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千钧一发的第一场

平行万宙 第三章 千钧一发的第一场

作者:城郭城隍 小说:平行万宙 更新时间:2020-11-22 01:29:53
定义,究竟什么样的方式才是完全符合我们性格的。么因为我懒,因为这个手机游戏我不能够做任何事,仅有你一个人完成4才算,完全符合我们性格吗。”  “这个朕想过,虽然实际上并不肯定错误的,的话你懒得说活呢。或是朕高傲,不我相信竖锯的话呢。这种可能会过多了,朕还缺乏一虽说两人缅怀周幽,看似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实际上却只是过去4分钟而已。。...

平行万宙

推荐指数:10分

《平行万宙》在线阅读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虽说两人缅怀周幽,看似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实际上却只是过去4分钟而已。

  “我先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来补充。”时间宝贵,钟离昊不想再浪费时间,因此并没等嬴愁应答,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这个游戏其实并不难,唯一的难点也是唯一的提示,‘用符合你们性格的方式合并活动轴’,既然竖锯这么说了,那么,如果我们使用了‘不符合我们性格’的方式,那就等于游戏失败了。但这个很难去定义,到底什么样的方式才是符合我们性格的。难道因为我懒,所以这个游戏我不能做任何事,只有你一个人完成才算是,符合我们性格吗。”

  “这个朕想过,但是其实并不一定正确,如果你懒得活呢。或者朕傲慢,不相信竖锯的话呢。这种可能太多了,朕还缺少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虽然口中说着少一条线索,但嬴愁脸上却没有一丝担忧。

  “就缺一条线索?那不就是已经推理出大半了嘛,不愧是女皇大人啊,快点说吧,别买关子了,这椅子可坐的不舒服,我都有点怀念我家的沙发了。”钟离昊对于嬴愁的反驳不以为意,反而一脸惊喜,以他对嬴愁的了解,如果对一件事没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那她绝对不会说出口。

  “是推理的差不多了,不过那条缺少的线索,却需要你的帮忙了。”对于钟离昊的拍马屁,嬴愁欣然接受,不过她可不会像钟离昊一样没品的把得意挂在脸上,“如果把傲慢和懒惰分开到没什么,但是放一起的话,答案就只有一个了。”说到这里,嬴愁有意的停顿了下。

  “七宗罪!”面对嬴愁刻意的停顿,钟离昊也是很配合,犹如小学生回答老师问题一般大声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这就是朕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了,你的记忆力就连皇兄也赞叹不已。快把你闲着没事看百度的知识储量拿出来吧。”

  “嗯……”初闻此言,钟离昊想要反驳下关于“闲着没事”这一点,不过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怕事后被嬴愁“砍”了。

  “懒惰:逃避的欲望,懒惰及浪费所造成的损失为懒惰一罪的产物。”

  “傲慢:卓越的欲望,过分自信导致的自我迷恋,觉得自己处处都高人一等为傲慢。”

  “但丁《神曲》里面的解释也是大同小异。”

  “懒惰:懒惰及浪费时间。”

  “傲慢:期望他人注视自己或过度爱好自己。因拥有而感到比其他人优越、把自己定位成比上帝或他人更优秀的存在。”

  “你还真是人肉百度啊。”

  对于钟离昊那几乎不假思索就将答案给出的非人记忆力,嬴愁也是不得不佩服。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懒惰的重点应该在浪费上。而傲慢的重点则是自我意识过甚的高人一等。”只是思索片刻,嬴愁几乎没费多少功夫就整理完了钟离昊刚刚所说的资料,顺着这条线索将整个谜题串了起来。

  “也就是说,朕高你一等,觉得你这种智商对这个游戏完全没有帮助,只希望你不要拖后腿。”说到这里,嬴愁嘴角一撇,一副不屑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在嘲讽钟离昊,还是觉得这个游戏太小儿科,毫无难度。

