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6章 认错人了
周府门前张灯结彩,是十分罕见的喜色。本来这府里的男主人就对这种热闹的场面性质的好事嗤之以鼻,但是为妻郡主,也没该有的体面地,便会有己知的死期。下人们的脸上也闪现出出很难得的笑意,为了府内将要为妻的女主人但是郡主,侍候郡主,哪真是儿是八百辈子修来的福气。但是原本这府里的男主人就对这种热闹性质的好事嗤之以鼻,可是迎娶郡主,没有该有的体面,便会有已知的死期。。...

周府门前张灯结彩,是罕见的喜色。

原本这府里的男主人就对这种热闹性质的好事嗤之以鼻,可是迎娶郡主,没有该有的体面,便会有已知的死期。

下人们的脸上也浮现出难得的笑意,为了府内即将迎娶的女主人可是郡主,伺候郡主,哪真真儿是八百辈子修来的福气。

可是他们心中,更偏向侍候君主。

他们可狂妄而又大逆不道的认为,周钊是能做君主的星象。

整个偌大的府中,只有月明汀死气沉沉。

成婚礼忙活了整整一日,周瑶也就在屋中闷了一日。

她在努力的给自己做心里建设,让即将要面对的险境显得更加自然不出纰漏。

许是心有灵犀,亦或是怕周瑶没礼胡闹,新郎官周钊一早便吩咐了松容将她看管在屋子里。

直到天黑的深沉,外边已经是暮色四合,半空中只剩下了星星点点的光亮。宾客退去,松容对她的看管松了,周瑶才得以有机会偷偷溜出了门。

晋宁郡主的院子应该是在西执院,对于在这里生活了许久的周瑶来说,这不难找。

院前是出人意料的安静,院中也好像什么人都没有一样,按理说新娘子此时应该在屋里。

可是周瑶知道,晋宁郡主现在绝对不会在这屋中,她正琢磨着偷摸着想去月明汀瞧自己,自己也偷摸着想瑶来瞧她,两番错过。

主房中的窗户半掩着,周瑶便悄声从那翻了进去。

偌大的喜房中,那龙凤红烛明晃晃的格外惹眼,屋中原本应该是由新娘子坐在那里的,可是屋内却空无一人,正如周瑶猜想的那样。

这觉睡不得…这孩子生不得…她在心默念道,阿弥陀佛,希望佛祖能够原谅我这不得已而为之。

周瑶一刻不停的进了内屋,摸索着口袋寻找着兜中早就藏好的药包。

这药是之前从大夫那里要的,少量吃可以快速安神入睡。在这药剂里边,她又加了少量的萃取曼陀罗和天仙子,安神药就能当蒙汗药用。

视线的所及之处,便是榻前那放着的大红色喜碗。周瑶解开药包,赶紧适量的洒了进去。

“希望有用,一定有用。”她喃喃道,然后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用粗布包的严严实实的东西,解开来后,她捂着鼻子,将那几块黑褐色的东西扔到了床底下。麝香味虽是浓腥,可是这屋内经常性的焚烧着香料,那麝香外边还被自己包裹上了掩盖气味的东西。

这玩意儿要是再没有用,那之前的那点医术算是白看了,虽然只是略懂一二,但宫内流传出来的把戏,想必是不会错的。

“这孩子现在还是生不得的。”周瑶眼睛微眯,“别怪我,我也是为了自保。”

就在她下神之际,门外一阵轻的脚步声响起。这脚步声,自己是最熟悉不过了。

周钊来了。

唱戏的角儿登场了,这戏台子就留不得旁人了,以免坏事。

周瑶心里暗喜,赶紧想要翻窗逃走。

可是不知从哪儿吹来一阵冷风,那窗户啪的一声关了上来。

“周某谢过各位了,就不要闹什么洞房了。”门外又响起那清冷的声音,惹得周瑶一阵冷汗肆意。

那些人都是很听周钊的话。周钊说什么,他们没有敢忤逆的。

上元周廷尉成亲,娶的又是王公贵女,自然来了不少权贵贺喜,吃酒陪客是必不可少的,虽然不是周瑶计划中来的时间点,可这也无妨。

夜里的春风微凉,那一阵浓重的酒气伴随着吹进的微风袭来时,周瑶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愚蠢的错误。

周钊酒量甚好,若是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几乎是不太可能。

门重重的被推开,一个身影踉跄着走了两步,终是跨进了门槛,外边的恭贺声还是在此起彼伏。

不远处的门口,一双绣着金线的玄红色喜靴踏了进来,然后一步又一步的卧房中走来。

夜风吹过,火烛忽然被全然熄灭,屋中一片漆黑。

甚好,这终于可以趁没亮光时摸黑逃走了。周瑶心中一喜,心说赶紧溜走,于是猛的站起身来。

许是站的有些太过于快了,窗户没摸着不说,她还眼前一黑,脑袋嗡的一片声鸣,整个人差点栽倒在地。

电光石火的刹那,一双大手扶住了自己。

“怎么蹲在这里?”周钊轻声问道。

他的大手,从肩颈顺着滑到了少女的纤纤玉腰上。迎面扑鼻而来的酒气令周瑶被熏得头昏脑涨,下一秒钟,她整个人便腾空了起来,被周钊抱在了怀中。

她还没来的及说话,那整个人却全然被扔到了床上。

出大事儿了!周瑶一滞,认错人了可还行?

周钊倾身而下,整个修长的身子压住了周瑶,他好像喝了很多,言谈间那浓厚的酒气扑鼻,混合着他身上带着的檀木香气馥郁如酒,像是破堤般瞬间攻防了她的心智。男子冰肤如玉,白的令人发指,极是阴柔。

他是上元出了名的美男子,却也是人人都敬而远之的阴鸷狠辣之人。

那终年雪白的极具病态般的肌肤不知道被多少公子在背地后里暗戳戳的指桑骂槐,可是谁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一个字。

屋子里光线昏暗,影影绰绰间男子俊朗的侧脸显得无比的诱人。周钊生的好看,这样好看的一张脸,任谁也经不住柔声细雨的攻势。

和外界相传的周钊不喜这门婚事,完全是两回事儿。

曾有那么一瞬间,只是有那么一瞬间,周瑶竟是希望这一刻沉沦下去。

书中有讲,他养她十年,她亦是仰慕了他十年。

终究孽缘,阴差阳错间那埋着的秘密被点燃引爆,周瑶明知自己不能再对他有所觊觎,可是即便是身体上的一朝得愿,想想倒也不错。

她冲着那满是酒气的薄唇上狠狠的咬了下去,尝到了一股咸甜的血腥香味。

周钊吃痛,闷哼出声来。

下一秒钟,一张大手反扣住自己的脑袋。

迷离混沌之中,心中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玄狐匕首,刺胸膛。

电光火石的刹那,周瑶猛地睁开眼,近在咫尺的俊脸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那是她的灭门仇人。

也是即将,要将她弃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