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劫个丞相生萌宝》第7章 不是你妹是谁
唐沫柒齐展延小说名字叫作《劫个丞相生萌宝》,提供更多唐沫柒齐展延小说,唐沫柒齐展延小说名称。劫个丞相生萌宝小说唐沫柒齐展延摘选:唐沫柒伸出手小手,在他腰间狠狠地的一掐:“记住了,别给我露陷了,否者……!”齐展延不敢叫…...

唐沫柒齐展延小说名字叫做《劫个丞相生萌宝》,这里提供唐沫柒齐展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劫个丞相生萌宝小说精选: 齐展延不明就理,但也随口就答应了。唐沫柒伸出小手,在他腰间狠狠的一掐:“记住,别给我露馅了,否则……!”齐展延不敢叫出口,心中连连叫屈,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都这么面色不善?在梦琉年看来,却是他们情深的表现,脸上更加没有一丝表情。“齐大人,丞相大人有请!”呃,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齐大人,光天化日之下,与女子嬉戏玩乐,作风如此不正,何以为朝廷树立榜样?”“下官……知错了!”齐展延自知解释并无用处,便老实认错。梦琉年眼神一深,难道他们…

齐展延不明就理,但也随口就答应了。

唐沫柒伸出小手,在他腰间狠狠的一掐:“记住,别给我露馅了,否则……!”

齐展延不敢叫出口,心中连连叫屈,他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都这么面色不善?

在梦琉年看来,却是他们情深的表现,脸上更加没有一丝表情。

“齐大人,丞相大人有请!”

呃,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齐大人,光天化日之下,与女子嬉戏玩乐,作风如此不正,何以为朝廷树立榜样?”

“下官……知错了!”齐展延自知解释并无用处,便老实认错。

梦琉年眼神一深,难道他们真的是他所想的那样吗?

唐沫柒看着自家哥哥吃瘪的样子,心中别提多痛快,可一想到令他吃瘪的对象是梦琉年,她那股子倔强一下子蹦了出来。

“想必这位便是当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丞相大人吧!”唐沫柒嘟嘴,“敢问丞相大人,与自己的未婚妻一处,难道还触犯了朝廷律例么?如果是,请问是哪一条?”

半月未见,她依然口齿伶俐,依然那般让他哭笑无力。

只是,从她口中说出的“未婚妻”三个字,让他的心有种钝钝的疼。

“唐姑娘,别来无恙!”他对着她,微微点头。

“好说,好说!”

“只是不曾想到,丞相大人的官威这般大,居然管起别人家的琐事来了!”

刚刚那个后退几步的人,立即上前一步:“大胆,居然敢这么对丞相说话!”

唐沫柒不屑,“啧啧,终于见识到了传说中的狗仗人势!”

“梦大人,真是好兴致,这晴天白日的,居然还出来遛狗!”

齐展延在心中深感讶异,他知道自家妹子一直是胆大妄为的,却没想到在权倾天下的丞相面前也是如此。

只是,看她对丞相大人的态度,似乎是旧识?

也难怪,梦琉年失踪一事,在朝中而言,还算是个秘密,他不知道在是难免的。

“大人,臣的……内人……一向说话如此,还请大人恕罪!”

齐展延拗口的将“内人”两个字吐出来,心中憋屈万分,他做什么答应她来了?

“内人”两个字像巨石一般砸在梦琉年的心上,泛起一波波涟漪,面上却没有一丝异样。

唐沫柒得意的瞟了齐展延一眼,小样,还挺上道的嘛!

随即,她走上前,一只手挽上他,娇笑的看着梦琉年:“既然梦大人觉得我们碍着您的眼了,那就不打扰您,我们这就撤,免得坏了您遛狗的雅兴!”

那个被损的颜面无存的男人,恨恨的咬咬牙,瞪了一眼周边掩嘴而笑的人,却碍于梦琉年不敢发作。

齐展延深知她的性格,向梦琉年告辞:“梦大人,下官先行告辞,改日再登门谢罪……”

他还没说完,就被唐沫柒连拉带拖的拎走了。

远远的还传来她的不满:“谢什么罪,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梦琉年睇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余光扫了一眼清风,他了悟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大人,您看看,您看看,这女子太无礼了……”

“孙大人,难道你的气量就如此大?还将一个女子的话放在心上?像你这样的心胸,如何成大事?”

梦琉年最是看不惯这种欺软怕硬、趋炎附势之人。想想以前逍遥的日子,天为盖,地为庐,一匹马,一壶酒,何等自在!

他在心中深深的叹息,还是先处理了眼下的烦琐事吧。

“都回去吧!”

“本官自己走走!”

那些人还想再说些什么,被梦琉年的眼神制住了,一个个恭身离去。

待他们离去之后,梦琉年走到那边的凉亭,坐下,看着四周的环境:粉色的花儿压满了枝头,娇艳欲滴,小孩子在树间打闹嬉戏,偶有小情人偷偷幽会,娇嗔的脸红……

忽然,他眼神一厉,有杀气!

他环顾四周,“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

一瞬间,十几条黑色的蹿了出来……

为首之人蒙着面,轻蔑的大笑:“没想到,这次要对付的居然是一个白面小子!杀你居然还要出动老子这么多人,真是大动干戈。”

梦琉年倒也不生气,优雅的拂了拂衣袖,状似摇摇头:“一群大言不惭之人,这出钱之人真是太瞧不起梦某了!”

“你……哼,找死!”

“兄弟们,上!”

