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穿越之倾城蛊妃第6章 女王爷在线阅读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正德帝皱着眉望着殿下的几人,还让不让人完全放松一下了,快活容易下了朝,正想起贵妃宫里短暂休息一下,又被这几个小兔崽子找上去了。“父皇,二哥打我,还冤我。”九王爷直接对皇上诉苦,眼睛一眨,说哭就哭。正德帝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儿子的尿性“父皇,二哥打我,还冤枉我。”九王爷直接对皇上哭诉,眼睛一眨,说哭就哭。。...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正德帝皱着眉看着殿下的几人,还让不让人放松一下了,好不容易下了朝,正想到贵妃宫里休息一下,又被这几个小兔崽子找上来了。

“父皇,二哥打我,还冤枉我。”九王爷直接对皇上哭诉,眼睛一眨,说哭就哭。

正德帝深知自己这个儿子的尿性,无奈的抚了抚额头,道:“你哭什么哭!老二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启禀父皇,儿臣的府邸刚刚被九弟派人给烧了。”凌子邡面无表情的说道,想到自己被烧的正院,脸色一片铁青。

“哦?老九,二哥说的可是真的?”见凌子沛低头不语,正德帝怒道:“你说你老大不小了,做事怎么还没个分寸!你烧了你二哥的院子,还不让他打你几下?你还有胆子哭诉!”

这小九是贵妃唯一的儿子,也是他最小的儿子,因此被养的十分的娇惯,虽说每次都气的要死,但是想到贵妃泪眼朦胧的看着自己的样子,正德帝心下便软了几分,高高抬起轻轻放下。

这次凌子沛将凌子邡的府邸烧了,在正德帝的眼中实在算不得什么大事,不就是一座府邸吗?他们不差这个。

正德帝的话一出口,云轻言的心里便凉了一下,她没有想到烧了兄长的院子这种带有恶意谋杀的事情,在正德帝的眼中竟然不值什么大事!

她偷偷的看向凌子邡,他下颚紧绷,目光沉沉的看着正德帝,一眼不发。这样的事情他遇到的不是第一次了,九弟的母妃是贵妃娘娘,比起自己这样一个母妃早逝的人来说,的确得父皇偏心一些。

他以为自己早就不在意这些事情了,却没想到再次经历,依旧有些难受,放在身侧紧紧握住的手被一只柔软温暖的手轻轻的抱住。

凌子邡浑身一僵,便听到云轻言轻声说道:“没事的,我们都在。”她本是见凌子邡站在那里,明明是他被烧了院子,却没有得到正德帝的一句安慰有些心疼,直到握上他的手,她才发现,他竟然微微发抖,想罢他也不是天生就这样冷情吧。

“如果烧了儿臣的院子,父皇都不责怪他的话,那么欲意毒杀儿臣呢?父皇也不打算过问吗?”正德帝的行为让早就冷了心的凌子邡再次看清了所谓的亲情,他冷冷的看着正德帝,沉声质问。

“什么!你对你二哥下了毒!”正德帝震惊的看着凌子沛,他一直以为这个儿子虽说有些不着调,但是好在心地善良,又是小儿子,大不了他百年之后让他安心的做个闲散王爷,却没想到这个儿子竟然起了这么恶毒的心思!

见正德帝的眼中带上了寒霜,凌子沛再混也知道正德帝最忌讳的就是兄弟只见的倾轧,他脸色一变,连忙说道:“父皇,你要相信我啊,就是给我十个胆子,我都不敢在二哥的酒里下毒啊!是二哥诬陷我,父皇,是二哥诬陷我!”

说罢还转身一脸痛心的对凌子邡道:“二哥,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心有成见,但是弟弟是真的没有做过这件事啊。”

凌子邡的脸色更加铁青,他没有看正在演戏的凌子沛,只是看着正德帝,他想知道这个男人会怎么说。

云轻言坚定的握住凌子邡的手,她想给他力量,告诉他,她支持他。

“老二你可有什么证据?”正德帝犹豫的看着凌子邡,的确,老九不像是有这个胆子的。

凌子邡冷笑一声,在云轻言担忧的目光中,一字一顿的说道:“儿臣有证据!来人将所有证据都带上来。”

他深深的看了正德帝一眼,眼中的失望让正德帝的心里一颤。

“此人就是纵火的人,他是九弟府上的,还有这个,”凌子邡指着托盘上的一壶酒,“这就是九弟亲自带来的酒水,只要让太医试一试便知道里面是不是有毒!”

凌子邡盯着凌子沛,在“亲自”两个字上咬的格外重。

验毒这种事情不必等太医来,皇上身边的太监基本上都有这项技能,在正德帝的示意下,一个小太监拿着一根银针走了过来,放在酒里,银针立即变色,见状,正德帝和凌子沛的脸色大变。

正德帝大步走下来,一脚揣在凌子沛的身上:“畜生!”他是真的没想到凌子沛竟然真的有胆子毒杀兄长!

