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五章 程程对话哪家强

总裁的绝命爱人 第十五章 程程对话哪家强

作者:七佚 小说:总裁的绝命爱人 更新时间:2021-10-05 01:09:00
第3天早晨,程家老宅,程绾绾的房间里。程南悠悠的转醒后,摸了摸自己还有些发疼的头,在很陌生的环境里,却有着陌生的自己。“我怎么在这?”程南看见程绾绾端了一杯水和手上拿着一套进去,将水放到床头柜前,衣服则是随便的扔在床上。“你前天喝多了,大早上程南悠悠的转醒后,摸了摸自己还有些发疼的头,在陌生的环境里,却有着熟悉的自己。。...

第2天早上,程家老宅,程绾绾的房间里。

程南悠悠的转醒后,摸了摸自己还有些发疼的头,在陌生的环境里,却有着熟悉的自己。

“我怎么在这?”

程南看到程绾绾端了一杯水和手上拿着一套进来,将水放在床头柜前,衣服则是随意的扔在床上。

“你昨天喝醉了,大晚上发酒疯,没办法,我人太好,就借你睡一晚上了呗,”

“哦,”

程南回忆起昨天晚上支离破碎的一点点的碎片记忆,拿过床头柜前的水,慢悠悠的喝下。

然后拿过程绾绾扔在床上的衣服,开始起身穿衣服,好像并没有什么大的情绪。

“你想不想知道你昨天喝醉后,都干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吗?”

程绾绾看着程南这一系列一连串的起床标配动作,这个男人真的是!

也就只有喝醉酒后才会如此失态,如此的不做作。

“不想知道,”

说完就进了浴室开始洗漱。

“......”

程绾绾无语。

亏得她昨天还想了一晚上,想着等今天早上他醒了,一定要好好形容嘲讽一下他的,却没想到,如此淡定,淡定的让程绾绾不知道回答什么才好了。

“不就那些话,那些事吗?”

说这话的时候,程南已经从浴室里出来,洗完脸刷完牙了,扯着嘴角,奸笑的看着程绾绾。

“......”

程绾绾无语。

程南打领带的时候,程绾绾从背后环抱住了程南,脸贴着他的背,隔着一件衬衫。

“程南,你最近怎么了,”

或许是程绾绾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着程南了,又或许是听到程绾绾说的话把程南吓着了。

“或者我应该问的是,我们最近怎么了,我和你,”

程绾绾看不到程南的表情,却能明显的察觉到程南的颤抖,虽然很微弱,然后继续打着他的领带。

“绾绾,”

过了很久程南转过身来,抱着程绾绾,将程绾绾抱在怀里,就像抱着一颗珍宝一般,带着笑容,语气温和。

“别胡思乱想了,最近快到年末了,公司事情有些多,压力比较大,比较烦而已,没什么的,很快就能解决的,等过了这阵子,陪你出去玩好不好,想去哪就去哪,”

“哦,希望吧。”

程绾绾依偎在程南的怀里,汲取着他的温存。

“恩,一定会的。”

而程南却摸着程绾绾,若有所思,闭上了眼,皱起了他常常皱起的眉头,这是即便是和程绾绾呆在一起,也放松不了的心情,而且更加强烈。

如果这个时候收手,就还来得及。

如果这个时候收手,就会不甘心。

“程董事长早,”

程南下楼的时候在餐厅遇见正在吃早饭的程树森,便礼貌客气的打了一声招呼。

“听佣人说,你昨晚睡在绾绾房间了?”

程树森喝了一口粥,这样说着,没有抬头看这个男人一眼。

“恩,打扰程董事长了,很抱歉,”

程南依然很有礼貌,只是这礼貌太过于礼貌,太过疏离,看不出丝毫的情绪。

“你和绾绾在一起那么久,还一直叫我程董事长,还真是不怕生分,”

程树森拿起了盛着粥的碗,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喝着,慢条斯理大的,语气却是极其的嘲讽,依旧没有看这个男人一眼。

“习惯了,起码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程南倒也是没有生气,好像真的是出于习惯,有好像真的是因为起码的礼貌。

“是习惯最好,就怕是刻意的,”

程树森笑笑,

“坐下来一起吃饭吧,”

一旁的林嫂,拉了一把椅子出来,走进厨房打算再拿一套餐具出来放好。

“不了,公司还有事,”

程南淡淡的说了这句话,就打算转身离开。

“有什么事,一顿饭的时间都省不出来!”

