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天道不容

极诀 第五章天道不容

作者:咒梦 小说:极诀 更新时间:2021-01-13 10:20:44
会来此击杀于你?”玄机道人想起修真界有此邪圣,不由得皱眉头,小小年纪便有令人惊叹的天赋,的话也不是错生家族,也许,他了成了无尽虚空境强者了。十七岁分心,二十七岁元婴,所杀之人不计其数,迄今还好好活着也不是因为也没人杀他,不是他的实力了不亚于无尽虚空境强“哈哈哈,邪圣怎么会在此地?难道邪圣在这里也有仇家吗?”。...

极诀

推荐指数:10分

《极诀》在线阅读

  “玄机道人?”

  男子远远看见一身穿紫袍的老者,暗自低语。

  “哈哈哈,邪圣怎么会在此地?难道邪圣在这里也有仇家吗?”

  玄机道人也看见了男子,人还未至已放声大笑。

  “玄机道人来此是为了击杀我吗?”

  男子一如既往的冷淡,除了月儿,他对谁都如一块冰,给人的感觉就像冬天掉进了冰窖---寒冷至极。

  “哈哈哈,邪圣开玩笑了,你乃修真界出了名的怪杰,而我们玄机宗在修真界又不与任何势力共相为谋,我岂会来此击杀于你?”

  玄机道人想到修真界有此邪圣,不禁皱眉,小小年纪便有惊人的天赋,如果不是错生家族,或许,他已经成为虚空境强者了。

  十八岁分神,二十六岁元婴,所杀之人不计其数,至今还活着不是因为没有人杀他,而是他的实力已经堪比虚空境强者,没有谁可以轻易的击杀他。

  当他刚跨入元婴境的那天,他拿着他那把杀剑屠尽了灭他家族的仇家,他的仇家虽然没有虚空境强者,但他的行为却不容任何人小看。这些都离不开他的邪法,越杀越勇,越杀越恐怖,硬生生的将和他同等阶的五位强者全部击杀。

  最后还将所有人的头拿到了他父母坟前。

  从那以后,他被所有人称作邪圣;

  从那以后,没有一个人敢招惹他;

  从那以后,他被所有修真者视为不可招惹的对象。

  “既然你能来此,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玄机道人想知道自己的猜测对不对,便出口询问。

  “似乎,我的事,没有必要告诉你吧?!”

  玄机道人不轻不重地碰了个钉子,如果不是忌惮,他现在就想将这邪圣击杀。怎么说他也是位老者,对老者说话如此肆无忌惮,太没有礼貌了。

  “我还有事,就此别过。”

  玄机道人隐隐感觉到了什么,扔下一句话便匆匆消失了。

  “月儿,你说,这次真能将你的身体凝炼出来吗?”

  “哥哥说能就一定能,不然哥哥早让我去夺舍了。”

  男子抚摸了几下腰间的紫色葫芦,动作中透露出与他性格完全不相符合的柔情,眼里满是坚定。

  “剑宗宗主,久违了。”

  “哈哈哈,原来是御魂宗宗主。能来此想必都是因为它吧?”

  “是啊,既然来此,就是因为感觉到了。”

  “一起去看看吧,也许是有人故意为之。”

  剑宗宗主一身灰袍,在其胸膛绘着一把剑,可以感觉到从那绘图上传出阵阵剑意。

  御魂宗宗主身着青袍,手持一柄白布帆,上面写有一个鲜红的魂字,白布帆随风而动,那个魂字竟有一种跃然而出的感觉。

  在一间茅草屋外,玄机道人静静站着观察,不敢靠近也不敢乱动,本来他是用神识探进这茅草屋的,可是散出去的神识没有一条返回,仿佛被什么东西吞噬了。他这才静静站着用眼睛仔细观察,想看出一个究竟。

  “玄机道人来的挺快嘛!”

  从树林出来一个翘臀**的少妇,扭着水蛇腰慢慢踱步,甜美的声音十分诱人。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凤阕阁的阁主。”

  一壮汉应声也出了树林。

  “你们也来了?那就不奇怪了。”

  玄机道人似明悟了什么回头对二人说道。

  “不奇怪什么?你发现了什么?”凤阙阁阁主不甚明悟,急忙问道。

  “其实很简单,我们不约而同来这里,显然就是......”

  “就是某个人的阴谋,而且看来来的人几乎都是虚空境强者啊!”

  剑宗宗主从树林中现身,插言道。

  “是啊,这么明显的道理,难道凤阙阁阁主想不到?难道是在应证俗世人所言的‘头发长见识短’不成?”

  “许鹰,闭上你的乌鸦嘴,你以为我们凤舞怕你许鹰吗?有本事我们现在就打一场,分出一个雌雄。”

  “这还用分吗?有眼睛的都知道你是雌的。”

  凤舞似乎和许鹰有仇,一见面就争论了起来。

  “行了,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每次见面都这样,你们两个不烦,其他人都烦了。”壮汉看着两人无理取闹,皱眉道。

  “哈哈,无欲无求的逍遥阁阁主竟然做起了和事佬。”

  又一声令他们熟悉的的声音。

  “邪圣?”

  “邪圣!”

  凤舞和许鹰几乎异口同声,两人相继又白了对方一眼。

  “怎么?对我有意见?还是想联合击杀我于此地?”

  “邪圣说笑了,我们几位老者岂有精力能将你这个壮年击杀?何况邪圣与我们无怨无仇,我们何须联合将你击杀?”

  “各位既然来了,就进来一叙吧!”

  就在所有人将目光放在邪圣的身上时,从茅草屋里传出一声呼唤。

  “进去吗?”凤舞有些犹豫。

  “进,怎么你们越修行胆子越小了?既然可以引你们到这来必然不会是无缘无故,更何况你们这么多虚空境强者,还怕谁?该来的也躲不掉。”

  邪圣冷言冷语,说完第一个迈步朝茅草屋门口走去。其他人见状也跟了进去。

  “欢迎各位来此。”

  众人盲目地看着茅草屋内简陋的环境,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你是谁?为何藏头露尾?既然引我们到这里来,是不是该现身与我们相见!”

  玄机道人开口询问。

  “呵呵呵,吾只是一缕分魂,吾今日让你们来此自然有事相求。”

  声音在茅草屋内飘荡着,众人不能使用神识,用耳朵也辨别不清声音的方位,更不知道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样的人。

  “什么事?你给的报酬是否和所做之事同等价值?”

  邪圣不愧为邪圣,对于任何人、每件事既冷淡而且直接,从来不浪费太多的口舌。

  “帮助吾的传人降世,当然,既然能给你们那么大好处,所谓的这个护法也会很逆天,只要你们出全力保他不会会有生命危险,至于提示给你们的好处定然会给你们。吾,从不食言。”

  玄机道人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惊恐地看着四周,眼神尽显空洞。

  “你,你,你是岳枫?!不,不可能,你不是已经被天道毁了吗?怎么可能还会有一缕分魂?这不符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