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狐妖

苍生章 第二章 狐妖

作者:画方 小说:苍生章 更新时间:2021-01-14
晨时引得了几只太贪心的顽猴的疯抢,那瘦弱的身影窜上窜下,争相恐后,在争吵中,一只猴不留心弄翻了一片苍叶。摆脱苍叶的几滴朝露,如少女玉颈间断落的珍珠,它的离开,到底是苍天不刻意如此安排好,但是一切都源自运数的巧合?那本不应该逝去的幼苗。清晨,薄雾依稀山间,如纱非纱,林山隐其自然,入眼惬心,看着有些维和之感,须臾,伴着远方一声朦胧的鸡鸣,深山里升起了淡淡的人烟。。...

苍生章

推荐指数:10分

《苍生章》在线阅读

  深秋的群山,捎来几分凉意。

  清晨,薄雾依稀山间,如纱非纱,林山隐其自然,入眼惬心,看着有些维和之感,须臾,伴着远方一声朦胧的鸡鸣,深山里升起了淡淡的人烟。

  或许是住着人家,或许是早起忙碌的朴实山民。

  炊烟处转北不足二十里地,那里山高雾远,竹苍似海,腹地潮湿弥漫,路险崎岖,高处大片大片的苍叶上,结满了晶莹剔透的水露。

  显然昨夜,又是一场山雨绵绵。

  “叽叽。”

  那一片枝叶上的鲜美,在清晨时引来了几只贪心的顽猴的哄抢,那瘦小的身影窜上窜下,争先恐后,在争执中,一只猴不留神打翻了一片苍叶。

  脱离苍叶的几滴朝露,如少女玉颈间断落的珍珠,它的离去,究竟是苍天刻意如此安排,还是一切都源于命数的巧合?

  那本不该消逝的幼苗。

  几丝冰凉先后在了一张消瘦的脸上绽开,露水渐开的地方,湿了几缕发丝,一张并不是多么精致的脸庞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红痕,微微地抖动了一下。

  寒冷,无边的寒冷。

  蜷缩在枯叶里的少年,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头痛欲裂,寒意使他颤抖不止,但立马就被身上钻心的刺痛痛的直吸凉气,身下积淀着一层层坏死的落叶,也不知过了有多少年头了,腐败的气体,入鼻几乎使他再次昏厥过去。

  少年咬着牙艰难的坐起身来,因为伤痛的关系,身上出了大量的虚汗,回想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他不禁咧嘴苦笑,身间一件长的离谱的粗衫,早已被划的破烂不堪,从那些长长的破口中隐约可以看见他那具瘦小的躯体。

  望着洒落了一地的柴火,少年的目光有些暗淡,那是昨日一整天在山里的收获,此时已经去的七七八八,采摘的山药以及一篮子的山果,就在他失足落崖后就不知了去向。偏偏自己还昏了过去,在山里由着大雨淋了一夜。

  少年叫做苏平凡,自小便混迹在这茫茫大山之中,时光流逝,岁月匆匆,他似乎已经成为了这里的一部分。

  苏平凡是一个孤儿,他不知道自己从何处来?也不知道自己的年纪有多大?当他还是一个婴儿时被一个山民从野兽口中抱回,“平凡”这个名字就是由那家人而起;他唯一知晓的,就是从他记事起,山沟里的野荷花已经开了有七次了。

  苏平凡在山民家的日子,过得并不顺心,因为那并不宽裕的家中,有两个比他还小的孩子,没有血缘关系的他,自然是处处遭气被视为排斥的对象,说句连狗都不如,或许也一点都不过分,至少狗能进屋与两个小孩嬉耍,而他却只能呆在那间满目疮痍的柴房里,无人问津。

  时常连同村的人也似他为笑柄,时而拿他来取乐。以致他从小养成了孤僻内向的性子。

  别人都有爹娘照顾,而自己却从未曾感受过这种关怀,似乎那并不属于他,自己的爹娘为何不要自己,为何狠心将他遗弃荒载,不来寻回自己,难道自己真的做了什么连自己爹娘都无法容忍的事吗?

  如今他不能离开这个连家都算不上的归所,因为他根本无处可去,或许,只有当他躲进那无边无际的林海之中,他的灵魂同时才会得到释放吧。

  往事的回首总是需要勇气,回忆起来却又处处伴着不尽人意。

  想到悲伤处,苏平凡不禁鼻子有些发酸,泪水止不住在眼眶里打滚,回不去的地方就是家乡吗?

