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还能更假一点儿吗
免费提供更多甜妻似火:总裁老公早上见第二章 还能更假一点儿吗的全文深度阅读,南青栀刚想问盛夜谨,你怎么办。就见盛夜谨大长腿一迈,竟然也进了浴缸,整个人闭气,沉进了水里...就见盛夜谨长腿一迈,居然也进了浴缸,整个人闭气,沉进了水里。。...

  南青栀刚想问盛夜谨,你怎么办。

  就见盛夜谨长腿一迈,居然也进了浴缸,整个人闭气,沉进了水里。

  “啊——”

  南青栀当场惊呼一声,吓得差点从浴缸内跳起来。

  要知道她可是未着寸缕啊!

  他怎么能就这么躲进去?

  “不想被发现,就闭嘴。”

  盛夜谨冒头出来,寒声警告,明显压抑着怒气,说完,又潜入水里。

  门外的人明显听到惊呼,立刻朝浴室走来。

  “南栀,你怎么了?没事吧?”

  门外,顾严爵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担心。

  可实际上……表情却透着丝丝阴沉。

  昨夜,他亲手设计了盛夜谨,为的就是抓到他的把柄,才会一大早赶过来。

  谁料,一进门却空空如也。

  早知道,刚才就不该敲门,而是直接闯进来。

  现在盛夜谨不知是躲起来,还是从窗户逃走了。

  精心设计,却功亏一篑,他绝不允许!

  想到这,顾严爵立刻给边上的南依依使了个眼色。

  昨晚的事,南依依也参与了。

  她和顾严爵早就勾搭在一起,两人处心积虑算计这一出。

  这会儿受到指使,立刻会意,也不等南青栀回应,便打开浴室门,闯了进去,“哎呀,姐姐,你没事吧?可是摔倒了?在外面就听到你的惊呼声。”

  南青栀正因为水里躲着人,而面色涨红,又羞又怒,猛地瞧见南依依闯进来,立刻火大道:“出去!你妈没教你进门要敲门吗?”

  南依依被呵斥得脸色难看,“姐姐你这是什么话,我是关心你啊,你怎么能吼我?”

  “我洗个澡,不小心滑了一下,还需要你关心?还不出去?”

  南青栀实在没什么耐性,脸色也越发冷了起来。

  南依依见她神色有异,下意识的扫了眼水里。

  南青栀心一紧,生怕被发现,整颗心都吊在半空。

  偏生就在这时,水里的某人,还动了一下,手掌正好搭在她腿上。

  南青栀差点没炸毛,急忙晃了一下腿,假装换姿势,匆匆掩盖过去,然后继续怒瞪南依依,“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是不是有病?”

  南依依被骂得有些难堪,只好打消近看一步的念头,冷哼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浴室门砰的关上。

  南依依便冲着顾严爵摇了摇头。

  顾严爵眸色更沉,坚信盛夜谨肯定和南青栀发生过什么。

  可现在人跑了,别说把柄,不被反过来对付就不错了。

  越想越晦气,对南青栀便越发没好感。

  ……

  门外很快安静下来。

  南青栀好不容易才松了口气,刷地一下从水里爬了出来,匆匆扯过浴巾,裹住自己的身子。

  盛夜谨不疾不徐从水中起身,整个人都湿透了,白色衬衫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颀长的身材,肌肉清晰可见,紧实却不夸张,倒三角人鱼线更是隐约可见。

  南青栀双颊更是爆红。

  盛夜谨俊颜依旧冷沉,起身后,指节分明的手优雅的抽过毛巾擦了擦脸,然后迈开长腿走出去。

  “现在要怎么办?”

  南青栀裹着一件大浴袍跟在后头问。

  盛夜谨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袖口,头也不抬的漠然道:“忘了这件事,继续跟顾严爵履行婚约。”

  什么?

  南青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叫忘了这件事,继续跟顾严爵履行婚约?

  他想当作这件事都没发生过吗?

  这怎么行?