  “那我懒惰的表现呢。虽然感觉不谋而合,但是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啊?”钟离昊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而对于赢愁自动过滤“自我意识过甚”这句并且毒舌一番自己的行为,他只能表示敢怒不敢言。

  听闻钟离昊这个问题,嬴愁短暂沉默了一会后,带着些许犹豫,开口道:“浪费时间。”

  “额。”听闻嬴愁所言,钟离昊的脸不自然的一僵。

  “愿意赌一下吗?”嬴愁淡然的话语悠然飘入钟离昊的耳内。

  “这不是也没其他办法了嘛。”钟离昊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你有把握吗’之类的废话,好似这一场豪赌所使用的赌注并不是他的性命一般。

  得到了钟离昊的回答,嬴愁心中泛起些许感动,毕竟没有多少人愿意用自己的命去赌别人的猜测。

  “朕从竖锯说‘生或者死,做出你们的选择’的时候就开始计时了,现在过去了7分46秒,朕不确定浪费多少时间算是过关标准,所以我们需要做到在最后一刻、最后一秒脱困。”

  “话说你是怎么计时的。”钟离昊犹犹豫豫的开口问道,直觉告诉他,这句话问出口绝对会被嬴愁鄙视。

  不出钟离昊所料,嬴愁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觉得钟离昊这个问题非常白痴。

  “当然是默念了。放心吧,朕有专门练习过,相比脉搏这种只要情绪一激动或者一运动就不靠谱的计时方式,朕的默念可以做到百分之百准确。”

  “嗯…………你确定你是人类吗?”如果此时钟离昊能看见嬴愁的脸,那他一定会用一种看妖怪的表情看着她。

  “朕认识你二十多年,却没把你这个贱人杀掉,说明朕很有人性了。”不管是‘贱人’还是‘杀掉’,嬴愁都说的理所当然,就好像被她杀掉是一种荣幸一般,果然不愧是傲慢。

  “嗯……谢谢……”要不是双手被铐着,钟离昊肯定会抹一把额头那不存在的冷汗。

  “这个椅子的椅脚上是有滑轮的,而且地上也有固定滑轮轨道,所以只要冷静点,把椅子合并还是很容易的。呵……不得不说,刚刚没有因为你大笑而害死我们,真是天大的幸运。”嬴愁说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不惜余力的对钟离昊进行了一番嘲讽,“9分54秒的时候朕会身体前倾,把中心放到前面,然后用力坐下椅子,那样就可以合并了,用时估计只需要2秒,3秒时间作为容错备用,如果没发生意外的话,我们就等3秒,剩下的1秒时间足够我们安全脱离了,你只要保持现在这样的力道就行,别给朕拖后腿。”

  钟离昊一脸茫然的问道:“手铐咋办?”

  “你是白痴吗,没听竖锯说,只要符合我们性格的让椅子合并就能活下去,所以,到时候要么是椅子连同我们一起飞出去,要么就是铁拷打开。”

  钟离昊小心的问道:“那要是延迟了咋办?”

  相比他,嬴愁就干脆了很多。

  “朕不是留了3秒吗,要是延迟超过3秒,那就死呗。”

  “喂喂,真的会……”

  没等钟离昊把话说完,嬴愁直接说了句“时间到了!”就毫不迟疑的用力坐下了椅子。

  和嬴愁的推测一样,她只用2秒就把两把铁椅的椅背合并了,不过这还远远没有到可以松口气的时候。

  或许是竖锯想加点惊险成分,又或者是竖锯就是要游戏者考虑到包括延迟的所有问题,机关一如钟离昊所说……

  延迟了!

  滴答!

  第一秒!

  由于已经考虑过延迟这个可能性,所有不管是嬴愁还是钟离昊此时都表现的极为淡定。

  滴答!

  第二秒!

  一份不安渐渐的浮上两人的心头,与此同时,一抹翡翠色,一抹紫色,分别在钟离昊和嬴愁瞳孔中隐晦的闪过。

  滴答!

  第三秒!

