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灵珠幽禁

苍生章 第一章 灵珠幽禁

作者:画方 小说:苍生章 更新时间:2021-01-14 10:35:18
衰。尘世间算是上一方极好的妙林之地,传有多数老怪神仙隐于此所,通常常人却是无法得见。又因山体之间长年云雾缭锁,但由远方继续观望,巍峨脉势变化多端,有时候又如龙蟠虎卧,气贯长虹,快活十分壮观。怎奈寻山无途,眺望无期,没办法是叫人望山望洋兴叹。故往来奈何苦了年月,白了鬓发。。...

苍生章

推荐指数:10分

《苍生章》在线阅读

  人生苦短,梦了何几?

  轮回几经,只盼一朝圆梦。

  奈何苦了年月,白了鬓发。

  荒年十载,朝安则之。

  黄鹤随心人西去,年少几许情无意,一柄仗剑诛妖邪。

  问当今之世何能为师,回千山万水不及流云,渡浩广沧澜只盼摘星,伏流云山丘等老苍穹。

  空有念想千万数,到头徒至一场黄粱美梦,一切尽如鸿缕轻烟,形形幻幻,探不清虚实。

  ……

  灵白山,地处百万群山深遭,虎横中深,割据一方,镇得中域千万载兴盛不衰。尘世间算得上一方极好的妙林之地,传有多数老怪神仙隐于此所,通常常人却是难以得见。

  又因山体之间常年云雾缭锁,但由远方观望,巍峨脉势变化多端,有时又如龙蟠虎卧,气贯长虹,好不壮观。奈何寻山无途,遥望无期,只能是叫人望山兴叹。

  故往来的猎户又唤它作云谜山。

  灵白山除去周遭深不可测的悬臂断壑以外,整片山峰古苍木,老青竹比比皆是;年老的苍木高耸直立,捅入云间,直逼青天,棵棵皆如风干岁月的老神仙,有的已经达到多人环抱的大小,着实让人赞叹一番;山涧流水清澈,河道碧岸长存,葱郁间似乎弥漫着岁月的磅礴。

  游人有云;“仰头可见五岳山川,垂首可闻遍地芬芳。”

  昨夜,山雨浩荡北风摇曳,雨势潇潇中,净化万物的灵魂,温过那深远的梦境,催促着还未归家的游魂。

  拂晓时分,万物初醒,弥留在天际的乌云压得格外的沉低,空气里似乎还掺杂着淡淡的泥土芳香,残留的雨露,依附在那碧绿间,始终都不肯落下。

  山林里悄声一片。

  天地间似乎还在回味昨夜那场甘霖,谁也顾不上谁,此时,在这连老天都闭眼打盹的时刻,一个轻微的响动,让一切的开端逐渐有了头绪。

  但见一堆不起眼的杂草堆里,黑压压的草缝中,忽然间窜出了一道飞快的绿影,那绿影一闪即逝,迅疾如电,眨眼间便没入了附近的一棵大树下,不见了踪迹。如此神速,未曾撩起丝毫的动静,是何物无人知晓。

  大约过了盏茶的时间,就见那皑皑枯叶里,贼头贼脑的游出来一条青色小蛇。

  青蛇模样十分古怪,蛇身斑青似柳叶,长则不过三尺,尖首细尾,触目生寒,游动时探出猩红的信子,不时的打量着四周,不必说,此物定怀着剧毒。

  确定四周没有异常,青蛇蛇头一仰,躯干随即直立而起,样子颇是古怪,它的身子裹着一层浓郁的乌光,诡异的光辉迅速膨胀,那之中的躯干也以肉眼可见之势迅速长大。

  不出一刻,便化作了一个面目清秀的青年男子。

  原来这青蛇早已是有道行的妖物,它也垂涎这满山的珍果野味?

