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红颜薄命

帝女成皇 第二章 红颜薄命

作者:桃萋 小说:帝女成皇 更新时间:2021-09-25
“公主······”芸姬惊诧一下,随即便温柔如水的搂住叶绮抚过她的头想抚慰她。“我不明白我该怎么办,我现在的回家去了晚了,天都了这么黑了。”叶绮语无伦次梗咽着地说。芸姬叹着气泪眼婆娑。“随我走吧,我来是寻公主的,宫中有丧事因为不挂宫灯了。莫“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现在回去已经晚了,天都已经这么黑了。”叶绮语无伦次哽咽着说道。。...

帝女成皇

推荐指数:10分

《帝女成皇》在线阅读

“公主······”芸姬惊愕一下,随后便温柔的抱住叶绮轻抚她的头想要安抚她。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现在回去已经晚了,天都已经这么黑了。”叶绮语无伦次哽咽着说道。

芸姬叹着气泪眼婆娑。“随我走吧,我来就是寻公主的,宫中有丧事所以不挂宫灯了。莫哭了,且随我去见你娘亲吧。”

丧事?到底发生了什么?叶绮说不出话来,她无助有悲伤。她不明白,只一个放风筝的时间,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她的娘亲是否与丧事有关?她泯着嘴,泪不止的流。

芸姬借着散云里透出的些许月光为叶绮擦掉脸上的泪水。

“公出哭成这样,辰妃见了该如何安心?切莫自责了,你就算早点去也不见得能改变什么,走吧。”芸姬牵着她疾步走在这暗夜里。

羽凤宫外挂上了几个白色的孝灯,它们随着夜风摇晃着好似暗夜里飘荡的游魂。

再加上羽凤宫里静娴皇后凄凉的哭声,更是显得这里诡异万分。

芸姬牵着叶绮正向羽凤宫走去,她们虽离宫门稍有些距离,但并不妨碍她们听到皇上震怒的训斥声以及皇后封静娴的哭泣声。

“慕容泠,朕真是想不到你竟有这般狠毒的心肠,你那碗毒羹毒不死朕便要毒死朕的太子吗?嗯?怎么在你的心里还想着你那早已灭亡,不堪一击的卫国是不是?慕容泠,说话啊!”

叶穹已是震怒异常,偏得辰妃娘娘又默不出声,更是惹得他怒火大作。

“你可知,昀儿是玉柔用命给朕生下来的太子!怎么,是不是所有和朕有关系的人在你眼里都这么不堪,你想谁死就让谁死?”叶穹双目猩红的瞪着她,失望至极他震怒的大喊道。

慕容泠闻言也只是动了下身子,她缓缓的抬起了头,目光坚毅的直视着叶穹,语气淡淡道:“因为我恨你们。”

“十四年了,你这心里竟是没有念着半分朕对你的好,你这心竟是颗捂不热的。”叶穹弯下腰狠劲捏住慕容泠的下巴。

“你不是一直觉得朕不堪吗,那你呢?对一个才四岁半的孩子用毒,慕容公主可真是高尚啊。”叶穹咬着牙讽刺道。

“如果可以,我真想杀了你。叶穹,你可知这十四年我过得是怎样的生不如死。”慕容泠眼泛泪光眼神里也尽是怨毒之意。

她敛了敛神色,几乎是片刻便决然地从叶穹腰间抽出他的配剑倏地向叶穹胸口刺去。

叶穹条件反射下反手夺过配剑便是下意识的还击,猛地这么一剑刺入了慕容泠的心脏。

他望着自己被鲜血溅到的持剑的手,瞪大了眼睛看着倒下的慕容泠。不住的,向后颤颤巍巍连退了三步,深呼吸了起来,强迫自己镇静。

叶穹,他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深爱的女人。

霎时间,皇后也止住了哭声。门外的芸姬和叶绮感觉不对,急急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便是那躺在血泊中的慕容泠,她带血的嘴角轻扬浅笑,那讽刺悲愤中却透有几丝妖异。

“啊…”叶绮恍然如梦般的,发出来一声低叫。

芸姬见状,也不顾这宫廷礼数,一把将错愕的叶绮搂进怀里,带这她走到人少的角落捂住她刚要喊叫的嘴,神色复杂。

叶穹怒气正盛,无视了芸姬二人的动作,他似是厌弃又似不忍的转过身背对着血泊中莫容泠。沉声道:“朕宣旨,恶妇慕容泠,消其妃位,贬为庶人。尸体不允许入驻皇陵,不准立碑建墓。”

叶穹平静地宣布自己对慕容泠的处置。往往平静比暴怒更让人心生寒意。

慕容泠看着芸姬怀里的叶绮,对她笑着气若游丝的抬起了手又放了下来,似是在招手。苍白的脸上除了释然再无其他情绪。而芸姬眼神闪躲不去看慕容泠,她不愿让叶绮过去,许是怕她做傻事。

