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尸骨成山 第四章

作者:卵球 小说:尸骨成山 更新时间:2021-01-14 10:35:20
门方向,道观看出来了十分残破不堪入目,门前两只石像碎裂不堪入目,头颅皆已看不见,但是看石像的身体粗大且带着密密的鳞片,好像也不是民间代表吉祥的石狮或是麒麟。大门上的铁钉锈迹斑斑。木质好像了枯老了。陆平带着秦阳走带门前,轻轻地一推便房门。“跟紧了我,秦阳与陆平绕过道观的左侧来到前门方向,道观看起来已经非常残破,门前两只石像破碎不堪,头颅皆已不见,不过看石像的身体粗壮且带着密密的鳞片,似乎不是民间代表祥瑞的石狮或者麒麟。大门上的铁钉锈迹斑斑。木质似乎已经枯朽了。陆平带着秦阳走带门前,轻轻一推便推开。。...

尸骨成山

推荐指数:10分

《尸骨成山》在线阅读

  天色渐黑,陆平与秦阳才遥遥看见前方一座道观。道观除大门一方,其他三个方向皆是稀疏林地,大门朝西,门前一条大路直直通往远处,数里处的地方便已无树木。另外三个方向,后方的林地较密。且越是往后树木越是高大,直至秦阳目光的尽头处已然是他之前被困的茫茫密林。右边则是秦阳现在所在地方,左方也是与此处相同的一片林地。这座道观可以说是背靠着恐怖的苍茫密林,建于密林的边缘之外。

  秦阳与陆平绕过道观的左侧来到前门方向,道观看起来已经非常残破,门前两只石像破碎不堪,头颅皆已不见,不过看石像的身体粗壮且带着密密的鳞片,似乎不是民间代表祥瑞的石狮或者麒麟。大门上的铁钉锈迹斑斑。木质似乎已经枯朽了。陆平带着秦阳走带门前,轻轻一推便推开。

  “跟紧了我,别四处乱看,若是让人盯上你这一身血肉,我可不会救你”

  “是。是”秦阳紧张的回答。内心忐忑,虽说是道观,可却异常阴森破旧,穿过大门后入眼是一片青石板铺成的广场,广场四四方方,直径能有两百米左右,中间端放着一座生锈的香炉。广场两边都是并排的屋舍,同样破旧,有些连门都没有。周围一片黑暗,诺大的前院没有一盏灯火。广场那边的尽头则是一座大殿,殿中模糊可见三座石像。

  “他方才说会有人看上我的血肉,莫非这道观里的仙人会吃人吗?”陆平之前的话让秦阳非常惊恐,他发现这里的仙人似乎不是他想象中仙风道骨扶危救难的那样。

  清脆的脚步声回荡在广场中,陆平带着秦阳走向大殿外左侧的拱门。靠近大殿,秦阳不由好奇的探头看向里面,殿门之上高挂着一副巨大的牌匾“三圣殿”再往里一看,秦阳立马吓的一哆嗦。三尊石像并不是菩萨之类的事物,而是张牙舞爪的恶魔,满面鲜血,面目狰狞。雕像下方的供品更是让秦阳面色苍白,恶心欲呕。贡台之上,是高高的三堆头颅,头颅上的面孔皆血肉模糊,已经开始腐烂发臭,数不尽的蛆虫在上面蠕动,尸油汇聚成一条线,滴落在石板地面。

  “嘀嗒。嘀嗒。”

  “怎么?害怕吗?嘿嘿嘿。。在这里呆久了,也就习惯了”陆平发现了秦阳的异常,回头带着冷笑对着秦阳说到。此时天色已晚,黑暗中陆平阴沉的笑脸,如同鬼煞一般,秦阳身体忍不住的颤抖。他觉得这里或许不是什么仙人教派,这里的人可能都是食人的魔鬼。

  “跟上吧,老实点你就不会死”

  “是,是,我一定听主人的话”浑身哆嗦着跟着陆平走过拱门,拱门后则是一片熙熙攘攘的建筑群,看起来都是屋舍,且这道观自大殿之后便已没有了围墙,殿后的建筑直接与后面的山林连在一起,房屋与房屋间杂乱的生长着一颗颗树木,看起来混乱且阴森。

  “随便找个地方住下吧,夜里最好不要出去乱走,若是真想出来散散步,哼,也随你的便”陆平冷笑的说了一声,看都不看秦阳一眼,两三下便跃出了秦阳的视野。

  陆平走后,秦阳感觉四周的黑暗处仿佛有一双双眼睛在盯着他,吓得他快要大叫出来,感觉找了一处屋舍,推开门便直接冲了进去。屋舍内阴暗潮湿,还有一股古怪的味道,但秦阳也顾不上那么多,找了一个角落随意摞了一些杂草掩盖在自己的身上。黑暗中秦阳的身体一直颤抖,道观内看到的事物让他恐惧到极点,即便现在躲在了屋舍内,秦阳也觉得如同有一双嗜血的双眼始终盯着自己。

