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六 天意拳谱
足的是家中的练习木刀早已坏了,没办法临时性用两根木棍替代,结果,一路天意门绝学刀法使成了“四象棍法”,总感觉有点儿不伦不类的。  冲完个澡,按师叔叮嘱,穿起了青色的天意门弟子装,抄起母亲准备好的早点,挤上公交,赶赴天意门——但是前天师父的祭日已今儿睡的不错——在家睡的。昨晚传来大好消息:三师兄喝多了早睡了。呵呵呵呵呵。。...

  “嘀,嘀嘀…….”

  胡锋从床上一跃而起,掐熄了手中的闹钟。

  今儿睡的不错——在家睡的。昨晚传来大好消息:三师兄喝多了早睡了。呵呵呵呵呵。

  照例一千米慢跑,三千米变速跑,二千米冲剌跑……

  今天要练习的是“豹形”与“鹤形”,还有每日必修的“铁骑”,最后仍然是“两仪刀法”。今天要考校,临阵磨枪也要多磨一下才光嘛。拳法与刀法都在家里单位的广场上练的,没有大妈们跟自己抢地盘的感觉真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家中的练习木刀早就坏了,只能临时用两根木棍代替,结果,一路天意门绝学刀法使成了“两仪棍法”,总感觉有点不伦不类的。

  冲完个澡,按师叔嘱咐,穿上了青色的天意门弟子装,抓起母亲准备的早点,挤上公交,赶往天意门——虽然昨天师父的祭日已结束了,但掌门师叔交待,今日有要事要宣布,要求所有弟子都穿上天意门派正式服饰。

  回到家乡的感觉真不错,空气比江城清新多了,甚至太阳照在身上也感觉比江城温暖得多。大城市的污染还真是个问题啊。

  天意门前,李健正在教三代弟子们练习新的套路,嗯?今天练习的是“虎形”?

  不是不外传吗?

  胡锋完全迷糊了,掌门师叔这是怎么了?脑袋锈堵了?

  心中嘀咕,却不敢做声,直接走进小楼,去给掌门请安。

  进得客厅,看见掌门与几位武林前辈坐在那里,二师兄,三师兄、五师姐、秀儿等人都立在两边,只有豆儿坐在一旁写作业。

  那个老道,好象是武当派的王真人正对师叔说:“子华兄此举,对宏扬我中华武术真是功不可没啊!我代表鄂省武术界感谢子华兄的大公无私,子华兄真可为我武林表率啊!”

  师叔摇头道:“哎,我这一生,敝帚自珍,将祖上传下来的这点玩艺儿看得比命还重,生怕有一点外传了。直到现在才明白这个理,薪火传承,没有薪火还怎么传承下去?当年我大哥的心胸就比我宽广多了,可是我居然钻牛角尖钻了大半生,当年还那么对我大哥......”

  另一位前辈点头道:“闻道有先后,夫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子华兄现在大彻大悟,而且马上就付出行动,此等胸襟也是我辈楷模啊。”

  胡锋上前行礼:“掌门师叔”,再施礼“胡锋给各位前辈请安”

  师叔点头,问道:“老四,老六到了吗?”

  胡锋回答:“刚打了电话,正在车上,大约还有两分钟就到。”

  师叔站了起来说:“既然如此,那我们下去吧,思明,你去把三代弟子们也召集过来。振南,你去请各位武林同道一起下楼吧。”

  二师兄答应一声,掌门师叔带着天意门弟子们走下楼去。

  今天,天意门四扇大门全开,一楼大堂内正中是一个巨大的供桌,上面摆着擦的闪闪发亮的铜香炉,中堂上那个“武”字已被拿走,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祖师画像,像上画着一个清朝打扮的男子,坐在椅子上,面容和蔼地看着前方。画像都已微微发黄,显示这是件真正的古物。大堂两边的座椅上,各位来做客武林同道们已经就座,二代弟子穿着青色服饰整整齐齐侍立在两旁,广场上是排列整齐的穿白衣的三代弟子们。大风吹在天意门的青色旗帜上,猎猎作响。

  掌门师叔今天穿一身黑色的天意门服饰,来到大堂正中,先向香炉上了几枝香,拜了拜祖师画像,然后转身向四方行了个罗圈揖。沉吟一番,大声说:“承蒙各位武林同道抬举,天意门在江湖上有点小小的虚名。名位同道也对敝门厚爱有加,在下万分感谢!不才子华才疏学浅,自接任天意掌门以来,敝帚自珍,未能将天意门发扬光大,愧对我天意门列祖列宗!如令人类大劫将到,子华思虑良久,现作出几项决定。张洪,李黛,王小龙!”

  四师兄,五师姐,六师兄出列:“弟子在。”

  掌门师叔扫了他们一眼,说:“你们入我天意门,虽得我大哥授艺,却一直只是记名弟子,从今日起,你们将入我门中名册,成为我天意门中正式弟子!”

  四师兄等人都是一愣,同声道:“谢掌门师叔。”胡锋听得真切,五师姐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师叔点头,一招手,秀儿将一把古色古香的黑韒长剑捧了上来。师叔接剑,走到大堂正中然后面向众人,说:“第二件事,请各位前辈前来,就是来做为观礼,今日我将天意掌门之位传于第十一代弟子。思明!”

  二师兄:“弟子在”

  师叔:“你上来接剑吧,从今日起,你就是天意门第十一代掌门。”

  胡锋转头看着三师兄程振南,只见三师兄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早就知道这件事了。程氏天意门传承十代,今日掌门之位第一次传于外姓之人手中。

  二师兄退到旁边,师叔望向门外的三代弟子们,朗声道:“从今日起,天意门将有教无类,也不再藏着掖着了。诸弟子只要你愿意,都可学习门中任何武技!”

  胡锋心中涌起惊涛骇浪,看来,掌门师叔真的变了啊!变得都好像不认识了!

  师叔再次招手,三代大师兄李健提过来一个巨大的纸箱,师叔信手一拉,纸箱上的尼龙带子刷刷齐断。

  打开箱子,里面装着的是许多一模一样的暗红色木盒。木盒以松木制成,四面饰有云纹,匣子正面上雕有隶书“天意”二字,师叔随手拿出一个木盒打开,里边装有十来本书籍,都是古色古香的线装样式。从中取出一本,封面上是《太极拳谱》。

  师叔黯然道:“我已将本门五形六法拳经剑谱都做了影印本,各位弟子们你们都上来领一套吧。希望你们勤学苦练,不负本门所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