  良久,他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泪花,直到辰时,才算恢复了些许力气,靠着半截木棍的支撑,他终于勉强站了起来,硕长的粗布衫盖过他的腿膝,显的他是如此的弱小。兜里好在还剩下两枚并未成熟的山果,这是他昨日上树时,不小心碰落的,一直未曾舍得扔掉,而他又不愿伤害山里的生命,眼下的情形,只好先以它裹腹,不然迟早会再次昏倒的,尽管涩是涩了点,但总比饿着肚子强。

  很久未进过食的他,最后几乎是狼吞虎咽,末了,苏平凡没敢在多作停留,迈着沉重的步伐,朝那很长时间都没回去的山民家,渐渐而去。

  ......

  狐山,在当时有一句话是如此说的。

  宁渡万里船,莫行狐岩道。

  寥寥数字,可见这狐山是何等凶险之地。

  然而苏平凡如今落崖之处,恰巧就被称作狐山。传闻狐山的狐狸阴毒无比,专挑子夜时化成山里迷路的女子,迷惑山民及赶路的旅人,凡是色迷心窍有着了道的,都会被狐妖带到僻静处,乘其不备挖出心肝儿,混着鲜血吞掉,从而维持她们永远的年轻美貌,原地只留下一具冰凉的尸体。

  虽说这只是世间上流传的谣言,并不可信。

  而事实上狐山也就狐狸多一点而已;但有的人以狐妖的说法来唬自家不听话的孩童,效果却是格外有效,若是胆小一点的听了,指不定晚上都不敢独自入眠。

  在狐山深处,有着一处鲜为人知的山洞,洞里点缀着各式色彩斑斓的奇石,美轮美奂,身临其境如同满天星河抬手可握,让人恍如梦境一般。

  洞乃天然,只不过早已有主,黑暗里但见星星点点的灯火,错综复杂叫人眼花缭乱,它们一闪一闪的居然还能四处游动,着实让人惊奇。

  若是细心查看,定然使人脊背发寒,那并非什么灯火,而是某种野兽的瞳目,只是数量之多,发出幽幽的绿光,让人误以为是一盏盏灯火罢了。

  隐晦处,只听见有一个女子吟道: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哎...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吟诗之人声色黯淡,郁郁寡欢,听者无不心起怜悯,好一个为情所伤的苦命女子?

  稍时,意外的却被一阵起哄的笑语打断。

  “咯咯,最喜欢听姐姐吟诗了。”

  “胡说,她就是想男人了而已。”

  “你...”

  “呵呵,老六的小嘴儿还是那么毒。”

  “咯咯,姐姐过奖了。”

  “姐妹们,你们说是我好看?还是老三好看?”

  “老二你省省吧,老三的感情史可是咱们这最丰富的。”

  “好了,好了,你们再吵,外面的人都能听见了。”

  “哼,他们要是敢进来,姐姐我定要他们有来无回。”

  “嘘...姥姥来了...”

  七嘴八舌的嬉哗,顿时迎来了暂时的沉默,方才还热闹非凡的山洞里,变得安静了许些,不过嬉戏声并未停下来。

  “啊!!”

  黑暗里一声娇呼,登时引得所有的瞳孔齐刷刷的盯了过去。

  “老二,你鬼嚎什么?”有人抱怨道。

  声音落罢,就听见惊呼之人心有余悸的回答道。

  “是...是...”一句姥姥还未脱口就生生的顿住了,因为此时山洞里传来了一阵飘忽的轻笑,似很远又似近在耳边,里面所有人都哑言,这声音她们听了已经不下百年了。

  笑声过后那声音的主人绕有风趣的说了一句。

  “老二,你的身段不及老三抢眼,修为又没老大精深,我看你日后还是专心在山洞里修炼吧。”

  说完也不待她回应,便是一声哼不在多言。

  这被捧作姥姥的其实是一只有着千年道行的狐妖,几百年前,她仗着自己修为精深,硬是带领狐妖一族占据此山,还立言凡有修炼者入山,一律杀无赦的规定,并勒令族中成员不可与外界有所牵连,不许对凡人男子产生情愫,如有违反者,当受到天火焚身之苦,然而规矩是规矩,千年狐妖也并未时常都在山中,故有一些贪玩的小狐妖,常常变成人样背着千年狐妖偷偷溜入凡尘戏耍,游玩,所以这条规定等于形同虚设,狐妖一族发展到今日实力不容小觑,族中之妖全都以千年狐为尊,对之说一不二。

