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谢诗情

茕罄之大乱江湖行 第三章 谢诗情

作者:未央茕 小说:茕罄之大乱江湖行 更新时间:2020-10-18 10:21:51
茅屋在剑侠谷除了很多,离处就有不下三十座,基本上一模一样。都是在这座竹楼搭成以后六年的时间,陆陆续续有人要来这里住,不约而同的,建造完成了同样的竹楼。“上一次来的时候窗户外也没这些人和房子,各式各样的鸟雀却不少的。”顾飞自我调侃道。他真的是一个很夕阳残留在谷顶的峭壁上,懒洋洋的光辉笼罩到谷底。一条河,蜿蜒曲直,几把剑在剑客们的手里如白蛇吐信,又如游龙穿梭。。...

  同一天,剑侠谷。

  夕阳残留在谷顶的峭壁上,懒洋洋的光辉笼罩到谷底。一条河,蜿蜒曲直,几把剑在剑客们的手里如白蛇吐信,又如游龙穿梭。

  七年前,这只是一个无名的小山谷。七年来,无名谷却多了一个剑侠谷的名字。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一间茅屋,两个人,中年人和一位少年。

  这茅屋虽然早已是数年来武林中剑客们最心仪的圣地,可它依旧只是一间竹楼。简约,常常意味着也很简陋。

  这样的茅屋在剑侠谷还有很多,不远处就有不下四十座,几乎一模一样。都是在这座竹楼搭成以后七年的时间,陆续有人要来这里住,不约而同的,建造了同样的竹楼。

  “上次来的时候窗户外没有这些人和房子,各式各样的鸟雀却是不少的。”顾飞调侃道。他实在是一个很爱笑也很会笑的人,嘴角上扬,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模样。

  ”嗯。“说话的人却显然不是一个话多的人,他用嘴说话的水平肯定也远不如他拿手用剑的水准。这人身材普通,一身很一般的麻布衣服上面容冷峻,却仪表堂堂,有着极不寻常的故事和非比寻常的身份。神剑谢诗情,传说中天底下剑术最高的人。

  谢诗情意识到面对自己七年不曾相见的外甥实在不应该这么冷漠,终归是自己妹妹的骨肉,忙又多了些关怀。“你娘还好吗?那时候的你还只是个孩子,七年过去,你却已经长大。”

  顾飞仿佛并没有在意舅舅的问题,道:“七年来,据说江湖中每位成名的剑客都会来这里试一试。“

  ”或许。“谢诗情一怔,很奇怪眼前至亲的态度,却实在又说不出什么。此刻谢诗情对于顾飞腰间的配刀更介意了。二十年前神剑山庄的二小姐,神剑谢诗情的亲妹妹谢诗意,天资聪颖,如花似玉,却不顾家里反对毅然嫁给了六扇门一个最普通不过的捕快。谢诗情也恰好是当时反对意见最强烈一个人。谢诗情是一个骄傲的人,本不接受自己妹妹神剑山庄二小姐的身份嫁给一个捕快。许是诗意还不能放下自己当时的做法吧?为什么是刀却不是一柄剑?要学武,姓顾的一身极末流的刀法岂能与神剑山庄谢家的剑法相比?

  “七年里,每年来这里的人都有很多。不同的是,一开始来这的人多数是找你比剑的,现在却是想学剑的多,比剑的少了。”

  谢诗情说:“是的。”

  “七年前,你在这建造了第一座草房子,并住了下来。于是江湖中多了许多有机会可以与你比剑扬名立万的人。‘顾飞毫不在意谢诗情的表情继续说道:”七年了,你从没有离开过这个山谷半步,于是于是许多人来到或来过了这里。这其中有誉满武林的潇湘剑,有武当七侠中最执着于名声的三侠六侠,有华山派的首席,甚至仅以一招败给过剑神的浣花剑成大将军的儿子。。。。都是武林中出名的剑客,他们本就已经是江湖中成名的大人物,他们要的是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他们的相同之处是每个人的剑法都不弱。可是他们比剑的对手却只有你一个人,而在这里赢过的人也只有你一个。他们中有的人走了,有的人留了下来。有的人是想拜师,有的人为的是模仿,希望可以赢过你手中的剑。“顾飞顿了顿,很虔诚的说到:”我认为只要努力的人,就一定会有希望。于是这里添了这许多茅屋,和这些住茅屋的人。而这个本来没有名字的山谷,也有了剑侠谷的称呼“

