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反客为主?

平行万宙 第五章 反客为主?

作者:城郭城隍 小说:平行万宙 更新时间:2020-11-22
考成绩般悠闲惬意。  “幸好这一次我的表现还算很不错,要不然我真怕你会砍了我呢。”钟离昊自我调侃的声音传进嬴愁的耳中。  “安心吧,以你的贱来说,这种机会多的是。不如说这个,我到有件事很在乎。”幽暗中,嬴愁秀眉微皱,显然是对自己口中的所说的那件事极其黑暗中,一直保持双手抱胸姿势略显淡定的嬴愁,樱唇轻吐两字:。...

平行万宙

推荐指数:10分

《平行万宙》在线阅读

  “呼,接下去,只需要等了。秋心,还有几秒呢。”

  黑暗中,一直保持双手抱胸姿势略显淡定的嬴愁,樱唇轻吐两字:

  “3秒。”

  “比朕预计的快了。朕还以为你会在最后一秒搞定呢。”嬴愁一边和钟离昊说着话,一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哈哈,说明我技术提高了。”钟离昊说着话的同时已经淡定的双手抱头平躺在地上,此刻的钟离昊和嬴愁两人一点都不像是在等待最后的生死宣判的人,反倒像两个学霸在等自己高考成绩般惬意。

  “还好这次我的表现还算不错,不然我真怕你会砍了我呢。”钟离昊调侃的声音传入嬴愁的耳中。

  “放心吧,以你的贱来说,这种机会多的是。与其说这个,我到有件事比较在意。”黑暗中,嬴愁秀眉微皱,显然是对自己口中的所说的那件事极为在意。

  闻言,钟离昊诧异的眨巴着双眼,刚询问嬴愁口中的‘那件事’的具体情况,不想第二关的游戏时间结束了。

  噔!

  时间一到,地下室天花板里镶嵌式的照明灯在一瞬间全部亮起,这突然出现的刺眼灯光让已经逐渐适应黑暗的两人不由自主的抬起手遮住自己的双眼。

  突然出现的光源照亮了整个地下室,猝不及防之下,两人的眼睛同时出现了类似雪盲症的不良症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这过程中,整个地下室可谓是落针可闻,短暂失明的两人没有像普通人那样惊慌失措,他们只是遮着眼,静静的等待着双眼适应那刺眼的灯光。

  五秒后,双眼的不良反应慢慢消失,两人再次睁开双眼,从容环顾四周,到最后,两人望向的方向都集中在原本放着秤的位置,那里已经空无一物。

  这一切都毫无声息的发生在他们闭眼的几秒里。

  对此两人到没有特别惊讶,毕竟竖锯可是能直接将他们两人从万事屋丢到这个地下室的人。

  吱!

  这是门打开的声音,而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两人的左边。

  “竖锯还真是喜欢玩这套装神弄鬼的呢。”嬴愁不屑的摇了摇头,她极度不喜欢这种事情不在掌握中的情况,因此她对竖锯的这一套极具恶感。

  “嘛,现在这情况,至少说明我们第二关过了不是吗。”和傲慢的嬴愁不同,钟离昊到显得比较随遇而安。

  “对了,你之前说的那件事是?”慢慢站起身的钟离昊,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

  “你不觉得,这个竖锯对我们很了解吗,不然它怎么会给出‘这次你的智谋救不了你了’这种提示,明显是对你那非人的记忆力有一定了解的。更别说‘傲慢’‘懒惰’了,他根本就不像是最近穿越过来的。就好像已经关注我们很久了。”这就是嬴愁一直在意的事,不过相比这个,其实她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不过她并没有说出口,‘而且朕的特殊能力竟然在这里像是被压制了一样无法使用。’

  “算了,反正这种事,马上就知道了。”说完,嬴愁就漫步走进了那扇门。

  钟离昊本想打探打探情况再进入门内,不过嬴愁这干脆了当的行为却让他这个想法胎死腹中。

  无奈的摇了摇头,钟离昊终究还是担心嬴愁一个人会有危险,只能硬着头皮跟着走了进去。

  刚进入门内,钟离昊感到一阵诡异的失重感。

  不知过了多久,钟离昊感到自己的双脚再次踩在了实地上,不由的松了口气。虽然明知竖锯是个严格遵守游戏规则的“人偶”,但是这种诡异的感觉还是让他有点紧张。

  摇摇头驱散那失重感导致的头晕后,钟离昊开始打量四周。

  此时的他正处在一个空旷无比的巨大平台之上,比他先一步进门的赢愁,正在他右手边三米处出神的望着前方,不知在想什么。

  顺着她的目光,钟离昊看见了竖锯,它正漂浮在平台正中央,整个平台提供光亮的光源也是从那里传出。与平台上的明亮相反,大平台四方都是无边的黑暗,那是一种漆黑得连一丝光芒都没有的幽远黑暗。

