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芍药

玉堂娇 第三章 芍药

作者:卫幽 小说:玉堂娇 更新时间:2021-11-13 00:24:53
来人约莫三十七八上下,一身大红色的金丝镶牡丹锦绣缎袍,罩着的是杏色的软云罗祥云呈瑞袄裙,头上戴了支八宝如玉衬蹙金的牡丹钗,映得那女子原本就明艳十分的粉面,更添了几分神采,她刚一亮相,便觉一股富贵荣华气迎面扑来而来,众人的目光便都锁在了她身上。沈棠低沈棠低垂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诮,但再次抬头之时,却又恢复了平静无波,她立了起来,端方有礼地给继母秦氏行了礼,然后方重新坐了下去。。...

玉堂娇

推荐指数:10分

《玉堂娇》在线阅读

来人约摸二十七八上下,一身大红色的金丝镶牡丹锦绣缎袍,罩着的是杏色的软云罗祥云呈瑞袄裙,头上戴了支八宝玲珑衬金缕的牡丹钗,映得那女子本来就艳丽非常的粉面,更添了几分神采,她刚一现身,便觉一股富贵气扑面而来,众人的目光便都锁在了她身上。

沈棠低垂的脸上闪过一丝讥诮,但再次抬头之时,却又恢复了平静无波,她立了起来,端方有礼地给继母秦氏行了礼,然后方重新坐了下去。

老夫人一见是秦氏来了,便笑着叫了她过来,又让桔梗搬了张绣墩来,放到自己身侧,招呼她坐下,“平日都来得晚,知道今日老二回府了,怎么就巴巴地这个点儿就赶了来给老婆子我请安?”

秦氏的面上微微一红,娇羞地摇晃着老夫人的衣袖,不依地道,“柔儿一来,母亲就打趣我,大嫂可比我来得还早呢!”

秦氏虽和莫氏一般都是老夫人的儿媳,但她却又是老夫人的嫡亲侄女,所以老夫人待她,自然也就多了几分不同,她这个侄女一向杀伐果断任性泼辣,何时曾见过她这娇羞的模样?

待要多打趣她一番,又见沈棠也在场,为了顾及秦氏的颜面,老夫人便笑了笑,岔开了话题,“紫嫣和紫姝怎么不见?”

秦氏忙笑着说,“来的路上刚巧碰上了花房的柳娘子,听说暖房的芍药已经开了,这不,两个孩子便跟着柳娘子去了花房,非要摘两朵来献给祖母呢。”

老夫人听了心中欢喜,脸上的笑意便止也止不住地溢了出来,“芍药该是五月才开的,如今刚过四月,这花便开了吗?早听柳絮说了她嫂子治理花花草草有一套,这么看来,果然还是有些本事的。”

一旁伺候着的柳絮闻言,忙道,“嫂子常说,她能到花房做事,都是老夫人的恩典,她把府里的花房好好打理,让老夫人夫人小姐们天天有新鲜漂亮的花戴,才是报效了老太太您的知遇之恩呢!”

老夫人不住点头,“等空了,你把你嫂子叫来见我。”

柳絮心下一喜,连忙点头,老夫人如今深居简出,府中的事务多半都交给了大夫人莫氏,但说到底,这安远侯府仍旧是老夫人的天下,嫂子若是能入了老夫人的青眼,那么何愁两个侄儿的差事没有着落呢?

老夫人用完了早饭,漱了漱口,手脚麻利的小丫头便把杯杯盏盏都收了回去。

她望着两个儿媳正了神色,“我统共就只有两个女儿,一个虽然贵为皇贵妃,但却在那高高的宫墙内,轻易见不着;另一个远嫁了江南,更是十来年都没有见过面了。好不容易如今明月回了京,他们一家三口,人口简单,我的意思,就让他们直接在府里住下了。你们的想法呢?”

老夫人既然已经作了决定,那莫氏和秦氏还能有什么想法,俱都笑着应道,“那敢情好,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在一块,比什么都强!”

