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逼迫

她自昆仑来 第三章 逼迫

作者:大大大水墨 小说:她自昆仑来 更新时间:2021-11-15 00:33:20
“你自尽吧。”泽德广盯着雪千幻的眼睛,“既全了元君的名声,又束之高阁了两家的仇怨,岂非是两全其美?”焦躁不安噪杂的琵琶岭突然宁静了下去。仅有风参杂着血腥气,呼啸声而过的唰唰声。雪千幻垂下双眸,也没说话的,而已将手里的伞,轻轻地阖上,收了出来。泽德广明白自焦躁嘈杂的琵琶岭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风夹杂着血腥气,呼啸而过的唰唰声。。...

她自昆仑来

推荐指数:10分

《她自昆仑来》在线阅读

“你自裁吧。”泽德广盯着雪千影的眼睛,“既全了元君的名声,又搁置了两家的仇怨,岂不是两全其美?”

焦躁嘈杂的琵琶岭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风夹杂着血腥气,呼啸而过的唰唰声。

雪千影垂下双眸,没有说话,只是将手里的伞,轻轻阖上,收了起来。

泽德广知道自己计策将成,几乎是控制不住的狂喜。

“你若是不放心,我可以在此立誓:你自裁之后,元州各家族势力,不得再以绾氏的名义,与莲氏寻仇。若有违者,我泽氏必将全力讨伐之!”泽德广继续施压,“元君,我也是为你、为莲氏着想。莲氏遇袭,遭受重创,一时半会儿无法恢复元气。元州诸人不敢与元君纠缠,但对莲氏,就未必会如此惧怕。而占着复仇的大义,我等又不好干预,到时候两败俱伤,累得莲氏一蹶不振,将来元君又有何颜面去见九泉之下的清泉天士夫妇?”

泽德广越说越快,笑容几乎从心里发散到脸上,突然,“锵——”的一声,笑意生生凝固在眼角眉梢。

雪千影挽了一个剑花,手中长剑迸发出刺眼的灵光。

“这是……仙尊的佩剑,不见万物!”青子衿活得够久,见识自然够广。当他吐出“不见万物”四个字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在世家的印象里,雪千影有三把剑。一把是清泉天士莲威亲手锻造的细长佩剑,剑格处有细碎的珠贝花朵装饰,名字叫做无归,如今就插在北境防线外的战场正中,算是人族与兽人族之间的界碑。另一柄叫做红尘,是昆仑末代仙主雪靥的佩剑,两年前昆仑遗墟试炼,雪千影从昆仑神殿里寻得,据说千里追杀绾氏众人用的就是这把剑。

还有一柄佩剑,大家都听过但是没见过,便是当年仙尊于蓬莱羽化,将自己的两把佩剑赠给了雪千影和夜小楼。送给雪千影的,就是这把声名显赫、华丽隽美的不见万物。但世人大多只闻其名未见其实,因为雪千影本身就很少拔剑,一把血红罗伞,足以令天下仙修望之胆寒了。

眼前这一柄陌生的长剑,形似一根凤羽,上有锦鲤盘旋,剑格和剑柄是整根的虬角雕琢而成,垂下两条细小珍珠和珊瑚穿成的流苏。这把剑华丽耀眼,确实只有仙尊这般开天辟地的风流人物配得上。

如今这把剑就握在雪千影的手中,流苏被琵琶岭的罡风吹动,飒飒细响,仿若啃噬人的骨皮。

“无常元君,你这是什么意思?”泽德广佯做惊诧状,带着颤音开口诘问。

雪千影剑指着泽德广和他身后众人:“这就是我的意思。”

仙修之间拔剑相向,除了不死不休,还能有什么意思?

泽德广往后退了一步,身边曹玉楼和诸葛微雨等人已经拔剑护在他身前。曹冰心大声喝道:“雪千影,你灭了绾氏,难道还要灭了这天下吗?”

雪千影看着众人,眼神之中既没有自持武力威压众人的快意,也没有对即将到来一场大战的紧张,反而带着几分厌烦,几分悲悯:“这天下未曾与我莲氏为仇,我自然不会与天下为敌。但诸位既然要与我拔剑相向,千影只能勉力一战,方不辱我莲氏门楣。”

泽德广微微蹙眉:“今日这里有近千人,代表这天下数百世家。元君对我们拔剑,和与天下为敌,又有什么区别?”

“天下不止有世家,有仙修,还有异族,有凡人,苍生万物,才是天下。”雪千影脸上带笑,眼底却是一片冷色,“你们也配自诩为天下?”

泽德广气急,指着雪千影骂道:“大胆狂徒,今日必叫你丧命于此,教你知道什么才叫做天下大义不可违!”

说着,更唤来青氏二老,请他们作为先锋,率先出战。

“诸位不妨听我一言。”潇铭圭突然分开众人,朗声说道,“绾氏被灭族,也是因为动手突袭截杀莲氏的缘故,归根到底是咎由自取。这一战两边都损失惨重,也算是扯平了。”

“怎么能叫扯平了?”曹玉楼急了,手里的剑摇摇晃晃,大声叫着,“莲氏损失惨重,可好歹家业还在,绾氏那是灭族!族中仙修一个不剩!”

