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5章 飞剑破青帘

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第005章 飞剑破青帘

作者:姚霁珊 小说:论演员的自我修仙 更新时间:2021-10-06 00:21:34
想来也奇。苏音才这么一想,识海中忽的波涛翻腾,浪花之上,几道绚烂的流光腾空而起而起,旋绕旋转的,渐渐地勾画出出了一个淡淡的轮廓。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但是意识体的她并也没眼睛,但她但是本能地这样做了。那是……一张琴?!她多次反复盯着看了很久,最后确认,那就苏音才这么一想,识海中忽地波涛翻滚,浪花之上,一道灿烂的流光腾空而起,盘绕旋转,渐渐勾勒出了一个淡淡的轮廓。。...

说来也奇。

苏音才这么一想,识海中忽地波涛翻滚,浪花之上,一道灿烂的流光腾空而起,盘绕旋转,渐渐勾勒出了一个淡淡的轮廓。

她震惊地瞪大了眼睛。

虽然意识体的她并没有眼睛,但她还是本能地这样做了。

那是……一张琴?!

她反复盯着看了很久,最终确定,那就是一张琴。

古琴。

只是,那张古琴的形制,却非苏音所知的任何一种。

极朴拙的琴身,像是随便找了块木头信手劈成了右宽左狭的形状,铆竹为钉、系绳为弦,遂成一琴。

此琴并无琴肩、琴颈、琴腰诸处,也没有承露、凤额、冠角、龙须这些讲究地方,形制简单至极,且,五弦,无徽。

以苏音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说它是琴,还不如说是块中空的木板儿随便搞成了琴的样子。

然而,琴制虽简,琴身表面的纹饰却又繁复无比。

流光飞舞间,苏音清晰地“看”见,木琴由虚变实,又转实为虚,琴身的纹饰则一点一点如浮雕般显现,四周光华流转不息。

那是苏音从不曾见过的、如同图腾般的纹饰。

日月镌首、山川饰尾,青、白、朱、玄各据一边,而每当苏音视线滑过,便有种种异象映入眼帘:

太阳升起又落下;明月高悬,复又斜挂天边;而后,便有高山拔地而起,巍峨耸立,却又在顷刻间化作了奔腾的河流;万顷碧波中,漫天星光倒映于奔腾的大河;再一眨眼,天空重归明亮,湛蓝得像一块纯净的蓝宝石,河流上水气蒸腾,须臾化作朵朵白云。

刹那间,涛走云飞,一条青龙仰首长吟,在云中辗转腾挪,布下四时好雨;已而雨歇,云散天开,一挂彩虹斜坠山巅,忽有白虎跨虹而出,仰天长啸,飞纵着跃入丛林;旋即便有夜色来临,一羽朱雀自天边飞来,舞之蹈之,绚丽的火翼点亮了夜幕;再之后,密布夜空的星子如钻石般倒悬于深蓝的海面,巨大的玄武摆着尾巴,潜入浪花深处……

异像逐次退去,浮雕亦渐隐,唯五色识海连绵起伏,灵禽环绕、云气舒卷,那海浪仿佛与之呼应,发出阵阵低回的吟唱,似一首古老而又玄奥的歌。

也不知过了多久,流光终于散尽,海浪平息,那张透明的琴也仿佛随之消失了。

可苏音知道,它还在。

在它曾经的位置上,现出了一根琴弦。

此弦居于正位,色若白雪,丝缕间隐有星光明灭,仿佛拢着一层薄薄的星纱,美轮美奂。

苏音又等了片刻,却再无其余琴弦现身,只此一弦,孤悬于海面。

随后,白弦忽一振。

“铮——”

沛然浩渺的弦音,带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直震得识海浪潮汹涌,连带着苏音的心神也有些不稳起来。

恍惚间,她想起了方才于琴筑中听见的那一声绝响,亦想起在二十一世纪初学琴时,古琴老师对她说过的话:

定弦之音,初为宫;宫为君,主四弦之和。

此际的琴声,正是宫音。

可不知为何,苏音却隐隐觉得,这一声绝响定下的,并不仅仅只是单纯的乐理上的正音,而是一些更为浩大、更为苍远辽阔、更难以描述的东西,比如……道,或是……法则?

她无法言明这一刻的体悟,唯觉此弦,甚牛!

便在她思忖之时,那宫音兀自震荡往复,白弦四周竟漫起了浓浓的雾气,雾中有星光隐没,很快便覆住了整片识海。

这星雾来的快,去得更快,一秒钟后,雾气复归于弦身,只分出十几股细细的雾丝,将一脉脉海水倒提了起来,就像苏音前世看过的“龙吸水”的景象。

奇怪的是,那十几股龙吸水全部都是黑色的。

黑线!

苏音立时反应了过来。

果然她也长了这东西,而且比别人都多。

别人都是一根,她这儿却是一把。

此时,那倒灌的黑线像是从沉睡中惊醒,居然在雾气的牵引下扭动挣扎起来,似欲脱逃,一阵鬼哭般的嘶嚎直抵苏音神魂。

她吓了一跳,正想着这东西难不成还是活的,便见弦间星雾忽又散开,将黑线尽数拢住。

“嗡——”

宏正的余音至此方绝,那白雾亦飞快消失,五色海上孤弦如雪,静静高悬。

黑线没了。

苏音长出了一口气。

直觉告诉她,这看起来相当牛的白雾把黑线搞定了。

虽不知自己这是突然悟道了还是别的什么,但是,总之,识海中有了这张琴、这根弦,她苏音大概、或许、可能、没准儿……能活到大结局了。

这让她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可再一转念,苏音又一阵恶寒。

任谁知道脑瓜子里长着这么个恶心玩意儿,都会心里面毛毛的,况且那东西居然还会动,真是想想就恶心。

阴谋!一定是阴谋!就不知道背后主使者是谁?

还有,看如今这情形,小方县估计也是不能呆了,需得早做打算。

苏音想着,蓦地耳畔传来了一声轻“咦”。

极清晰的声音,近在咫尺!

苏音大惊,心念电转间,眼前忽尔一花,现出了几方青帘。

这是……琴筑?

她飞快转首四顾,旋即确定,自己的确是回到了琴筑,或者说,是她的意识回归到了现实。

顾不上感慨这堪称秒速的切换速度,她立刻起身行至门边,探头往外看。

没有人。

唯烟雨如故,湿了半幅帘幕。

难道是幻听?

“哗啦啦”,倏然一阵东风急,直吹得四下帘幕翻飞不已,倒卷进了琴筑。

也就在这个瞬间,一阵强烈的心悸蓦地袭向苏音。

她猛然转首。

入目处,是一道刺眼的青光。

剑?!

只来得及想起这一字,锐利的剑气已迫在眉睫,她的眉心一阵剧痛,本能地抬手一挡。

“铮——”

识海中骤然响起一声悠长的清音。

随着这弦音,苏音的指尖竟腾起了一小团白芒,温润氤氲,似揉碎了漫天星辰。

在苏音诧异的视线中,只见这白芒昂然迎向剑光,一团、复一绞。

“呃啊——”

冥冥中传来了一声极为痛楚的闷哼。

方才还凌厉无匹、不可一视的剑气,在这团小小的白芒之下竟如败絮般碎裂分散,顷刻间便被白雾吞噬。

苏音呆呆盯着自个儿的手,眼前忽一黑,厥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