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请问您想要什么款式的人类
  2020年12月10日  长安上空,日月同隐,星辰不见,剩下的,唯有遮天盖地的金色云层。  金色,在华夏代表着最为尊贵的颜色,因此外界人群皆认为这是一个吉兆,华夏必定大昌。  然...

平行万宙

推荐指数:10分

《平行万宙》在线阅读

  2020年12月10日

  长安上空,日月同隐,星辰不见,剩下的,唯有遮天盖地的金色云层。

  金色,在华夏代表着最为尊贵的颜色,因此外界人群皆认为这是一个吉兆,华夏必定大昌。

  然而奇异的是,当时身处长安目睹这一切的人们却不这么认为。

  每每有人问起他们当时的感受时,他们都会以“感觉自己心里少了点什么。”为开头,以“我没有感觉到尊贵,正相反,我感觉到了罪恶。”为结尾。

  不管怎么众说纷纭,不管华夏人民乃至于全世界人类期待也好,恐惧也罢,直到12月31日,依旧什么都没发生。

  只是这平静太过短暂,当时间的指针指向2021年1月1日0:00时。

  天……变了。

  世界各地,毫无规律的出现了‘丧尸’这种好莱坞常客。

  对于这种新物种像网游刷怪一般,唐突的出现在自己身边,人们茫然无措,用一句流行的话来说,他们整个人都懵逼了,而且是大写的那种。

  就这样,第一批受害者出现了。

  幸运的是,作为灾难的开幕式,很快就平息了,代价不过是几座城市、几十万受感染者、几百万直接死亡者而已,这队高位者来说不算什么。

  自此后,世界又迎来了为期三个月的平静。

  目睹那场灾难的平民们开始自我暗示,三个月前的事不过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可以继续平静的生活。

  而碰巧所在的城市没有发生‘刷怪’现象的平民们,甚至愚蠢的认为这只是天方夜谭,茶余饭后的一个小故事而已。

  不管平民怎么想,各个国家的高层却不这么认为,这三个月间,他们积极进行了各种防范措施。

  发布公告警告平民,扩建军队,增加巡逻人员,增强警员武装配置,说不定他们连诺亚方舟都准备好了,只是平民们不可能得到船票而已。

  2021年3月1日。

  怪物再次出现,这次出现的不再只是行动缓慢的丧尸。

  狼人、吸血鬼、虫人、鬼魂等怪物相续出现,数量虽然不多,但也让整个世界开了一场庞大的嘉年华,至于这次嘉年华的主题,自然是‘恐怖片’了。

  好在各个国家高层的未雨绸缪起到了效果,这次的灾难没有扩大到城市级,除了极个别国家的倒霉蛋总统身边‘刷怪’了。

  总之,这一次,大多数国家都松了一口气,甚至产生了‘原来这些怪物也没什么’的想法。

  2022年5月4日

  这一年间,只有零星一些地方出现了‘刷怪’现象,那些怪物很快就被赶到的军队消灭了,城市级灾难再也没有出现。

  有些人,开始松懈了。

  直到这天,米国HSD上空,再次出现了铺天盖地的云层,这次的异象和华夏长安那次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云层的颜色是紫色。

  这一次,灾难没有让人民久等,当天,世界各地再次被袭击。

  这一次,袭击中甚至出现了恐龙这种巨大物种,而数量更是第一次的十倍。

  这一次,有48个国家遭到灭国。

  恐龙的出现,似乎预示着什么,甚至有谣言传出,声称下一个白垩纪不远了。

  自此,人们终于认清了现实……

  灾难,真的来了!

  之后的三年,异象又陆续出现了几次,每一次的颜色都不相同,不过结局没有改变,人类依旧节节败退,无数国家遭到了灭国。

  至今,剩余国家只剩下十个,人类生存空间只剩下地球的百分之一。

  …………

  地点:华夏上沪。

  时间:2025年,4月1日,下午3点。

  “啊~~今天又睡到自然醒,人生终极目标达成一半,夫复何求。果然今天就不开店了,休息!”