  事实却并非如此,蛇妖化作的男子,一身青色行装,长发打齐肩头,看去颇为飘逸,给人几分书生的感觉。

  实则那对双目,仍然保留着它先前的蛇目,眼里毫无遮掩的杀戮,残暴狠恶,只凭这般看着,就使人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此时就见蛇妖腹间大起大伏,鳄口大张,原本清秀的面庞几乎扭曲不似人形,看去像是格外的痛苦,而后,他突然一声大吼,两眼登时血红。

  接着自他口内,呕出一枚漆黑如墨的黑色珠子,蛇妖眼疾手快,在珠子落地之前就一把将之握住,随着这枚黑色怪珠的出现,周遭的温度似乎也随之降了下来。

  蛇妖男子顾不得抹去口角残留的胃液,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这颗黑珠,顿时,发出阵阵淫笑,眼里不加丝毫掩饰的贪婪和欲望。

  “哈哈哈哈….别以为下有禁制就能保证万无一失了….呵呵呵…”

  蛇妖得意的笑道,疼惜着抚摸珠身,但神情又变得阴冷起来。

  “哼,灵珠幽静终于得手,待我寻得一处隐蔽之所,练得人珠合一,再等到出关之日,便是那世间流血之时,嘿嘿….我看到那时,谁还能拦我…哈哈哈…”

  蛇妖一想到将来那睥睨苍穹的身姿,不禁笑得更加无所忌惮,似乎那一天已然指日可待了。

  手中的那枚黑珠,似乎也感应到他的贪欲,通体杨溢起了一层淡淡的幽光,格外妖异,蛇妖望之大喜,咂嘴道。

  “啧啧….不愧乃世间异宝,居然懂得迎合主人心念,妙哉,妙哉,不枉本座大老远的辛苦将其偷来。”

  他笑靥如花,拿的更加小心了,直到卯时悄然过去,最终才依依不舍的收藏起来。

  抬眼看了看天色,却见天际黑云压下,郁集不散,蛇妖虽然狂妄,却也是警惕之人,细微的风压触碰到他的皮肤感到阵阵的不适。

  山林间一片肃杀,死寂,似乎连呼吸也透出了古怪,蛇妖不敢托大,观四周有异,顿时就有了退走之心。

  为避免横生变故,他敛去自身气息,一扫方才嚣张气焰,如同惊弓之鸟,变得格外的谨慎。

  可正欲他想要变回真身,远远遁去之时。万里苍顶,云集深遭,一声啼鸣石破天惊,如晴空响雷般突然传出。

  声音穿云破晓,像一柄利剑般势如破竹,惊得蛇妖当场呆若木鸡,不知所措,一时手足失利,竟忘了逃走。

  闻此声像是由某种鸟类发出,但见蛇妖如此失态,想来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了。

  虽不见其影,但只凭闻其声,

  也足矣使天下妖魔胆怯三分。

  他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当下就要飞身逃遁,蛇妖好歹也有着多年的道行,虽然吃惊,但却也并未慌乱,眼看就要扎进密林里,逃之夭夭了。

  然而意外,总是给人当头闷棍。

  他的一举一动,自是有两双眼睛在背后看的一清二楚,见时机成熟,当下,林郁里暗伏涌动,黑暗处,有人影登时出手发难,引得密林间狂风乱舞,枯叶纷飞,隐隐间有风雷之声,仅一个照面,就已制服了欲将逃的蛇妖。

  满脸错愕的蛇妖,还压根不知发生了何事。

  恍惚间,只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

  “哼,好狡猾的孽畜,险些就被他逃脱了去。”

  ……

  方才的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蛇妖只觉得头顶人影一晃,接着眼前一黑,还不待他作出任何反应,一支鹰爪般的铁爪就已然控在了他的咽喉。

  蛇妖男子身躯顿时如遭雷击,使不得半点力气,甚至,连给他骂人的余力也不曾留下,当下就让他绝了想要耍小伎俩的念头。

  他心知此番逢来高人,势必凶多吉少,见如今大势已去,只能恨自己大事未成,无计可施之下,只得睁着一双恶目,狠狠地瞪着来人。

  片刻后,林间尘埃落定,黑暗里逐渐显现出两个人影的本来面目,原来,拦住蛇妖去路的,则是灵白山上前来捉拿它的追兵。

  其中遏制住蛇妖的那位,年岁恐要比后面的还要高出几许,此人身着墨袍,须发皆白,面目严瑾,一对老目,似乎还带有几分温怒。

  此时,他没有去理会手中的蛇妖投来的恶毒眼神,反而是将目光远远的望向隐晦的云层深处,道。

  “谢过尊者相助。”