  南青栀攥紧拳头,出声喊道:“你站住!”

  “还有事?”

  盛夜谨停下步伐,略抬了抬眼皮,淡淡问道。

  南青栀气的咬牙,“之前不知道顾严爵的为人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我不想嫁,你帮我想办法,接触这桩婚约,否则……”

  “否则什么?”盛夜谨眼神凉了三分,语气有些森冷。

  南青栀揪紧领口,一副大不了鱼死网破的样子道:“否则……我就去揭穿我们两人的关系!”

  既然已经下了水,那就别想一个人上岸。

  她可不想下半辈子毁在顾严爵手里。

  盛夜谨眉眼煞气迸发,周围的空气立即冷沉了许多,“你说什么?”

  这个女人,竟然有胆子威胁自己?

  南青栀被吓得瑟缩了一下脖子,却还是硬气威胁道:“你要是不信,可以试试。”说完还示威似的,故意挺了挺胸。

  盛夜谨脸色很不好看,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阴沉。

  他这辈子还没着过别人的道,现在又被威胁,心情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只是一个顾严爵,他还不放在心上。但他厌恶被人算计的感觉!

  看着女孩儿眉眼坚决,一副说到做到的样子,盛夜瑾有些烦躁又有些好笑。

  不禁勾了勾唇,磁性冰冷的声音辨不出喜怒:“就算要解除婚约,也不是现在,你母亲不想救了吗?你现在应该做的,不是威胁我,而是穿好衣服,下楼把人安抚好。”

  说完他顿了顿,抬头看了一眼南青栀,意味不明:“以后,我会帮你想办法解除的。”

  南青栀听完,仔细想了想,觉得他的话也不是没道理,沉吟再三,总算同意了,不过还是戒备道:“反悔的是小狗。”

  盛夜谨冷哼一声,似乎在说:爱信不信。

  ……

  十分钟后,南青栀穿好衣服,才不紧不慢地下了楼。

  大厅里,顾严爵和南百川正聊得热络。

  看到南青栀下楼,眼神明显寒了一瞬,却又很快掩饰过去,笑道:“青栀,醒了?大家都等着你一块吃早餐呢,没事儿吧?”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无非是昨晚酒喝多了,今早起来泡个澡,清醒清醒,劳烦你这么担心,还专门跑到房间去找。”

  南青栀笑着回应,话里话外都带着刺。

  顾严爵装作没听出来,柔声道:“你是我未婚妻,我关心你应该的。”

  南青栀内心几欲作呕。

  还能更假一点儿吗?

  南依依在旁边看得眼红,故意从中间隔开两人,夸张道:“姐姐架子还真大,你这都还没嫁过去呢,就让严爵哥大清早在这边等你,也太不像话了。以后去了盛家,指不定会被说成什么样呢。”

  “就是。严爵啊,我们家青栀平时野惯了,以后跟你去了盛家,可就劳烦你好好照顾了。”

  继母秦玉珍也在旁边附议。

  明着好心,实际贬低。

  顾严爵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笑道:“南叔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青栀的。”

  几人说话间,佣人走过来招呼道:“老爷,早餐备好了。”

  南百川道:“盛大少爷还没下来呢,去问问看,起床没有。”

  顾严爵立刻接口,“不用了南叔,公司有点事,我哥一早就走了,咱们吃就可以了。”

  “这样啊?那行,想来你晚点也有事要忙,那就先吃早餐吧。”

  南百川热切地邀请,顾严爵没再拒绝。

  南青栀心想,吃完早饭,总算可以清静了。

  谁知道,早餐桌上,顾严爵还不忘卖好男人人设,各种给她夹菜。

  对面,南依依的眼睛几乎要喷火,看着顾严爵各种幽怨,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一腿似的。

  南青栀被弄没胃口,直接放下筷子,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直接上了楼。

  回到房间,盛夜谨已经离开,窗台上还有未干的水渍,明显是翻窗离开的。

  而且南青栀还发现,床单被扯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