一时十几条黑影将他团团围困,他依旧坐着,没有任何动静。

那群人看他怡然自乐的模样,心生恼怒,举刀向他砍来。

他不慌不忙的闪过,刀走偏锋,砍向了他的同伙。

“王八蛋,眼瞎了,居然砍老子……”

“大哥,我没有……是他搞的鬼……”

“杀了他!”

那个为首之人并未加入打斗,看他游刃有余的穿梭在他们中间,出手之快,动作之凌厉,令他眼神一眯,他小瞧了眼前这个人。

看着倒在地上的人,他摆出手势:“都退下!”

那群人起身,站在一旁,场间留下他们二人两两对看。

“真是没想到,长得像个女人,功夫却如此之高!”

梦琉年面色一冷,也不多说话,一记擒拿,直直的向他胸前击去。

那人闪躲不及,生生挨了这一掌,连退几步,口吐鲜血。

“头儿……头儿……”

个个凶神恶煞的盯着他,眼神仿佛要撕碎了他。

梦琉年掠掠鬓发,冷言冷语的讥讽:“下次再说这话,就不是吐血这么简单了!”

“想我的命,让他找点有实力的人来!”

说完,转身走出凉亭。

这时,一个黑衣人悄悄的拿起刀,向他砍去……

梦琉年顿下步子,头也没回,出手一击,一掌将他拍飞,以内力将他手中的刀送还给他。

那个黑衣人看着距离自己不过一寸的刀尖,很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梦琉年仿佛没事人一般,继续往前走。在行至一大树时,停下来:“唐姑娘,热闹也该看够了,是时候出来了吧?”

“怎么样,就说他能应付得了吧?”唐沫柒拍拍手,鄙视的看着齐展延。

他们本准备离开这里的,唐沫柒突然感觉到周边的杀气,感叹梦某人的人品真不咋样,到哪儿都有人算计他。于是,她眼珠子一转,拖着齐展延,找地方躲起来看热闹。刚刚若不是这货生怕梦琉年有不测,又怎会泄露了行藏!

“热闹谈不上!听说梦大人的功夫出神入化,本姑娘不过是想见识一下,今日得见,果然是不同凡响,实在是佩服佩服!”

她咂咂嘴,一副小无赖的模样,令齐展延有种撞墙的冲动。

什么时候他家宝贝妹妹这么无耻?

明明是她躲在一边看热闹,不管人家死活,这会儿倒说成是她的好心了。

他悄悄挪动步子,他不认识她,他不认识她……

梦琉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齐大人的……未婚妻……还真是别具一格!”

齐展延尴尬的笑笑:“是是是!微臣回去一定多多管教,多多管教!”

他摆摆手,手臂环绕,似笑非笑,“齐大人,确定能管教的了?”

“呃……这个……”齐展延顿时内牛满面,他确实是没有这能耐,柒柒不管教他就算不错了。

梦琉年也不说破,丢了一个了然的眼神给他,一边走,一边声线清凉的落下一句吩咐,“明日早上,来丞相府!”

唐沫柒咬着手指头,满脸的纠结:他他他,最后那是个什么眼神?

看着他飘逸的身姿,她忽然有种将他压倒……暴搓的冲动!

傍晚,丞相府。

“这是你查到的?”梦琉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手中的资料,出声询问。

“是!”

“清风,最近办事效率挺快的嘛?”

清风眼角抽搐,还不是您训练出来的?

自从柒风寨回来,整日里不眠不休的算计人,速度不加快点能行吗?

“原来,他们是兄妹!”

“是,齐大人本叫燕展祺,外人只知柒风寨的大小姐唐沫柒,却不知她有个哥哥。五年前,他离寨出走,改名换姓为齐展延,参加科举,考取了状元。五年来未曾与家里联系过,今日我们在醉风亭所见,是唐姑娘,咳,找他算账的!”

算账?

这确实是她会做的事!

他好看的唇角弯了弯,他们虽然相处的不久,但是他却深知她的性格。想起她生气的俏模样,两颊红扑扑的,柳眉倒竖,漂亮的大眼睛瞪圆,生气勃勃的模样,整个在昭示着她的愤怒。

“爷,那下一步怎么办?”

“不怎么办!三天之后,她必定亲自登门造访。”

“爷,就这么肯定?”清风不解。

“我什么时候做过不肯定的事儿了?”

这口气,那叫一个张狂!

清风低头看地,不予评置。但是他感觉得到,爷近来越来越像一个“人”,而不是整日里面无表情、令人生畏的“神”!

三天后。

“砰”,丞相府的大门被一脚踹翻在地,“让你们丞相大人出来见我!”

唐沫柒冷着一张小脸,面色不善道。

守卫的人见状,纷纷将她围在中间。

“放肆,丞相大人是你说想见就能见的人吗?”

她冷笑,手中的剑抵在其中一个人的脖子上,“让开!否则,别怪我废了你们!”

“上!”

就在准备开打的时候,梦琉年的声音自后面传来:“唐姑娘这是什么意思?”

梦琉年刚下朝回来,怎么也没想到自家的大门居然凄惨的躺在地上,那个始作俑者正瞪着眼睛看他呢。

咳,好吧,他承认,这是他自己找来的!

“没意思!就是你家大门看着硌眼!”

守卫之人还想上前,梦琉年伸手制止,走到唐沫柒身边,“随我来吧!”

书房内。

“你什么意思?”

“唐姑娘此话何解?”

梦琉年状似不懂。

“少给本姑娘装蒜,我哥去边塞不是你调派的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