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商议

玉堂娇 第四章 商议

作者:卫幽 小说:玉堂娇 更新时间:2021-11-13 00:24:53
沈灏笑着摸了摸沈彩儿的脑袋,又都忍捏了捏她的小脸,溺爱道,“半月未见,我的小彩儿又长个子了不少。”沈彩儿是他盼着出生于的女儿,自幼养在身边,又惯会撒娇卖萌讨他欢欣,因为最得沈灏的疼爱,他的三子四女中,无人能出其右。沈紫姝见父亲顾着着和姐姐打闹,沈紫嫣是他盼着出生的女儿,自小养在身边,又惯会撒娇讨他欢喜,所以最得沈灏的疼爱,他的三子四女中,无人能出其右。。...

玉堂娇

推荐指数:10分

《玉堂娇》在线阅读

沈灏笑着摸了摸沈紫嫣的脑袋,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脸,宠溺地道,“两月未见,我的小紫嫣又长高了不少。”

沈紫嫣是他盼着出生的女儿,自小养在身边,又惯会撒娇讨他欢喜,所以最得沈灏的疼爱,他的三子四女中,无人能出其右。

沈紫姝见父亲只顾着和姐姐玩闹,便不依了,一个劲地往父亲怀**去。沈灏既觉得无奈又觉好笑,于是分出了一只手又捏了捏紫姝肉嘟嘟的脸颊,“还有爹爹的小紫姝,也出落成了一个小美人了。”

秦氏笑着迎了上去,“二爷一路奔波辛苦了,老太太在颐寿园等得急了,还不快些进去回话,尽在这和两个丫头厮闹了。”

沈灏携了妻子的手,望向簇拥上来迎接他回府的妻妾儿女,一眼便看到了角落里默默立着的一对双生儿女。

沈榕的姿容绝秀,脸色略有些苍白,但那修长的身形,俊朗的眉目,温润的气质,却隐隐透出人中之龙的气度来,比起大哥的独子沈枫来,也不逞多让。可惜先天不足,一直大病小病不断,缠绵病榻。

长女沈棠,更是风姿卓绝,即便身上着的是素淡的家常衣裳,与紫嫣紫姝的锦衣华服相比,也丝毫掩盖不住她的绝世风华,她就那样安静地站在那里,不发一言,也不像紫姝那样上前来求自己的关爱,但自己却怎样也无法忽略她。

沈灏的眼睛不由觉得有些刺痛,他挣开秦氏的手,走到沈楠面前,柔声问道,“榕儿这阵子身子可还好?我让人从南边捎来的药可曾用上?”

沈榕的脸上一副受宠若惊,他的眼睛立时便晶莹了起来,“承蒙父亲牵挂,南边带来的药已经用过了,周大夫说此药最合孩儿的病症,用了几丸,如今孩儿的咳症已经好多了。”

沈灏的脸上不由堆满了笑意,他乐呵呵地转过头去又问沈棠,“上次裁的春衣可送了下来?怎么穿得这般素净,棠儿你正值花样年华,可不能空辜负了这好时光,到以后想后悔的时候可来不及了哦!等下爹爹派人把从江南带来的云烟软罗给你多送几匹过去,再做几身新衣裳。”

沈棠浅浅一笑,“棠儿谢谢父亲记挂,父亲的话,棠儿记下了。”

沈灏见状,笑容更盛了,他是情场上的高手,万花丛中翩然而过的花蝴蝶,自以为最了解女子的心思,对待秦氏也罢,后院中的白柳两位姨娘也罢,便是对紫嫣紫姝紫妤三个女儿,他这招也屡试不爽,便以为这大女儿也是这般容易便能被打动的。

沈棠心中暗自觉得好笑,但面上却仍旧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回到安远侯府的两年来,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心口不一,曲意忍让。

秦氏见沈灏对方氏所出的这对儿女表露出疼爱,脸上一寒,朝紫嫣和紫姝两姐妹使了个眼色,便笑着又拉过了沈灏的胳膊,“瞧你,和孩子们絮叨有的是时间,让老太太久等可不太好。大哥和明月他们到哪里了?算算时辰也该差不多到西大街了吧?”