“芸姬娘娘,我只是想最后送我娘亲一程,我真的不做傻事。求您了,求求您了。”叶绮泪流满面语气卑微的请求道。

芸姬抱着叶绮,感受得到叶绮身上颤抖,和她语气中强忍的伤悲。芸姬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放开了叶绮。

“公主......”芸姬心中已然知晓,叶绮一定会做傻事,可还是放任她去了。放她去了,也许结果未必是坏的呢,芸姬只能这样希望着。

叶绮没有了芸姬的束缚,立刻扑身而去跪在慕容泠身边。她用力推开拿着脏污的麻袋,正朝慕容泠走来的两个侍卫。

叶穹也示意他们先不要上前,愧疚的看着叶绮。

“绮儿长大了,长得越来越像娘亲了。绮儿,娘亲从未这样认真看过你,原来我的绮儿生这般好看。”她抚摸这叶绮的脸庞,眼含泪光但又是微笑着说道。

她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身体不住的颤抖。嘴角随着她的动作,留下了更多的鲜血,却硬撑着继续说道。

“对不起,这么多年娘亲没有好好和你吃顿饭,没有陪你放过风筝更没和你细细的聊过天。不要怪娘亲,好吗?不要哭,不要悲伤,我的好绮儿。”

“绮儿,娘亲......是爱你的......”死原本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耻辱人生的解脱,但她此刻看着被自己亏欠许多的女儿,用光了仅有的一点气力支撑自己,说了这最后的爱意之语。

慕容泠奄奄一息倒在叶绮的怀里,她走的时候,嘴角上挂着解脱后满足的笑。

如果不是她嘴角还流这艳红的血,那么此时的慕容泠像极了正在做着美梦熟睡了的孩子。

“娘亲,绮儿不怪您,绮儿不怪您。”叶绮看着慕容泠缓缓闭上眼睛,压抑着的悲伤气愤终是爆发了。

叶绮冲着那两个侍卫哭喊道:“滚开!滚!不要碰我娘亲!”她疯了一样连踢带打的,阻止那两个看慕容泠走后,便拿着脏污麻袋要上前的侍卫。

忽而又转过身哀求一直背对着她们的叶穹凄然道:“父皇,绮儿求您了,我娘亲是被冤枉,一定是被冤枉的。父皇!至少......至少让我娘亲走的体面些,父皇!”

见叶穹无动于衷,芸姬在角落也再忍不住,可她身份卑微又能做些什么呢,只得默默流着泪叹这无情的帝王之家。

叶绮对身旁那两个侍卫的催促充耳不闻,她不肯放弃,不住的向叶穹磕头请求,只求能让慕容泠走的体面些。

叶穹听见后面不停的传来磕头的砰咚声缓缓转过身,他看着被额头的鲜血和眼角的泪弄花了脸的叶绮,她的此时的模样滑稽极了却也凄凉极了,看着这样的叶绮,他竟失了言语不知该如何作答。

说不心疼那是假的,帝王再无情也是人,也有父母儿女。在他转过身的那一刻他的心便已动摇了,但他的身份告诉他不能动摇不能心软。

叶绮看着转过身的叶穹,眼底充满了期冀,连角落的芸姬也满怀期待。

可就在这时,不速之客的声音由远及近,然后充满了整个宫殿。

“参见皇上,皇后娘娘,长公主和芸姬妹妹也在啊。都是来给小太子悼念的吧,可怜我这玉柔妹妹啊。”她说完,竟还真的掉了几滴泪。

“妹妹生前我俩关系可是最好,如今却是辜负了妹妹的临终嘱托,没照顾好小太子。姐姐不要太过悲痛了切勿伤了身子。玉柔妹妹那么善良的人,小太子也那么聪慧乖巧。唉......”程贵妃一进屋见皇上面似动容,便紧忙提到小太子的生母刘玉柔,也是皇上这辈子最愧疚的女人。

叶穹闻话后,面色又恢复了淡然的样子,看向叶绮慕容泠的眼神也闪过一丝决绝。叶穹现在的样子,就好似他刚才的犹豫动摇不曾出现过一般。

程贵妃妖娆的迈着步子,拿着手绢轻轻擦拭眼角的幽泪。

叶绮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程贵妃,暗想着这个程贵妃一向她们母女不和,现在过来看笑话的吗?不对,三哥若是没有她的授意不会缠着甚至阻止我去找娘亲。

如此看来今天这事,一定有和程婧连脱不开关系,甚至可能一整件事都是她这毒妇的手笔。叶绮恨恨的看着她,想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