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密会

苍生章 第五章 密会

作者:画方 小说:苍生章 更新时间:2021-01-14 10:35:20
,沙沙声此起彼伏,竹影婆娑,没消片刻,黑衣人的双目自幽暗里缓缓地地睁了开去,不紧不慢的地说。“那就来了,那就亮相吧。”由于脸上蒙着黑布,此时看不出黑衣人是何种神情,但是一句话倒像是在自言自语。“哼,”幽暗处反而一声冷哼,好像对对在今朝?还是来世。。...

苍生章

推荐指数:10分

《苍生章》在线阅读

  夜风吹动竹林沙沙作响,月寒秋高,一轮冷月孤零零的悬在天际,今此秋夜难得一见的白月之夜,灵白山的后山荒寂人凉,有的只是那冰冰凉的竹盘,月华如水,竹林摇晃,幽深处,有一个孤高的黑色人影动也不动的杵在昏暗里。

  在今朝?还是来世。

  不知名处响起了虫类的低鸣,黑影负手而立,他的身间一身夜行装束,面部也用黑布遮掩,双目很自然的闭紧,整个人仿佛与阴影容为了一体,无声无息形同虚设一般。

  林间又是一阵轻晃,沙沙声此起彼伏,竹影婆娑,没消片刻,黑衣人的双目自黑暗里缓缓地睁了开来,不紧不慢的说道。

  “既然来了,那就现身吧。”

  由于脸上蒙着黑布,此时看不出黑衣人是何种神情,不过一句话倒像是在自言自语。

  “哼,”黑暗处反倒一声冷哼,似乎对对方觉查到自己,丝毫不感到意外,不多时,便从竹后阴影下走出一个人影来。

  黑衣人眼中即刻闪过一丝奇异,目光从人影的身间扫过,略带讽刺的道。

  “魔教行事果然谨慎小心,就连见一个人都需要如此躲躲藏藏,哼。”

  “哈哈,”闻言,那后来的人影不怒反喜,不过怎么看,那笑声中都不像是怀着善意,气氛愈发的僵硬,人影冷声道。

  “哼,阁下就别来这一套了,咱们彼此彼此,你不也一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么?”

  “哼,”话那头的黑衣人一声冷哼,几句话入耳让他有些不快,但考虑到自己的立场,又只好暂时忍耐,道。

  “废话少说,东西在哪?”

  此刻月以上中天,脚下冷淡的月光逐渐升高盖过头顶,显露出一张又大又奇特的怪脸,这张大脸左右两颊各生三横鬃毛,双目似一对鱼眼圆溜,面庞格外凶煞,难以想象世间却有如此奇特之人。

  此人不是恶虎道人,还能有何人?

  恶虎道人嘿嘿一笑,那笑容似有说不出的别扭,不慌不忙的从衣袖里拿出一块黑幽幽的木牌出来,木牌正面一个“诛”字赫然显眼,那“诛”字笔画苍劲有力,醒目铭心,让人望而生畏,木牌的边缘还描着两圈细细的金边,两圈金边轻微的弯曲,更像是两条活灵活现的金色麟龙,古朴神秘,一眼便知此牌不是凡物。

  恶虎妖道的神情上还带着一抹戏谑,那黑衣人见得此木牌更是浑身一抖,虽见不得他的表情如何,但通过他方才的举动来看,显然也是极为的吃惊,全然没有了先前的那副气焰。只听他失声叫道。

  “诛杀令!”

  黑衣人的这副神态仿佛也在恶虎道人的预料之内,他表情一冷,森然道“圣牌祭出,万恶伏诛。”

  圣牌祭出,万恶伏诛。

  简单几句,若是在普通人听来或许不会有什么效果,但是在黑衣人听到,却如同一个晴天霹雳,他脸上的神情变得极为的难看,不过好在有黑布的遮掩,才没有使得他颜面扫地。

  深吸一口气,似乎声色也变得有些摇摆不定,望着恶虎,道,“你怎么会有诛杀令?”

