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006 我爹是村长!治恶女
陈平陈晓兰小说名字叫作《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欲望》,提供更多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欲望陈平陈晓兰,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欲望陈平陈晓兰小说。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欲望小说陈平陈晓兰摘选:陈平协商解决着如何去玩,规划路线一游江宁府,和首要的这…...

陈平陈晓兰小说名字叫做《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这里提供陈平陈晓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小说精选: 她还在和陈平协商着如何去玩,规划路线一游江宁府,以及首要的这两日之内当先挣到的物质基础——银子的时候。 一道娇俏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 “陈平哥,程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呀?” 太过程锦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陈平的脸色瞬息万变,原本笑闹的表情僵在脸上。 娇俏的声音已经由远及近,女孩几乎是欢脱跳跃地往程锦这边跑过来,跑过来之后,自然而然挽起程锦的胳膊,一副姐妹相亲相爱的模样。 程锦想不到对方如此热情,她默默抽回自己的手臂,“姑…

  她还在和陈平协商着如何去玩,规划路线一游江宁府,以及首要的这两日之内当先挣到的物质基础——银子的时候。

一道娇俏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

“陈平哥,程姐姐,你们在说什么呀?”

太过程锦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陈平的脸色瞬息万变,原本笑闹的表情僵在脸上。

娇俏的声音已经由远及近,女孩几乎是欢脱跳跃地往程锦这边跑过来,跑过来之后,自然而然挽起程锦的胳膊,一副姐妹相亲相爱的模样。

程锦想不到对方如此热情,她默默抽回自己的手臂,“姑娘,你好好站着。”

“程姐姐,你怎么如此见外了,叫我晓兰就好啦。”娇俏声音一脸疑惑看着程锦,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且无辜纯洁,看向程锦的时候,眼底却是止不住的探究。

“呵呵,我们本来就不见内。”程锦呵呵一笑。

陈晓兰似乎并没有感到尴尬,程锦将手臂抽回了之后,她也不强求,只站在了陈平的身边,“我听陈平哥说,程姐姐前日身子不舒服,也怪我,去了江宁府知府谭大人姑父姑姑家几日,今日回来才知道的,不然我便可以叫我爹爹给程姐姐请大夫了,毕竟程姐姐家应该请不了大夫的,程姐姐今后若是还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我爹爹虽然只是陈家村的村长,不过,我姑父是江宁府的谭大人,姑姑一向疼我,许多事情,我跟她说,她一定会让姑父答应我,想来什么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

她似乎很是好心,又似乎真的不谙世事,一张单纯善良的脸上带着善意的微笑。

一旁的陈平听着陈晓兰的话,早已皱眉,只怕陈晓兰这番话打击了程锦。

只是再抬眼看向程锦的时候,程锦嘴角却是似笑非笑的模样。

陈晓兰开始出现的时候,程锦便知道对方只怕是来者不善,不过她不明白,程家姑娘孤僻的性子还能惹上什么人?

这姑娘为何初次见面便如此针对她。

陈晓兰是得意的,以为自己一番话能贬损了程锦。不过,程锦听罢,上下打量了一番陈晓兰。

陈晓兰面上原本的胜利者姿态,在程锦似笑非笑的凉飕飕的眼神中,终于慢慢碎裂。

她面上升起一抹尴尬之意,但是,想想,程锦不过是一个无父无母,没有身世,在陈家村可算是连官府登记都没有的孤女,有什么资格与她江宁府知府的亲侄女比,气势上便又升了一层。

面上的倨傲也慢慢升起。

程锦打量了她一番之后,长长哦了一声,靠在自家门边上,双手抱胸,全然没有女子该有的矜持姿态,“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么?”

而后,程锦转头,看了一眼自家的院子和简陋屋门,“嗯……如此大的面子,你如此善心,我若是不受,岂不是辜负了你一番好意,不若,你跟村长或者你姑姑说声,把江宁府知府府衙让我住住几年?”

陈晓兰想不到程锦会如此直接,竟真的会提出要求,她面上的笑容瞬间破碎,“程姐姐,这样的玩笑可开不得。”

“可你先前与我说,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的,不是么?”如今的程锦,这副皮囊与她前世的精英干练实在是天翻地覆的变化,虽不是倾国倾城,端的是秀丽清雅,她一脸疑惑和无辜地看向陈晓兰,丝毫不比她无辜的表情差。

一旁的陈平已经抿唇,憋着笑了许久。

陈晓兰脸上的尴尬渐渐升起。

“程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程锦不待她说完,便道摇摇头,语气无奈,“唉……可叹也,罢了罢了,我也知你不过是说说罢了,毕竟你爹是村长,还不是知府大人,毕竟你不过是知府大人的远亲,还不是知府大人的女儿……或者……妾室!”

