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劫个丞相生萌宝》第6章 “遛狗”来玩玩
唐沫柒小说名字叫作《劫个丞相生萌宝》,提供更多劫个丞相生萌宝唐沫柒,劫个丞相生萌宝唐沫柒小说。劫个丞相生萌宝小说唐沫柒节选:唐沫柒稍显惨白的面色,趴在他的床前静静地的睡着了了。他愣了一下,她是谁?为何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唐沫柒小说名字叫做《劫个丞相生萌宝》,这里提供唐沫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劫个丞相生萌宝小说精选: 轩辕皓天醒过来的时,看到的便是唐沫柒稍显苍白的面色,趴在他的床前静静的睡着了。他愣了一下,她是谁?为何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蹙眉深想,脑子里一闪而逝的画面,快的让他捉不住,头疼欲裂。他的低呼,吵醒了唐沫柒。“你怎么了?是伤口疼么?”唐沫柒关心地询问。轩辕皓天抱着头,神情痛苦的回她:“不是伤口!”在他疼的快要炸裂的时候,一双柔软的小手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减缓他的疼痛。那股熟悉感再次汹涌而来。“姑娘,我们之前见过吗?”轩辕皓天在疼…

轩辕皓天醒过来的时,看到的便是唐沫柒稍显苍白的面色,趴在他的床前静静的睡着了。

他愣了一下,她是谁?

为何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他蹙眉深想,脑子里一闪而逝的画面,快的让他捉不住,头疼欲裂。

他的低呼,吵醒了唐沫柒。

“你怎么了?是伤口疼么?”唐沫柒关心地询问。

轩辕皓天抱着头,神情痛苦的回她:“不是伤口!”

在他疼的快要炸裂的时候,一双柔软的小手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减缓他的疼痛。

那股熟悉感再次汹涌而来。

“姑娘,我们之前见过吗?”轩辕皓天在疼痛稍缓之后,出声询问。

可能见过!

他长得和她在现代的男友一模一样,可她却因为车祸魂穿到古代。

而他呢?

眼前这个他,可能和她一样,也穿越了吗?

唐沫柒盯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一时不知道如何搭话。

“应该没见过。”轩辕皓天不等唐沫柒接话,又说。

唐沫柒心头抽疼,原来没那么多可能性。

眼前的男人只是长得和她在现代的男友一样。也对,哪有那么多穿越啊!她能魂穿活着已经是奇迹了。

“你好好休息。”唐沫柒面如死灰。

“姑娘,姑娘……”轩辕皓天心疼不已,脑袋也就更疼了。

唐沫柒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呼唤。

客栈中。

“小二,上酒!给本姑娘上酒!”

唐沫柒醉醺醺的晃着空空的酒瓶,眨眨眼,要和小二继续上酒。

那小二不敢怠慢,连忙给她送了一坛,在走开之前好言相劝:“姑娘,这酒能伤身,姑娘还是少喝一点吧!”

“怎么?嫌本姑娘碍着你们打烊了?”

“那我现在就走,可以了吧?”

说完,她从怀中取出银子放在桌上,拎起桌上的酒就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她边喝边笑,边笑边哭,浑然不觉后面有人跟踪。

一身紫色便衣的轩辕皓天,默默跟在她身后,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醉醺醺的俏丽身影。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跟着她,他们不过是初次见面,萍水相逢。只是,看着她失魂落魄走出去的样子,让他心生不忍,便鬼使神差的跟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唐沫柒突然顿下步子,娇俏的声线此刻透着无尽的疏离:“站住,别再跟着我!”

此刻,她的眼底一片清明,哪有半分迷离。

轩辕皓天走近她,俊逸的容貌上有一丝令人看不透的神情,目光温和的睇着她,仿佛极力在想眼前这个让他心生熟悉感的女子到底是谁?

“姑娘,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唐沫柒别过脸去,不想再因为这一张熟悉的面庞而难过,“没有,我们从未见过。”

“抱歉,白天是我失礼了,认错了人,还请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轩辕皓天敛起眉头,白天,她的样子告诉他,不像是认错人,何以眼下又否认呢?

不过,他没有追问,只是肩并肩的陪着她一起走着。

唐沫柒在心里对无数遍的告诉自己说:他们不是同一个人,不过是长得相似而已,他不是他,不是他!

“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大路人人走得,我不过是走的与你相同的道而已!”

“何况,姑娘的救命之恩,在下尚未报答,不知姑娘是否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在下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唐沫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仰头灌了一口酒,在他诧异的目光下,拖着他的衣袖就往嘴上抹……

轩辕皓天一愣一愣的看着她,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个画面:一个笑的俏皮的女孩子,吃完了东西,拉着他的衣服便凑过来……而他满目含笑的任由她恶作剧,然后在她耳边低语,惹得她小嘴嘟的老高……

“怎么?刚还想说报恩,不过是借用一下你的衣袖,就这么小气?”唐沫柒不知道自己毫无意识的举动让他的脑海中闪过某些片段。

其实,她这样的举动,纯属习惯……

轩辕皓天不在意的笑笑:“曲曲一件衣服而已,在下又岂会吝啬!姑娘开心就好。”

那温柔的语气令她心里不经一酸。

“算你识相!”

他们俩对视一眼,俩人皆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你笑什么?”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同样的话,然后都愣了一下,再次同时出声。

“你先说!”

