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开局被抢婚
喜堂。望着所以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爸联手暴力殴打一顿,造成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儿怜悯。“你看什么看,你也不是爱忠哥吗,为什么不拦着?”被两个家丁胁持住的抢婚女,见挣开但是,转向一脸愤怒的的把矛头矛头霍似玉。听见这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喜堂。

看着因为准备逃婚,结果挨了十几个巴掌,还被亲爹亲妈联手殴打一顿,导致鼻青脸肿的新郎,霍似玉摸了摸下巴,有点同情。

“你看什么看,你不是爱忠哥吗,为什么不拦着?”

被两个家丁挟持住的抢婚女,见挣脱不过,转而一脸愤怒的把矛头指向霍似玉。

听到这话。

霍似玉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是在说自己,转过头去,看了看抢婚女,也就是这个小说世界的女主角:裴玲珑。

嗯。

小妹妹年纪不大,脾气不小,武功不咋高,眼光还不行,一个能引起全球变暖的中央空调男,她都能上去死缠烂打。

“舅舅,舅妈,你们别打表哥了。”

眼看着已经打完了,霍似玉连忙冲上去,泪水涟涟的说道:“一定是我不好,所以才导致表哥逃婚的,怪我,都怪我。”

本来已经停手的宋母,听到这话,反手又给了儿子宋忠一巴掌。

心疼的将霍似玉揽在怀里,怒斥道:“论容貌,论才华,玉儿哪里比不过那个妖女?你真是鬼迷心窍了,竟想把玉儿一个人抛在喜堂,跟那个妖女逃婚!”

“舅妈,你别说了,嘤嘤嘤……”

霍似玉委屈的伏在舅妈肩头,嘤嘤哭泣之余,扭头冲着裴玲珑,嘴角浮现一丝专属于女配的恶毒微笑。

“你们这群笨蛋,都被那个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骗了,她根本就是故意的!”裴玲珑急得蹦起来,愤怒不已的嚷嚷道:“要不是看在你们是忠哥的亲人,我早就把你们……”

“够了!”

宋忠猛然冲着裴玲珑怒吼一句,没有管对方震惊伤心的目光,而是看向霍似玉,喏喏道:“表妹,我,我不是故意伤你心的。”

不愧是优柔寡断的男主角啊。

不是故意的,比故意的还狠,前者还能理直气壮的报复回去,后者要是想要报复,反而显得像受害者小肚鸡肠、记仇一样。

“忠儿。”

宋父也站了出来。

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你姑姑在世时,最疼爱的就是你,当初她难产去世的时候,你是怎么跟她说的?”

“我说,一定好好照顾玉表妹,长大后娶她为妻,绝不让她受半点委屈。”宋忠深深埋下头,语气满是愧疚。

欧买噶!

这发展不是她想要的。

霍似玉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别说她穿书知道剧情发展,根本不喜欢宋忠这个所谓的男主,就算是喜欢,两人也绝对不能在一起。

亲表兄妹啊,有血缘的啊。

她是纯纯的现代人,怎么可能接受亲上加亲?宋忠要是迫于父母压力,真的“悔悟”了,那自己只能换个人设,慧剑斩情丝了。

“可是——”

宋忠抬头,目光痛苦的接着说道:“我对玉表妹只有兄妹爱护之心,绝无男女之情,儿子真正爱的人,是裴玲珑!”

话音落下。

登时一片寂静,众人皆是无语,唯有裴玲珑明白话里的意思之后,先是脸颊微红,随后高高昂起脑袋,像得胜的大公鸡一样骄傲的看向霍似玉。

呵呵。

这引起全球变暖的大暖男,谁爱要谁要,她刚才还怕落自己手里呢。

心里虽然如此想着,霍似玉面上却做出一副受伤的表情,又怕真一个不小心把宋忠挽回过来,抿了抿嘴,倔强的扭头说道:“舅母,你放表哥走吧。”

“玉儿。”

宋母摸了摸她的脑袋,不赞同的说道:“我一手把你养大,你在舅母心中,与女儿无异。就算为了忠儿,舅母也不能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

“就是啊,玉表妹,我也不站三弟那边,你在家里这么多年了,凭什么比不过那个妖女?你在我宋皓心中,早就是三弟妹了。”

“没错没错,玉姐姐,你千万不能把三哥让给那个妖女。”

除了正在镇守边疆的大哥宋程,二哥宋皓和四弟宋玉都旗帜鲜明的支持霍似玉,见此一幕,宋忠也不禁神色恍惚。

看了看裴玲珑,心下犹豫,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与自己所有的人亲人作对,真的值吗?

“忠哥。”

裴玲珑看出宋忠的想法,虽然痛心失望,可毕竟宋忠是她所爱的男人,为了给自己增加砝码,一咬牙,扬声道:“我已经怀孕了,你跟我走,等孩子生下来,再向公公婆婆请罪吧。”

“呸!谁是你的婆婆?”

宋母说完,才忽然意识到裴玲珑话里的意思,当即瞪大双眼,咬牙切齿的看着儿子,扬手又要扇下一个巴掌。

“舅母,别打了。”

霍似玉心里乐开了花,一边伸手拉住宋母,一边泪水盈盈的说道:“既然裴小姐已经怀了孕,那我退出也是应当的,总不能让她腹中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吧?”

宋程和宋皓都尚未成亲,宋玉年龄又太小,说起来,裴玲珑腹中的孩子,还是宋家的第一个孙辈。

提起孩子,宋母也不禁犹豫。

霍似玉趁机添柴加火,继续说道:“我就算留下忠表哥的人,又有什么用,一男二女,是让裴小姐做妾,还是让我做妾?”

“你是我妹妹留下的唯一一个女儿,舅舅怎么能让你做妾?”

宋父立刻开口。

“难道让裴小姐做妾,让她腹中的孩子一落地,就是庶子庶女吗?”霍似玉也当即反问。

宋父、宋母对视一眼,当即哑口,他们再不喜欢裴玲珑,可她腹中的孩子,毕竟流着宋氏的血,是二人的孙辈,无论男女,怎么忍心在前面加个“庶”字?

霍似玉抬手将凤冠摘下。

含泪交到宋忠手上,声音脆弱而又故作坚强的说道:“忠表哥,这个凤冠原本就不是属于我的,你去交到裴小姐手上吧,我祝你们,百年好合。”

说完。

她将凤冠一推。

不顾后面一堆“玉儿”、“玉表妹”、“玉姐姐”的呼喊,头也不回的就跑,直到跑出门口,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下,一连跑出了两条街。

才进了一家客栈,定了一间房,走进去关上门以后,一下扑到了床上,哈哈大笑:“姐终于自由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