不知道?”看到影十七点头,薛瑞天心里舒坦点了,“你们这一个个的,本侯爷都不知道应该说你们什么好了!你们什么时候见过侯爷生病的?连个喷嚏都不带打的。”话刚说完,薛瑞天就觉得鼻子特别的痒,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看看,看看,这就叫做说嘴打嘴!”红叶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吐槽自己老板的机会的,她就巴望着哪天老板忍不住把她给踢了,她就可以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背着她的小包裹回镇国公府了,那个时候就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了。无论沈昊林,还是沈茶,跟着哪个都比跟个傲娇鬼、自恋狂要好得多。不过,现在老板的忍耐还没有到极限,她还是得老老实实的跟在薛瑞天的身边。“诺,手炉。”

“这就是个意外,知道吗?”薛瑞天接过手炉,朝着红叶眨眨眼睛,“忘记它,乖啊!还有,你这个态度也要改改了,不能老逮着机会就嘲讽你的老板,你的上司,知不知道?要尊重、要尊敬,要不然,小心本侯爷罚你出去绕城跑十圈。”

红叶没有说话,只是回给薛瑞天一个大大的白眼。

沈昊林和沈茶压根就没搭理、更没有参与薛瑞天的耍宝、卖乖,两个人直接走到了猫三儿的跟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人,好半天都没有开口说话。

“元帅、老大。”影十八一直跟着沈昊林和沈茶,压低声音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他的情况,是晕过去了,属下是不是泼醒他?”

“不用,就让他晕着吧!受了一个晚上的罪,让他也好好歇歇。歇足了,你们才好进行第二轮。”沈昊林摆摆手,“他有没有说,那个唆使他来偷东西的人,让他进镇国公府偷什么?”

“他不知道!”影十八摇摇头,“猫三儿说,那个人根本就没告诉他要偷什么,他也问过那个人,听那个人的意思,只是让他能成功的潜进咱们府中。我想,这个人估计是想用猫三儿来试探一下咱们府里的防卫,想真正潜入咱们府里的,应该是这个人自己,或者他背后的人。”

“这个推论……有道理。”沈茶点点头,“抛砖引玉,猫三儿就是这块砖。”

“无论是砖还是什么,都让咱们知道了一点,有人在暗中惦记着咱们呢!茶儿!”沈昊林朝着沈茶勾勾手指,示意她附耳过来,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叮嘱了几句话。“明白?”

“兄长放心!”沈茶微微颔首,看着沈昊林微微勾了勾唇角,“一会儿我就去安排人去做。”

“走吧,这儿也没什么好看的了。”沈昊林揽着沈茶的肩膀往外走,一边走还一边吩咐影十八,“把人看好了啊,要是跑了或者死了,你们老大要是把你们剁碎了喂狗,我可不会拦着的。”

“是!”影十八看看自家元帅,又看了看自家老大,重重的叹了口气,什么叫狼狈为奸、什么叫助纣为虐,眼前的这俩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沈茶被沈昊林带出地牢才发现,他们把薛瑞天和红叶忘在里面了,她也懒得再进去叫人,干脆和沈昊林找了个阳光还算是充裕的地方,一边晒太阳,一边等人,反正等薛瑞天吹完了牛、参观完了人,自己会跑出来的。

“再过两个月就是你的生辰了,虽然十八岁不是个整数,但也算是个大日子,想好要怎么过吗?”沈昊林伸手擦掉沈茶脸颊上不知道从哪里沾到的露水,“可别说不过不,哪一年不过,今年也要好好的庆祝的。小酒可是提前好几个就跟我说了,你不要让他失望。”

“我是真没什么想法,既然你们这么热心肠,就交给你们负责了。”

“嚯,看你这架势是准备当大爷、什么都不管了?”沈昊林笑了笑,“也好,过去都是你忙活我们俩,这回也该轮到我们两个为你办个宴会了。”

“嗯,我等着看,看看你们两个能办出什么水准的宴会来。”沈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个事情要跟你说。”沈茶朝着梅竹挥挥手,示意她退后一点,压低声音说道,“有人在查十年前薛伯伯的那件事。”

“小天?”