  男子一脸慵懒的伸着懒腰打着哈气从卧室中走出,他穿着简单,衬衫配牛仔裤,从其褶皱程度来看,恐怕连睡觉都没脱下。

  他一头白发,不是染的,不过也不是天生的。

  没错,就是少年白头、一夜白头的典范。

  “懒到未老先衰啊。”男子如是说道。

  “钟离昊,你这个草履虫以后自言自语,能不能不要说出来?这根本不值得骄傲。”

  女子傲然而清冷的声音从厨房中传出,与其声音一同传出的,还有阵阵飘香。

  当然了,这香是对钟离昊这个一天没吃饭的人而言的。

  意义不明的一笑,钟离昊并没有在意,而是恬不知耻的说道:“秋心啊,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想到来我这了。你不在孤儿院里种花种草,反而来给我做饭,我还真不习惯啊。对了,早饭吃啥,嘿嘿嘿~”

  “再过两个小时就该吃晚饭了。”

  说着话的同时,那位被称为秋心的女子,左手端着一叠食物,右手提着长约一米五的唐刀,漫步走出厨房。

  艳如桃李,冷若冰霜。

  这句话对于这位女子来说,已然不是形容词。

  她身着短袖白色T恤黑色休闲长裤,哪怕是如此简单的服饰,穿在她身上却有种雍容华贵之感,在配上其傲然典雅的面容,第一次见到的人恐怕会以为她是某国公主,柳叶弯眉下,一双清冷的眸子看都不看钟离昊一眼的从其身旁走过。

  她刚一出现,钟离昊就感觉整个屋子的温度徒然下降。

  “这个空调我给满分!”钟离昊翘着大拇指,一脸赞叹的说道。

  刚放下手中的碟子,女子双眼瞟了钟离昊一眼,让他整个人一阵哆嗦。

  迫于女子的气场,钟离昊不敢说话,只能在心里嘀咕道:‘以后谁要是给我说杀气是不存在的,我保证不打死他!’

  “煎蛋培根啊,我的份呢?终于不用吃方便面了。不过,秋心,你确定你这造型,不是来送断头饭的?”

  闻言,女子左手顺势搭在了唐刀刀柄上,嘴角轻抿道:“你终于说了句人话。”

  钟离昊吓了一跳,连连后退,紧张的盯着女子。

  “你的那份在厨房。”

  或许是清楚和钟离昊多说毫无用处,女子吓过他后,便坐下吃起自己的食物。

  “嬴愁,因为愁不适合称呼女子,因此,一般关系好的都叫她秋心。”

  听见有自己的那份,钟离昊飞快的跑到厨房,出来后,嘴依旧没停下。

  “钟离昊,你又睡糊涂了?”

  即使已经两年,但嬴愁依旧无法习惯钟离昊的那些意义不明的话语。

  “什么话,我不睡也糊涂。啊!”钟离昊突然大声呼痛。

  显然,对于钟离昊的无耻,嬴愁无法忍受,毫不客气的一挥带鞘唐刀,以一种横扫千军的气势打在钟离昊的腰上。

  值得一提的是,哪怕是吃饭,嬴愁也是刀不离手,而且在砍钟离昊的同时,吃饭的左手也没停下。

  腰部受到重伤,但钟离昊依旧保护住了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饭’,只见他一手托碟一手扶腰,一瘸一拐的坐到了餐桌前。

  “秋心啊,难道你不知道,男人的腰是很重要的吗?!”

  即使受了‘重伤’,钟离昊依旧不会停下他的嘴。

  “那是对用得上的男人而言的,而你这种和四害一个级别的‘男人’,根本用不上。”

  嬴愁并不只是口中说说而已,她此时的确是以一种看四害的眼神看着钟离昊。

  非要形容这是怎么样的眼神的话,那只能说,眼神中写满了‘我要拍死你’,这五个字。

  “喂,快向四害道歉啊!它们现在可比人类强多了,人类死光了他们都不会灭绝。”

  钟离昊放下餐具,用一种动物保护协会般神圣的眼神看着嬴愁,企图让她道歉。

  “这才是重点吗……”嬴愁无语的说道。

  “好了,别废话,赶紧吃。外面有客人等着。”

  嬴愁目光一冷,狠狠的瞪了钟离昊一眼,不想在这种无聊且现实的问题上过多深入。

  “客人?我这破地方有客人?怎么想的啊。”钟离昊不满的嘀咕道。

  “闭嘴,吃饭,滚去接客!”

