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005 神秘的大婶子
陈平程锦小说名字叫作《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提供更多陈平程锦小说大结局,陈平程锦小说结局是什么。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小说陈平程锦摘选:陈平,“程姑娘,你在做什么?” 程锦有些无可奈何,看向陈平,“这话该是我问你,你在做什么?…...

陈平程锦小说名字叫做《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这里提供陈平程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小说精选: 宁儿还不能适应程锦突然跳脱的变化,对于这句药王谷招人么,足足愣了半晌,最后,干脆认命,索性也不多理会程锦,留她自己一人在房中便出去了。 原先的程锦,虽是将宁儿带了回来,但是,人总显得有些孤僻不愿多话,宁儿对于程锦也是畏多于敬,以报恩之心做程锦的丫头,但程锦自从那一日落入凝霞湖之后,便换了一个性子,随着这几日的相处,两人之间,虽然还是有着一层主仆的关系,但更多的却是没了当初的冷淡与敬畏。 药王谷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程锦…

  宁儿还不能适应程锦突然跳脱的变化,对于这句药王谷招人么,足足愣了半晌,最后,干脆认命,索性也不多理会程锦,留她自己一人在房中便出去了。

原先的程锦,虽是将宁儿带了回来,但是,人总显得有些孤僻不愿多话,宁儿对于程锦也是畏多于敬,以报恩之心做程锦的丫头,但程锦自从那一日落入凝霞湖之后,便换了一个性子,随着这几日的相处,两人之间,虽然还是有着一层主仆的关系,但更多的却是没了当初的冷淡与敬畏。

药王谷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程锦不得而知,但是光是听着其在民间的信仰便知道,若是能够进入这样的组织,必定于己有利,她想要在这个世界找到闯入的线索,单靠一己之力必定难如登天,若是有了一个群体或者组织,或许不错。

何况,人不能脱离群体而生存。

至于药王谷,是否真的如同他在民间的信仰一般,这些,至少如今她并不在乎。

还在她思考如何进入组织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了宁儿的声音,跟着宁儿的声音过来的,还有一个老妇人的声音。

程锦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还是从床上起来了。

宁儿已经在门外出声,“阿姐,是邻旁的陈大婶子来看你了。”

受人之恩,得涌泉相报。她生病的时候,是邻旁的陈家母子给她接济的,这一点,程锦知恩图报。

所以,听到宁儿的声音,她便快速收拾好自己开门出去。

陈大娘是个三十多岁的少妇,大概因着常年辛苦,看起来似有四十多岁,然而却长得一脸慈和,与程锦所见的别的村妇相比,陈大婶子穿戴虽非华贵,不过一般祖布麻衣,但从来都是干净整齐,一丝不乱,即便做着粗活,却也比寻常人显得有条不紊,比起其他村妇,陈大婶子显得更加年轻并且带着一股不同于村中大多数妇女的气质。

她无心多想为何村中会住着一位这样的妇人,她房门刚刚打开,陈大娘便应了上来,“我听阿平小子说,你前两日染了风寒,料想你今日该是好些了,便过来看看,如今怎么样了?可还烧着?”

程锦其实与陈大婶并不熟稔,这会儿一见到人便被对方拉着手嘘寒问暖,向来冷硬的心中也多了一些暖意,这种感觉,她自是不可遏制想起自己的老母,若是被自家老母知道了,必是首先一顿骂,骂过之后却是叮嘱她吃药喝水。她看着陈大婶子,即便仍旧是有些不太习惯,可看到对方面上慈和的笑容和暖淡的关心,面上还是覆上了一层真诚笑意,“现今已经好了,前两日,多谢陈大婶的热心相助。”

陈氏只是慈和笑笑,“没事就好,若是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让宁儿与我说说,能帮得上的,我一定帮衬,邻里之间,哪里来的这么些谢与不谢的。”

