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江湖之折花令 第一章

作者:水中宿 小说:江湖之折花令 更新时间:2021-09-29 00:39:06
恰恰春寒料峭,万物全面复苏的时节。镇国国公府门前仆从正扫洒府门口,忽然府门大开,里面陆陆续续走出来两队人马,穿着侍卫服饰,腰间配着宽背大刀,特别走在最前面的人,一脸板板正正威仪的神色,让原本俊郎的脸庞多了些煞气。一群人刚出了府门便往城门飞驰而去,惹的路人镇国公府门前仆从正在洒扫府门口,突然府门大开,里面陆续走出两队人马,穿着侍卫服饰,腰间配着宽背大刀,尤其走在最前面的人,一脸板正威严的神色,让本来俊郎的脸庞多了些煞气。。...

正是春寒料峭,万物复苏的时节。

镇国公府门前仆从正在洒扫府门口,突然府门大开,里面陆续走出两队人马,穿着侍卫服饰,腰间配着宽背大刀,尤其走在最前面的人,一脸板正威严的神色,让本来俊郎的脸庞多了些煞气。

一群人刚出了府门便往城门疾驰而去,惹的路人纷纷躲避开去,躲避不急的,摔倒在地,爬起身来也只小声咒骂几句,便悻悻然离去。

镇国公府内,站在前堂的镇国公长吁短叹地看着刚刚离去得侍卫背影,陷入了沉思。

自己千娇万宠的女儿,从小便主义大,不受管教,跟着侍卫统领学了些功夫,便想闯荡江湖,一直被自己困在府里。

没想到昨夜竟偷偷摸摸留书出走了,今日辰时,伺候的侍女见到书信,才禀报给了自己。

现在只能派些人马去寻,实在寻不到也无可奈何,镇国公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主院安慰哭得死去活来的国公夫人去。

黎君昭探头探脑地躲在镇国公府外不远处的小巷子口观望着,她一身青色长衫,一根发带将头发高高束起,腰间悬着一把长剑,有些英气却又带着柔美的容颜上满是决绝地看着远去得侍卫们。

自有了行走江湖的决定后,自己便一直在筹谋中,直到最近凑够了银钱,才决定赌这一回。

她牵着马匹,走出巷子口没多远,她又回转回巷子里,蹲在地上抹了几把灰,涂在脸上,这才大摇大摆得牵着马匹往外走。

府里很多侍卫以前都是江湖中人,后来被镇国公召进了府里,她从小便听着江湖之事长大的。

尤其喜欢那仗剑江湖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故事。

前几日听到几个原是江湖人的侍卫议论,过段时日平湖有一场武林盛会,各处武林门派,武林侠士都会前往,她实在想去江湖中看看。

摸了摸口袋里那几百两银子的银票,黎君昭心满意足的骑上马匹往外走,走到城门口才知道要路引,可是她那里知道出门需要路引啊,每次都是侍女帮着收拾,她却未见过。

她摸着口袋,皱着眉头,一脸哀求得对守城士兵道,“我的路引在口袋里,可是现在却不见了,能不能通融通融?”

守城士兵为难地摇了摇头,“今日京都戒严,上头下了死令,若无路引不得出城。”

黎君昭未想到连出城门都做不到,更不消说浪迹江湖了,她牵着马匹正要回转,身后却传来马车轱辘的声音,“驾,让一让。”

马车停了下来,车帘被揭开了,露出一张俊郎清雅的容颜来,那人神色冷淡的瞟了一眼站在中间的黎君昭,向着守城士兵问道,“出了何事?”

“禀王爷,此人路引丢了,不能出城。”那士兵恭敬有礼得向着马车里的人回道。

此人黎君昭自然认识,只不知他认识不认识自己,他便是晋国的康亲王肖文杰,也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只是康亲王爷长年在外,很少在家,黎君昭也只是在一些宴会上见过一两次。

“若无路引便带着去京兆伊补办一张,堵在门口吵闹成何体统!”他冷淡的说道。

那士兵诚惶诚恐地回道,“是。”

黎君昭牵着马退到一边,士兵也退让到一旁,马车又缓缓向着城外驶去。

看着远去得马车,黎君昭第一次深切的体会到自己的渺小。

黎君昭跟着士兵一路去了京兆伊办理路引的衙门,那衙门办理的人问了情况,便要准备写上‘男’。

黎君昭赶紧阻止道,“大人,小女子一人在外,平日里便做男装,方便行路。”

那人疑惑的盯着黎君昭看了几眼,又才落笔写下‘女’。

待办好路引,黎君昭交了银两,又连声谢了引路的士兵,这才牵着马往外走去。

刚出了城,她便骑上马儿满心欢喜地向着京都以外的江湖疾驰而去。

“江湖,我黎君昭来了,驾。”她望着清朗的天空,大吼一声。

行了一段路程,突然肚子里传来一阵阵咕噜噜得声音,她颓败地摸了摸肚子,没吃早膳,肚里唱起了空城计。

她抬眼四顾,到处都是一片荒凉,周围并没有人烟。

黎君昭调转方向,向着旁边的树林里走去,经常听侍卫们议论,在江湖上,平日里没有吃食,都是去树林里狩猎,她想去碰碰运气,万一猎到一只兔子也好啊!

现实总比想象残酷,跑了一个时辰什么都没弄到,正当她饿得头晕眼花时,竟闻到了烤肉的香味。

她顺着香味一直走到一处停放马车的空地,火堆上正在烤兔肉,她舔了舔嘴角流出的液体,看着烤兔肉移不开眼。

她直接无视了坐在火堆旁的两人。

此时她也顾不得这是谁烤的了,只想着能让自己吃几口也好。

火堆旁坐着的便是早晨遇到得康亲王肖文杰,他瞟了一眼口水直流得黎君昭,回转过眼神,微微上扬了嘴角。

“好香啊!”黎君昭一副饿死鬼模样,死死盯着烤兔肉挪不开眼睛。

见她说了这话,肖文杰也无一点表示,她迟疑了一瞬,想到自己还饿得难受的肚子,只好厚着脸皮看着肖文杰,祈求道,“可不可以给我吃一点点?”

她伸出手指头,比了一点,坐在旁边的侍卫林大看了看肖文杰,见肖文杰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林大赶紧将兔腿扯下来递给黎君昭。

黎君昭毫不客气地拿过兔腿,坐在肖文杰旁边吃了起来,她实在饿急了,吃得一点也不顾及形象,忘了自己娘亲辛苦教养十几年的大家闺秀姿态。

肖文杰瞟了一眼吃得正香的黎君昭,微微扯起嘴角,吓得林大都不敢抬头了。

王爷平日里总一副冷淡高贵,对什么都无兴趣的模样,却未想到竟还有心情愉悦的时候,这是林大跟着他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他笑那么愉悦。

黎君昭吃完了兔腿,舔了舔手上的油,摸了摸还有些饿得肚子,又眼巴巴的看着肖文杰,那模样仿佛不给她吃,她便不走了。

肖文杰看了一眼林大,吓得林大赶紧又扯下另一条兔腿递给黎君昭。

这次肚子里有了垫底的东西,她也变得斯文起来,“谢谢!你们真是好人。”

说完话,才拿起兔腿慢慢吃起来。

“姑娘定义好人的标准太低了,这样一个人在外行走,不怕遇上歹人吗?”林大开口问道。

黎君昭惊了一跳,大声问道,“你怎的知道我是姑娘?”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