  黑衣人的一系列反常,虽然只有眨眼得时间,但是仍然没有逃过恶虎道人双眼,他冷冷的说道,“近来见你行为举止怪异,门主特意让我来提醒你,你最好弄明白自己的立场,不要做出什么越格之事,不然,这令牌下一次就会用在你的身上。”

  黑衣人闻言,才知是虚惊一场,悬起的心也终于是放了下来,暗自庆幸方才自己忍住了不曾出手灭口,眼神也逐渐恢复原来的冷漠,但语言上却是要假装讨好道。

  “门主向来待老夫不薄,老夫又岂会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做出那种叛教之事?还望前辈转告门主一声,就说老夫一定尽心尽力,不会有辱自己的使命。”

  黑衣人的说辞一套是一套,仿佛就跟真的一样,恶虎道人在一旁听得直眉暗邹,在心里暗骂此人老谋深算,心内一经盘算后,于是就有了计较,便语重心长的道。

  “阁下放心罢,我自会如实转告门主,指不定还能帮你美言几句,不过如今令牌在我之手,想必不用我多讲你也该明白,今后如何,全得看你的造化,哼。”

  话到最后,恶虎道人几乎是一字一顿,他这般所说,自然是有着他的目的。

  “前辈有话不妨直言吧?”黑衣人也并不迟钝,自然是明白他的话中有话。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必拐弯抹角了。”恶虎道人也不客气。“我要你日夜祭炼妖王幡,日后为我所用,在不久的无月之夜,我需用它阻拦灵白山上的那帮老东西。”

  “你,你是如何得知此消息的?”黑衣人闻言脸色大变,万万没想到,此事关乎灵白山不外传的隐秘,所谓无月之夜其实就是指某个特定的时间,在那天灵白山上将迎来百年的劫难,此事就连山上多数弟子也不曾知晓,蒙面黑衣人虽与魔教串通一气,但是他从未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他实在想不明白,他们是从何得知?然而此刻,他又忽然注意到了一些细节上的事,只见他嘶哑着嗓子问道。

  “前辈究竟有何目的?”

  片刻后,就听见竹林间传出了一阵大笑,笑声是那样的肆意和狂妄,黑衣人的眉间几乎快拧到了一起,竭力忍住要将恶虎道人脑袋捏碎的冲动,恶虎道人笑罢,犹意未尽的盯了他一会儿,末了,嘴上重重的吐出几个字。

  “百年禁地,异宝吞天。”

  黑衣人身上一抖,就像是被人抽了一巴掌,“此话当真?”一句话脱口而出。他心想看来之前是小看了这厮,虽然此人长得奇貌不扬,但却是一个野心勃勃之辈,眼下自己对灵白山上的那帮人并没有什么好感,但眼见这些秘密被外人捅破,内心深处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恶虎道人并未作答,他现在有资本如此狂妄。威已示了,来此的目的似乎也已经达到了。在继续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最后他一抬手臂,就见一团黑压压的物体重重的掉在黑衣人面前。恶虎道人看了那东西两眼,没有说话,最后一转身扬长而去,没消片刻就消失在了黑暗里,原地只留下他模糊的传话。

  “就以这三人的血来修炼妖王幡。”

  他知道这蒙面人定然不会放过他们,所以才敢放心的离去。

  夜色渐凉,黑衣人双目死死的盯着恶虎道人离去的方向,眼波流转,那冰凉的眼神似乎也撩动了竹林间的冰冷,从眼中展露出来的是浓浓的杀意。若不是自己还有要事需利用魔教,不然,凭着自己的道行,也不需如此寄人篱下,这口恶气,只得暂且咽下,迟早有一天,这笔账会跟魔教一一算清的。

  最后目光缓缓地落在了恶虎道人留下的那堆物体上,是一个与成年人般大小的粗麻袋,奇怪的是那麻袋边上居然还趴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半大男孩儿。

  苏平凡经过这么一摔,因为吃疼的缘故,便已忽悠悠的醒来,只是才刚一睁眼,就见到一个高高的黑影朝着自己走来,吓的他又立马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也不敢吭声,继续装作昏迷。

  黑衣人上前打量着他们,目光扫过苏平凡时,不禁多看了两眼。冷哼一声,却并未有什么动作。将目光收回,四周变得寂静异常,天际的冷月似水一样寒,林盘仿佛也变得悄无声息,有一丝凉意游走在苏阿蛮的身间。

  下一刻,苏平凡只觉身下一空,头脸与身子均朝下弯曲,自己似乎像是被人提了起来,脸上有风吹过,不久,他的身躯猛然一震,狂风所致,身间的衣物牢牢贴紧他的身体,感觉自己正在升高,正在快速移动。

  难道自己在天上?