  声音不大,却是格外有力,震慑苍青,与刚才说话的如出一辙。

  只不过话语落定了许久,却不见得苍穹之顶上有半点的回应,云层里那阵鸣啼的主人,到底还是没有现身。

  墨袍老者似乎对此也并未在意,收回目光,视线便落在手间的蛇妖身上,他冷哼一声,厉声道:

  “孽畜,还不快快交还幽禁,此物乃世间祸端,尔等可知其中要害?”

  蛇妖面目狰狞,但无奈动弹不得,浑身道行尽失,只好自认倒霉,但面对老者的质问同时,他却露出一个森然的冷笑。

  “哼,灵珠幽禁本是我妖族之物,如今我将之取走,也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至于什么祸端之说,依我看,只怕是你们所谓的正派之流,为占据己有的手段而已吧,哈哈...”

  蛇妖满嘴浓浓的讥笑之意,显然不把两人放在眼里,妖族之人天性亦是如此,能震慑他们的恐也只有云层里那神秘莫测的鸣啼声主人了。

  “放肆,”老者闻言动了真怒,原本就没有想过要放过他,手间的力道不禁加重了几分,眼瞧着蛇妖男子翻着白眼,顷刻间就要命丧黄泉。

  ......

  灵珠幽禁,天地异物,世间有关于它的记载少之又少,见过之人更是寥寥无几,只知数年前为一方妖孽“魑魅”侥幸所得,曾以此物摄走无辜魂魄足达万千之数,搅得世间毫无安宁之日。后有云游者有幸在一则古卷中读到如此一段古文;

  “此珠深于九幽,窃于冥鸟,静则万安,动以毁世。”

  乃至今日仍然无人确晓其真实性,皆因留下这几句信息的云游者早已消声匿迹,又或许已经不在了人世。

  时至今日,此珠牵扯到灵白山的一段过往,也是为何它会出现在此的根本原因。

  “师兄,且慢。”

  人声自墨袍老人身后响起,说话的是两人中的另一人,从一开始时就沉默不语,至刚才为止也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看这人的样子不过中年,但是他的须发也同前者一般皆已斑白,而且此人面相极佳,俊朗不凡,给人一派仙家的气派,难以想象,他在年轻时,是何等逍遥一方的人物。

  但见他上前两步,与墨袍老者并肩,身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气息,让后者由心生出敬畏之心,此人年轻有为,假以时日,定将是世间上数一数二的绝世人物。

  然而这一切,旁边的墨袍老者自然是看在眼里,以他的修为,怎会看不出他这个师弟道行的深浅呢,只怕早已到了自己也赶之不上的境界了,如今看来自己这个掌门之位,迟早是要交由这个师弟来接掌,才是苍生之福啊。

  几个念想在墨袍老者心间一闪而过,不过想归想,表面上他却并未过多得表露出来,望着上前来的师弟,他故作平静的说道:

  “清远师弟,此珠系于苍生的安定与命数,切不可随性而之啊。”

  显然,墨袍老者对后者的态度还算的上是客气,灵白山如今最杰出的人物,即便他这个掌门人,这点薄面自然也是要给的。

  张清远闻言眉目微蹙,在一起的日子长了,他自然也清楚师兄的性子,反而自己一向心思缜密,修行造诣上又堪称人杰,不禁隐隐有些堪忧,正所谓才人多愁事,且不说自己性子显得孤僻,不善与人交际,灵白山上,妒他之辈比过敬他之人,殊不知今后是福是祸。

  只听他严肃道来。

  “橙师兄,且听我一言,如今幽禁留在灵白山显然不安全了,我觉得,是时候做出决断了。”

  墨袍老者也就是玄橙,听闻师弟一言后,似乎觉得话中有话,方才放缓了手间力道,有些期待的望着张清远,但终究没有再说什么,蛇妖男子有幸捡回了一条命,颤抖着再也不敢在多嘴一句。