她成功地把话题岔开,转移了沈灏的注意力,紫嫣和紫姝也顺势挤了过来,一左一右地把沈灏夹在了中间,慢慢地他们四人就往颐寿园的方向走得远了,甚至都没来得及让沈灏跟白柳两位姨娘说上话。

柳姨娘一甩帕子,冷哼一声,“大清早就让站这里迎二爷,可二爷回来了一句话也没让说成,便又簇着他走了,哼,这秦氏也太专横了些。来,柏儿,咱们走!”说着便拉着七岁的四少爷沈柏离去。

这柳姨娘,乃是吏部侍郎的庶妹,虽然进门最晚,但却是贵妾,又生了儿子,是以秦氏最为忌惮,常想方设法找绊子给她下,但怎奈柳氏花信正好,又比秦氏更加美貌,沈灏对柳氏一直都盛宠不衰。

白姨娘原本只是沈灏书房里伺候笔墨的一个小丫鬟,但她颇有几分姿色,又善解人意,常与沈灏红袖添香,秉烛夜谈,时间久了,便慢慢掳获了沈灏的心,成了他的通房,后来因生了四小姐紫妤,便提了她做姨娘。

她一向以柳姨娘马首是瞻,见她离开,便也拉着沈紫妤疾步离去。

沈棠望着她们的背影忍不住翘起了嘴角,秦雨柔,当初你使劲气力,用尽心机得来的这个男人,那么快就有了新欢,还不止一个,不知道夜深人静之时,你的心中可曾有过后悔?

她笑着拉了沈榕的臂膀,然后慢吞吞地朝颐寿园走去,双福双喜自觉地让到了他们姐弟的后面,警觉地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碧笙今早提及了般若寺,我忽然想起,舅父在时,曾有数次提及那里的主持,你可还记得?”沈棠低低地道。般若寺,是京城中最负盛名的寺庙,主持静观方丈,是当世一时无二的得道高僧,般若寺的香火鼎盛,来往的也都是高门大户的夫人小姐。

沈榕一扫脸上的病容,想了想道,“嗯,有些印象,听起来,舅父似乎是认得那叫静观的主持的。般若寺与京城权贵的关系很深,若是向那静观打探,说不定,能问出什么来。姐,让我去!”

沈棠摇了摇头,“你上次去青衣卫的总坛打探,已经惹了三叔的怀疑,最近还是稍安勿躁,不要轻举妄动。般若寺的事,就交给我去吧。”

沈榕拉住沈棠的手便紧了一些,“我听说,般若寺的武僧都颇有本事,万一这静观是敌非友,姐姐你一个弱质女流,岂不是入了龙潭虎穴?那也太危险了。不如还是我去!”

面对爱姐心切的弟弟,沈棠一向都没有什么脾气,在这处处都是勾心斗角的安远侯府,只有在沈榕的面前,她才能展现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她笑了笑,又认真地说道,“你放心,姐姐不会有事的。过些日子,我便会想个由头,让祖母同意我去一趟般若寺。”

除了永宁伯夫人左氏,沈棠所感兴趣的女人几乎都能与般若寺搭得上关系,两年前突然连升三级至京畿卫统领的夏承恩的夫人,兵部员外郎张廷延的夫人也俱都是般若寺的忠诚信徒。

这般若寺,是非走一趟不可的。沈榕最了解沈棠的脾性,见她心意已决,也不再阻挠,只好嘱咐道,“那你自己要多加小心,一有不对,就立刻撤走。反正我们两年都忍过来了,也不急于一时。”

沈棠冲弟弟微微一笑,携了他的手,快步往颐寿园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