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萌妻乖乖吻上来》第10章 你去过几个国家
萌妻乖乖的吻上去小说名字叫作《萌妻乖乖的吻上去》,提供更多萌妻乖乖的吻上去小说以及最新章节,萌妻乖乖的吻上去以及最新更新。萌妻乖乖的吻上去小说萌妻乖乖的吻上去摘选:我要承认:“没忘没忘,我会觉得尤其很抱歉。”他扬着眉,一脸的不置可否:“哦…...

萌妻乖乖吻上来小说名字叫做《萌妻乖乖吻上来》,这里提供萌妻乖乖吻上来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萌妻乖乖吻上来小说精选:我必须否认:“没忘没忘,我觉得特别抱歉。”他扬起眉,满脸的不置可否:“哦?”“我不该踹你的!可是我那时候真的吓了一跳,椅背突然放下来,我还以为……”我挠头:“我喝多了,我喝多了就丧失理智了。”“其他呢?”“其他……没有了呀。”我不能放过这个给自己找藉口的机会:“其实我是想叫司机来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你就、你就……”他替我接话:“你就打给了我。”我愕然,而他突然站起身,缓缓地朝我走来。我连连后退,就这么你来我往的,一直退到了音响旁的矮柜上,我一…

我必须否认:“没忘没忘,我觉得特别抱歉。”

他扬起眉,满脸的不置可否:“哦?”

“我不该踹你的!可是我那时候真的吓了一跳,椅背突然放下来,我还以为……”我挠头:“我喝多了,我喝多了就丧失理智了。”

“其他呢?”

“其他……没有了呀。”我不能放过这个给自己找藉口的机会:“其实我是想叫司机来的,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你就、你就……”

他替我接话:“你就打给了我。”

我愕然,而他突然站起身,缓缓地朝我走来。我连连后退,就这么你来我往的,一直退到了音响旁的矮柜上,我一个没把持住,一下子跌到了上面。

随之而来的是他俯下来的身体,抵着我的额头,脸上挂着他那种特有的,有点坏,却很好看的微笑,声音低了一个分贝,似乎也柔软了一些:“我可以体谅你喝醉,但是……小女孩,你得清楚,这种事情好荒唐,你在做之前,有没有想过可能会出现的后果?”

我立刻倒抽了一口冷气,妈呀,这么说我那个梦是真的?

不能够吧?我会这么有骨头?我敢在那种关键时刻踹开他?我……

我绝望了,只好哭丧起脸:“对不起……”

他冷下脸:“我不接受。”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赶紧挤出一滴泪来,结果却突然很伤心,泪如泉涌:“你别和我离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到一半忽然被人堵住,是他的嘴唇,很软,但味道有点咸,大概是我的眼泪,原来已经流了这么多。

我伸手推他,却被他划拉着抓住手腕,随后在旁边摸了个什么东西把我的两只手通通绑了起来,挣了挣,没能挣开,手臂被他拎起来,挂到了颈间,距离猛地被拉近了,我别无选择地贴到了他怀里,听到他开始过速的心跳,原来也不是特别平静的。

诚然,任何人这样都不会觉得舒服,可我想,如果被绑一下能把老公保住,那于我而言也还算不吃亏,便闭起眼睛,准备一忍到底。

却忽然察觉到脊背上多了一双手臂,耳边传来他低沉沉的声音:“特意打扮得诚意十足,看来你虽然很天真,但总算还知道自己做错了事。”

“那是那是。”我连忙在他脖子上亲了一下,希望由此可以显得更有诚意。

果然,他先是明显好心情地笑了一声,继而偏过头,令人意外地在我眼睛上亲了亲,随后看着我,眼神温柔得好像一只猫:“以后不要再哭,我觉得我的小妻子比较适合装可怜。”

我大概是有点感动,因为上次听到这句话时,还是我妈妈在世时。

她说:“温柔,你哭起来就不好看了,你想要什么东西完全可以张大眼睛,然后可怜巴巴地瞅着你爸爸啊!”

于是我便艰难地凑上去,亲了他一下,说:“谢谢。”见他没反映,又补充:“老公。”

这天早晨,气氛绝好,我后来累得要命,他还很大方地让我躺在他怀里打了个盹。

醒来之后差点事到,我回房间去洗漱,出来时正好看到陈秘书过来,打了个招呼,我便去了学校。

回来时布朗告诉我温励早晨回了纽约,时间是两周。而我也找机会旁敲侧击地询问布朗有关温励的态度,布朗耸耸肩,表示他没有收到任何与我有关的安排。

温励不在,学校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我终于有了大把的时间可以泡在医院里陪子衿。

这间医院是公立的小医院,最大的好处是接受福利机构的捐助。价格自然便宜,医院的也人都很善良。但即使医生们很积极地帮我们想办法,可如今已经四个多月了,子衿仍像棵绿萝似得,靠营养水活着。

这天,院长找我谈,说:“患者已经有了良性反应,我们也认为他有极大的复原可能,只是我们医院的医疗条件非常有限,你有没有考虑过转去条件更好的医院?”