“不知道,从追查的方法来看,不像是他,也不像是当年的那些老人儿。兄长,这件事情,要提前跟陛下打个招呼,薛伯伯的案子……一丝一毫都不能露。”

“我知道,我会跟他说的。”沈昊林轻轻的叹了口气,“怎么会有人想起那件事了?真是奇怪啊!”

“也许是好奇,也许是想借着这件事情做点什么,也许……”沈茶摇摇头,“我会派人盯着的,兄长不必担心,无论对方想做什么,我们保护好他就行了。”

“万一是他自己呢?”沈昊林摸摸沈茶的头发,“这件事情交给我吧,你每天要处理的事情还多,就别往自己的身上加担子了。更何况,当年事发的时候,你还小,虽然知道一个大概,具体的情况并不清楚多少。我就不一样了,也算是半个亲历者了。”

“只有一点点的印象,可每次想起来,总觉得当年的那些证据、证词都像准备好的一样,缺乏真实感。如果让我说,栽赃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西京的人、关外的人都有可能。而且,父亲、母亲当年的最后一战,打得如此惨烈,兄长就没有想过是为什么吗?”

“你觉得这两件事有关系?”

“直觉告诉我有,但证据不足。武定侯府出事的第二个月,辽金联军大举来犯,气势汹汹的架势,至今记忆犹新,兵临城下,围困了我们将近一月的时间,嘉平关城家家户户都挂起了白幡,那个画面,我是不会忘记的。再说了,当年围城的不只是辽金,甚至吐蕃和拓跋氏也来掺上了一脚,若说其中没有联系,我是不会相信的。”沈茶重重的叹了口气,“更何况,那会儿已然入冬,按照惯例是休战期,绝不可能大规模兴兵,所以,他们一定是得到了什么讯息,想来趁火打劫的。所以,要是那个人追查出什么东西,把当年那几个月发生的事情真实的展现出来,我还是乐见其成的。”

“果然是我妹妹,和为兄的想法真是不谋而合。”沈昊林拍拍沈茶的肩膀,“这些事情不能着急,涉及的方方面面太多,牵扯进来的人也太多,陛下这么多年也没放弃,咱们就静观其变好了。”

“兄长说的是。”沈茶抬起头看了一眼,发现两个人正远远的朝着他们这边走来,“酒儿和秋志下值了。”

“这件事情不要露半点口风。”沈昊林看了看朝着他们挥手的沈酒,“对任何人都不要再说,等陛下的人到位,就让你的人全部都撤回来,不可再沾手。”

“是。”

“好了,放轻松,就算翻出来什么,咱们也能承受得住,对吗?看看咱们镇国公府,从大夏建国到现在,都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再来几场,咱们也是不怕的。”沈昊林伸手轻轻的捏了捏沈茶那张严肃到有些面瘫的脸,“笑一个,别让小酒担心你。”

“兄长,若是我笑了,酒儿才会担心的。”

“说的也是。”沈昊林看了看一边走一边不知道在啃着什么的沈酒,略嫌弃的撇撇嘴,“我看啊,小酒的个子怕是已经定格了,他吃再多的东西,恐怕也长不了多少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沈茶挑挑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孩子的胃口变得这么大,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你看小珉,也是整天吃个没完没了的,可人家长个子啊。秋志也一样,这个头儿也不小,酒儿的这些东西都吃到哪儿去了?要真的不长个儿了,以后可怎么找媳妇儿啊!”

“诶,这就是你的偏见了,好男儿哪儿是个子高矮就能评判的?咱们小酒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喜欢他的人也不少呢,他要是想找个媳妇儿,那还不容易啊!只可惜,这孩子没有那个心思,上次我问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给他说个媳妇儿,他说为什么要喜欢女孩子,又不当吃又不当喝的,还要管她的吃喝,太不划算了。”沈昊林一边说一边乐,“他还是个孩子呢,说亲这种事还早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