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道士

茅山天师 第六章 道士

作者: 小说:茅山天师 更新时间:2020-11-21
“水……”  陷入昏迷数天的中年人男人终于等到在早晨醒过来,当我回到他的房间时,却看见他虚弱有心无力的神色,轻轻有了些转机,颤抖着的手指,在无尽虚空中有心无力地晃了晃,口中艰苦地吐出一个字眼……“水!”  我赶忙倒了水端到中年人男人的身边,并扶着着他坐了出来,小“不用谢,上次你说你叫杨远山,那我叫你杨先生吧,杨先生,你可算是醒了,你都不知道你昏睡了多久呢!”我放下碗,微笑着说道。。...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水……”

  昏迷数日的中年男人终于在清晨醒来,当我来到他的房间时,却是看到他虚弱的神色,微微有了些转机,颤抖的手指,在虚空中无力地晃了晃,口中艰难地吐出一个字眼……“水!”

  我急忙倒了水端到中年男人的身边,并搀扶着他坐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喂他喝下,喝完水,他神色错愕地四下里看了一眼,最后把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在我无言以对之际,他仅淡淡地说了句:“谢谢你。”

  “不用谢,上次你说你叫杨远山,那我叫你杨先生吧,杨先生,你可算是醒了,你都不知道你昏睡了多久呢!”我放下碗,微笑着说道。

  “五天五夜,是不是这个数?”杨先生不等我揭开悬念,便轻描淡写的回答了我。

  “呃……你怎么知道?不过你说多了,我爷爷捡你回来到现在,你才昏迷三天三夜,那这么说来,你之前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可是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呢?”我好奇地盯着这位素未谋面的杨先生,爷爷遇到他时,所发生的奇事,再加上他醒来后所料的准确时日,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似的,真是个怪人。

  “我虽昏迷不醒,但外界发生的一切我还是有些感应的,比如你家最近所惹下的大祸……”杨先生说话很是艰难,说了几句,便要歇一歇,才能继续说:“你叫什么名字?”

  “哦,回杨先生的话,我叫李二狗,是我们老李家世代单传的独苗,嘿嘿!”我打趣道,但马上又皱起眉头问:“杨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家最近惹了大祸,可那……”

  我真正想说的是,可那明明就不是正常的祸事,而是邪乎得超出常理的祸事,我如果走出去说我家惹了狐族,即将有灭顶之灾,估计别人都会说我是神经病,可这人居然就这么语气平常的把我家的问题点了出来,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他是什么人!

  “二狗,我现在醒的不是时候,本应该再过两天才能醒来,但你家对我有恩,我不能见死不救,不要问那么多,我的时间不多,此次醒来只能维持一刻钟的时间,你若想躲过此次祸事,就要按照我说的做,否则谁也救不了你家!”杨远山一脸严肃且认真地看着我,从他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好!”无论如何,只要有那么一线生机,我也要试试,尽管我现在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但我相信他不会害我,或许我真的是没有办法应对这一切了吧,因为我真的不想让爷爷出事。

  “把你的手伸出来。”杨远山皱着眉头,艰难地坐直身子,一把抓住我的手,示意我摊开,我不明所以,只得老实的摊开手,下一幕,却是把我吓了一跳,只见杨远山伸出手指,毫不犹豫地放在嘴边咬破,那鲜血瞬间流了下来,看得我都疼,虽然不是咬我的肉……他真是豁的出去……紧接着,杨远山用血指在我手掌上面画了起来,口中还念念有词,至于念的什么,我根本听不清,只因他的气息还很微弱,能说话已经是不错了。

  我只看懂上面有个“敕令”俩字,下面一笔而就,也不知道画的什么,画完,杨远山右手瞬间高举,手指盘在一起,只有中指伸直,猛地隔空点向我的手掌,连点三下,紧接着他浑身一软,又一次瘫倒在床上,且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此乃……此乃‘乾坤镇魔符’,以天地正气入煞,可退百邪,二狗……你,你将此符,分别印在门窗上方,切记不可疏漏,五日之内,你和你爷爷都万万不能离开这座房子半步,切记,切记……”