我的确想过,只是我手里的钱总让我觉得太少,太不安稳,忙问:“转院我也有想过,但您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别的医院没有福利金,我怕我的钱不够。”

“这的确是个问题。”院长道:“我们也研究过,可以先帮你联系省里的甲级医院,把你们的情况告诉他们,请他们提供一个方案,根据方案我们再讨论一下费用。毕竟你弟弟还年轻,不能延误最佳的治疗时机。”

“好,那我去想想办法。”

“你也不要担心,钱不会很多。”院长笑着说:“其实你现在也算有名气了,可以试试看卖卖画的。”

大约过了一星期,院方带我去参加有关子衿病情的研究会。

请来的是医学院的医生,是省里最好的医院,确实研究出了一个方案,计划里会用到高压氧、神经刺激等好几种办法,费用的话,保守估计,需要三十万。

钱我手里还有不到四十万,当然要拍板答应。医学院觉得子衿的病情虽严重却也有治愈的可能,更让我抽紧的心放松了一大截。

连忙把好消息告诉叶子,她也跟着高兴了一会儿,末了又说:“我帮你问问我爸医学院有没有认识人,有个人关照着点肯定好。”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谢谢她才好:“你真是帮我大忙了。”

“别说这些,不过你手里的钱够吗?”

“够的。”我今天全都看了看,温励最近对我不错,我的生活费高着呢:“我有三十多万呢。”

叶子又问:“那打点的,住院费那些都给你算在三十万里了?”

“好像没。”

这样一算,好像我的钱又不够了。子衿在这边是减免一小部分住院费的,可医学院只会更高。

我咬咬牙,道:“没事,我不是还有张两万美金的信用卡呢么?”

“你别刷啊。”叶子拉住我,说:“我先帮你筹,筹不到再说筹不到,剩下的肯定也不是大头了,你也去把那些零七杂八的费用问明白了。别花这个钱,毕竟是信用卡,实在没有再说。”

我点头:“其实他对我真的挺好的。”又把展会那天温励对我说的话对她讲了个大概:“你看,他真的对我挺好。”

叶子点头:“果然是土豪,看不上学校那个级别的。这么一说,倒是有点像你老公了。”

是哦,昨天我看到了一个FCN的报道,是说关于它们退出股票市场,采访的是他们公司的董事长,是个帅大叔,大叔很淡定地说:“FCN资金充足,不需要进入股票市场筹集。”

昨天晚上,我都睡着了,突然接到温励的电话,问我:“你在做什么?”

我回答:“我在睡觉呀。”

“这么早?”隔了一会儿,他又道:“抱歉,我算错了时差。”

“哦,没事。”我想问他打电话来有没有事,又觉得不合适,于是只好问:“你那里是白天吗?”

“也是傍晚了。”他心情似乎很好:“我今天早晨刚到伦敦,可能还要在这里再耽搁一周才回去。”

“喔。”我终于发现他好像是打来聊天的,于是开始找话题:“伦敦很漂亮吗?”

“很干净。”夜色里,他的声音很温柔,带着笑意:“你去过几个国家?”

“一个都没去过。”

“想出去的话,你可以联络我的秘书,要她帮你安排签证。”温励道:“不过仅限于北美和欧洲。”

“我哪都不去。”我哪里走得开:“我得等着你回来。”

他先是一愣,随即冷下了声音:“我还有事,很晚了,你睡吧。”

“喔。”怎么突然不高兴了,我忙乖乖挂了电话,躺回床上去。

最近因为还中餐厨师钱的事,大大拉近了我和他的友谊,所以偶尔他也对我讲讲,说他在这里做了半年,在我之前还没见温励领过女人回来,不过,他还说,温励自己也基本不回来……

循规蹈矩地过了几天,我照例去更新博客汇报捐款的事,最近这件事已经不那么热,我的名声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恶劣,写完后照例刷新,却突然间,刷出了一条最新留言。

上面写着:我看到了全部经过,买她画的人是某帮派的独生女,姓皇甫,名字我不方便说,不过大家都猜得到吧,钱为什么要这么花?我看这画也不怎么好。

我看得有点蒙,随即又按了下F5,刷新过后,发现这条留言神奇地消失了。

大概是我想太多了,出现幻觉了。

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却就在第二天一早,我一到学校便发现自己好像又出名了,被人指指点点,且绕着走。

我问叶子怎么回事,叶子道:“昨天有人把买你画的人人肉出来了,发了篇文章说你也跟地下组织有牵扯,不过很快就被删了,但看这架势看到的人应该不少。”

我头痛欲裂:“怎么什么都编得出来?”

“没事没事,人红是非多嘛。”

正说着,我的手机上突然跳出一条短信息,是个完全没见过的陌生号码,点开一看,内容写得是:温柔小姐,我是皇甫纪香,你作品的买家。

我的心就是一紧,连忙举手从课堂上跑了出去,一直跑到角落里,确定四下无人才把电话回拨过去:“皇甫小姐?”

“是。”果然就是那个声音,那声音很有特色,非常柔情,且娇滴滴,她笑着说:“我买温小姐的画似乎替你造成了困扰,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的。”我问:“你真的……”

“家父比较重义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