“你小点声,我听得见。”潇铭圭翻了个白眼,“绾氏的仙修没了,可家业也还在,旁系,姻亲,附庸,仆役,也都还在,重建不难。”

“你……”曹玉楼气得跳脚,“若是潇氏遭遇如此境地,潇家主还能如此高风亮节,曹某倒是佩服。”

“不会的。”潇铭圭摇了摇头,“我潇氏立家时间不长,但家规门风严明,没那么下作。”

没等曹玉楼跳起来反驳,潇铭圭又道:“哦不对,怎么能叫下作?明明是下贱。”

世家之间,最忌刺杀暗杀之事。一旦有人行此举,便是天下共讨也不为过。潇铭圭骂一声下贱,虽是粗话,倒也在理。

“潇家主,你与莲氏相交甚笃,不愿参与此事可以一旁观战,我和在场诸位也不会怪你。若是再出言相激,挑拨离间,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潇铭圭却不看他,对青氏二老行礼道,“两位前辈,有件事,夜家主和无常元君没有声张,但已经查实,此事有关青氏声誉,还请两位前辈听一听再做决断。”

青子衿颔首还礼:“潇家主但讲无妨。”他对这位年过五旬仍旧少年心性的豪阔家主还是颇有好感的。

潇铭圭开门见山:“绾氏的刺客,虽然是伪装成夜氏门人的身份,但行刺所用佩剑,却是青氏所有。若非无常元君明察秋毫,运用溯回术,发现这人用得是绾氏的绝招……”

潇铭圭言辞恳切,青子衿一惊,与弟弟对视一眼,看向雪千影:“小友,夜家主所言可当真?”

雪千影点点头,从乾坤袋中取出那把剑,丢给了青子衿。

青子衿扫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把佩剑的规格制式,乃是青氏剑炉所铸,非青氏嫡系子弟不得使用。青子衿用力拔出佩剑,剑身上“如林”二字,确是青氏嫡系一位晚辈的字号。

“如林……”青子吟也看到了这两个字,低声道,“去年他外出,迟迟未归,后来找到了尸身,却没有找到佩剑,原来是被绾氏拿了去。”

雪千影点点头:“不错,我对这把剑用过溯回术,杀害剑主人的正是绾宜。”

青氏二老对视一眼,将剑收了,对雪千影行礼致谢。

而后,两人还是提剑向前,站在了所有人的前面。

青子衿眸色昏沉,低着头,声音有些低哑:“小友,此事我们确实不知,但家主有命,对不住了。”

青子吟低低的叹了口气,而后抬起手,剑指雪千影。

他们身后,是一众家主和族老,各自执剑,一步一步慢慢朝着雪千影逼去。

潇铭圭愣了愣,他满心以为,自己能够逼退甚至逼走青氏二老,而后再带头离开。毕竟声讨这种事,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些人本来就不心齐,自己搅合一番,总能削弱些实力。没想到,青氏二老,不,青氏家主,竟然这么决绝?

一边,曹玉楼都快笑出声了,他玩味的看着潇铭圭。潇铭圭对上他的眼神,这才恍然察觉,原来自己中了泽德广的层层算计。心里顿时着了火,想要再冲上去说些什么,被护卫拦下了。

众人步步紧逼,渐成包夹态势。潇铭圭像是湍急水流中孤立的一块顽石。

“慢着!”一个飒爽的声音搅乱了众人的气势,众人回头看去,竟然是莫雪歌。

“莫家主!”潇铭圭一惊。他们知道莫雪歌来了,默默的跟着众人身后,还以为跟他们一样目的。

没想到,莫雪歌开口就足以惊掉人的下巴:“诸位,泽家主,你们这样围上去,毫无用处。还是让我来吧。”

泽德广皱眉看着莫雪歌。在他看来,莫雪歌不添乱就算是帮了大忙。更私下盘算只要这一次莫雪歌不出来搅局,来日自己征伐天下之时,就对莫氏网开一面,不会赶尽杀绝——至少她那个智绝天下的谋士,若是愿意归附,就可以活命。还有她那个美如天仙的凡人妹妹,也可以活。

雪千影和莫雪歌是过命的交情,传说两人于昆仑一见如故,情同姐妹。雪千影追杀绾氏受了重伤,夜小楼和莲英等人鞭长莫及,还是莫雪歌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亲自带人跑去元州把人救回来的——她突然跳出来,难免让人生疑。

“莫家主的意思……”泽德广对她并不放心,虽然两边距离不算远,但以雪千影的修为再加上莫雪歌,想要逃走轻而易举,若是合力反扑,这边就更没有胜算了。

“我是说,你们杀不了她。我能。”莫雪歌平日里极少用剑,但莫氏历任家主的佩剑连环,此刻就拿在手中,闪烁着金灿灿的灵光。

琵琶岭上窄狭的天空,厚厚的一层乌云,怨气缭绕,勾勒出晦涩阴郁的暗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