程树森依然抬头没有看程南一眼,身后却传来程南打算离开的步伐。

“什么时候打算同媒体公开你们的关系,”

这个时候,程树森才放下手中的碗,倒也没有看向程南,只是看着餐桌的前方。

这是程树森心中的始终不能对程南完全放心的一根刺,也是程南心中始终无法直面程绾绾的一根刺。

只是偏偏程绾绾在这件事情上,也不吵也不闹,倒是难得的大度了许多。

“你是个聪明人,知道我在说什么,很多事,很多话,我不方便对绾绾透露,也不希望她知道,想必你也是一样,不希望她牵扯进来,还希望真正到了撕破脸的时候,到那个时候,你还能遵着你的习惯,保留着这份疏离和界限,处理的利落点,放手也放得干脆些,”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林嫂刚刚从厨房拿了餐具碗筷出来,却听到程树森说了一句,

“程总上班要迟到了吧,就不留你陪我这个老人家吃早饭了,听我啰嗦了,”

倒像是特地在打趣这个风成集团的堂堂行政总裁一般。

然后林嫂也不恼,只是默默的把椅子搬了回去,把碗筷放回了厨房。

“好的,昨晚打扰了,程董事长,我先走了,晚点再来接绾绾,”

程南是背对着程树森说的这番话。

如果不是因为程绾绾,程南一辈子都不愿意踏入这个万人羡慕的程家老宅,一辈子都不愿意同这个程树森打任何的交道。

只会让人觉得恶心,无比恶心。

“不用了,绾绾这些日子都会住在自己家里,老是不明不白的呆在别人家里也不太好,”

程树森拒绝了程南的这个提议。

程树森的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的,程南和程绾绾的关系始终没有得到确定的公开承认,却总是住在程南的别墅里,确实也不太好。

“我老了,现在想想还是女儿在自己身边呆着最开心,程总不会不肯成全我这个老人家的思女之心吧,”

这语气就像是一个慈父疼爱自己的女儿。程树森也确实如此,毕竟他对这个女儿,确实是用了十足十的心血与疼爱。

然而在程南听来,不过就是虚情假意的伪装罢了。赵曼马上要回国了,程树森虽然松了口,可监管赵曼的人一个都没有少,而程绾绾难保不是程树森的另一个人质借口与威胁程南的把柄,就像当初的赵曼一样。

程南转过了身,看着这个年迈的老头的侧影,还是不能够太掉以轻心,这个老头,是程树森啊,他年盛时的狠心手段,大家都心知肚明。

只是他拿着程绾绾作为来威胁程南保住程氏的另一个筹码,会不会有些太可笑了。

程南心里想着,程氏他一定是要得手的啊,而且是不惜余力的把它毁掉,如果那个时候,程绾绾知道了,程绾绾开口求他,他的绾绾,那个时候,程南会心软吗?

程南不知道。

但此时的程南可以清楚地确定一点,那就是程绾绾很重要,至少在他心里,如今已经重过了赵曼的存在,他甚至有过真的想要为了她放弃过去的一切的打算。

“绾绾知道吗?她同意吗?”

程南的眼神瞥了眼二楼,那个二楼最南边的房间里,有着他的绾绾。

“程总不会是忘记了,她是我的女儿,她程绾绾是我程树森的女儿,”

是啊,他的绾绾,是程树森的女儿,他怎么忘了呢。

程南,你怎么能忘了呢。

“好的,我知道了,”

“这段时间我不会来打扰她,除非她来找我,否则我不会出现在她眼前。”

如果他来找我,我绝不会再放手。

只是,谁也抢不走程绾绾,谁也不能从她身边抢走程绾绾,谁也不能够伤害程绾绾一分一毫。

程南决不允许。

那是他的绾绾,那是给他快乐给他温暖的绾绾。

“早上好啊,林嫂,”

程绾绾从二楼下来到餐厅的时候,和林嫂打了个招呼。

“小姐,吃早饭吗?”