  疲倦感夹杂着恐惧袭来,秦阳全身肌肉酸痛,双眼不知不觉中闭合,在这阴暗的道观,阴暗的角落中,沉沉的昏睡过去。

  第二日清晨,初夏的阳光从屋顶的破洞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从睡梦中醒来,秦阳沐浴在阳光中舒适的伸了个懒腰,自密林出来后,第一次安静的享受着温暖的阳光,以前的秦阳从未想过能沐浴在阳光中是一件如此辛福的事。

  睁开双眼,秦阳静静的靠坐在房屋的角落。此时阳光明媚,从屋顶破洞照射下的光线使屋内一片光亮。破屋内除了几件废弃的烂木床柜以外,就只有遍地的垃圾杂草

  “仙人或许也有好有坏吧,这里的气氛完全没有想象中仙人的样子,但是我听话一点应该也不会有人为难我这个凡人吧?唉。。什么时候能过上正常的生活。”

  “秦阳,出来”屋外突然传来陆平的声音,把秦阳吓的一惊。

  “是,是,主子”秦阳赶紧的站起来。不顾双腿的酸软小跑着来到屋外。

  陆平依旧一身黑袍,静静的看着秦阳一会,忽然微微一笑道“跟我过来吧,把你这一身污渍洗洗干净,别丢了我的脸面”

  “是,主子”秦阳受宠若惊一般答道,他没想到陆平会突然给他好脸色。

  跟着陆平往道观后方的林子更深处走了一会,路过多个破旧不堪的房屋,这诺大的道观似乎并没有几个人,到现在秦阳就只见陆平一人而已。

  跟着陆平行走了一会,周围的林子稍密了一点,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照出一片片光斑,到时一片祥和的气息,和夜里的阴森实在不符。

  “喏,就是此处,把身上清洗一下吧”陆平往前方一指,原来前面不远处的地方有一处小池,四周都是些灌木杂草,不仔细看倒也不容易发现。

  “谢谢。谢谢主子。”

  “嗯,去吧”陆平淡淡的说道。说完便不管秦阳,径直走向小池的一方。

  待陆平的身影渐渐消失后,秦阳迫不及待的扯掉了身上唯有的烂树叶短裤,扑通一声跳入池中,池水一只没到胸部的位置,这树林中的死水,虽然不是多清澈,但对于秦阳来说,此时能洗个澡已经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情了。

  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秦阳依旧泡在水里不舍上岸,可岸边却已传来陆平的催促,

  “够了,快些上来”陆平不知何时回到了这里,且手上拿了一套黑色的衣物,和陆平身上的差不多,只是略旧一些。

  “好,好的,我立马就上来”

  听到陆平催促秦阳赶紧便爬上岸,光着身子畏畏缩缩的来到陆平面前。

  秦阳皮肤白皙,稍稍有些隆起的肌肉,湿漉漉的长发背在脑后,面庞并不英俊,平平凡凡,有种非常老实的感觉。只有浑身或大或小的伤疤以及畏缩的表情与整体有些不协调。

  陆平看着秦阳,眼中似乎有一丝满意“穿上吧,这是我的衣物”

  “谢谢主子”没想到陆平如此对他,秦阳露出一丝欣喜,弯下腰来恭敬的道谢。

  “嗯”陆平淡淡的应了一声,看着秦阳穿好衣物后转身走向刚才来时的方向。秦阳在后紧紧跟随着

  不一会,前方林子处一座小阁楼出现在视野中,行至这一带,四周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屋舍,更别说这样的小阁楼了。看起来陆平的地位在这道观中似乎挺高,否则不会住在这样的阁楼中。

  “此处是我和师傅的住处,你也可以住在这周围,只是不允许进入其中。另外,我将你带入此道观,你便是我三圣观之人。观中没有什么规矩,弟子也可随意外出或者自行修行,所以你来的时候没有见到一人。观中除了我师傅以外还有两名长老以及观主,皆在这密林或观内修行,你平日里最好也不要胡乱走动,虽说弟子们大都不在观内,但也有一些没有外出,你若遇到他们被吸食了血肉可不要怪我”

  “是,主子,我就住在这附近。”

  “嗯,你下去吧,有什么事我会叫你的”

  陆平说完便转身进入了阁楼中,而秦阳见陆平进入阁楼,也转身往来时的路上走,他准备去稍靠近道观的林子中找一处屋舍住下。

  阁楼里,陆平看着背对着他走向道观的秦阳,嘴角露出一丝阴笑,随后便闭上双眼盘膝打坐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