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1章,卧槽刀飞了

末世大佬忙种田 001章,卧槽刀飞了

作者:连岂容 小说:末世大佬忙种田 更新时间:2021-11-11 00:57:39
“唰”的一声,杨赠月猛地间听见了帘子被拉大的声音。然后,又感知能力到了很陌生人靠近了的气息,一瞬间保持清醒了回来。睁开眼睛眼,还没来及查询周围的环境,她迅速摸了摸平常睡着时放武器的位置。但是,怪异的是,她的刀,不翼而飞了!!!怎么可能会!整个中维有谁敢拿她的接着,又感知到了陌生人靠近的气息,瞬间清醒了过来。。...

“唰”的一声,杨赠月猛然间听到了帘子被拉开的声音。

接着,又感知到了陌生人靠近的气息,瞬间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还没来得及查看周围的环境,她快速摸了摸平时睡觉时放武器的位置。

可是,诡异的是,她的刀,不翼而飞了!!!

怎么可能!

整个中维有谁敢拿她的刀,大概是活得不耐烦了!

来不及多想,她摸到了一个十三厘米左右的方块。

于是她将方块握在手中,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又立刻倾身靠在床栏上,接着将方块抵在了来人的脖子处,速度快如闪电。

不能犹豫,犹豫就会没命。

这是她在末世摸爬滚打七年,染了一身鲜血得到的经验总结。

可是此时,她发现了不对劲。

自己在中维营地的寝室的床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然后,她从来人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样子。

一头乌黑的长发,睡眼惺忪,脸上干干净净。

一个很陌生的自己。

于是,她抬眸看了看四周。

发现此刻她身处一个很窄的地方,显然是集体宿舍才会有的架子床,床帘的颜色,很熟悉。

在一个刹那间,杨赠月收回了倾在床栏铁架子上的身体。

又一脸镇定地收回了手。

仿佛刚才她将方块抵在别人脖子处的事从未发生过。

此时,她彻底看清楚了来人的容貌。

这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好,因为察觉到的气息没有太大攻击性,所以她没有用太大的力道,且手中拿的也不是刀,要不然眼前这个人怕是要脑袋和脖子分家了……

舒苒苒还没从刚才的震惊里回过神,愣在当场。

她从室友的眼睛里看到了浓烈的杀气,和平常的她截然不同。

虽然杨赠月平常不喜欢和别人交流,但是她一直都是温和的。

而刚刚……

舒苒苒的心差点都跳到了嗓子眼,真的以为杨赠月会杀了她!

来不及疑惑,舒苒苒急急开口:“赠月,你今天怎么醒这么晚,已经七点四十了,第一节是阎魔的课,你不怕她点名?”

声音很关切,又有些焦急。

杨赠月睁着漂亮的杏眼,直直凝视这张脸。

如果她记忆没出错,这张看起来很舒服,五官秀美,带着一丝柔和的脸,应该是她的大学室友,舒苒苒的。

可是,她已经有七年没见过她了呀,之前就算是做梦,她都不曾梦见过她,今天怎么会突然梦到。

见杨赠月不回答,舒苒苒很诧异,这个室友虽然平时挺高冷,可是在寝室里自己问她话的时候,她基本上都会回几句的。

不会像现在这样,神游天外。

还有,凶狠。

看人的目光还有些渗人,仿佛要将人心看透。

察觉到舒苒苒的眼神后,杨赠月撤回了身上的气息。

她不太确定这是不是梦境。

因为在她最后的意识里,她死了,那样剧烈的爆炸,就算是神仙都不可能活下来。

她已经灰飞烟灭,估计最后剩下的那一些残渣肉沫,也被那些东西啃噬干净了……

所以,死得不能再死的她,是不可能会做梦了的。

那,眼前这个活着的舒苒苒是怎么回事?

她刚才用方块抵着她脖子的时候,手感受到了人体的温度。

舒苒苒是活的!

还有,她嗅了嗅空气。

发现空气中竟然没有异兽散发出的那种浓烈恶心的臭气,反而还有一丝,清香。

这里,肯定不是她最后身死的昭岐山,那,会是哪里?

杨赠月皱眉沉思。

舒苒苒见她这个时候竟然还在走神,跺了跺脚,急匆匆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你在这发呆吧,我先走啦。”

她没有时间去想杨赠月为何会这样了,因为老师“阎魔”,要比刚才杨赠月的眼神更可怕!

想到那张脸,舒苒苒打了两个冷颤,背上书包风风火火地走了。

直到关门声传进杨赠月的耳朵里,手机的声音也欢快的叫起来,她才眯着眼,锐利的视线将周围的环境重新扫视了一圈。

杨赠月彻底回过了神。

这是现实,并非梦境。

梦境不可能这么真实。

而她此刻在的地方,竟然是她大学时的寝室。

寝室还在。

也就是说,导致整个中维差点消失的灾难,还没有来临?

对,一定是这样。

杨赠月的心一瞬间就活了。

似乎想到了什么,她颤抖着手,将右手握着的方块移到了眼前,是她的手机。

还好她设置的是指纹锁,要不然肯定记不得密码了……

时间显示是6月22日,应该还有几天就放暑假了。

她竟然在死后回到了末世灾难未来之前,这,太不可思议了!

杨赠月拿起手机,按下了一个前生烂记于心,一辈子不敢忘记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

声响过后,电话的另一头接通了,杨赠月的心,“砰…砰…砰”跳个不停。

“赠月,这么早给爷爷打电话,出什么事了吗?”慈爱祥和的声音传进了杨赠月的耳朵。

听到他的声音后,杨赠月的心,找到了归处。

她的手紧紧捏着电话,手上的青筋都现了出来。

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杨赠月低沉着说道:“师傅,赠月很想你,很想,很想……”

对不起,对不起前生没能赶回去救你;对不起,前生连你是死是活都没能弄明白;对不起,最后都没有找到你,哪怕是你的尸首。

闭着的眼,有水珠从有些微翘的眼角滑落。

这个声音,在她的梦里萦绕了整整七年。

足足七年时光,她放不下。

她觉得是自己的过错,是自己没能保护好师傅。

她后来为了弥补心里的愧疚,踏上了强者之路,只为了赎罪。

她按照师傅的教诲,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以此减轻自己的痛苦。

用来填补心中的窟窿。

九霄不知道孙女为何突然这样说,五一假期她才回了家,距离现在也不过一个多月:“傻丫头,就快放暑假了,到时候回家就能见着爷爷啦。”

“嗯,师傅,你在家等我,乖乖的哪里都不要去,赠月想要好好跟你说会话。”轻声的话语,包含着杨赠月无尽的思念。

“好。”电话另一头的九霄有些不解,孙女的情绪一向不外露。

这个电话却处处透着关切,尽管她极力压制着情绪,九霄还是听出了一丝悲伤。

他担心她是不是在学校受了欺负,忧心她是不是哪里受了委屈又不好跟他说。

可是转而想到她的身手,虽然自己一直教育她不要以实力压人,更不要轻易展露功夫,但是也应该不会被人欺负才对。

她可是自小打遍四昆山无敌手的“小霸王”,有十六年苦练基础的修行之人。

所以,不会是被人欺负了,一定是发生了其他的事。

会是什么呢?

那些家族对赠月出手了?

可是,不该呀!

他的名字已经从家族里抹去了,去向也只有家主才知。

那些人也不可能找到赠月。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