林嫂寻常的问道。

“恩,吃。”

程绾绾点了点头,拉开了椅子,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你都听见了?”

程树森慢悠悠的开口说道。

“恩。”

程绾绾点了点头。

从程南下楼之后,程绾绾后脚也跟着出了房间门,在楼梯口悄悄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程家一直都那么安静,所以听得很清楚。

程树森倒没有意外,像是一早就知道她会偷听一样。

“听见了多少,”

此时林嫂已经准备好了碗筷,盛了一碗粥放在程绾绾面前。

程绾绾喝了一口粥,有些调皮的说道,

“听见他说,除非我去找他,否则他不会出现在我面前,”

“绾绾!”

程树森看着程绾绾,动了怒,和之前的虚拟逶迤不一样。

“爸!”

程绾绾也依然是如此,同样看着程树森一脸的倔强。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程绾绾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粥碗。

林嫂煮的粥最是好喝,稠而不腻。

“只是,爸爸,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不是吗?程南他并没有伤害我不是吗?风成也没有真的危及到程氏不是吗?”

那笔订单,程氏虽然丢了,可风成到底也是搞砸了,损失的要比我们程氏多了去了。

程绾绾想起了她那天收到的一条信息,对方约她在蝶庄见面。

她去了,到了蝶庄,来到指定的房间里,桌子上摆着一瓶酒,床上躺着一个男人,然后过了不久,她又收到了一条信息,上面的内容大概就是,风成今天要签的约,那笔单子,是从程氏那里抢过来的。酒里被下了药,如果程绾绾喝了酒,程南就会从签约现场过来,装作是“捉奸”的样子,在蝶庄闹一场,影响该是轰动的了,而且他们同时也安排了记者,不管有没有拍到,有没有人压下来,第二天都会上娱乐头条。

而那笔单子,自然最后风成也得不到,这样程氏的损失也不算太重。

而程绾绾也可以选择不喝,转身就走,没有人会拦着她,也没有别的陷阱,只是那笔单子就成了。

选择都在程绾绾的手里。

程绾绾最后还是喝了那杯酒,与其说是精心的算计,不如理解为自己入坑。

程绾绾清楚,这样摆到了明面上,只能说明,风成其实并不在意这样的亏损,这笔单子对他们而言,可有可无。只是对于程氏,如果风成得到了这笔单子,怕是程氏......

事情到了这种局面,程氏怕是早就不行了,不然对方也不会如此嚣张,他们不过是在等一个机会而已。

可程绾绾,就是想赌一把。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伤害你!你又怎么确保他不会伤害你!爸爸早就和你说过,他不是什么好人,他和那个莫毅琛,爸爸只要看一眼,就知道他们野心,那双眼睛里充满的欲望和狠毒,你怎么承受的了!”

“爸,他不会的。”

程绾绾想起那天晚上,程南风尘仆仆的赶到蝶庄,那样的表情那样的举动,她可以相信,程南事先并不知情,他决不会是参与者。可程绾绾又想起后来程南的行为,对此事的处理,她也不能否认,程南事后知道后的默认。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认为,整件事,都是在程南的默许下进行的呢!

毕竟,莫毅琛,他算是个什么东西!

可是,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仅仅是为了爱惨了赵曼吗!

“我爱的男人,他至少不会是个禽兽。”

是啊,她程绾绾一见钟情,日日相伴的男人,也许心中有城府,有隐瞒,有野心,可绝不会是个禽兽。

不会的,绝对不会是因为这个。如果是,那程绾绾早就死了心。

程南喜欢她,程绾绾可以肯定的。

程绾绾想赌一把,最后他们到底图的是什么,最后他们到底能为了心中所图做到什么地步。

“你放心,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呆在家里,不会去找他的,”

程南,你在图什么?

程南,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家人,所有的一切,我都可以看做计谋与手段,商业起起浮浮,你争我抢,哪里能没有计谋与手段。

绾绾啊,你会后悔的。

程绾绾,你真的会后悔的。

他自然不会是禽兽,可他也不会是个好人。你们之间隔得起止是企业之间的不相容与争争抢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