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萌妻乖乖吻上来》第8章 天价作品
叶子小说名字叫作《萌妻乖乖的吻上去》,提供更多萌妻乖乖的吻上去叶子小说全文深度阅读,萌妻乖乖的吻上去叶子比较完整版。萌妻乖乖的吻上去小说叶子节选:叶子是前脚后脚到的万华隆,她一见我,登时笑出来:“你怎么也忆起晚到了?”我也很不解:“你…...

叶子小说名字叫做《萌妻乖乖吻上来》,这里提供叶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萌妻乖乖吻上来小说精选:我和叶子是前后脚到的万华隆,她一见我,顿时笑起来:“你怎么也想起晚到了?”我也很疑惑:“你怎么也晚来?”她也是不喜欢迟到的人,今天居然也选择了十点。“我爸爸说早上记者太多,水墨画又只有一副,我现在出名会被人说我是拼爹的。”叶子解释完,看了看我,尴尬地笑:“你……你老公要你现在来?”“嗯。”“不错啊,这都替你想到了。”叶子说完,瞅瞅我身上这条其貌不扬的裙子,忽然摘下墨镜,道:“转一圈。”我跟着她的手指转了一圈。“杜嘉班纳?”“不知道。”她过来…

我和叶子是前后脚到的万华隆,她一见我,顿时笑起来:“你怎么也想起晚到了?”

我也很疑惑:“你怎么也晚来?”

她也是不喜欢迟到的人,今天居然也选择了十点。

“我爸爸说早上记者太多,水墨画又只有一副,我现在出名会被人说我是拼爹的。”叶子解释完,看了看我,尴尬地笑:“你……你老公要你现在来?”

“嗯。”

“不错啊,这都替你想到了。”叶子说完,瞅瞅我身上这条其貌不扬的裙子,忽然摘下墨镜,道:“转一圈。”

我跟着她的手指转了一圈。

“杜嘉班纳?”

“不知道。”

她过来扯着我的衣领看了看,道:“标签被剪掉了,款式绝对是杜嘉班纳,你自己去买的?”

“我没。”我解释:“他们给我的。”

“那就好,少花钱人家的钱。”叶子摇摇头,重新戴上墨镜:“得想办法把证据弄出来。”

第一份假资料现在还在温励手里,我觉得他除非腻了,否则根本不会给我。

正说着,一阵引擎声呼啸而来,车牌还是上次见到的很多2,我俩让了路,叶子还没开口,车已经停下,驾驶室的车窗放下来,露出梁正则那张过分凌厉的脸:“早啊。”

叶子又摘下墨镜:“早啊,太子。”

上次不欢而散,我决定不搭理他。

但他这人并非我不搭理就可以绕过去的,此时又笑起来:“呦,贵人这架势是又失忆了。”

我只好应声:“有事儿?”

“没事儿。”他笑了一声,吊着眼尾睥睨着我:“您业务忙,我哪敢有事儿,浪费您时间了。”

随后,便关上车窗,一溜烟地开了进去,过了五六分钟,又开回来,这次没有停下,径直开出了停车场。

叶子直拽我,不悦地说:“你就不能原谅他了?”

可能么?

“以前是谁跟我说的,他这辈子就得毁在那张嘴上,是你说的吧?”

“他人不错的,就是脾气大,话难听,但没恶意,是为你好。”

算了,我很敏感,平时还好点小尊严,受不了被人这么喷。

我们学校是一类学院,这次的画展是校方举办,主题是帮助失学儿童,既然是慈善性质,自然会受到颇多的社会关注。

好在我和叶子来时错过了记者最多的时刻,而一小部分画已经签约,最高售价是我们学校一位多次在获奖且已经小有名气的男生,他的一幅名为《天真》的油画以二十万的价格成交。

我和叶子的画均无人问津,躲开记者就跑去酒廊里喝饮料了。

喝了一阵子,叶子被导师叫走,她的画被二十八万成交。

我也决定去看看我的画,它在角落里,暗得似乎已经落满了灰尘,下面贴着我的名字。看来大家也明白这里最难卖掉的就是抽象画,虽然我很满意,但别人看不懂是硬伤,我又不能指望内行买,毕竟我功力还不到家。

但我这次过去时,见到一个衣着分外光鲜的美女站在画下,正抱着双臂看着它,我刚一走去,便转头,看着我微笑:“这幅画为什么是这个名字?”

我的画叫《四》,叫这个名字有贪图简单,不抱希望,任其发展等等犯懒的原因。也有当时地灵光一闪,决定即使我也不理解也就用这一个字了,理由很多,但都拿不出手,灵感这东西本来就说不清楚。

但难得有个人愿意问一问,我只好挖空心思地寻找了个说法让它靠上个什么谱:“《了凡四训》里说,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用这个名字,第一是因为画里只用了四种颜色,第二是想告诉他们,每个人都有生活难堪的时候,彻底忘掉过得自己,别人也会忘掉你,只当自己活了好几辈子……”我已经词穷了:“反正我觉得这本书不错,就跟着引用了一个字。”

“真是有见解。”她露出了些愕然,继而转头看向那幅画,声音依旧是柔和而稳定的,标准的有钱人语速:“画里只用了四种颜色?”

“是。”

“那为什么看起来有这么多颜色?”