  第一秒还好说,之后的两秒对于坐在铁椅上的两人犹如两个世纪。这一刻,对两人来说,如坐针毡这个词,再也不是形容词!

  咔擦!

  两道机关打开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室内回荡着,其中一道声音,是两人身下那钢针机关启动的声音!而另一道声音相比前者显得极为隐晦,再加上与前者同时响起,几乎被误认成同一道。

  铁拷打开了!

  而钢针也在同时激射而出!

  此时钟离昊和嬴愁两人可谓是命悬一线,只要有哪怕半秒的犹豫,他们就会死在那张铁椅之上!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这句话用来形容此刻的钟离昊、嬴愁,可谓是再适合不过了。

  只见两人在感觉到铁拷被打开的瞬间,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双手一撑扶手,借着那份互相作用的作用力,两人飞身向前扑去,半秒不到的时间里,两人安全脱离了钢针所在的范围。

  锵!

  千钧一发!

  几乎是两人刚刚离开钢针所在范围,一道让人听之牙酸的声音徒然从他们身后传来!

  钢针弹射而出,长达两米,毫不费力的将两把铁椅瞬间穿透。钢针尖端闪烁的寒光,让刚刚落地的两人感到一阵背脊发凉。

  呲……

  大约过了3秒,钢针重新缩回,又是一阵刺耳的声音,钢针划过铁椅的空洞彻底缩进了地面之下。

  “我去,秋心,还好你的计时完全正确啊,不然我们就要被暴了啊!”瞪大眼睛清晰看见这一幕的钟离昊,只感觉两股阵阵发凉。

  他们预留了3秒作为容错备用,而铁拷延迟了3秒,话句话说,嬴愁的默念计时,精准到秒,完全正确!

  而正是因为太过正确,让他们两人犹如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圈,不过这也是无奈,谁都不知道竖锯要求的时间是多少,拖到最后一秒,的确是最危险的,但同样也是最保险的办法。

  “……”嬴愁没有搭话,只是带着些许疲惫安静的躺在地上。

  见此,钟离昊也是难得的没有废话,同样躺在地上,第一个游戏虽然没耗费他们什么体力,但是那精神上的压力却让两人感到有些疲劳,只想多休息一会。

  咔擦!

  机关转动的声音再次出现,这次是从那无边的黑暗中传来。

  两人犹如惊弓之鸟,一个鲤鱼打挺,快速起身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钟离昊和嬴愁望去的方向是一处空无一物的空地,这处空地距离两把铁椅正好是一米,借着头顶微弱的灯光,两人能够清晰的看见那处空地,如果在稍微远个十厘米,两人就没办法看的这么清晰了。

  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块空地,足足看了五秒却不见空地有什么新的动静。

  不过就在钟离昊打算移开目光观察其他地方是,空地再次出现了新的变化。

  只见那空地的地板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下毫无声息的打开了,以此同时,一道类似升降机的声音传入钟离昊和嬴愁的耳内。

  钟离昊疑惑的望向嬴愁,而嬴愁还了他一个‘我也不知道’的表情。

  正当两人不解的想要上前探查一番时,竖锯突然慢慢的从地板之下升了上来,它上升的速度很慢。

  喀嚓……

  类似关门的声音传出后,竖锯和它身下的东西终于完全展现在钟离昊和嬴愁面前。

  “技术不错嘛。”钟离昊啧啧称奇的看了一眼地面,那里竟然连一丝缝隙都不存在,好似那地板原本就是一体的一般。

  “竖锯,难道你在减肥吗?不过我觉得凭你这身体材质,估计是没戏的。”感觉再怎么观察,也毫无作用,钟离昊百无聊赖的移开了目光,望向竖锯身下的那个东西,那是一个秤,有一平方米大小,“不过,我还是在精神上支持你的。”

  “恭喜你们通过了第一个游戏,不过……第二个游戏就没这么简单了。”无视钟离昊的嘲讽,竖锯用其沙哑的声音淡定开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