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皇后艳惊城》第9章 东风桃花终一曲(3)
姚北歌高迟雪小说名字叫作《皇后艳惊城》,提供更多皇后艳惊城,皇后艳惊城小说深度阅读。皇后艳惊城小说姚北歌高迟雪节选:姚北歌。“是什么人,居然如此争吵!”皇后气着站站起身来。“回皇后,是臣的外甥女,舍妹之女姚北歌。”高子帆并为解…...

皇后艳惊城

推荐指数:10分

《皇后艳惊城》在线阅读

姚北歌高迟雪小说名字叫做《皇后艳惊城》,这里提供姚北歌高迟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皇后艳惊城小说精选:她又走近轻轻嗅了嗅,“至于这香气,本不是由此骨散发出来的,而是做成佛像之后,将其掏空,放置极热极寒之地生长罕物妖花精华之香,由此可发出异香。”“好!”东陵皇站起身来,鼓掌,“此物正如你所言,千真万确!”“将军,舍妹好眼力。”“只是皮毛,民女也只是在书上读得,此生也只是第一次见到此物。”说完,她便重回自己的位置。台下,阵阵美言,夸奖,用欣赏的目光望着高迟雪。“臣恐怕接受不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啊,皇上不必送此大礼。”高子帆走到东陵子卿正前方…

她又走近轻轻嗅了嗅,“至于这香气,本不是由此骨散发出来的,而是做成佛像之后,将其掏空,放置极热极寒之地生长罕物妖花精华之香,由此可发出异香。”

“好!”东陵皇站起身来,鼓掌,“此物正如你所言,千真万确!”

“将军,舍妹好眼力。”

“只是皮毛,民女也只是在书上读得,此生也只是第一次见到此物。”说完,她便重回自己的位置。

台下,阵阵美言,夸奖,用欣赏的目光望着高迟雪。

“臣恐怕接受不了这么贵重的礼物啊,皇上不必送此大礼。”高子帆走到东陵子卿正前方,大殿之下,正对着东陵子卿。

“将军不必客气,对于将军多年的功绩,小小之礼,不在话下。”

说完,大殿之外一阵喧闹,看似是守卫拦住了什么人,而此人像是要想进来。

“让我进去!”

是姚北歌。

“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吵闹!”皇后气着站起身来。

“回皇后,是臣的外甥女,舍妹之女姚北歌。”高子帆为其解释。

姚?她姓姚?她的女儿?是啊,十二年了,竟然忘了她的存在。

东陵子卿思忖着,严厉泛出意思惊愕,她看着高迟雪,见她面色焦虑,似是在为接下来他的命令表示堪忧。

好吧,我就看看。

“好吧,放她进来吧。”

姚北歌从正殿大门进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一步一步,她看着高迟雪也为她焦虑,她看着高子帆,看着皇后严厉的眼神,皇上捉摸不透的眼神,她小心翼翼,似是一个死渊,踏入了,却是出不去。她一步步胆战心惊,站于大殿中央。

她不说话,她只是望着皇帝。

原来这就是皇帝?如此威严,伟岸,阔气,端庄,看似四十上下,与娘的年龄差不多。

看他上下打量她,她却忘了神。

高子帆,高迟雪出着冷汗,见她一直不跪下行礼,很担心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放肆!”东陵子卿身后的太监发话,“见着皇上也不下跪!”

东陵子卿一笑,“罢了,小孩子,不懂事。”

“恐怕是其母教女无方,我倒是看着这母女都一个样,个个无礼,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皇后用着嘲讽的口吻对她进行批评。

说完,高迟雪急忙跪于大殿之下,“求皇上皇后恕罪,是民女教女无方,”她连忙扯着姚北歌的衣物示意让她跪下,“只是小孩子不懂礼节,要打要罚全算在民女的身上,是民女教女无方。”

皇后好不容易在醋意之后抓到了她的把柄,定然不会放弃对她们的教训。

她一拍桌子,桌面上的茶杯盖子发出声响,继而又安静了下来。

“见圣上不跪,那是欺君,是对君无礼,对君无礼,那是对天下百姓视而不见!”

“哎!皇后。”东陵子卿立马打住,“不知者无罪,小孩子就算了,都起来吧!”

他把目光望向姚北歌,“你私自闯入大殿,你是有什么事吗?”

“嗯,”她站起身来,“我答应过舅舅,今日是他五十大寿,定会送舅舅一礼。”

她举着手上的画,对向高子帆。

“哈哈哈哈哈……”高子帆一笑,命令旁边的侍女将其打开。

侍女将其慢慢打开,随着伴随着冷汗,害怕,惊异的眼神,众人心生猜疑。

“是什么?”高子帆转身问侍女。

高迟雪眼神严厉地盯着姚北歌,姚北歌不敢看她。

看着侍女的表情,似乎不妙。

自从昨晚跟他相见之后,就一直心神不宁,却忘了她作的这幅画。

“这——这——”侍女不敢开口,出着冷汗,伴随着小声哽咽,两手发抖。

殿上气氛越来越紧张,高迟雪心跳加快,似有不妙要发生。

“给我!”高子帆抢过画,目光扫了一眼,“这——”

他惊愕。

“画的是什么?呈上来给朕悄悄。”东陵子卿好奇,旁边的太监便去将画呈上并张开。

“皇上,是乌龟。”太监小声地说。

乌龟!

可是在如此安静的大殿之上,所有的人都可将其听得清清楚楚。

皇帝闭口不语,皇后冷笑。

高子帆盯着那画一动不动,高迟雪低头,闭目。

“皇兄,这可是不祥之兆啊,这小丫头把将军当做成了缩头乌龟!”

大皇子旁边一小孩,看似和姚北歌年龄相仿,姚北歌见他称皇帝为皇兄,那他一定是东太后当年最小的皇子东陵煜。

“各位不要误解!”姚北歌带着些许紧张,指着那画说,“北歌只是想在舅舅生辰之日,画一乌龟相赠,祝舅舅今生必得像这乌龟一般,万寿无疆!”

“好一个万寿无疆!好!朕喜欢!赐座!”东陵子卿哈哈大笑。

高子帆也笑了起来。

众人舒了口气。

姚北歌得意一笑,与高迟雪坐于一台。

高迟雪给她一个严厉的眼神,似乎伺候又得对她给予惩罚。

姚北歌不理睬,回一个得意的笑。

她又看着对面的小王爷,又一个得意的笑。

“哼!”

随即,东陵煜气出了门。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姚北歌不爽。

高迟雪掐着她的腰,示意闭嘴。

“好了,菜都快凉了,”东陵子卿托杯起身,“这氛围太死沉,本是大将军大寿,就应该开开心心的。来!大家共同举杯,共敬高将军!”

众人举杯,共饮。

高子帆一口饮尽。

刚才真是有惊无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