  山里的风传来些许凉意,云层中一滴迟来的雨露,自天空极速坠落而下,打在古苍硕大的枝叶上一沉,迸出了无数的小水珠,稀稀朦胧间。

  “清远师弟,你有何见解,不妨直言。”玄橙直言不讳。

  张清远闻言向玄橙点了点头,然后道。

  “依我看,取回灵珠是必然,不过先留他一命,将之押回山院再做定夺,当务之急应当迅速邀请各大仙友前来灵白山赴商,此事事关重大,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况且。。”

  张清远说到这里并没有在继续说下去,玄橙眼神一动,已然心领神会,两人心里都清楚,因为再过不久,灵白山上那百年的大劫将至。

  这关系到他们这一脉的生死命数,只怕到那时无暇在顾及灵珠,此物若是靠人力能毁去的话,也不会困扰他们数年之久,不管如何,幽禁今后是毁是留,都须有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玄橙眉目紧锁,心间潮起潮落,山林里似乎又回归了原本的宁静,他不禁心中感慨,时今世间未平,偏偏却又波澜不断,奈何今秋注定多乱,渺渺之人今后又该何去何从?

  难道说这一切,都已成定局吗?

  “哎。。。”

  长长的一声叹息,带着几分悲凉,而后,玄橙猛的提起一口气,在两道目光的注视下,朝当空寄出一物。

  片刻间就见半空上多出了一个铃铛般的东西,漂浮林间,颇为神奕,响铃声悠远清跃直荡灵魄,蛇妖抬眼看去,顿时面如死灰,以往就听说灵白山上法宝超卓,今日得见,果真应了那句老话。此物并非凡品,想来应当是封妖之用的摄魂铃无疑了。

  玄橙松开了扼住蛇妖的那只手臂,掌间轻轻向上一翻,注视着蛇妖念道,“去吧。”

  蛇妖只觉全身一震,头重脚轻,身间颤抖不止,不出片刻就会被强行打回原形,摄魂铃大放神奕,铃内有辉芒流出,缚住蛇妖。

  痛苦的同时,蛇妖却不甘束手就擒,他神情突然一狠,厉齿咬破唇畔,饮血入腹,体内顿时血气翻腾,阴沉的瞳孔中闪过一丝赤芒。

  张清远最先觉察到异样,暗道一声不好,暮然间已然雷霆出手,但看一柄寒气逼人的仙剑自他袖间出鞘,大气中似有雪花洒落,张清远手间快速变幻,引决超御法器,以仙剑寄出一记冰莲,重重的击在蛇妖胸脯。

  然而还是迟了一步,蛇妖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口一张,一团猩红的毒液喷出,像是活物一般直朝玄橙面门袭去。

  玄橙已然反应过来,但以他如此修为,却也不敢硬挡,可见此毒液定是非同小可。

  玄橙急退几步,无奈蛇毒来势太猛,情急之下他以袖间衣物护住口鼻,挡去了一大半,但还是有少许毒液渐入其眼,迫在眉睫,他当即运起了法门,封闭全身脉门,以防毒液扩散。

  蛇妖见偷袭得手,面色一喜,可还没等他来得及高兴,就感觉胸前剧烈一震,身体似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直直飞出了百米之距,生生得将一颗大树拦腰撞断。

  蛇妖有气无力的瘫软在地,仙剑的寒罡之气在他体内游离,不断地削弱着他的生命,他的躯体及四周草木都起了一层薄薄的冰霜,眼看是不活了。

  “橙师兄。。”

  击退蛇妖,长剑回鞘,张清远急切的喊到,不想却见到痛苦的玄橙抬手欲要剜目,他登时吃了一惊,连忙上前制止,同时点其百会,气海双穴,以减轻玄橙所受的痛苦。

  但见玄橙脸色苍白如纸,额间全是豆大的汗珠,双目隐隐有些发黑臃肿的迹象,当下他吃力的睁开双目,浑浊的目光落在身前的玄白身间。嘴角微微的一动,苦笑道。

  “此毒乃蛇妖纯元精血所化,毕生修为全在于此,如今他走投无路择鱼死网破,混其毒液里更是奇毒无比,凡人沾则必死无疑,是我太大意了,咳咳咳..”