  ”没错。“此刻的谢诗情更像一个犯人,心情端地是无比的煎熬。

  “秋后了。”

  “怎么会是你?”谢诗情惊骇之极,再没能想到顾飞会说出这样三个字。

  顾飞仿佛并没有回答谢诗情的意思,有意打量着眼前舅舅,眼光自信的说道:“明晚,谷中的一些剑客将会落入我们的手中,而你,却一定会保守这个秘密。“

  虽然没想到这个命令会是从顾飞口中说出,谢诗情却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七年前,从谢诗情第一天来到剑侠谷开始。

  谢诗情十四岁第一次走出神剑山庄开始,他也像这些年来,为了剑道前来挑战自己的剑客,遍访天下剑派,名山大川,一心想成为武林中剑法最高的人。七年前谢诗情在滇池赢了木道人曲不平的最后一站,从剑客到天人眼里的当代剑神,历时二十年,当时的谢诗情才不过三十四岁。有人说,剑神谢诗情短短二十年做到的事,是天下人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三十四岁剑法称神,前无古人,后面也很难再有人可以超越。可很多人忽略的是,甚至于谢诗情自己都已经忘记了。甘肃的渭州,陇西李家三十三岁,依旧貌美如花,冰清玉洁却依旧风姿绰约的李大小姐却因为小时候两个家族长辈三十年前的婚约,从知道谢诗情的存在开始,关注了太多年。滇池一战之前,李大小姐鼓起勇气,收拾好行囊,第一次离开陇西。因为当时的天下人都说,木道人以后,天下的剑客已经没有人值得谢诗情主动去挑战。

  别人眼里,那一战其实并不精彩,谢诗情赢的极其轻松。久负盛名的木道人似乎早已不能构成谢诗情以剑称神的障碍。可事后的谢诗情自己清楚,他的赢,这其实只是一串阴谋的开始。

  ————————————

  “为什么谢诗情是可以信任的人?”剑侠谷之上,顾飞向身边一人询问到。顾飞身后是一群黑衣的蒙面人,每个人衣服的胸膛处,是一只别样的猫首。青衣门。

  “七年前,滇池湖太华山上美女峰一战,他赢了我。”一个黑衣人说出了一个怪异的答案。武当出身,天下武功最顶尖的几个人之一的飞剑木道人,竟然是青衣门的人。

  顾飞道:“可帮里都说,当年道长是故意输给他的,谢诗情并不是你的对手。”

  木道人缓缓道:“单论剑法一道,贫道空有四十年武当剑法的造诣,以及”飞剑“的名号,却不是谢诗情谢家剑法的对手。”

  顾飞道:“谢家的剑法真有那么厉害?”

  木道人一愣,笃定的说道:“你在武学上的天资实在空前绝后,二十年后,以你的刀,击败谢诗情手中的剑,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顾飞不悦。二十年,二十年后谢诗情早已经老了,神剑山庄谢家的剑难道就真的那么高不可攀?

  顾飞道:“木轻烟是你的唯一的女儿,可你为了青衣门却将她送给了谢诗情?”

  木道人一副坦然,甚至面有得色的说道:“一般的女人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吸引到谢诗情,何况他们也算两情相悦。”

  “于是八月堂在谢诗情最愧对李丝丝的时候绑架着李丝丝至今,并要求谢诗情来这里生活,吸引全天下的剑法爱好者?”

  “准确说,是为了一个人,成大将军的公子,成不老实。”

  “谢诗情真的再没有见木轻烟?为了一个自己并没有见过的未婚妻李丝丝?“

  “剑法高强的剑客总是与多情联系在一起的。”

  “害的自己女儿削发为尼,你这飞剑客的作为却不像一个多情的好剑客。”顾飞讥讽道。

  木道人却是得意的说道:“为了青衣门的大业,做出点小小的牺牲总是难免的。”

  顾飞微怔,继续说道:“成大将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握有西南兵权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