凌子邡站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幕,云轻言的眉头微皱,对于冷眼看着这一切的凌子邡心里更添了一丝心疼。

“父皇冤枉啊,真的不是我啊。”到了这一步凌子沛依旧在狡辩,他一口咬死就是凌子邡诬陷他。

此时一直跪在一旁的那个纵火的下人突然挣开了压着他的侍卫,大声道:“二王爷屈打成招,所有的事情都是二王爷一手策划的。”说罢撞柱而死!

血直接迸溅了出来,染在云轻言和凌子邡的衣摆上,云轻言第一次亲眼看到有人撞死在自己眼前,身子僵硬,死死的握住凌子邡的手。

一双温暖的大手覆在了云轻言的眼上,将云轻言与那人死不瞑目的样子隔了开来。

“父皇,你听见了没有,屈打成招!都是二哥诬陷我的!”凌子沛像是抓到了一个救命稻草,急忙说道。

正德帝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这个自小就十分沉默的儿子。

“人证已死,现在已是死无对证,父皇要如何便如何吧,儿臣无话可说。”哪怕凌子邡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但是心里面那种无法忽视的酸涩让他觉得疲惫不已,就这样吧,面对要害自己的弟弟,和忽视自己的父亲,凌子邡的心越发的冷了起来。

正德帝听到凌子邡不带感情的话,微微一愣,凌子邡那双像极了沁妃的眼睛满是失望看着自己,正德帝不知为何心里微微一颤,似乎已经好久没有认真的看过这个孩子了。

沁妃是他还是太子时的老人了,老二出生时正值皇位之争最激烈的时候,他连太子都顾不上跟别说老二了。后来沁妃去了,他就更没关注过这个儿子了。

他长得跟沁妃越来越像,性格却愈发的沉默冷情。

正德帝的眼中带着怀念,似乎正透过凌子邡在看些什么。

听到凌子邡的话,云轻言眸子微微一颤,密密麻麻的心疼溢上心头,这个孤独冷情的男人,他过的一直是这样的日子吗?

云轻言将他覆在自己眼上的手拿了下来,第一次认真的看着正德帝,她要帮他!既然人已经死了,那便让死人开口说话!

“皇上,民女有法子证明二王爷所言属实!”

“什么!你有法子?”这是正德帝自从他们进殿之后第一次正视云轻言,这个女人真的有法子吗?

“民女能让死人开口说话!”云轻言自信的说道,面对凌子邡担忧的目光,她微微一笑,示意她自有把握。

“不可能!死人怎么开口说话!”

“你能让死人说话?”

正德帝和凌子沛皆一脸的不信。

云轻言走到撞柱而死的那个下人身边,忍着满地的血污和扑鼻的血腥味,尽量不去看那人恐怖的样子。

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竹筒,将塞子打开,放到那人的嘴边,一只满身漆黑的,如线一般细小的虫子飞快的蹿到男子的口中。

接下来的一幕在在场的人无不震惊,只见已经死去的人竟然张开了嘴!

“是谁让你来纵火的?背后之人是否还有其他的招数?”云轻言沉声问道。

只见那嘴一张一合,竟真的开始说起话来:“是九王爷,如果没有烧死二王爷,他还准备了毒酒。”

说罢,云轻言将竹筒放到男子的耳边,不出一会儿那只细小的虫子便爬了出来,胖乎乎的身子显然是饱餐了一顿。

云轻言收起竹筒冷眼看着目瞪口呆的正德帝和凌子沛,她不敢看凌子邡,怕从他的眼中看到害怕。

毕竟让死人说话,在他们眼中自己就像怪物吧。

“你做的很好。”清冷的男声响起,一只宽厚的大手覆上了云轻言的肩膀,凌子邡的眼中满是鼓励。

云轻言扑哧一笑,心里的负担都放了下来,“这下你们都相信了吧,所有的事都是九王爷做的。”

凌子沛一脸惊惧,指着云轻言颤抖的说不出话来,这人……这人是妖怪!

正德帝到底是见多识广的人,在云轻言拿出小竹筒的时候他心里便隐隐有些猜测,“你可是蛊王宫的人?”

云轻言闻言微微一愣,点了点头,“是啊。”怎么,她是蛊王宫的人很奇怪吗?为什么正德帝听了之后脸上反倒是有了笑容呢?

“父皇,老九的事情怎么处置?”不想让正德帝再用这样带着复杂的目光看着云轻言,凌子邡直接开口道。

正德帝眉头一皱,“拖出去,大打三十大板!”不去理会哭嚎的凌子沛,本朝是不能杖杀皇子的,想到逝去的沁妃,正德帝看着凌子邡心里升起一丝愧疚。

“这次全赖云姑娘有法子,这样吧,就封你为我凌云蛊王,赐蛊王府一座,就在二王府隔壁。”看自己这儿子对这姑娘似乎不一般,想到老二遇到的事情,正德帝只希望有这个善于用蛊的女子在儿子身边能帮助他一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