  钟离昊抬起头,刚想吐槽‘接客’这个词,不过对上嬴愁那断冰切雪后,他果断认怂,开始吃饭。

  嬴愁已经失去了耐心,这时候别说是钟离昊,就连她‘皇兄’也会顺着她的意思,虽然她从来不会对她的‘皇兄’失去耐心。

  这里需要提一下皇兄这个词,由于嬴愁的气质,小时候经常被同伴戏称为女皇大人,久而久之,我们的女皇大人也就习惯了,开始自称为朕,称呼自己的‘哥哥’为、皇兄。

  简单的说就是,人不中二枉少年,哪怕傲慢如嬴愁。

  …………

  在嬴愁强大气场的压迫下,钟离昊只用了三分钟,就解决了自己的‘早餐’和洗漱问题,来到客厅‘接客’。

  客厅之中,并没有多少家具,除了会客用的,一张大沙发、两张小沙发和一张茶几外,唯有一个书架而已。

  “你确定这是‘客人’?!!”

  钟离昊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客人’,随后转头,耸拉着眼,满眼无神的看向嬴愁。

  “闭嘴,坐下,听着。”

  嬴愁毫不理会钟离昊的眼神,坐在其中的一张小沙发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对面大沙发上的‘客人’。

  惨白的脸,黑色的眼白,血色的瞳孔,鲜红的嘴唇,以及脸颊上卖萌似画着旋涡红晕的人偶‘客人’。

  电锯惊魂,竖锯,比利。

  “如果这是假的……好吧,我明白,即使今天是愚人节,你也不会开这种玩笑。”钟离昊低着头,右手拖着下巴,做思考状,“那就只能是真的了啊!!”

  “你是如何做到看见这家伙还可以淡定的做了两份煎蛋培根,安静而优雅的品尝了五分钟,其间使用言辞侮辱了下四害,然后和我讨论了关于人类与四害社会地位的问题,顺便给我的肾一次双倍暴击,最后给我说来客人了?!!!”

  面前是著名的竖锯,身旁是看见竖锯还能淡定做了半个小时煎蛋培根的女子,如此诡异的情况,钟离昊表示压力很大,以至于他的话语都变的颠三倒四。

  不过,在嬴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钟离昊一秒变脸,满脸严肃的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人偶,绅士的伸出手。

  这一幕在外人看来是如此的可笑,但在座的三‘人’,却没有一个想笑。

  “您好,比利先生,或者我该称呼宁,竖锯先生,恭喜您穿越成功。”

  “小店‘万事屋’,下至配小孩玩橡皮筋踢毽子,上至抓鬼杀恐龙,只要我快饿死了。我们万事屋都愿意去做。”

  “请问,您想要什么款式的人类,我马上给您去抓。”

  刚刚还在吐槽嬴愁的钟离昊,此时表现出来的‘非正常’一点都不比她差,或者说更加恶劣。

  这一刻,别说是嬴愁,就连这位大名鼎鼎的竖锯先生,都在用一种看四害的眼神看着钟离昊,虽然钟离昊仍不知道竖锯是怎么用木偶脸表达出如此深沉的表情。

  整个客厅陷入了长达一分钟的。

  不管是竖锯是不是强忍着用一块腊肉愁死钟离昊这个贱人的冲动,反正嬴愁快忍不住了。

  不过,好在竖锯以一种无视贱人的态度,说了以下的,让钟离昊免去了皮肉之苦。

  至少,暂时是这样的。

  “我想和你们玩个游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