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再见鬼眼

茅山天师 第三章 再见鬼眼

作者: 小说:茅山天师 更新时间:2020-11-21 17:30:29
爷爷突然间惊诧地扬着头看了看我,问我那人刚说了什么,好像爷爷没听清,我下载游戏将那人说的话给爷爷说了一遍,爷爷轻轻点点头说:“嗯,这人的礼数还啊周详,的确不像是歪把子,让他好好的短暂休息吧,这么重的伤,也没几天是下不了床的!”  简言之歪把子,就今晚我是不能再睡我的床了,床要让出来给那人睡,所以我只能和爷爷挤一挤,收拾了一下,我转身走了出去,看着爷爷打回来的猎物,那两只肥美的野鸡明天肯定是盘中餐了,我美滋滋的想着,但当我目光游离在另外一只猎物上面时,竟是莫名的一惊!。...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爷爷忽然诧异地扬起头看了看我,问我那人刚刚说了什么,似乎爷爷没听清,我即刻将那人说的话给爷爷说了一遍,爷爷微微点头说:“嗯,这人的礼数还真是周全,看来不像是歪把子,让他好好休息吧,这么重的伤,没有几天是下不了床的!”

  所谓歪把子,就是指那些歪瓜裂枣的人,说白了就是指坏心眼的人。

  今晚我是不能再睡我的床了,床要让出来给那人睡,所以我只能和爷爷挤一挤,收拾了一下,我转身走了出去,看着爷爷打回来的猎物,那两只肥美的野鸡明天肯定是盘中餐了,我美滋滋的想着,但当我目光游离在另外一只猎物上面时,竟是莫名的一惊!

  浑身雪白,娇小的身子,修长美艳的尾巴,这,这是一只狐狸?!

  忽然,我咿呀地怪叫一声,惹得爷爷也跟着走了出来,我急忙退到爷爷身旁,指着那只已经死透了的狐狸说道:“爷爷,那,那……”

  “那什么那,不就是一只狐狸嘛!”爷爷白了我一眼。

  我急忙摇头,我想说的不单单是狐狸,而是那只雪白色狐狸的眼睛,那双幽蓝色的双眼,尽管在死后,还未合上,那么灵动,那么幽冷的盯着上面,似乎在,似乎在盯着我!

  仿佛我又看到了乱坟场所见到的那双鬼眼……

  和那双眼睛实在是太像了!

  “爷爷,都说这东西狡猾,你是怎么……”我很想问爷爷怎么逮住这只狐狸的,而且它明显已经死了。

  “别想了,我腿脚不好,这只狐狸不是我逮住的,不过我捡它时,它已经死了,好在皮毛损伤不多,剥了皮还能换点小钱,趁着这会儿不困,你去烧点盐水,我就地剥了,明早拿去城镇换上钱,顺带买点酒,你再把那两只野鸡烧盆菜,咱爷俩喝点,呵呵!”爷爷对于今天的收获似乎非常满意,我也没二话,因为我此刻的内心七上八下的,根本不知道怎么和爷爷说清楚先前的遭遇,回头烧了点温热水放在一旁。

  虽然我尽量不把这只狐狸和先前遇到的那双幽蓝色的鬼眼相提并论,但不知为何,在看到那只狐狸的眼睛时,我总觉得它没死,它似乎也在盯着我,幽幽的盯着我,听老人们说,狐狸妖的很,很有灵性,而且是群居,有活了几百年的能修炼成精奇,想到这里,我莫名地打了个寒颤,急忙低声在爷爷耳边说道:“爷爷,这玩意不会有什么邪性吧?”

  “邪性啥?都死了!”爷爷剥了大半辈子的皮囊,胆气壮,他知道我在说什么,无非是关于狐狸的传说太多,怕惹出什么邪乎事。

  今晚发生的一件件怪事实在是太过离奇,太过瘆人了,我不想去多想,也不敢去多想,至于爷爷剥皮的技艺,我更加不敢看,看着那血糊糊的皮肉分离,我浑身都会起鸡皮疙瘩,索性扭头进了内屋准备睡觉。

  走进内屋,我忽然意识到还有事没和爷爷说,并提醒爷爷今晚其实他应该去赵庄帮赵六顺家冲阴喜的,爷爷则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我,大致说这样狂风暴雨的天气,什么事儿都得延后,大不了他们过几天再挑个日子冲阴喜,反正就走了那么多年的霉运,也不在乎多等这一两天。

  我没有告诉爷爷其实我先前准备代替他去一趟赵庄,也不知道怎么说,还是等爷爷忙完手里的活计再说不迟。

  躺在床上,开始还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最后没办法我只好刻意的不去想那些恐怖的一幕幕,渐渐的,眼皮在打架,而堂屋爷爷忙碌的身影,也渐渐迷糊了……

  “新娘子下轿喽!!”

