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没一个好东西
免费提供更多甜妻似火:总裁老公早上见第五章 没一个好东西的全文深度阅读,南青栀看直了眼睛,心道这大早上,除了这等福利。一时之间半会儿忘了回神,脑袋还在猜想,这是什么...一时半会儿忘了回神,脑袋还在猜测,这是什么人。。...

  南青栀看直了眼睛,心说这大晚上,还有这等福利。

  一时半会儿忘了回神,脑袋还在猜测,这是什么人。

  这幅身躯看着……似乎有些眼熟。

  正疑惑着,底下的人,似有所觉,猝不及防抬起头,朝这方向看来……四目相对,男人眸光锐利如刀。

  竟是……盛夜谨!

  南青栀目瞪口呆,只觉得这种相遇方式,简直狗血。

  她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吓得转身就往回跑。

  盛夜谨眸色阴沉,如化不开的浓墨。

  为什么那个丫头,会、在、这、里!!!

  南青栀进屋后,脸颊烫的发慌。

  偷看被抓包什么的,简直不要更丢脸!

  她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让自己冷静一点,耳边却听闻落地窗外传来一道闷响。

  紧跟着,就见一道颀长的身影,裹挟着寒冷的气息,大步走了进来。

  南青栀下了很大一跳,待看清是盛夜谨后,不由惊呼,“你……你怎么上来的?”

  此时的盛夜谨,已经换上合身的灰色家居服,领口半敞,露出性感的锁骨,气质依旧尊贵无比。

  他沉着脸来到南青栀跟前,带着淡淡薄怒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问题,似曾相似。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南青栀不自在的别过头,嘀咕道。

  盛夜谨一把扣住她的手腕,脸色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感觉,有些可怕,“你是嫌别人不知道我们发生过什么吗?”

  “什么?”南青栀没料到他会发那么大火,有些没反应过来。

  盛夜谨却压抑不住胸腔的怒火。

  昨晚的事情明显是冲着他来的,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快就自投罗网了。

  她是嫌马脚露的不够快吗?

  他不得不怀疑这个女人的真实意图。

  倒是不盛夜谨怕那对母子,而是他讨厌极了这种事情脱离掌控的感觉。

  于是,手中力道也越发不受控制。

  南青栀疼得整张脸都皱起来了,连忙挣扎,“盛夜谨,你发什么疯?”

  不就是不小心看到你的身材吗,至于这么报复?

  盛夜谨冷嗤,“我发疯?南青栀,我倒是小看你了!明明早上还跟我说想跟顾严爵解除婚约,今晚就迫不及待的住进来了。这么快就反悔,是觉得我没给你足够的补偿吗?”

  直到这时,南青栀也反应过来,盛夜谨误会了什么。

  她连忙要解释,“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呵,你做这些,无非就是为了钱吧?跟你父亲一样,都是为了利益!说吧,你要多少,一千万够吗?”

  说话间,他已经松开南青栀的手,从口袋里掏出纸笔,给她签了张支票。

  南青栀俏脸铁青,“你这是什么意思?”

  盛夜谨误以为不够,讥讽道:“两千万呢?还是更多?”

  南青栀感觉受到了羞辱。

  他当自己是什么人?

  卖身求荣吗?

  他以为自己愿意来所谓的厉家吗?

  南青栀气得眼眶都红了,拽起旁边的枕头,使劲儿的往盛夜谨身上砸,“混蛋!人渣!”

  盛夜谨完全没料到她会是这反应,一时也有些被砸懵了。

  南青栀仍不解气。

  明明失身的是她,占便宜的事他,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的羞辱她?

  泪水猝不及防从眼眶跌落,积攒了一天的委屈,在这时爆发开来,她声音哽咽,砸得越发用力,道:“王八蛋!你们厉家没一个好东西!”

  盛夜谨看着眼前女孩儿,满脸的愤恨和委屈,总算冷静下来。

  同时也反应过来,是自己太过激了。

  刚才看到人的时候,心中被惊怒主导了情绪,以为她不像表面表现出来的单纯,而是带着目的。

  怒火淹没了理智,才会做出失控的事情。

  这会儿把人弄哭了,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站在那任由她打。

  南青栀打了好一会儿,也打累了,丢掉手中的枕头,指着落地窗方向,寒声道:“出去。”

  盛夜谨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房门却突然被敲响,顾严爵的声音传了进来,“青栀,你睡了吗?”

  南青栀眼底掠过一丝慌张,却没吭声,只是目光冷冷盯着盛夜谨。

  盛夜谨深知不能久留,最后看了她一眼,才转身出了阳台。

  待他走后,南青栀才勉强抹了下眼泪,去开门。

  顾严爵站在门外,她问,“有什么事吗?”

  顾严爵道:“刚才经过门外,听到你在说话,所以过来看看。”

  他眸光不经意扫过房内,似想要找到些什么。

  南青栀一脸坦然,道:“是我在讲电话,第一次离家,有些不习惯而已。”

  “这样啊,既然来了厉家,那就安心住下吧,把这当成你的家就可以了。”

  顾严爵浅笑着安慰,神情看起来很真诚。

  南青栀压根不信他会那么好心,敷衍道:“我会的,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顾严爵道:“好。”说完,不死心的继续扫了眼房内,最后才不甘心的离开。

  待他一走,南青栀反手就把门关上,眸光下意识的看向阳台方向。

  那里早就没人了,只有风吹起的窗帘,在空中飘飘荡荡……此时,锦园。

  盛夜谨独立居住的院落,位于西南一角,是厉家庄园风水最佳的位置。

  刚好和南青栀居住的那个院落连在一起。

  从南青栀的房间回来后,盛夜谨满脑子都在回荡她哭泣的小脸。

  他思绪有些纷乱,略微懊恼的捏了捏眉心,拿出手机,吩咐道:“查一下南家的事情,越详细越好!”

  刚睡下不久的唐奕迷迷糊糊的应了句,“是,总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