  “灵动在吗?”千年狐妖向着山洞里问道。

  “回禀姥姥,灵动在这里。”

  比起那些娇柔的有些腻人的声音,这声色听起来显得青涩。

  “昨日听闻你被一男子追赶,可有此事?”千年狐正色道。

  话一出又引得山洞里一阵七嘴八舌。

  “哼,我看那些臭男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可怜的小灵子,你告诉姐姐们,咱们去教训教训那些臭男人。”

  “没错,灵动妹妹,快告诉我们,他现在在哪?我们去替你出气。”

  “......”

  “你们住口,我没有再问你们。”千年狐截然道。

  见姥姥动了怒,吃了闭门羹的众狐也不敢在造次,一个个睁着一对招子闭口不言,这时,只能听得到那个青涩的声音天真的说道。

  “回姥姥,昨日是有一个人在追我,不过你们都误会了,那傻小子笨手笨脚的被我欺负还差不多,不过就是...他...他...”

  讲到这她的语气明显弱了下来,变得支支吾吾,眼神也躲闪不定,在旁的众妖都能看出定是有事隐瞒,更何况是有着千年道行的老狐了,最后还是在众狐的逼问之下,她见搪塞不过,最终才郁郁道出实情。

  原来小狐妖灵动口中的傻小子,其实就是坠崖的苏平凡。

  昨日,苏平凡不注意在山里误摘了一枚长相奇特的果实,他本以为只是一个长得奇怪一点的山果儿,没多想就顺手采了去,哪里会想到这不起眼的果子来头之大。

  那果实名为地灵狗,并非什么山间野果,乃是狐妖一族千百年来精心欲育的灵萃之物,狐族之妖一生中只能得到一枚地灵狗的种子,其落地生根,并不需要泉水浇灌,只是生长过程极其缓慢,并且需要大量天地之气灌溉才能够长成,她们每日行走天地,集散碎之灵,待到傍晚时在带回供入灵根,一直这样持续七七四十九天灵种长成之日,她们就可将其摘下,子午夜前服下,保管日后修行事半功倍,多多益善。

  恰巧某个眼拙的家伙所摘的那支地灵狗,已经长到了七七四十八日,若是在有一日就能灵聚其蕾,到时候巧气破表而出,整个果蕾看起来神奕非凡,那时,就算在被苏平凡不小心撞见了,光是那离奇的光泽吓都能吓死他,更别说还有胆将它摘了去。

  可到底还是人算不如天算,有因才会有果,或许他今生注定要与狐妖之间结下渊源。

  恰巧是在傍晚,苏平凡摘果的瞬间被恰巧归来的狐妖灵动撞见。望着消散在天地的灵气,愤怒之下小狐妖冲上前去,趁他不备抢走了混着灵果的草篮。

  苏平凡大吃一惊,怎么只见一团白影嗖的一下就跑出去了几丈远,回过神来时他已然追赶了上去,一人一狐,一前一后,紧追不舍,直到越过狐山界碑,气虚脱力的苏平凡一不留神滚下了悬崖,最终不醒人事...

  “姥姥,这傻小子真是命大,他落崖后我还特意下去看了他,结果他只不过昏了过去,手里还紧紧拽着一截木疙瘩,我看他挺可怜的,要不我们就...”

  山洞里回荡着小狐妖细不可闻的声音。

  “荒谬,哼,”千年狐闻言大怒,呵斥,“区区一凡人怎知这灵种宝贵,灵动儿,此罪虽不在你,可你也难辞其咎,就别怪姥姥不讲情面了,现在罚你终身不得离开狐山,如有违犯,天火伺候,至于老二,给你个表现的时机,你去将这凡人给我带来,我要在这亲手了结了他。”

  说罢,千年狐又是一声哼,便再也没了动静。黑暗里,也看不清那个叫做灵动的妖狐是何种面容,想来离梨花带雨也差不到哪去。

  方才还有些郁闷的狐妖老二见有差事,顿时应了下来,此刻正笑的花枝招展。

  “交给我好了,咯咯咯。”

  可怜还不知身在何处的苏平凡,已经闯下了大祸却不曾知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