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001 抛物线运动
程锦小说名字叫作《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提供更多程锦小说,程锦小说名字。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小说程锦摘选:程锦坐在同一辆车的后座,对于城外繁华热闹的紫荆花,半分去欣赏的心思都也没,此等风花雪月的事情,她自誉也不是她此等小时…...

程锦小说名字叫做《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这里提供程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将门宠妻:夫君请节制小说精选: 海城的城中主干道上,几辆警车正呼啸而去,满城的紫荆花在四月天开得绚烂惹人醉,海城以四月份时候满城粉的、紫色的紫荆花而闻名,每年这等时候,都会吸引邻边城市大波游客往海城而来。 正如此时的街道上,也打了不少广告牌子,诸如“爱她,就带她来看一场盛世锦华”这样的广告牌子比比皆是,然而,这片主干道两边如梦似幻的紫荆花,却是被此时呼啸而过的几辆警车,生生破坏了这份气氛。紧张、激烈、急迫的警笛声,使得主干道上边的车辆都自觉避让这…

  海城的城中主干道上,几辆警车正呼啸而去,满城的紫荆花在四月天开得绚烂惹人醉,海城以四月份时候满城粉的、紫色的紫荆花而闻名,每年这等时候,都会吸引邻边城市大波游客往海城而来。

正如此时的街道上,也打了不少广告牌子,诸如“爱她,就带她来看一场盛世锦华”这样的广告牌子比比皆是,然而,这片主干道两边如梦似幻的紫荆花,却是被此时呼啸而过的几辆警车,生生破坏了这份气氛。紧张、激烈、急迫的警笛声,使得主干道上边的车辆都自觉避让这一列开往城东郊外的警车。

第三辆车子里,开车的小李面上神色也是相当严肃,就在十五分钟前,队里接到消息,城东郊外的一栋别墅,发现了一具尸体,是那片区域的保安发现报的案。

程锦坐在同一辆车的后座,对于城外繁华的紫荆花,半分欣赏的心思都没有,这等风花雪月的事情,她自诩不是她这等小时候被冠上“理科生”和长大后被冠上“女博士”的帽子的人能够欣赏得来的,关于城东的案子,只是接到了报案而已,多的信息也没有多少了,所以,此时,她只需要做好准备,到了那地方,做好她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就好。

而此时此刻的程锦,万万想不到,有朝一日,这片紫荆花海会成为她半生困厄、背爱而驰的万般经历的执著,成为另一个人将相思刻入骨血的漫长等待之托。

倒是坐在一旁的助手,刚刚毕业,拿到法医执证资格来警局不到三个月的小助手在确定了一切都准备妥当后,饶有兴趣地看着车窗外,随着车子快速往前行驶,一点点往后倒退的紫荆花,“程姐,紫荆花语代表和睦,今年紫荆花开得比往年要好看,预示我们海城今年必定和和睦睦呐。”

听此,程锦挑眉,随意瞥了一眼窗外,“往年?”再看了一眼警车疾驶的而去前方,语气怀疑,“和睦?”

最后幽幽叹一句,“能少点案子,海城才和睦,嗯,我也会更和睦……”

小王吐吐**,对程锦的怀疑抗议,“程姐,这叫生活情趣,你得多些!”

随着小王这声轻快的声音,倒是让原先车里肃穆的气氛消散开了一点。“你的生活情趣就是摘朵花儿拿着杯速溶咖啡漫游在这条随时让人花粉过敏的街道上想着这排植物被人类强加上去的意思?”程锦瞥了一眼小王,继续调笑。

“这叫劳逸结合!不许笑我!哎呀,程姐你就是太拼了,应该借助这次假期多多休息。”小王面上一臊,微微加大声音,赶紧转移话题。

“我也想多休息啊,你看,今儿我就回局里拿了一个东西,结果,案子发生了,周队二话不说,把我拉出来了。”程锦感叹一声,“我欲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呐。”她倒也不继续调戏小王了。

