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1、出生即被孙悟空抢去

鸿尘 1、出生即被孙悟空抢去

作者:我是鸿尘 小说:鸿尘 更新时间:2020-11-22 10:24:04
在焦急耐心的等待着,那边占时被用做产房的西厢房里却是声音嘈杂无章。稳婆在一劲儿的鼓励支持几欲晕厥的孙夫人加把劲,几个丫鬟忙前忙后的提热水递毛巾,一个早上都在跑来跑去,紧盼着将要新生命的小少爷或是是小小姐能早点儿新生命。孙家上下在这雷雨之夜忙做一团孙员外在偏房前的屋檐下急的来回踱步,眉宇之间尽显担忧焦急神色。身后两名提着灯笼的家丁看着自己老爷的急像非但没有劝慰,更是一个劲的微笑道贺。。...

鸿尘

推荐指数:10分

《鸿尘》在线阅读

  夜半惊雷,大雨哗然而下。值此雷雨交加之际,孙家庄上下忙做一团。

  孙员外在偏房前的屋檐下急的来回踱步,眉宇之间尽显担忧焦急神色。身后两名提着灯笼的家丁看着自己老爷的急像非但没有劝慰,更是一个劲的微笑道贺。

  “老爷,您就瞧好吧,夫人一准就给咱孙家庄生个小少爷。”

  胖家丁拍完马屁,瘦家丁也不甘落后。

  “胖哥儿说得对,老爷,您和夫人一向仁慈,必有洪福,老天爷都会降福咱孙家庄哩。”

  这边孙员外在焦急等待着,那边暂时被用做产房的西厢房里却是声音噪杂无章。

  产婆在一个劲的鼓励几欲昏厥的孙夫人加把劲,几个丫鬟忙前忙后的提热水递毛巾,一个晚上都在跑来跑去,紧盼着即将出世的小少爷或者是小小姐能早点降生。

  孙家上下在这雷雨之夜忙做一团的时候,从孙家庄庄外的密林里却不合时宜的跳将出十来个蒙面飞贼。

  飞贼步伐稳健,淤泥地面上奔跑的速度竟然没有丝毫递减,还时不时的展露一下他们不俗的轻功跳将到屋顶上飞檐走壁。有雷雨之声为他们的行动做掩护更使他们如虎添翼。

  孙家庄庄门口守夜的家丁早早的就猫进了值更房里,在他们想来,这么大雨势的夜晚只有傻子才会跑到身处密林环绕之中的孙家庄来为非作歹。

  看见值更房里微弱摇曳的微弱灯光,飞贼们互相交换了几个手势就跳将着避开了。

  雷电更见犀利,噼里啪啦的一个接着一个;大雨愈加磅礴,砸在地面上的声响恍若下豆子一般。

  孙员外踱步之余时不时的朝西厢房方向张望几下,眉宇间的担忧不减反增。

  “孙胖,孙瘦,你二人不用陪着我了,赶紧给夫人准备参茶和热水去,要是夫人生完孩子后有个闪失,唯你们是问!”

  胖瘦家丁本来还指望从孙员外这里讨个彩头,谁诚想却摊了个苦差事,见孙员外把话说的这么狠,两个做下人的还不麻溜的去准备。

  孙员外如此紧张也是有原因的,自己的夫人本就体弱多疾,这次生育之后难保不会使身体每况愈下,他怎会不忧心?

  此时,从孙家庄外疾步夜行而来的飞贼们已经到了近前,互相点头做手势后他们一哄而散,各自去找寻有力地形了。

  飞檐走壁上屋顶的,弯膝轻功上枝头的,持刀潜匿进庭院的,伺机而动做后援的...总之是怎么有利于行动他们就怎么行事。

  “哇~”,“轰隆隆~”

  婴孩的哭声和一击惊雷声几乎同时响起,让所有紧绷着的神经都忍不住跳动了一下。

  产婆喜滋滋的去给孙员外报喜了,孙员外紧赶慢赶的来看老婆孩子了,飞贼们紧了紧头罩开始行动了...

