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青衣门与”剑客“
的人猜出他这样的身份。他明明是一双纤细更为细腻的手,明明右手虎口的两边却蒙着层较为明显的老茧,这所以是握惯长武器的手,更有甚者最起码有3,50年的造诣。可为什么是剑呢?剑能抹能削能刺能撩,练剑的人,特别把手上的皮肤用的这样的程度,好像并不像其他兵器练九月十三。。...

  秋后。

  九月十三。

  天不甚热,此处又更是凉爽。

  碧空如洗。

  一个约莫六十来岁,中等身高的江湖老者立在一处湖水边,凝视着眼前这醉人的风光。湖底泉涌如珠,缕缕升起,似珍珠脱线;水中莹莹的水草荡漾,若少女长发。湖畔翠竹万竿,绿树成荫,四周古木千幛。水碧泉奇,竹秀柳茂的相映成趣,这在北国正是青州郡的老龙湾所独有的景致。

  他或许本该是一名剑不离身的剑客,此时手中虽没有剑,却足够让多数跑惯了江湖的人猜出他这样的身份。他明明是一双修长细腻的手,偏偏右手虎口的两边却蒙着层明显的老茧,这应该是握惯长武器的手,甚至起码有3,40年的造诣。可为什么就是剑呢?剑能抹能削能刺能撩,练剑的人,尤其把手上的皮肤用到这样的程度,似乎并不像其他兵器练出来的。青衫绿袍套在这个岁数的老人身上不伦不类,却也是标准的江湖剑客的装扮。他是名“剑客”,此时腰上挂的却是一个葫芦。这么安静的站着,一刻,两刻,直至快一个时辰,这江湖人醉了吗?是因为葫芦里装载的本就是美酒佳酿?还是醉在了这如画的风光里。。。。。。

  踏、踏、踏,一串马蹄踏地的声音由远及近,听的出来势相当的不慢,给这宁静的场面多少添了几许诡异。

  “阁下可是姓秦?”倏忽间十几名黑衣劲装的蒙面汉子已纵马到了眼前,领头一人发声询问,听口音湖广人氏,年龄应该在四十岁上下。十几匹骏马十几个汉子,马停的很稳,却无一人下马,除去领头人的一句发声,余下再没有声音。近处数来,此刻共有十三个汉子,从身形看这些人都是青年的男人。这些人一人一马,不约而同的打量着面前这没有佩剑的剑客,每个人马背上可见的是各种兵器,这些人大多数太阳穴高耸,显是内力到了一定境界的因素。各有兵器的武林高手似乎与这里的宁静不应这么的匹配,却偏偏如此的安静没有人发出声音。

  统一的服色,训练有素的俊马与蒙面高人,这应该是股不寻常的势力,一群可以杀人的人。因为每个人的黑衣上是有标识的,衣服右边的胸膛处,一只黑色、碧绿的猫首,拳头大小,和衣服同样是黑色却因为阳光的照射煜煜生辉,这正是近年来在江湖上武林中声名显赫,势力最大的青衣会的标志。青衣门却不是穿青衣的,却人人有个猫首的标志;青衣门明明有着极大的势力,其帮众却常常是蒙着脸的。

  有人说一年有多少天,青衣门就有着多少个分会,更有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青龙会,可这么庞大的组织里据说是没有一个庸手的,随便出来个分会代表都能把武林搞的天翻地覆。虽然你很难知道你身边哪个人是青龙会的人。也许他是为祸武林的大盗,早就恶名远扬;也许他是哪个正派家族的族长代表,前几天还刚刚做了几件誉满武林的正义之事。也许你昨天在长安街的有家茶馆里喝早茶的时候他们的人就坐在你的旁边,还冲你笑了笑,你却只把他当作了寻常赶路的商贾。

  有人说,武林之中丐帮最厉害,因为丐帮人多。据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个丐帮的分舵。塞外到江南,甚至大理、金辽。是不少?丐帮百万人的帮众。可是丐帮的叫花子并不是每个都算的上会功夫的练家子,会的也多不是武林里的人士;也有人说天下武功是尽出少林的,少林才是江湖中的第一大帮会。少林寺自北魏孝文帝以来,千年传承。亘古不衰,衰而不竭,除了嵩山少室山上的少林寺,“三大家”:红家少林、孔家少林、俞家少林;“四大门”:大圣门、罗汉门、二郎门、韦驮门,更远的,哪怕武当衡山,威震江湖的四大家族,也确实与少林少不了几分渊源,可这也仅仅是渊源罢了。

  青衣门或许帮众不是最多,却也不少,分会众多的同时每个人应该都有着一定能拿得出手的武功。你可以说这太匪夷所思,可这却是每个江湖人的共识。七年前,发迹于甘肃,以杀人与运输为主营,遍布社会各界,闻名江湖的黄衣教没了。原因是为了名字里都有个衣服,青衣教的人做的。七年前的青衣门还没有什么名气,可刚刚进入江湖人视野的时候就要求黄衣教把自己帮会的名字改了。黄衣教的人不听,结果是没了,几万人,一夜之间。问题是,黄衣教总舵以下八大堂’各省几十个香堂遍布南北十三省,分布极广,却是在那年秋后,农历的八月初八,同一天没了,一夜之间,没听说还有太多活口。青衣门在众多的江湖门派里好像没什么历史,但每个人都知道他的组织结构足够严谨,因为了解它的人太少,也或者除了它自己并没有谁比谁能多知道些什么。近十年的时间里,你猜不到哪个人属于它,却常常能听到某些实力卓越的大侠甚至豪门,或者称霸一方的”邪派“人士被一个或者一群蒙面“猫首“标识的人灭了。

  老人还是未动,凝视湖水,这老者是个聋子吗?看不出波澜是不是也就没有一丝的涟漪。

  “阁下可是秦傲?“良久,带头的黑衣人又问。

  老人回头望了一眼,这才看到这老人的面相,这老者胡子都白了,头发却是黑的,慈眉善目,脸上英气勃勃,透着一副决然的自信,显是武功不弱。可双方明明距离极近,这人却是望过去的,脸上一副极力思考的样子,似乎在看的不是这伙青衣门的帮众,而是在他们之后还该有什么事物的存在。

  ”秋后了。“带头的黑衣人很是突兀的说道,脸上换了副无比自信的神往。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