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序章

她自昆仑来 第一章 序章

作者:大大大水墨 小说:她自昆仑来 更新时间:2021-11-15 00:33:20
天机二十九年。五月的琵琶岭,山石嶙峋,虬枝枯叶,也没一丝暑气,连个鸣虫都也没,宁静得可怕的。偶而一只鸦雀,扑棱着翅膀一飞冲天,都能把人吓出一身冷汗。狭小的道路两旁,还撒落着打斗的痕迹,隐约的血腥气,似是再次提醒众人,那一场截杀的余波还未过去的。元州六月的琵琶岭,山石嶙峋,虬枝枯叶,没有一丝暑气,连个鸣虫都没有,安静得可怕。偶而一只鸦雀,扑棱着翅膀一飞冲天,都能把人吓出一身冷汗。。...

她自昆仑来

推荐指数:10分

《她自昆仑来》在线阅读

天机三十一年。

六月的琵琶岭,山石嶙峋,虬枝枯叶,没有一丝暑气,连个鸣虫都没有,安静得可怕。偶而一只鸦雀,扑棱着翅膀一飞冲天,都能把人吓出一身冷汗。

狭窄的道路两旁,还散落着打斗的痕迹,隐约的血腥气,似是提醒众人,那一场截杀的余波还未过去。

元州绾氏不知抽了什么风,少家主绾宜亲率族中六百仙修,千里奔袭,在琵琶岭围杀长州莲氏少主莲英和大小姐莲芙一行十二人,同时突袭莲氏所在的白鹤城。幸得莲威大弟子、莲氏十七代首徒无常元君雪千影赶回援助,又恰逢莲氏族老肃风天士莲康从北境赶回,再加上恩氏等几个莲氏附庸家族全力驰援,这才免去了莲氏灭族的惨剧。但绾氏的突袭,仍然造成极为惨重的后果,莲英莲芙重伤,莲氏仙修死难数百,仆众死伤过千。

接到消息的众世家还没来得及谴责绾氏,又一条惊天的消息传来:正在玄州夜氏做客的莲氏家主莲威和夫人金悯遭遇了刺客。莲威当场死亡,金悯重伤。雪千影不顾伤势,亲赴夜阳将师父的尸首和重伤的师娘迎回,更与夜氏翻脸,出手打伤了夜氏家主夜一行。回到白鹤不足三日,大小姐莲芙重伤不治,金夫人在丧夫丧女的巨大打击之下,自杀殉情。

莲氏是天下少有的能够传承千年的大世家,一面因为家教门风正直温厚,另一面也是因为世代镇守北境、对抗兽人族入侵的功劳。莲氏的丧礼,各大小世家家主、族老纷纷赶来,却未曾在丧礼上见到雪千影的身影。起先众人都以为她为了莲氏受伤不轻,没能抛头露面给师弟撑场面,也没人在意。

没想到,众人还未离开白鹤,便有消息传来,雪千影独自千里追杀绾宜一行人,一直追到了绾氏所在的元州,将绾宜所率仙修几乎屠戮殆尽,逼死前来接应姐姐的绾氏二小姐绾宁,更当着绾氏家主绾筠的面儿,杀了绾宜。

绾筠当场被气得吐血,但雪千影并没有善罢甘休,一口气将绾氏所有仙修屠杀干净,但并没有迁怒绾氏旁系、姻亲和仆众。

元州绾氏,就此“灭族”。

一人屠一族。自仙尊开鸿蒙划州府立六律以来,还是头一遭。

莲氏遇袭,绾氏的手段虽然不够光彩,但世家之间倾轧争斗向来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世人更多的是看戏心态,假惺惺的去吊唁一番,说两句客气话,就算是心意到了。没想到,莲氏出了个如此强悍的人物——自然以前这位无常元君灭杀兽人族的威名也是如雷贯耳,但杀人能和杀狼一样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能有灭人全族的胆量和实力?而且灭的还是十大世家之一、传承了几百年的绾氏。众世家一时难免“唇亡齿寒”,纷纷跑到祖州,面见泽德广,言辞切切,口口声声伸张正义,实则杀之而后快。

泽德广碍于“民意”,不得不广发请帖,邀请天下各大小世家家主、族老,以及声望极佳的散修们,于琵琶岭外集结,随他一起前往莲氏,讨个“说法”。

有忌惮的,自然也有叫好的。炎州潇氏家主潇铭圭就在泽氏舌战群雄,为雪千影据理力争。更说出“你们不过是没有那个实力,若是也有如无常元君高绝的修为,别说是为了报仇,就是为了利益,你们也能灭族屠城”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

支持潇铭圭这种说法的人也不在少数,但两相权衡,眼下扼杀一个强横霸道的无常元君好像对家族更为要紧——毕竟她雪千影今日能灭了绾氏,明日也能灭了别家,难不成因为她一个,莲氏从此说不得碰不得?