“一点小技巧。”真的是小技巧:“小姐如果接触绘画行业,会比我调配得更好。”

“你比我想象的更会说话。”她笑吟吟地转头看我,目光中携着某种深意:“你的画很漂亮,风格很像K女士。”

在她特别友善的眼神里,我有种我这副画没准就要卖出去的良好预感,当然,也是出于真心地说:“谢谢您抬爱,但K女士是我不能比的,我连她的学生都算不上。”

“太谦虚了,K女士的作品也都是那种名字简单,却含义深刻的类型,我很喜欢。”随后,便转过头,说了一句:“去取支票薄。”

我略微有点糊涂,只见在一旁观展的一名女士从包里拿了个本子,递给了这位小姐,随后继续回去看画。

我被这场面搞得有点头痛,便见她写了支票,递给我,笑道:“这幅画我买下来。”

我接过支票,一看,顿时惊了,上面是一串六,不算零头,是六十六万。

“这……”我觉得不对劲,而她彬彬有礼得令人意外:“等下我的助手会代替我与您签订一个合约。虽然我并不懂画,但我的未婚夫对抽象画情有独钟,你的作品又实在讨人喜欢,这个价格是你替那些孩子们争取的。”

我的画居然卖了,这个价格也着实惊喜,我有点hold不住这种兴奋的情绪,和她谈过后,连忙去找我的导师来。

我的这位导师是个艺术家,我们私下都叫他老头。老头虽说是抽象派的,却没事儿好附庸风雅地捏个茶壶穿个袍子。这老头鬓角花白,留着一把山羊胡子,总拿个眉剪修来修去,整体气质偏向反派。

老头这人虽说是艺术家,却跟我一样是艺术家里的败类,我们都崇拜土豪,喜爱歌颂土豪。此时老头一听这价,瞬间炸了,拎起袍子跟唱戏似得就冲进了贵宾室,把正陪同叶子签约的孙校长“请”了出来,如此这般一说,孙书记也炸了,忙问:“是哪里来的收藏家?”

老头谄媚道:“我也还不清楚,那孩子说是位女士,我怎么好去打扰,赶紧请领导来决定。”

“快去带我去看看。”孙书记比我们都冷静,经过我,颇为赞许地拍了拍我的肩:“好孩子,你为咱们学校拿到荣誉了。”

接下来我在门口等着,有点焦虑。

等了好久老头才出来,擦着冷汗说:“真难缠。”

我忙问:“怎么了?”

“皇甫纪香,我们说不想卖她,她的保镖就把刀子拍到了桌上。”

好吧,我懂了。

皇甫这个复姓现在少之又少,但的确还存在着。

也是因为这个特别言情的姓氏让我记住了,这个姓氏,是个非常出名的地下组织。

老头说不想卖的主要原因,是舆论会怀疑他们利用这个洗钱,但善款是以她未婚夫的名义捐助的,未婚夫是干净的生意人,还真没有不干净的嫌疑。

但毕竟出钱的是皇甫纪香,所以就有矛盾了。只是人家都动了刀子,我们只能妥协。

就折中想了个办法,开个记者招待会,由我,负责开博客,专门说每一笔善款的去向,学校会派人跟踪,合影、书信什么的,每一分钱都公开透明。

别人卖画,不管多少钱都是找个记者拍个照片就足够,我却这么复杂,虽说慈善是个好事业,可我怎么突然觉得这么头疼?

但事已至此,我已经丧失了这件事的所有决定权,只好任由他们摆布,最后被要求吃个饭。席间,一干人等均是海量,我莫名其妙地被架到了道德制高点,半小时后就跟从酒桶里捞出来一样了。

于是冲到公共卫生间大吐特吐,刚觉得清醒点,便听到有个女孩子在旁边叫我:“温柔?”

“……嗯。”我在洗手台前洗脸,看不清对方。

“我就觉得像你嘛!”她的声音娇滴滴的,带着海边的潮腻:“早晨我就看见你了……忘了介绍,我是梁正则的女朋友,我叫甜甜。”

这样啊?

请允许我先替她默哀三分钟,阿门,又一个纯洁少女被那家伙毁了。

甜甜倒很热情地对我说:“我今天也参加了画展,你好厉害,一幅画卖到六十六万!网上都传疯了,说你是天才画家!真羡慕。”

“有什么可羡慕的。”我嘴不利索,脑子也跟着犯糊涂,越说不明白越火大:“钱我拿不着还得在这陪酒……早知道是坏人谁卖给她。”

后来我也不记得再跟甜甜聊了点没有,反正和她聊过觉得更头疼。

从卫生间回去后我进去准备继续,忽然听到那边不知道谁的声音:“我今天啊,原本是先听说FCN的中国区代表也要来看这幅画,不过那个事情没有敲定,卖给这边也是好的。孩子一定要好好培养,可以走国际路线。”

FCN?我对于这个企业所有的了解都从温励而来。当然,我有点糊涂,我一直以为联合利华是航空公司,我也一直不知道我初中时经常吃的那种小饼干就是FCN的东西。

晚饭结束也不知道是几点,我只记得自己晕乎乎地爬上了老头的车,刚闭了会儿眼,又猛地听到一声吼,耳朵一阵生疼:“温柔!醒醒!你家里在哪呢?”

我摸出手机一看,哟,十一点半了,这么晚我又这么醉,只能打给王女士接我了,好在电话很快接通,王姐先我一步问:“你在哪里?”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