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7章 疑虑
殒落河边,一群人在举办葬礼。他们所占的地方是前几天畸形被袭击的现场,那离世的人很可能会是被袭击事件的受害者。木籽棉在远处耐心的等待,准备等那边葬礼结束了后再去现场做最后的检查。不出他所料,葬礼迅速就结束了了。人群三三两两离开了,仅有一位姑娘伫足在原地。少女木籽棉在远处等待,打算等那边葬礼结束后再去现场做最后的检查。不出他所料,葬礼很快就结束了。。...

陨落河边,一群人在举行葬礼。他们所占的地方是前几天畸形袭击的现场,那去世的人很可能就是袭击事件的受害者。

木籽棉在远处等待,打算等那边葬礼结束后再去现场做最后的检查。不出他所料,葬礼很快就结束了。

人群三三两两离开,只有一位姑娘驻足在原地。

少女穿着一件法式黑色连衣裙,胸前别着白色的小花,腰间是藏青色的绣花手工斜挎包。黑色的披肩长发打理地干净整齐,阳光下反射健康的光泽。

衣裙随风摆动,眉眼间浓浓的愁绪却似陨落河水一般深沉看不到底。

少女有着四环很少见的冷静气质,像是童话故事里偶遇王子的平民少女。

木籽棉摆了摆头,晃去脑海中浪漫不切实际的幻想,嘴角轻笑地温柔。他虽然不懂艺术,却从小受父亲影响,坚毅的性格中隐藏着浪漫。

他的感官异于常人的敏感,察觉到少女望向他的视线,疑惑地向少女走过去。

单小溪行了个标准的见面礼。这是文森特教她的,在工作中为她博得了很多顾客的好感。

“先生,您好,我叫单小溪,涓涓细流的溪。”

“您好,女士。”

有些干巴巴的开场白,显然木籽棉没有认出单小溪。

单小溪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掏出那条“结缘”的手帕。

“感谢您那天的绅士援手,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您,手帕我洗干净了。”

木籽棉看清少女手中的手帕,认出了那是自己的,恍然大悟想起原来眼前的少女就是那天小巷子里放声痛哭的女孩。

木籽棉拿回自己的手帕,犹豫了一下说道:“节哀。”

那天小巷子里他也是这么说的,然后转身走了。单小溪生怕他又走了,心急地上前靠近两步。

“先生,您是之前畸形袭击事件的负责人吗?”单小溪开门见山直接问出心里的猜测。

木籽棉愣了一下反问:“你为什么这么问?”

单小溪扫了一眼他身上的制服:“您是404局的巡夜人对吗,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巡夜人,您一定是为了处理大事件才来这里的,这里最近发生的大事件应该只有畸形袭击事件吧?”

这是位聪明的少女。

身上穿着巡夜人的制服,木籽棉就没有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和意图:“我不是负责人,只是负责小组的成员。你有线索提供?”

“不,”单小溪摇了摇头,“我的朋友在袭击事件中丧生,我想我有权利知道真相。”

少女不但聪明而且大胆。她是木籽棉遇到的第一个敢直接质问他的平民。木籽棉觉得很有趣,看着少女的眼神带了几分探究。

“我想警方应该已经通报过袭击事件的情况,你没有收到吗?”

察觉到木籽棉的态度变化,单小溪觉得自己有必要拍个马屁。

“您是一位平易近人的绅士,不像那些自以为是的警察们眼睛长在头顶上,所以我才想向您寻求真相。如果我的话让您感受到冒犯,那请您让我收回之前的话。”

木籽棉见过单小溪最丑最糗的样子,当时他都没有嫌弃她甚至把自己的手帕给她用。单小溪判断他应该很好说话,这才会大胆地询问他。

木籽棉微微欠了下身:“你的话让我无地自容,事实上警方并非故意隐瞒,事情还在调查中。即使身为巡夜人,我也无法告诉你真相,因为我也不知道真相是什么。”

单小溪觉得对方没有必要骗她,但心里还是有很多问题。

“那只白天袭击人群的畸形死了吗?”单小溪之前问过史蒂文这个问题,史蒂文给出了肯定回答,但她不是很相信。

木籽棉神情变得严肃:“它死了,被巡夜人当场击毙。”

单小溪眨了下眼睛:“那您为何心情沉重,难道还有其他像它一样的畸形外逃没被抓住?”

“不,暂时没有这样的消息。袭击事件发生后,官方下令整治四环畜牧场,我想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他们不敢再疏忽大意。”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那只畸形为什么会在白天袭击人群?”这可能是两个问题,为什么是白天?为什么是人群?当然这两个问题可能是同一个答案。

木籽棉还没有回答,单小溪又想起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畸形又进化了吗,以后畸形出没不在局限夜晚和独行了吗?”

应该不只单小溪一个人有这样的疑问。如果不是对此有顾虑,白天的陨落河岸又怎么会这样人烟稀少。人们在害怕。

“不,我无法回答这几个问题,”木籽棉犹豫了一下又宽慰地说,“但我个人认为它只是特例,目前所知它是唯一的一个。”

因为红月的辐射,夜晚成了人类的禁忌。如果白天也有畸形出没,那人类只能整天都躲在屋子里了。

虽然木籽棉这样说,单小溪并未就此打消顾虑。

她猜测巡夜人正在调查的就是这几个问题。这样的话,她必须提醒福利院的人们减少不必要的外出。

单小溪问了很多问题,得到了一些答案。她觉得自己应该见好就收不能得寸进尺,即使眼前这位巡夜人是个好人。

“感谢您为我解惑,您是一位善良的绅士。”

望着少女告别后离去的沉重背影,木籽棉有些搞不清楚她最后一句话是否真心夸他。

而当单小溪回到福利院后,她才想起来自己又少问了一个问题——她忘记问对方的名字了。

希望以后还有再见的机会,到时候一定要补上。

畸形袭击事件现场终于只剩木籽棉一个人了。

来到还残留着血迹的地方,从风衣内层掏出一只布包,木籽棉摘下手套从布包里摸出一枚绿色的种子。

这粒种子名叫茨梨,出自404局实验室,属非攻击性基因突变植物。

秋风中,木籽棉低声吟唱,指尖的种子发出代表生命力的绿色荧光。

把种子放到有血迹的地上。

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在几个呼吸间就完成了。绿色的植株结出红色的肉质果实。

再看地面,血迹已经完成消失。茨梨吸收了土壤中的血液结成了果子。那些果子里的汁液就是血液的成分。

木籽棉摘走了果实。他得把这些果子交给404局实验室化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