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明月在家中的时候让侯爷和我给宠坏了,是个争强好胜的性子,后来去了南边,也没少吃苦受罪,你们都是嫂嫂,若是她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要多担待着点,放心吧,老婆子自然也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沈棠的嘴唇微微翘起,老夫人都提前打招呼了,看来这二姑母虽然脾性不好,但却是真心受宠爱的,她一来,安远侯府本来就不清的水,该搅得更浑了吧?

这时,正堂外的门帘一阵响动,“祖母,祖母!”沈紫嫣和沈紫姝姐妹两个,人未到,声已至。

沈棠朝门外望去,果然见着了一对娇艳非常的姊妹花,身量高些的那个是二妹紫嫣,削肩细腰,粉面桃腮,穿了件亮紫的锦缎绣群,虽然才不过十二,却已经颇有了仕女袅袅婷婷的风姿了。

身量略矮些的是三妹紫姝,年方十岁,稚气未脱的脸上还带着一点婴儿肥,但那雪白的肤色,姣好的五官,桃红色的裙衫飘飘,活脱脱的又是一个美人坯子。

沈紫嫣手中提了一个精致的草编提篮,篮中放满了正怒放吐蕊的芍药,她也不理会堂中的其他人,径直便向老夫人处跑了过去,“祖母,您看,这芍药花开得多好看,我都给您摘了来,这朵最漂亮,可以簪在发髻上,这些可以让桔梗放到花瓶中摆起来看!”

老夫人笑着摇了摇头,“祖母都这把年纪了,还戴芍药花,岂不是让人笑话为老不尊吗?我看你们姐妹正值青春妙龄,头上簪一朵倒还使得。”

沈紫嫣斜斜地看了一旁静若处子的沈棠,咬了咬唇道,“大姐穿得这样素净,哪配得上我这朵艳丽的芍药?”

老夫人的眉头略皱,但很快便又松了开来,她接过柳絮递过来的香茶,抿了一口,也不再作声。

一向沉静的沈棠,越发沉静了。

其实她有点想笑,真的,芍药妖无格,她一向都不爱这花,就算是二妹不嫌弃她一身家常衣衫,她也并不想要。

秦氏见堂内气氛一下子有些凝滞,不由瞪了一眼骄横惯了的女儿,笑着打了个圆场,“你们年轻姑娘,花一般的年纪,就算穿得素净也都好看,这芍药花啊,就该配我这半老徐娘。”

说着,便从紫嫣的提篮中挑了一朵盛开怒放的芍药,簪在了发髻中,又冲莫氏道,“这芍药还真挺好看的,嫂嫂要不要也来一朵?”

莫氏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一身红彤彤的,配这芍药正好,我这穿了一身绿裙袄,头上若再戴朵大红花,岂不是俗气死了?”

秦氏不过只是为了女儿解围,并不在意莫氏戴不戴花,见她这么说便也不再执着此事。

不一会儿,便有打头阵送信的小厮请见,道是大爷二爷并苏姑爷一家已经到了城门口,二爷骑马而来,想必不多时就快要到了。

秦氏忙向老夫人告辞,带了两个女儿并沈棠到安远侯府门口等候。

沈灏的两房妾室,白氏和柳氏早就携了儿女在府门处等候多时了。

不多一会,沈棠的双生弟弟二少爷沈榕,也在贴身小厮双福双喜的搀扶下到了,与沈棠并排站到了一起。

沈棠语带怜惜地问,“你的身子可好些了?”

沈榕的脸色仍旧有些苍白,他笑着回答,“好多了,这几日天气好,也能出来走动走动了。”

他的语气有些虚弱,但沈棠却看到了他目光里的狡黠,她按捺住心中的好笑,脸上却还得挂出一副心疼的表情。

这时,几骑快马在安远侯府门口停住,从马背上跳下一个三十来岁的美大叔,他的容貌与沈棠姐弟有着六七成相像,一身雨过天青色的银丝绣袍,头上戴的是祥云紫金冠,好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

沈紫嫣和沈紫姝扑了上去,齐声唤道,“爹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