  莫名的一声声唢呐悠扬地传进我的耳朵,我猛地睁开双眼,只见大门外一行送亲的队伍欢欢喜喜地高举着唢呐,一蹦一跳地吹吹打打,竟,竟向着我们家大门这边来到,而且在三尺之外的距离时,忽然听到有人说新娘子下轿,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家就我和爷爷俩人,并没有别人要娶亲啊!

  “新姑爷别傻愣着,赶快端火盆,新娘子跨过火盆,一年四季红红火火!”轿子旁忽然走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手拄拐杖火急火燎地来到我跟前,听到她说完,我恍然意识到这场亲事的对象,竟然是我?!

  我扭头一看,脚边果然有个现成的火盆,不明所以的被老太婆簇拥着端起火盆放在门口,唢呐顿时齐鸣,红花轿一点点的压下来,紧接着老太婆又让我去踢轿帘,我一时懵了,但却被此刻强大的喜庆气氛所笼罩着,不得不走到花轿跟前,缓缓掀开轿帘,里面果然有个身材曼妙,穿着一身凤冠霞帔的新娘子,只是她头上有个红盖头蒙着,也看不清长得什么样。

  一只洁白纤细的小手,缓缓放在我的手掌上面,此刻,我顿觉一丝冰凉的气息袭来,这冰凉的气息,明显来自手掌中那只纤细嫩白的小手,新娘子的手竟然这么冰凉,兴许是要嫁人了紧张所致?

  我微微咧了咧嘴,笑了一下。

  拉着新娘子的手,我一步一步的听从那白发老太婆的安排,她让我拉着新娘子跨火盆,我就照做,让我背着新娘子进堂屋,我也不敢怠慢,即刻背起了新娘子,奇怪的是,我微微掂量了一下背上的新娘子,新娘子好歹是个大活人,怎么身子骨这么轻,说起这个轻,可不是一般的轻,很像是背着几件微不足道的衣服那么轻。

  人皆有好奇之心,我忍不住,缓缓回过头,恰在此时,新娘子头上的红盖头也微微被风掀起,就在这时,我不经意看到了新娘子的脸……

  “啊!”的一声怪叫,我一把将新娘子甩开,而她头上的红盖头也同时脱落,惨白如纸的脸色,缓缓映射在我的视线之中,当然,这并不是我惧怕的缘由,我所惧怕的,乃是新娘子那双诡异的眼睛,那双幽蓝色的鬼眼!

  忽然间,在场的所有人皆是面色不善的盯着我,他们的神色间似乎在流转着一股杀人的气息,像是我和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尤其是那个“新娘子”,她的双眼,布满了不甘和愤怒,并带着深深的幽怨之色,死死地盯着我!

  “你们害死了我们家丫头,你们都得死!都得死!都得死……”

  “啊!”

  被那个白发苍苍老太婆怒骂的声音所惊醒,我惊叫一声睁开双眼,才发现我依旧躺在爷爷的床上,方才意识到,原来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竟然是一场恶梦,可那恶梦中所发生的事情,又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恐怖!

  挥手抹了一把冷汗,我猛地抬起头,竟发现床前站着一个身影,顿时吓得惊叫起来,但马上听到爷爷的声音:“大半夜的你鬼叫什么啊?”

  “爷爷,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知道是爷爷站在床前,缓缓松了口气,但我发现爷爷此刻有些不对劲,他一只手紧紧握着另一只手,咦?爷爷的手……似乎受伤了?我急忙下床看了看,爷爷的手果然在流血,而且伤口不浅,急忙问道:“爷爷,你这手怎么流血了?”

  “谁知道!剥皮剥了大半辈子,这次竟然不小心划伤了自己的手,还挺疼的,二狗你赶紧找点酒和棉花给我。”爷爷低头看了一眼还在流血的手,眉头皱成一团。

  我莫名地想起爷爷刚才是在剥那只狐狸的皮囊,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今晚净出怪事?!

  来不及多想,我赶紧找了酒和棉给爷爷清洗了伤口,并细心的帮爷爷包扎一下,随后听爷爷说,那只狐狸皮剥得不是很顺利,不但划破了手,还划破了皮囊,虽然只是一个小口子,但明天拿去卖也值不了多少钱,要整张完好无损的才值的多。

  忙活完一切,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忽然向爷爷问道:“爷爷,你知道那只狐狸是公的还是母的吗?”

  “什么?呵呵,你小子还考爷爷啊?爷爷一眼见到它的时候就看出来是只母的,而且刚成年呢!”爷爷呵呵笑了笑,随手又装了一锅烟丝,吧嗒吧嗒抽了起来。

  刚成年,又是母的,那和我梦里见到的新娘子……我瞬间不敢想下去了,急忙抓住爷爷的手腕,阻止爷爷抽下去,因为我发现这些事并不是我开始想的那么简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