  “老爷,大喜啊,是少爷!咱们孙家庄有后喽~啊!”

  一个俏丫鬟刚刚从西厢房里疾步跑出,还没跑进房前的大雨中就被一名飞贼挥刀砍倒在地,那一双还充斥着喜悦的双眼在瞬间瞪的滚圆...

  远远的瞥见丫鬟倒地,孙员外还以为是丫鬟不小心滑倒在地呢,不由又加快了脚步,奈何雨势忒大,到西厢房的距离虽然只有二十多米却也淋的他够呛。

  “啊~”“老爷~”“住手~”“放过我孩儿~”“杀人了~”...

  惊叫杂乱声和西厢房中的身影攒动让正疾步赶到的孙员外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回事?

  丫鬟们,家丁们,产婆四散着惊慌逃逸了,原本该是值得庆贺的夜晚却变得尽显惊骇。

  逃散的人群中猛的多出几个黑衣蒙面飞贼,其中一个飞贼臂弯里更是抱着一个襁褓中哇哇哭泣的婴孩。

  孙员外大惊失色,不要命的冲了过去,想从飞贼手中夺回自己的骨肉。奈何飞贼不与诸人纠缠,抢得那婴孩后就弯膝跳将到了屋顶上。

  见飞贼们沿屋顶遁去到雨夜深处,孙员外血冲脑门,一个没忍住昏厥了过去。

  飞贼们已经远去,孙家庄上下却真真正正的乱做了一团。有疾呼救命的,有惊骇逃散的,有伏地哭泣的,有哀嚎呻吟的...此起彼伏...

  沿孙家庄四面密林往外延伸,朝西约三十里外就是赫赫有名的花果山。

  此时,花果山上雨雾朦胧,青翠的山峦更显幽深。

  飞贼们怀抱婴孩疾驰在雷雨夜色里,半路上竟然有早就准备好的奶妈为尚未果腹的婴孩提供奶汁,更有干棉衣和防雨布为那婴孩准备着...可见飞贼们是早就计划好的行动,而且计划严谨周密。

  深夜雷雨最盛之时,浑身早已浸湿的飞贼们终于紧赶慢赶的到了花果山水帘洞前候命。

  双膝跪地,飞贼们恭敬的齐声喝到:“幸不辱命!”

  从水帘洞中走出一虽尖嘴猴腮却气宇轩昂的毛脸雷公嘴之人,此人身披锦挂,双手背后,双眼中似有无尽玄机。

  不错,此人就是享誉三界的斗战胜佛,花果山美猴王孙悟空!

  孙悟空双眼中迸射出骇人的异彩,让飞贼们本就低下的头颅更加往下低了低。

  “孩子呢?”

  怀抱婴孩的飞贼赶忙双手将婴孩交到孙悟空手中,头却一直低着,待得孙悟空接过那婴孩之后,这名飞贼也迅速的飞身而退,跪伏到地面的位置和之前的分毫不差。

  双眼中异彩波动,孙悟空原本紧绷着的脸色在看到着咿呀闭眼梦呓的婴孩时温柔了许多。

  左臂揽着婴孩,孙悟空转身就进了水帘洞。

  “尔等自裁吧,所有因这婴孩枉死之人到了冥界皆有恩赐!”

  飞贼们原本低着的脸色上终于显现出了释怀神色,孙悟空语毕之时,十来把原本该是飞贼们索他人性命的利器齐齐的送进了自己的心脏,即便是死,他们也是笑着离去的。

  至于途中奶妈、供衣之人,早在她们的使命完成后就被飞贼们送到冥界享福去了。

  雷雨一直在下着,孙家庄上下还在乱作一团,水帘洞中的灯光也在燃烧着...

  为何孙悟空会去抢夺一个凡人的婴孩,还不惜杀戮生命?

  水帘洞里,孙悟空微笑俯视那梦呓着的婴孩,轻吟道:“娃娃,落到我孙悟空手里算你走运,要是落到妖魔两界手中你就算完了。”

  “无碍,有俺老孙罩着你,看三界六道之内谁敢造次,哼!”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