故而群情激辩的结果,自然是潇铭圭惹下众怒,众世家不肯应承这种“污名”,纷纷站出来与潇铭圭为难,可他却不再争辩,只表示会跟随前往长州。众世家虽然“放过”他,但对他并不信任,谁不知道,他的儿子,还是莲威金悯夫妇抚养教导长大的。这次潇铭圭人虽然来了,但肯定是要站在雪千影一边的。就连看似大度的泽德广,也专门派了两个得力的心腹,看着潇铭圭。

于是世家不论大小,纷纷装聋作瞎,不再提及绾氏突袭围杀的恶行,皆道是雪千影此番行事不妥,群情鼎沸,同仇敌忾,誓要她一死以谢天下。

可他们却忘了,莲氏此番损失也十分严重,族中长辈死的死,伤的伤,除了一个德高望重但很少过问俗事的肃风天士,全靠一群小辈们支撑到如今——那重伤未愈连继承典礼都没办、却已经着手重建家园的少主莲英,如今也只有二十二岁。

泽德广率众走在最前。为了壮声势,也是施压,泽德广没有率众人御剑,而是步行,为的就是给莲英足够的应对时间,教他主动出来,方便谈条件。更为了能够引诱雪千影露面,只要她敢露面,自己就能煽动众世家围杀之。能杀了最好,杀不了也无妨,雪千影手上的血债越多,自己对莲氏下手就越合情合理,越光明正大。

这时有泽氏族人来报,已经将此番前来的世家清点完毕。不出所料,夜氏没来人。

泽德广冷笑一声,心里想,那夜氏巴不得让雪千影做未来的家主夫人呢。夜一行为了亲侄子,别说这种时候不肯露面,便是雪千影打伤了他,也能忍气吞声。夜氏少家主夜小楼,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了雪千影不惜与抚育自己多年的伯父反目,与家族决裂,叛出夜氏。这么大的消息,至今没有传开,也是这位夜家主有心封口的杰作。

更何况,十大世家向来明哲保身,此番除了潇铭圭和康州莫氏莫雪歌,也只有家主刚刚死在了雪千影手里的宁州陈氏派了几个族老过来装装样子。其他大世家一律借口推脱,不肯露面。

相比潇铭圭,泽德广更担心莫雪歌。在绾氏被屠的当天,雪千影已经重伤,且落入绾氏几个旁支的手中,眼看就要丧命。结果莫雪歌亲自带人奔袭元州,不声不响的将好友雪千影给救了出来,并亲自千里护送回长州千灯,还将自己的义兄、钟南山药王谷安下士的关门弟子、人称盲医的修正留下给雪千影治伤。此番泽德广邀请各世家前来声讨莲氏,莫雪歌姗姗来迟,没带什么人手,也不为好友分辨,但却亲手送上了绾氏这些年作恶的证据。

泽德广看了这些证据,却没有公之于众,值得出了个“事出有因,但莲氏和无常元君仍需为绾氏的事情负责”这么个结论来。奇怪的是莫雪歌并没有当众争辩,还跟着一起来了琵琶岭。

潇铭圭没少给莫雪歌脸色看,但莫雪歌浑不在意,也不与其他人搭话,只是默默的跟着大队前行。

“家主,出了琵琶岭就是长州地界,怕是他们已经得到消息了,咱们要不要休整一番?”瀛州曹氏家主曹玉楼道。

另一边,生州诸葛氏家主诸葛微雨也道:“咱们缓一缓,给他个薄面,不然大咧咧的直接扑进白鹤城,像是咱们这帮长辈有意为难似的。”

明明就是有意为难,却还要高呼大义,虽然这般行径很不要脸,但两人的话还是深得泽德广的心意,他笑着点了点头,又对两人称赞了一番,心里却是冷笑,曹氏不堪大用,诸葛微雨也不过是个满腹野心的草包,但有这么两个蠢货马屁精上赶着做马前卒,倒也不错。

“传家主令……”按照礼仪,曹玉楼应该称呼泽德广为泽家主或是泽世兄,一声“家主”,摆明了是自降身份,成心讨好泽德广。果然话一出口,泽德广身后不少人都发出了嘘声。

曹玉楼不以为耻,反而清了清嗓子,更大声的说道:“传家主令!……”

然而话音未落,前方探路的泽氏子弟狂奔而来。

“家家家主……不好了,前面……”泽氏子弟气息还未喘匀,话都说不清楚。

“不要慌张,当着这么多家主族老的面儿,不要丢泽氏的脸。”泽德广心里暗喜,但脸上还是做出一副和蔼态度,更伸手扶住行礼的弟子,“慢慢说,前面怎么了?”

“无常元君,在前面!”

“轰——”泽德广身后炸了锅。

“带了多少人?”曹玉楼忙问。

“一……就一个人!”泽氏子弟大声答道。

一个人能掀起多大风浪,要看这个人是谁。

无常元君,雪千影,掀起的风浪,绝对是山呼海啸般的滔天巨浪。

仿佛为了配合众人的不安,琵琶岭仅有一线的天空之中,突然闪过一道长长的闪电,接着一个雷炸响在头顶,远近的枯树上,一大片鸦雀闻声而起,遮天蔽日,惨叫着逃遁远去,让泽德广身后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来,来了!”不知是哪个不经事的家主颤颤巍巍的喊了一句,泽德广这才回头望向前方。

狭窄的前路,一个白衣女子,撑着一把血红罗伞,缓缓而来。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