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劫个丞相生萌宝》第9章 我养情夫行吗
唐沫柒小说名字叫作《劫个丞相生萌宝》,提供更多劫个丞相生萌宝{作者},劫个丞相生萌宝{作者}小说深度阅读。劫个丞相生萌宝小说唐沫柒节选:唐沫柒此刻的模样,脸白皙死鬼,眼睛黑的像黑变化无常,唇红似血,整个人看出来,两个字二字来,恐…...

唐沫柒小说名字叫做《劫个丞相生萌宝》,这里提供唐沫柒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劫个丞相生萌宝小说精选: 而唐沫柒此刻的模样,脸白皙死鬼,眼睛黑的像黑无常,唇红似血,整个人看起来,两个字形容,恐怖。梦琉年额头青筋隐隐跳动,他极力掩饰住想要揉额角的冲动,她就算想要报复他,能不能不这么折腾自己。唐沫柒此刻若是能听到他的心声,肯定要破口大骂:死男人,你以为本姑娘想这样折腾自己吗?唐沫柒看着周围站满的人群,不着痕迹的诡谲一笑,小样,不让你当众出丑,怎能解我心头之恨!忽然,她嚎啕一声,大哭出来:“大家评评理啊,给位父老乡亲,给我做主啊…

而唐沫柒此刻的模样,脸白皙死鬼,眼睛黑的像黑无常,唇红似血,整个人看起来,两个字形容,恐怖。

梦琉年额头青筋隐隐跳动,他极力掩饰住想要揉额角的冲动,她就算想要报复他,能不能不这么折腾自己。

唐沫柒此刻若是能听到他的心声,肯定要破口大骂:死男人,你以为本姑娘想这样折腾自己吗?

唐沫柒看着周围站满的人群,不着痕迹的诡谲一笑,小样,不让你当众出丑,怎能解我心头之恨!

忽然,她嚎啕一声,大哭出来:“大家评评理啊,给位父老乡亲,给我做主啊,他,当年不仅对我不仅始乱终弃,还抛弃了我们的孩子,害的我们娘儿俩分散了五年,至今未曾见过一面……”

“你们说说,他是不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看他长得人模人样的,专门做尽禽兽的勾当……我找了他五年呐,整整五年,没想到他现在居然当起了大官……这样的官不是贻误苍生吗?”

百姓们面面相觑,谁不知道这是当今丞相大人的轿撵,这女人真是胆大妄为,不仅敢当街拦阻,还大骂他是禽兽,想必她今天的下场必定惨不可言!

只是,不曾想到,梦丞相这般俊似天人的人,居然是这样的人……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呐……

梦琉年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这丫头居然想起这招儿来让她出丑。

只是,她难道就没有想过他会顺杆儿爬?

唐沫柒看到他那奸诈的神情,浑身顿时一个激灵,这货笑的这么瘆人,铁定没好事儿,反正她要的效果也已然达到,此时不撤更待何时!

“既然你无情,我便无意!你当你的官,我找我的孩子,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

“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说完,她掩面离去。

“娘子,你这是做什么?这都是为夫的错,你暂且跟我回去,要打要罚随你处置……”

他走到她身边,伸手圈住她的纤腰,满目的柔情,“当年我年轻气盛,不顾你的感受,都是我的不是!现在你我既然重逢了,就让我好好补偿你吧!”

唐沫柒傻眼,娘子?为夫?

现在这是什么状况?

剧情怎么脱离了预先的设想?

唐沫柒一脸夸张的妆容,配着这副吃惊的模样,真是怎么看,怎么……丑!

她倒是很佩服梦琉年,居然没有把他吓跑,是她的妆不够吓人么?

不会吧?她刚刚出门的时候可是吓跑了很多人呢!

她咬牙切齿的低声道:“梦琉年,你搞什么鬼?”

他无辜的眨眼,“娘子不是责怪为夫始乱终弃么?眼下为夫也觉得当年做得过分了,这就接你进相府,做我的夫人,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

他低头,在她耳边暧昧道:“顺便,把咱们的孩子找回来!”说完,眼睛扫了一眼她平坦的小腹,那暧昧至极的模样,让人不断产生遐想。

“孩子”两个字,听得唐沫柒心里突突的,她咬咬唇,妖孽啊妖孽,这货居然这么无耻,她还是一黄花大闺女,哪来的孩子?

梦琉年不容置喙的将她搂住,状似亲密的在她耳边低喃,“你想玩,我便陪你玩到底!只不过,这游戏规则得由我来规定!”

那模样在旁人眼里看来就是一知错就改的好男儿。

于是,局势扭转了,大家纷纷帮着梦琉年说话。

“这位姑娘,难得咱们丞相大人如此深明大义,愿意弥补你,你就跟着他回去好生过日子吧!”

“就是就是,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谁还没有个犯错的时候,眼下丞相大人如此,姑娘就该见好就收,好好过日子才是最要紧的!”

“是啊,有什么大家说开了就好,夫妻嘛,床头吵架床尾和,谁还没个闹脾气的时候!”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该被批评,被指责的不该是他吗?

怎么好像反过来了?

虾米?夫妻?

呸呸呸,谁和这只老狐狸是夫妻?

现在的唐沫柒深深体会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何等滋味了!

梦琉年脸上挂着悔恨的表情,“多谢各位乡亲给我说话,梦某自知有过,不奢望娘子能原谅我,只希望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各位皆可作为见证!”