  钟离昊对现在的情况有点茫然,无奈之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嬴愁此时也已经回过神来,她向钟离昊示意了一下后,就抬步向竖锯走去。

  钟离昊没有过多的犹豫,跟上了嬴愁的脚步。

  近距离观察平台中央的竖锯,让钟离昊产生那柔和的光芒是竖锯散发的错觉。不过钟离昊知道竖锯要发光也绝对是漆黑的,绝对不是这种柔和的白光。

  当两人走到竖锯两米外的位置时,竖锯开口了。

  “在最后一个游戏开始前,我有些话要给你们……”

  “闭嘴!”

  赢愁一声冷喝,美瞳中,闪过一丝紫芒。

  让钟离昊诧异的是,竖锯真的连话都没说完就乖乖的闭上了嘴。

  由于注意力都放在竖锯身上,导致钟离昊没发现,赢愁两颊升起两朵病态的红晕,很显然,嬴愁虽然使用了某种方法成功让竖锯闭嘴,但是,这个办法对她本身来说,也不好受。

  嬴愁不顾身体的不适,美瞳中寒意杀气更浓,冷厉的开口道:

  “谁允许你的说话了,朕问,你说,朕不问,你闭嘴!”

  对于嬴愁强势的行为,钟离昊虽然诧异,但是没有阻止,反而往前跨一步,站在嬴愁身前,挡在她和竖锯之间,同时右手伸入裤兜中紧紧的抓着什么东西。

  看着钟离昊的动作,嬴愁美瞳中闪过一丝柔和,一瞬间,那一丝柔和又化作酷寒的杀气,仿佛从没出现过。

  “朕承认,你那诡异的突然出现和消失的能力的确可怕,如果真的和你战斗,朕和钟离昊可能都会死。”

  说到这里,嬴愁刻意停顿了一下,观察竖锯的表情。

  竖锯的表情,在钟离昊看来非常诡异,他无法想象,一个人偶是怎么表现出这种名为戏谑的表情。

  嬴愁同样看见了竖锯的表情,这甚至让她产生了错觉,就好像现在被刀架在脖子上的不是竖锯,而是嬴愁她自己。

  嬴愁讨厌这种感觉,所以她右手一用力,直接把断愁抵在竖锯的脖子上,如果是人类,现在恐怕已经流血了。

  “朕有两点,让朕敢这么做。”

  “一、既然把我们两个拉进这个地方,那你应该足够了解我们了,不然你也不会在第二个游戏里用那样的方式暗示我。你的前两个游戏,对别人来说或许算那么一回事,但是在我们两人面前全部是可避免伤亡的游戏,这与其说是竖锯游戏的考验人性,不如说是考验我们的能力。”

  “二、明知这两个游戏无法对我们造成伤亡的前提下,你依旧执行了下去,而不是用你那诡异的能力直接杀死我们。”

  “这又是为什么呢。”

  竖锯刚想说话,嬴愁又一次右手用力,显然,她没打算让竖锯回答,而是要自问自答。

  “因为你不能杀我们,或许是做不了,或许是做不到。”

  “朕说的对吗?”

  相比钟离昊那一脸“卧槽,原来是这样”的表情,竖锯则开心的大笑起来,他甚至无视脖子上的唐刀,开始用力的鼓掌。

  “哈哈,精彩,真是太精彩了!我该说你不愧是被周幽一手教导到大的,还是该说你不愧是傲慢的持有者呢。”

  “你说什么?!”

  听见竖锯用一副很熟悉的口气说出周幽的名字。钟离昊和嬴愁两人直接忽略了竖锯的后半句话,激动的前跨一步,想要追问竖锯具体情况。但是,他们的动作还没有能付诸于行动,就感觉整个人撞在一堵空气墙上,不由得倒退了几步。

  “玩笑结束,没错,我的确不能亲手杀死你们,但是,这不代表你们在下一个游戏里不会死,更不代表你们可以用武力对付我,即便你们是傲慢和懒惰的持有者。所以,把唐刀收起来吧,还有你,把你的右手从你的裤兜里面拿出来。”

  这一刻,竖锯不在是人畜无害的人偶,没人可以随意的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这一刻,竖锯仿佛变成了史前巨兽。

  竖锯一边说着一边走向钟离昊和嬴愁,随着竖锯的每一步,两人都感觉到成倍增加的压力,迫近的压迫感让钟离昊和嬴愁两人有点喘不过起来,不自觉的按照竖锯说的话做了。

  “很好,现在终于可以好好说话了。”

  “我问你们,知道,主神空间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