  苏平凡有些紧张,又有些好奇,本想睁眼悄悄的看一眼,却又害怕被黑衣人觉察,如此自己的逃跑计划也会随之落空。正犹豫间,忽然的一个急转而下,险些让他掉了下去,当下也顾不上其他,苏平凡猛然睁开眼,想看个究竟,料想,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呆住。

  此时的自己正被一个古怪的玉盘托着,飞快的朝一个方向急驶而去,天与地不断地往后倒退,同时,他的心脏似乎也要跳出了嗓子眼儿。

  传闻世上只有神仙才能迎风而飞,眼下虽并非他所愿,但像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还属头一遭,黑衣人此刻就屹立在他的身旁,似乎并未觉察到苏平凡已经醒了过来。

  这透着淡黄色光辉的玉盘就像天际划过的一颗流星。

  神仙!就与这世道不靠谱的长生之说一般,众说纷纭却始终无人亲眼所见,到底也不过是凡人的臆想而已,凡人不论如何修炼,道行如何精进,但想要摆脱大地的束缚,就比须要借以法宝灵器的帮助才能实现,也就是所谓的御物。

  世间法宝灵器奇异诸多,有的经千锤百炼,其威力绝伦,不容小觑。但凡道行越高者对法宝的要求也会更加的挑剔。而御物飞行,虽说是基础中的基础,但施术者若是欠缺要领,也是几条命都不够搭的。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曾经有一些修真门下的弟子,本身修为不是很高,却仗着一身胆气,独断专行,驱以物御上青天,到最后不是摔得粉身碎骨,就是终身残疾,而且此例子还不在少数,想来也是意气用事,太高估了自己。然而这些对于现在的苏平凡来讲,似乎都太过遥远了。

  话说回来,此时的苏平凡被黑衣人的法器一路载出了很远。最后终于是在一处断崖前面停了下来,前方是一条长长的丘壑横在眼前,自高处而下,事物就同苍龙身边的蝼蚁一样渺小,如此壑沟,少说也有几十丈宽大。

  断崖处,脚底不时有阵阵阴风传来,下面是无尽的深渊,不过有一些植被却是顺着断臂蔓延了上来。而他们背后则是浓郁的山林。

  苏平凡面朝黄土,方才落地时那玉盘子一下就消失不见了,自己在地面上摔了一个结实,被荡起的尘埃呛的直邹眉头。不过他仍旧一声也都没吭。也不知此人带走自己,究竟有何目的。

  黑衣人打量起四周环境,此处穷乡僻壤,一览无余,周遭除却一些碎石以外,只剩下一片旷野。无人打扰的场景又有足够的空间,当下就决定选在了这里,他暗中点了点头,须臾,黑衣人摘下黑纱。

  面纱下是一张风老残烛的沧桑容颜,岁月在他的脸庞上刻下了深深的印痕,他有着一双毒蛇般的双目,此人唤作陆黎,乃是当世灵白山修真大院内命脉之一,身居实力派的老一辈。不同的是此人性情孤傲,愈发难猜,在派门中一向是居功自傲,不服于人。

  有一件事一直使人匪夷所思,那是几年前自掌门人玄橙退闲以来,此人便一改常态,变得处处行事低调小心,行踪诡秘不说,时常还久留在外界,让人既好奇又不理解,联想到他近来的古怪行为,着实让人好一阵猜,就连他收过的几名弟子,对此也是说不出道不明。

  不过话虽如此,此刻的陆黎心中却是感慨万千,眼神中闪过的是几丝幽怨,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在心中道,想不到自己也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这条道仿佛太长了,太长了......

  而后,他的脸上闪过的是决绝,果断。

  另一边的苏平凡被丢弃在一旁,因臂膀长时间被捆绑着,已经出现了酸麻的现象,感觉到黑衣人并未监视着自己,他悄悄地睁开了双眼瞄了瞄,却正好瞧见黑衣人回过身也将目光投了过来,就这样,两道目光毫无偏差的撞了个正着,隔空对视。

  苏平凡心里一咯噔,苦笑一下,心想着完了。这接二连三的遭遇让他感觉非常的头大,暗骂一句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同时怪自己如此的莽撞,不过在此期间,他已经看清了黑衣人的脸庞。一张很苍老的脸上已经刻满了岁月的风霜,不过眼神却是格外的犀利,苏平凡被他如此一盯,就好比落入了冰窖一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