  玄橙猛的一阵咳嗽,口角流出些许黑血,显然毒性已入体内,他挣脱了张清远的扶持,突兀盘腿而坐,身躯自然笔直,但双目已经不能够睁开了,要不是张清远还能感觉到他那若有若无的气息,可能还真以为是一具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躯体。

  “橙师兄,你...”

  张清远脸上皆是担忧的神色,可不知为何,他的内心深处似萌生出那么一点点的喜悦,可悲世间之事本就无常,卑微到地上的蝼蚁族虫,试问茫茫苍生,谁人心腹中无欲望二字,说到底不过乃一具血肉之躯,皆难掌控住七情六欲。

  “呃,哈哈哈哈..”

  胡思乱想间,他被一阵刺耳的狞笑拉回现实,抬眼望去,就见蛇妖还并未断气。

  他扭动起僵硬的脖子,脑袋以一个不可思议的方位瞪着他们二人,阴毒的目光充满怨恨与迁怒,他的全身已被仙剑的寒气尽数毁坏,整个模样看去格外的狰狞,可怕。

  临死之际,蛇妖低咆着放出狠话。

  “可惜我大事未成,不过你们也别想拿回幽禁,我真想亲眼看看世间尸横遍野的那一天,啊哈哈哈。。”

  他忽然腹间一收缩,口中溢出了大量带有冰碴的鲜血,一枚漆黑的珠子笔直落地,滴溜溜的滚了几步远便停了下来。

  黝黑的珠身上还粘着几滴来自蛇妖的血液,此物正是张清远二人要找的灵珠幽禁。

  以张清远这等修为,眼神是何等的锐利,只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蛇妖为了对付他们二人,全然不管不顾,不惜舍去自身修为,以他体内精血为饵,试图唤醒灵珠之内的灵媒。

  这幽禁本乃灵物中的异类,几百年来一直为妖魔魑魅以活人灵魄所祭炼,且不说它威力如何,单凭珠子本身所蕴含的厉气就能够使一个修炼者万劫不复,若是现在放任不管,今后定要生灵涂炭。

  张清远见幽禁有异样,脸上已然变了色,在一旁的玄橙也心知有变,再也顾不上安心疗伤,强忍着剧毒的吞噬,急切的催促他立即取珠。

  张清远岂能不知其中要害,音落间就已经身如鬼魅般出现在了灵珠跟前,放完狠话的蛇妖已是奄奄一息了,失去了修为的他已然不足畏惧。

  张清远没有多言,拂袖本打算就此将幽禁收入袍内,不料却因突然初现黑芒震得连退数步,脸色登时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体内一阵翻涌。

  好在他修为不俗,强行压下了那一口欲吐的鲜血,待定后,在看向那空旷的地面,却早已没了灵珠幽禁的影子。

  岂料灵珠幽禁已无声无息的飘在了他的面前,伴着他的目光缓缓地围绕着他身间打转,距离时而靠近,时而渐远,好似好奇的在打量他,又宛如一个顽皮的孩童般,围着他的身边嬉戏。

  可能是因为厌倦了,最后还是依依不舍的离他而去,飞快的略过玄橙与蛇妖的尸首,带起一丝辉芒,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在弹指间,张清远拖着受了内伤的伤体拔地而起,一个追星踏月,却是抓了一个空。

  此乃灵珠幽禁如此久来第一回出现在世人面前,此后得日子里却在无它的踪迹。

  张清远与玄橙此番无果,两人回到灵白山后,并未声张,只不过在不久的某天深夜里,山院里有过一次长长的密议,凡有些年资的长老都在其中,至于讨论的内容,只有当事人才知晓,商议一直到第二天深夜才算草草结束,之后掌门玄橙便再也没在众人面前现过身,院内的一切事物,自然是交由张清远打理。

  只是私下里,难免有人在议论,玄橙是因灵白山欲来的大劫,而选择了闭关修炼。不过事态究竟如何,放眼整个山院里,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晓得吧。

  如此看似平淡的日子,一晃又是几年已去。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