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009章,强者的气息
7月6日,四昆山的早晨七点。烟雾袅绕,树叶翠绿欲滴,鸟儿在欢快的歌唱,虫鸣断断续续,一派欣荣。阳光迅速阳光照射进了院子里,又玻璃窗窗帘照进了二楼的房间。房间的主人杨赠月躺在非常舒适的床上,呼吸的节奏低沉,眉毛基本上拧在了一起,像在做噩梦。没一会,体会到阳光温度烟雾缭绕,树叶青翠欲滴,鸟儿在欢快歌唱,虫鸣断断续续,一派欣荣。。...

7月4日,四昆山的清晨六点。

烟雾缭绕,树叶青翠欲滴,鸟儿在欢快歌唱,虫鸣断断续续,一派欣荣。

阳光很快照射进了院子里,又透过窗帘照进了二楼的房间。

房间的主人杨赠月躺在舒适的床上,呼吸急促,眉毛几乎拧在了一起,像在做噩梦。

没一会,感受到阳光温度的杨赠月猛然睁开了眼睛。

这种舒适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一抹精光在她眼中一闪而过。

看到天花板,她察觉到了不对劲,很快,一个鲤鱼打挺就直接坐了起来,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武器,发现身边空荡荡的……

杨赠月瞬间清醒了过来。

她昨夜已经回了家。

还见到了师傅。

虽然已经回到了末世之前,可是她还是有些不习惯在不一样的环境中醒来,末世多年形成的习惯是改不了了。

甩了一下头,杨赠月起床走到了窗边,半开的窗帘有光线温柔的投射了进来。

透过窗帘都能闻到院子里的草木香气,隐约还有药用植物的特殊味道跑进了鼻间,

这是四昆山的清晨。

窗外有鸟鸣。

空气中,有花香。

一切安静又平和。

没有那些血腥和为了生存不得不进行的战斗。

杨赠月深深呼吸了一口四昆山的清新空气,想到昨天和师傅说过今天要进山,于是快速穿好衣服扎好头发下了楼,到了客房边还敲了敲陈加儿的房门。

习惯早起的陈加儿已经准备妥当,她穿着一身利落的军绿色长袖工装,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眼神清亮,看起来娇娇俏俏。

杨赠月看着这样的陈加儿满心欢喜,她们经历过磨难,又回到了磨难到来之前,而且,一切还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庆幸。

陈加儿有些甜糯的声音传进了杨赠月的耳朵:“早安哦,赠月姐。”

她像以前一样和杨赠月打招呼,心情不一样,语气都变了很多,开朗而明媚。

“加儿,早安,走吧,我们下楼洗漱。”杨赠月也微笑着和陈加儿打了招呼。

一身轻松。

“蹭~蹭~蹭~”

一阵下楼的脚步声后,杨赠月来到了一楼门口,看到了早起运动的师傅九霄。

精神隽烁的老者悠悠的打着拳,一招一式都很到位,拳风刚劲,划过空气时能感觉到气流的变化,他整个人看起来仙风道骨。

杨赠月放慢了脚步,最后,停在了大门处,右手扶着门边,小心翼翼的,她怕自己一个动作,眼前的景象会立刻化为泡影。

哪怕她知道自己回来了,却仍然抑制不住心脏的剧烈跳动。

咽了咽口水,杨赠月强压下了心中的翻涌。

清晨的光线中还有些水雾,逆着光,可以看到少女姿容无双。

睫毛长而有些向上翘,双眼是很标准的杏眼,眼尾还有些微微上翘。

这双眼睛如果是心情平静之时,里面应该是一种与世无争。

可是此刻,她的眼里有慌乱。

杨赠月饱满的双唇紧紧抿着,眉头不展,她的心很激动。

她回来了。

眼前的师傅再真实不过。

可是,失去的那种痛苦她不可能会忘记。

陈加儿没有上前打扰。

默默去洗漱。

杨赠月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没有规律的在乱跳,眼尾渐红,双眼里,有水汽在氤氲。

昨夜没来得及喷发的情绪在清晨彻底爆发。

是因为末世里她奋勇杀敌,救了很多人的缘故,所以,她才得了这重新来过的一生吗?

上苍果真不曾辜负她。

前生那么努力,是师傅的信念支撑着她披荆斩棘,也是师傅,让她有了在末世存活的技能。

可是她,把师傅弄丢了。

在打拳的九霄听到了孙女下楼的脚步声,停下了动作,看向了倚在门边的少女。

她的脸上还有几许婴儿肥,身材高挑匀称,头发已经很长,不过全都扎了起来,在头顶盘成了一个发髻,穿着她平常回家喜欢穿的紫色斜襟练功服。

可是,九霄发现了其中的变化,眼神,和她周身的那种气息与以往格外不同。

从昨夜就有的疑惑一直盘亘在他心间,再有,他很确定,刚刚那一瞬间,她表露出了一个强者才有的气息。

非常强!

超过了他的认知!

可是,怎么会?

九霄看到了她手腕的黑色珠子,在清晨的光中,黑色的珠子看起来格外耀眼。

这段时间,她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师傅,早安。”这一句迟来七年的晨间问候,她终于说出了口。

前生,大概是前生吧,她最后历尽千辛还是赶回了四昆山。

可是,这里人去楼空,她离开四昆山去上学的最后一刻,竟然成了她和师傅的永别。

师傅是她前生今世唯一的家人,在末世挣扎的那七年,这个遗憾几乎成了她的心魔。

“早,去洗漱吧,吃过早餐好进山。”九霄轻轻拍了拍孙女的肩。

有无限的慈爱,让杨赠月的心被填得满满的。

杨赠月用鼻音“嗯”了一声。

转身去洗漱,洗漱完她已经收敛好情绪。

和陈加儿一起准备了早餐,打算每人煮一碗鸡蛋面。

九霄进了厨房,看着忙碌的杨赠月,好像和往常也没什么不同?

南瓜在她身边欢快地跑来跑去,她偶尔逗弄一下,就让狗儿开心不已。

陈加儿配合她,两个人合作很熟练,看样子是相熟多年的。

只是在使用一些厨具的时候,会有些生疏。

吃过饭,九霄在葡萄架下坐着,桌上的茶壶冒着烟,杨赠月走过去坐下,神情敬畏,又有些生疏的给九霄斟了茶。

狗子南瓜摇着尾巴蹭了蹭她的脚,之后就自个儿去一边玩儿了。

杨赠月的心,突然变得很暖很暖,笑意留在脸上。

九霄看到她斟茶的动作和刚刚使用厨具的样子一样,心里的疑惑已经非常大了。

他知道杨赠月想要藏心事,是谁都问不出来的,这娃从小就拧。

陈加儿以前没这样品过茶,因为没机会,于是她好奇的学着赠月的动作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吹了吹就一口饮下。

舒爽。

然后和杨赠月相视一笑。

两人都读懂了彼此眼神里蕴藏着的情绪。

喝过茶,稍微休息了一下,三人带上昨夜准备好的东西,锁上门进了植被茂密的四昆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