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弱妇

楚后 第三章 弱妇

作者:希行 小说:楚后 更新时间:2021-11-20 00:56:55
驿站厨房旁边的一间窄室,灶火饭菜和泔水的嗖臭气夹杂,玻璃窗墙弥漫在其中。少年阿九迈向来,立马一抬手掩住嘴鼻,被人嫌弃的咳嗽。除了早先跑进去的阿福,狭小的室内还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儿,通常的破旧不堪棉衣,圆脸大眼,有些呆呆地,手里还握着一把勺子,很较为明显少年阿九迈进来,立刻抬手掩住口鼻,嫌弃的咳嗽。。...

楚后

推荐指数:10分

《楚后》在线阅读

驿站厨房旁边的一间窄室,灶火饭菜以及泔水的嗖臭气混杂,透过墙弥散在其中。

少年阿九迈进来,立刻抬手掩住口鼻,嫌弃的咳嗽。

除了先前跑进来的阿福,窄小的室内还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儿,一般的破旧棉衣,圆脸大眼,有些呆呆,手里还握着一把勺子,很明显是在隔壁帮厨。

“娘,娘。”阿福跪在一张临时搭建的床板前,急切的唤着躺着的妇人,“有军爷往爹哪里去,娘。”

那妇人似是昏睡,被喊的缓缓醒来,她脸色焦黄,看起来很苍老,气若游丝,醒来先发出一阵急促的咳嗽。

阿福和那个握着勺子的女孩儿慌慌张张又是喂水又是拍抚。

“军爷。”这咳嗽倒是让妇人更清醒,看着站在门口——

室内太小了,挤不下军汉们,而少年阿九则是嫌弃味道进来后,又退了出去。

妇人颤声问:“你们是往大青山营去的吗?”

少年阿九掩着口鼻,声音嗡嗡:“不是,不过我们顺路,你的丈夫叫什么,多大年纪,在谁帐下——”

他竟然又把先前的问题问了一遍,守在床边的阿福看过来,不解但又怯怯。

避嫌站在最后的驿丞心里呵呵两声,还对口供啊!

杨家妇人喘息着答了一遍,比阿福说的要详细,连杨大春的生辰都说了,还在身边摸来摸去“奴家给他做了一双鞋,一定要带过去。”

阿福忙从被褥下掏出一个包袱“娘,在这里呢。”

少年阿九这次没有要检查一下鞋,一双凤眼居高临下看着那妇人。

“丑话说前头,我们军务紧急,行脚快,行路辛苦,可不能给你带孩子。”他声音淡淡说,“到时候跟上就跟着,跟不上,我们可就不管了。”

杨家妇人撑着床板给他叩头:“军爷,能带多远就带多远,总是能离她爹近一些,他爹寻来也能快一些,否则,扔在这远地方,等寻来,人都不知道还有没有,阿乐,阿福,快跟军爷叩头——”

妇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叩头是没力气了,又开始咳嗽。

阿福对着军爷们跪下,握着大勺的女孩儿阿乐也跟着跪下来,一边叩头,一边又看护妇人。

“娘,我和姐姐一定跟得上,一定最快见到爹。”阿福握着妇人的手哭,“让爹来接你。”

妇人咳嗽女孩儿哭,门外有妻有子的驿兵们心有戚戚,但对少年阿九来说,并没有觉得人悲苦惨烈,只觉得气味更加令人窒息,他又向后退了一步。

“那行了,你们收拾一下,我们不过夜,歇个午,就启程了。”他说。

立刻就要分离了啊,一别极有可能再无相见,妇人更加悲痛。

“军爷啊。”杨家妇人又对着门外的军汉们,微微抬起手,孱弱的面容哀哀欲绝,“如有幸见到我家男人,告诉他,奴家与他结为夫妇死也不悔。”

真是感天动地,这夫妻两人感情一定很好,几个驿兵眼圈都要红了,少年阿九却更皱眉头,盯了妇人一眼——

“娘——”阿福扑在妇人身上,悲痛大哭,打断了妇人的哀哀。

夫妇生离死别痛,子女与娘亲生离死别那是更痛啊,驿兵们实在看不下去了,疾步要走,见少年阿九还盯着,便拉他一把,到底是年轻人,没经历过生死,不知人间苦,把人家的悲惨当乐子看。

“多了两个人,马匹要好好的挑一挑。”张驿兵下命令。

他再看痛哭的母女,那个叫阿乐的大姐儿也挪到床边,默默流泪,虽然不忍还是要叮嘱。

“你们尽快收拾一下吧,我们行期有定,不能多停留。”

阿福流泪应声是。

少年阿九没有再说什么,收回视线跟着大家走了。

窄小的室内呜呜咽咽的哭声渐渐平缓,慢慢的变得沉默。

“阿姐,收拾一下东西吧。”阿福拭泪说。

在一旁女孩儿阿乐有些慌张的放下勺子,要收拾又不知道要收拾什么。

“带两件换洗衣裳就行。”阿福轻声说,“余下的都留给娘。”

大姐儿应声是,去一旁收拾包袱了。

妇人躺在床上,气若游丝:“不用给我留,你们都带走吧,我,用不着了.....”她说着眼泪流下来,看着女孩儿,满眼的不舍哀痛自责,“你们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阿福小手握着她的手,脸颊上眼泪滑落,黑黑的眼睛看着妇人:“适才为什么多说那句话?”

妇人脸色一僵,下意识的挤出一丝笑,此时眼中流泪,再挤出笑,神情变得有些古怪滑稽。

“我将死之人,思念你爹,回顾一下往昔——”她喃喃说,看着女孩儿,“也是情之所起,情难自禁,感天动地——”

阿福声音淡淡:“将死之人了,哪来的情难自禁!”

妇人似乎来了兴致:“阿福,你还小,不懂这个,这情啊——”

“好了。”阿福声音一沉,喝道。

她十二三岁的年纪,嗓音稚嫩,但却让妇人立刻闭嘴,转开了视线,不敢看女孩儿的眼。

女孩儿眼有些吓人,此时没有被眼泪充盈,不再被长长睫毛垂下遮挡,黑黝黝如深井一般。

床边陷入诡异的沉默。

窄小室内,在床边收拾包袱的另一个女孩儿,如同没有听到看到一般,只低着头给包袱打结。

“阿福——”门外传来驿丞的喊声。

阿福立刻转过头,黑黝黝的大眼睛被泪水蒙上:“许老爷——”

驿丞一脚迈进来,面容含笑:“总算是有了着落了,我让他们给你们挑一匹温顺的马。”

阿福对驿丞大拜:“多谢许老爷,许老爷大恩大德。”

女孩儿语无伦次,不会说话,唯有这一句颠来倒去。

另一个女孩儿更是只会施礼。

还是床上的妇人强撑着起身:“许老爷大恩大德,奴家来世衔环结草为报。”

驿丞让她躺好:“些许小事,我也没帮上什么,你们不幸中有万幸,这么快就遇到了恰好去边郡的驿兵。”又叮嘱两个女孩儿,“跟着驿兵赶路很辛苦,你们一定要坚持,但实在坚持不了也不要强撑,丢了性命可就白受苦了,只要活着,才有机会见到你们爹爹的。”

阿福眼泪如雨而落,俯首将头贴在双手上:“我一定会好好活着,一定要见到爹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