“现在,我们要回府了,乡亲就各忙各的,来日大婚之时,必定宴请乡亲,以报今日之德!”

唐沫柒听得只想吐,还大婚?真会做梦,谁要嫁给他?

站在一旁的清风瞪大了眼,爷这是搞什么花样?

他跟着爷多年,要是真的有娃,上面那位还不知道得高兴成什么样。

他摸摸自己的鼻子,这么多年了,自家主子的心思他还没有摸透三分,是他太笨还是爷的心思太难测?

咳,他理所当然的把原因归结为后者。

丞相府。

“梦琉年,你什么意思?”唐沫柒盯着一脸恐怖的妆容外加一脸狰狞,将府里的下人吓的一个个绕道走。

梦琉年斜斜的坐在椅上,睨了她一眼,凉凉的道:“我以为这是你一手搞出来的,该我问你想怎样吧?”

“吼,我什么时候说我们是夫妻了?”

“那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了?再说了,孩子都有了,不是夫妻是什么?”梦琉年反问。

“尼玛,你明明知道老娘那是演戏的,居然还顺着杆儿往上爬!”

梦琉年听着直皱眉,她这老娘老娘,委实粗鄙。

只是这“尼玛”是个什么意思?

呵,自她嘴里出来铁定不会是什么好词儿!

“你那是什么表情?”唐沫柒火大的看着他嘴角刺眼的笑,出声吼道。

“你还不将你那个吓人的妆卸了么?你瞧瞧我府里的人,一个个都被你吓的……”

唐沫柒不自在的瞪了他一眼,尼玛,他不知道这妆特别难卸吗?

再也不拿自己的脸开玩笑了!

她忿忿的转身离去,洗脸!

“等等,既然都来了丞相府,那就留着吧!自明日起,别忘了你该履行的承诺!”

那一瞬间,唐沫柒真的有种撕碎他的冲动!

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这段恶作剧像风一样,一夜之间传的满城风雨,甚至是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御书房。

孟御墨不慌不忙的将手里的奏折批完,抬头看了眼已经等候多时的梦琉年。

梦琉年眉心微皱,今天自上朝开始,皇上看他的眼神就不对劲,几分热切,几分质疑,几分忧虑。

“皇上,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如果是因为璃悦公主离宫出走的事情话,皇上大可放心,公主眼下很好!”

梦琉年以为孟御墨是担心璃悦公主离宫一事。

“悦儿的事,有你负责,朕倒是不担心。你办事,朕从来就放心得很!”

孟御墨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似乎在思量如何如何开口才最为合适。

“皇上有话,但问无妨!”

孟御墨刚准备开口,外面传来太监的尖叫:“太妃娘娘驾到!”

那是一位眉目如画的妇人,一身流彩暗花云锦宫装,简单又不失大雅,妩媚雍容,雅致的玉颜上常画着清淡的梅花妆,面容上挂着浅浅的笑,并未曾老去的容颜上,可见其昔日的绝色之姿。

孟御墨听到太妃来到,起身,走到她面前,温温的看着她,“怎么亲自来了?”

太妃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而将目光停留在梦琉年身上,“外头的传言可是真的?”

梦琉年脸上挂着疑惑,“什么传言?”

太妃姣好的面容上满是寒霜,“还给哀家装蒜,是吗?”

“难怪五年前你离开了一段时日,毫无音讯,原来竟做起了抛妻弃子这种下作的事来!”

“哀家真真是心寒透了!”

众所周知,梦丞相之所以有今日的地位,离不开太妃对他的喜爱,若没有太妃的引荐,他怎能如此轻而易举的进入这庙堂,成为如今权倾天下的丞相。

日后,他的身份大白于天下之时,掀起的惊浪何止千层!当然,这是后话。

此刻的梦琉年,有如哑巴吃黄连,有种有苦说不出的赶脚。

五年前,他那是办事去了,那时候他还没认识这个令人头疼无比的丫头呢!

都是那个丫头搞的鬼!

“怎么?敢做不敢认,无话可说了?”

太妃心痛的看着他,眼里闪着心痛、难过,更有令人看不懂的深深自责。

“太妃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梦琉年并未解释一句,而是淡淡的反问。

“皇上刚刚欲言又止,也是因为这事?”他瞥向略显尴尬的皇上,那风轻云淡的模样,似乎这一切与他无关,他不过是局外人。

孟御墨与太妃同时一愣,是啊,他是怎样的人,他们还不了解吗?若是他有那样的花花肠子,如今相府里早该莺莺燕燕一大群了,又怎会连半个女人的影子都看不到?

“那传的满城风雨事,又是从何而来?”孟御墨不解。

说起这事的始作俑者,梦琉年嘴角扯出一抹无力的笑意:“那不过是某人的恶作剧罢了!”

太妃和孟御墨顿时来了精神,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亮:“哦?是个女子吧?”

就知道,他不该告诉他们的!

梦琉年眼观鼻,鼻观心,低头沉思,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问题。

孟御墨知道这事儿很难从他的口中得知,干脆也不问了,“丞相若是没有什么事,就先回去吧!朕还有事与太妃商量!”

他了然的看了一眼他们,并不多问,转身离去。

待他走了之后,太妃疑惑的问:“年儿这是心里有了人?”

孟御墨蹙眉深思一下,“这件事还是让人去查一下吧!眼下下定论,言之尚早。”

“唉,这孩子,哪儿都好,只是这性子……”

“这性子挺好……”

“你看朝中的大臣不都给他制的服服帖帖的!”

“呵呵,倒也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