她说得随性,但程锦却还是知道无功不受禄之理,她能明显感觉到陈氏对自己过热的关心,这份关心,似乎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之间的邻里关系,况且,据她所知,陈氏虽然常常接济他们,但是,并不常常串门,这一点很是奇怪,而据宁儿所讲,原先她并不过多关注这件事情,可如今……

但如今她尚不打算询问一切,身边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带着隐隐的神秘之感,在不危及自身的情况之下,程锦目前还没有探究秘密的心情,有些事情,她明白的,过犹不及。

而后,与陈氏客套了一番之后,陈氏便以该回去准备膳食为由离开了。

程锦送着陈氏离开屋门前,看着陈氏离开的背影,微微抿了抿唇,若有所思。

直到一个身影映入了她眼帘,她垂下的眼睑才抬起,“做什么?”她语气惯常,毫不掩饰,她知道,不管曾经的程家姑娘是什么样的性子,既然她来了,便不会压制个性,总得让人习惯她程锦原先就是如此的。

来人是陈平,“程姑娘,你在做什么?”

程锦有些无奈,看向陈平,“这话该是我问你,你在做什么?我好端端站在我家门口,是你忽然出现在我面前的。”

陈平腼腆一笑,欲言又止。

程锦看不下去了,闭一闭眼,“你妈喊你回家吃饭了!”

陈平“啊”一声,看到程锦面上的神色,只得开口道,“程姑娘,我听说,近几日江宁府很是热闹,不若我们去看看?”

他说这话的时候,程锦觉得他眼睛都是放着一股异样色彩的,兴奋而激动,就像一个久不出门的孩子,听闻可以出门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兴奋与期待。

——这本该就是一个少年闯荡的年纪啊。

没来由的,程锦觉得有些好笑。

她一手搭上陈平的肩膀,样子显得有些吊儿郎当,“小子,分明是你想去江宁府玩呢吧。”

对于程锦豪放的动作,陈平受宠若惊,连忙退开两步,口中惊奇,“程姑娘,你……你……”

他你了半天,也还是说不出那一句男女授受不亲。

程锦嗤笑一声,“你什么你,你这少年儿郎,分明就是个野性子。”

她可还记得昨日站在窗口见着这小子下河摸鱼的冲劲。

陈平听了他的话,继续挠耳,面上有一抹憨笑,“程姑娘,你怎么知道的?”

程锦轻哼一声,不回答,但是,对于江宁府一行,却是志在必行的。

她勾勾手指,对着陈平,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少女略带病容的面容在骄阳的照耀之下,似乎是蒙上了一层光芒,娇柔得惹人怜爱,如同那三月里的海棠花,娇而美,竟是晃花了那少年儿郎的眼。“阿平呐,不若明日或者后日,我们去江宁府看看热闹?”

陈平一时之间,竟有些惊愣,从来只觉得程锦神秘而难以接近,却从不知,这他见过的最美好的女子,有一日,会同自己这般亲近。

因此,对于程锦的招呼,他竟然有些讷讷的,“你说去便去,我都听你的。”

“发什么愣呢?我对江宁府不熟悉,你带路!”程锦觉得有些好笑,这小子的样子,倒是有些傻。

陈平反应过来,眼睛亮晶晶,急忙道,“我听说,三日后是兵马大元帅带队入驻江宁的日子,那一日,江宁府必定热闹非凡,不若我们便在那一日去看看,倒时,我便能一睹元帅龙章凤姿!”

这话一出口,程锦脑中闪过一个激灵,兵马大元帅,岂非和那甚么展少将一道的?不过却是疑问道,“兵马大元帅不是早到江宁府了?”

“早到是早到了,三日后方是与京官一同现身的日子。”陈平应道,眼中分明放光。

她想起那一日的抛物线运动,不由得咬牙切齿,“好!就那一日去!”

这边两人相谈甚欢,就站在程锦家门口,陈氏早先回了自家院门,只是透过窗户,隔着矮墙,看着程锦与陈平笑得跟朵花儿似的,面上覆上一层笑容,便径自进了厨房了。

然而,程锦却不知,自己与陈平哥俩好的交谈,早已被人一一收入眼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