这话实在损人。

可程锦打心眼里不喜欢这姑娘,说话便明损暗损,夹枪带箭了。

陈晓兰虽说比一般的女子多识得了一些礼节,但平日里因着自己是村长之女以及江宁府知府的侄女便待人傲慢,蛮横任性,对于陈家村的人来说,身世已经是上等,然而这等性子的人,又岂是普通百姓能消受的,因而,如今已经十七八了,还待字闺中,对于时下的人来说,女子十五出阁,十七八已经算是大龄了,于是陈村长便借用关系,将陈晓兰的年龄改小两年,这十七八的姑娘还叫十五六,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偏偏,陈氏母子从别处搬来了陈家村,陈平长得越发俊俏,便被陈晓兰看上了,陈村长也两次三番与陈氏提起将陈晓兰嫁过来之事,但陈氏知晓陈晓兰的性子,从未答应,可陈晓兰却纠缠上了陈平。

这时候,听得程锦这番话,早已恼羞成怒了,当即也不管不顾,指着程锦便闹开了,“姓程的,你个小**,你敢这么说我,你信不信,我叫我姑父将你关押进大牢里,让我爹将你赶出陈家村!”

她一张脸气得通红,出口的话也是口不择言,粗俗不堪。

程锦听罢,并不生气,还是一派不变的模样,“小**这话也只有小**说得出口了,还有,大姐,你比我大,别顶着一张假身份证减了两岁年龄就把自己当萝莉了,你看看你,眼角皱纹都出来啦,看看你生气起来,咦惹……啧啧啧,嘴角的眼角的皱纹,哦,还有额头的皱纹,都该喊你声大婶了,还有,闻闻你嘴巴有多臭,牙齿都腐了吧?还是几日未曾漱口呐……”

程锦说得煞有其事,还认真上下观察这陈晓兰的面貌,说得就跟真的似的。

其实十七八岁和十五六岁的女子,真的没有多少差别。

可女子都是爱美的,尤其是自命不凡的陈晓兰。

程锦尚未说完,陈晓兰已经倒退两步,捂住一张脸,尖叫出声,“你胡说,不许说,我没有!”

程锦看向陈平,“真的没有么?阿平呐,你看看?”

陈平听罢程锦的话,一脸认真看向陈晓兰,憋着的笑生生吞了下去,转换成认真模样,“嗯,还真是。”

说罢,竟然还极度配合着拿手捂住了口鼻,语气嫌弃,“怪不得刚才一直觉得有股异味,原来如此……”

陈平的一番话,还有嫌弃的表情,更是雪上加霜,直接让程晓兰失控,她几乎是疯魔了一般冲向程锦,“你乱说,我……我杀了你!”

程锦自认不是这膘壮姑娘的对手,何况,大病初愈呐,她可没力气。所以,在陈晓兰冲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直接拽过了陈平进了自家院子。

大竹门啪嗒一声关上,将陈晓兰隔绝在了门外。

陈晓兰拍了两下门无果之后,便哭喊着离开了程锦家门口,一路上口中皆是粗口俗言的谩骂,弄得整个陈家村的人都知道了。

只是待陈晓兰离开之后,陈平才看向笑得天花乱坠的程锦,惊奇不已,“程姑娘,原来你如此伶牙俐齿!”

程锦白她一眼,“你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好啦好啦,看在我们今日共同对抗恶魔的的友谊和三日后共游江宁府的情分上,以后别程姑娘程姑娘地叫我了,叫我程锦就好。”

陈平挠挠后脑勺,面颊微微泛红,不知是因为先前的憋笑,还是因为程锦拉着他奔入家门,抑或是如今程锦表现出来的亲密与认同,他到底还是重重点头了,“程锦,你叫我阿平,不若,你也叫你小名?”

话语之中尚有犹疑的试探。

对于称呼之事,程锦历来心大,“随你!”

“看起来,我应该比你年长一岁,不若,日后我叫你小锦?”

程锦嘴角抽搐,我比你大十岁!她转头,一脸认真,“还是程锦吧!”

——她介意了!

陈平面上升起一抹小小的落寞之感,但细想程锦对自己的称呼,便又觉得开心了,“好,程锦!”

他叫着程锦,笑得跟个傻子似的。

程锦轻笑一声,在她心里,把这个温暖的大男孩当成弟弟一般看待,“傻了你?”

“唉!”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