“你先说!”

唐沫柒不自在的握了握酒瓶,仰头又喝了一口酒。

“此番你准备去哪儿?”轩辕皓天假意没有看出她的羞赧,随意问道。

“随便吧!想到处转转!”唐沫柒甩甩已经被她喝光的酒瓶,低低的抱怨道:“这古代的酒不仅水兑的多,还不够喝!真是的!”

轩辕皓天听了满头大汗:哪有姑娘家这么能喝酒的?

随即,他心生恼怒,酒多伤身,女孩子,没事儿喝这么多酒干什么?

却在看到她嘟着粉唇,嘴里不断嚷嚷的可爱模样,那股子恼怒一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觉得奇怪,之前,他一直排斥与女子接触,没有缘由的排斥,他一直想不通是何原因。但遇到她以后,他却有一种想要深入了解甚至是纳入怀中的冲动,这是怎么回事?

唐沫柒停下步子,转身回头,看他停在原地,上前拉着他的衣袖,“走,本姑娘身上没银子了,请我喝酒!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她豪气干云,气概万千,又一次让他刮目相看。

看来,他遇到了一个小酒鬼!

翌日。

轩辕皓天在客栈中醒来,身边早已没有唐沫柒的影子,只看到床前留有一封信。

他拆开一看,只有四个字:后会有期!

轩辕皓天抿着薄唇,蹙着那双好看的眉,陷入深思,良久,他出声:“阿忆,给我查查那位姑娘的来历,我要知道关于她的一切事情!”

从暗处闪进一个穿着黑色衣袍的男子,恭身领命,“是!”

然后,一晃便消失了,仿佛不曾出现过。

唐沫柒,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一定会!

他在心里坚定的对自己说。

“柒柒,你怎么来了?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凉亭内,一个身穿杏色,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子,温柔的问着一路上风尘仆仆的唐沫柒。

“燕展祺,你的胆子不小了,到了京城不回家看看爹娘也就算了,居然还改名换姓?怎么,你原先的名字很丢你的人吗?”

燕展祺,不,现在应该叫他齐展延,朝中正一品大员,掌管内阁一切要事,是当今丞相推举,皇帝最为器重的官员之一。

“小妹,这不是你的名气太大,为兄不能让别人说我是依靠自家妹子才能有所成就,你也不希望哥哥是那样的人吧?”

唐沫柒鄙视的看了他一眼,流气的撇撇鼻子,转过头,明显一副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齐展延知道妹妹是关心他,毕竟他外出五年了,一直未曾给家中传去半点消息,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当年,若不是他想出外闯一闯,整个山寨又怎会担在她的肩上。因而,对于这个妹妹,他是有愧的。

算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况是自家妹子,男人尊严就暂时搁置不谈了。

于是,令唐沫柒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齐展延一改刚刚正义凛然的模样,从怀里掏出一小手绢,“泪眼汪汪”的看着她,“柒柒,你真的,真的不理我了么?”

唐沫柒一阵恶寒,这还是她老哥吗?

怎么这么……这么,无耻呢?

居然敢给她耍这种贱招?

明明直到她吃软不吃硬的。她深吸一口气,老娘看不到,听不到……

他偷偷瞄她一眼,这招居然不管用?

于是,他转变招数,收起手绢,眼眶内摇摇欲坠却怎么也落不下来的玩意儿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的唐沫柒在心中佩服万分:这货要搁在二十一世纪,不拿奥斯卡金奖也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

“柒柒,这是你逼哥的哦!”他嘴角悄悄扬起一抹坏笑,两只手偷偷的伸向她……

“啊……”

“我杀了你,你每次都偷袭我!”

“哈哈哈,谁叫你那么笨,每次都不知道防着!”

唐沫柒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挠痒痒,而齐展延深知她这一弱点,从小到大,这招,百试百灵。而她,却永远不长记性,总是被他得逞。

“燕展祺,你别跑,被我逮到,非扁死你!”

翠绿的草地上,他们你追我赶,笑靥如花,就好像一对亲密的爱侣,相互嬉戏,令人羡艳。

至少,这一幕,看在梦琉年眼里便是如此。

“丞相大人,您看,光天化日之下,齐大人和那个女子,真是成何体统?”

一个贼眉数目,五官奇怪的男子,在梦琉年耳边义愤填膺。从他的穿着看来,想必也是出自官宦之家。

梦琉年冷冷的的看了他一眼,那人瑟缩一下,急忙后退几步。

清风见状,不屑的扯扯嘴角:朝廷之中,皆是这种趋炎附势、胆小弱懦的小人,如何能够强大?

“清风,去请齐大人过来!”

梦琉年清冷的声音传入清风的耳内。

他摸摸鼻子,看着不远处那个笑的眉飞色舞的女子,想起爷这几天整日里只要闲下来就将自己关进书房里画她的肖像,对着她的画儿,睹物思人。不想,此刻却看到她和别的男人玩的那么高兴,笑的这么欢,这心里的滋味如何,可想而知!

“是,爷!”

唐沫柒和齐展延也觉察到有人来了,转身一看,居然是丞相大人。

齐展延看了眼那厢没有表情的梦大丞相,握拳咳了咳,他最近应该没犯什么错吧?

唐沫柒在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后,转过身,幼稚的用后脑勺对着他。

她偷偷和齐展延说:“一会儿别说我是妹妹,听到了没?”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