  “杨先生,为什么要等五天?对了,那狐族的老太婆也是要我五天内和她们族内刚死去的丫头婚配,那丫头就是我爷爷前几天提溜回来的狐狸,可我爷爷不知道其中的缘故,把狐狸皮剥了,但那狐狸不是我家害死的,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说着,内心一阵阵懊恼,若是我早点知道,就能阻止爷爷剥下狐狸皮,那我们家至少也不会有这种祸事发生了。

  想想赵六顺一家的遭遇,我真不知道落在我们家会严重到何等地步。

  “人死做七,四十九天为断七之数,而那些灵物死了,就要做九,因为它们的修行之身不如人身可贵,事事都有忌讳,而且死后九天为一劫,此劫为生死大劫,若是过不去,就要重新投胎转世,再修千年方能回到如今的道行,九生九死,为八十一小劫,然而这第一劫最为重要,只要躲过,便能保持原有的道行不变,只需假借躯壳,借丹返阳即可,算算日子,那狐狸已经死了四日,还有五日若是不能躲过此劫,便……让你和她婚配,或许就是此理,但若是你应承了此事,他日你必亡,而她必活,因为她要的就是你的精元之气啊……”杨远山说着,声音越来越小,我只能着急地趴在他嘴边,虽然他说的一大半我都没听懂,也不知道什么是断七之数和大劫小劫的说法,但我还是认真的听完了,不,不是我听完的,是他话没说完,便又昏迷了。

  “杨先生!杨先生!杨……”我着急地呼喊着杨远山,但他的话音还未落下,人已然昏迷过去,下次再醒,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原来他再过两日就能醒来,但为了救我们家,却提前醒了过来,我现在忽然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不过,我还是要先验证一下他所说的话,毕竟能不能抵挡那狐族的侵犯还不知道。

  现如今的我,已经是一团乱麻,若是不信世上有鬼神之说,却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内,亲眼目睹了一幕幕平生永远都不可能遇到的怪事,究竟是信不信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赵六顺家出了大事,我不想让爷爷也出事,所以无论如何都得信一回!

  按照杨远山的吩咐,我把堂屋门的门头上方印了那道血符,以及两边的窗户,也同样印了上去,而此刻,爷爷已经睡醒,见我慌里慌张的举动,不免有些诧异,我随即将杨远山所说的话,一五一十的交代给爷爷,爷爷听完之后,先是震惊,而后露出了一丝丝难以言喻的惊恐,不知道爷爷相不相信杨远山所说的话,但我觉得他八成是有点相信。

  因为山村人从古自今都是非常敬畏鬼神之说,没有信不信之说,只有完全把鬼神之说当成了一个实际存在的问题。

  爷爷就是那样的人,想了许久,爷爷果断的听从了杨远山的话,并让我也严格按照杨远山所说的,五日之内不准离开这座房子半步,熬过这五日,其他的再说,毕竟这些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普通人能够想象的范围,更是无力去抵抗什么,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也希望杨远山五日之后能够醒来,似乎他醒来时,我才会在心里莫名的升起一抹安全感。

  一天无事,当夜幕降临,平静的时刻很快被一场暴风雨所替代,所掩埋……让我没想到的是,这场暴风雨,是那么的凶猛,甚至……

  “呼嗒……呼嗒……”

  不知道是墙头上的砖块,还是周边大树的树枝,应声被肆虐的狂风吹倒,吹断,一声接着一声,仿佛我家在下一刻就要天塌地陷一般!

  “呜呜”怪叫的狂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不断的砸在我家房顶上面,让我略微平静的内心,不断翻起一层层惊涛骇浪,我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但我或许可以想到,当我把手印印在外面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表明了立场,要和狐族彻底对着干了!

  “砰”的一声巨响,院门似乎再次被一股大力撞开,我和爷爷惊魂未定地相视一眼,皆打定主意不往外面多看一眼,因为我们知道是什么来了。

  “哼哼哼……你们以为那个半死不活的臭道士就能救你们的命么?真是痴心妄想!竟敢镇住门窗,别以为这样就能躲过此劫,你们逃不掉的,都得死!都得死……”

  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在院子里如狂风肆虐般回荡,那声音我一听就知道,分明就是那个拄拐杖的白发老太婆的声音,她在外面,忍不住好奇心,我趁着爷爷不在意,悄悄趴在窗户上向外面看了一眼,不看还好,这一看,瞬间吓得我六神无主,整个身子通体冰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