这句话一出来,车里的其他人都笑了,程锦难得有这样吟诗诵句的时候。

小王噗嗤一声笑出来,眨眨眼,语气有些暧昧,凑近程锦,“程姐,其实我们都看得出来,你休了十天的假,周队每天见不到你,整个人都烦躁了,这不你一回来,周队即便是办案子也不忘拉上你,制造机会相处嘛……”一报还一报,看谁调戏谁。

她揶揄的口气,带着年轻气盛的小姑娘的朝气,来这儿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小王和程锦朝夕相处,之间除了上下属关系,交情倒是不错。

程锦扫了她一眼,周深追求她的事情虽然在局里不太明显,但是,外人也是看得出来的,不过,对此,程锦有些无奈,她和周深,以前是同校,师兄妹关系啊,如今在这地方……“周队的玩笑你也敢开,你不是最怕他?”

话虽说得平平淡淡,然而,程锦语气里的警告还是露出来了一点,这小姑娘,不多管教管教,这样随便说话,她是想要上天不成?

小王自然懂得的,吐吐**,反而开口道,“对了,程姐,你妈妈怎么样了?”

说起自己的母亲,程锦语气多了黯淡与无奈,“从楼梯上摔下来的,摔伤了骨头……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得这个病的,都容易受伤……。”

无奈的语气,偏偏又平平,小王有时候觉得摸不透程锦这个人,她说话,可以冷冷清清,毫无情绪,但分明眼中都是忧虑和愤恨,对自己母亲的忧虑,对自己所学无用的恨和憾。

小王见着程锦的情绪变化虽然不明显,但心里肯定不好受,只看着程锦,似是加油打气一般,“程姐,你放心吧,阿姨的病一定会好转的,前不久,不是联系了那个名字很长的著名的什么神经专家叫什么阿基的么?”

小王记不住这个名字,程锦转头,明白小王的好心,她觉得有点好笑,“是罗斯·基·西蒙,中文名叫德森。”

“对对对,就是德森教授,你放心,等他等他来了国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程锦笑笑不语,不过对于小王,倒是真心感谢,“好了,冲你这句话,下次,准许你去我家蹭饭了!”

“耶!”随着小王一声欢呼,车子一个刹车,车内的人齐齐往前倾倒,开车的小李有些尴尬,“到了郊区,这段路有些不好开车,不好意思啊。”

车内的人倒也理解,车子再次往前驾驶去,程锦看向窗外,城东郊区,即便她这个本地人,也不多来这片区域,偶尔经过,倒也没有多大感觉,然而,不知道为何,今日,车开往了郊区,随着先前那一阵突兀的急刹车,如今她内心反而有一种紧张之感,这种紧张,在她妈妈上手术台的时候都不曾如此激烈而明显,隐隐之中,似乎有什么在召唤一般。

有什么在召唤,程锦不得而知,这么想着,她觉得自己今日有些想多了,所幸,也不待她多想,车子已经到了别墅这边,整栋别墅已经被警戒线环绕起来,这篇别墅区,少人居住,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围观的人,也导致了死者是被这片区域的保安发现的。

周深已经下车,与发现尸体的保安在了解案发现场初见时候的情况,看到程锦也下来了,只往程锦这边看了一眼,点头示意。

程锦往那边看了一眼,朝周深点点头,便带着人钻过警戒线,往别墅区里边而去。

小王跟在后边,“程姐,这次死者是一个古董商。”

“嗯,还有什么发现?”

办案子的时候,永远都是小王学习的最好时候,小王这人比较活脱一些,但是,在办事的时候最为激灵,反应也很快,看起来嘻嘻哈哈的一个人,尤为心细,这是程锦在小王身上发现的作为法医最是难得的优点,所以,往往有意识地培养小王的优点。

小王已经在地上观察使者的尸体,程锦这么问着,却也在在观察这死者周边的形势,这个古董商的别墅之中,墙壁上倒是挂着不少古画,这些画像,程锦自然是不认识,她怠于对艺术的欣赏,或者说,她的欣赏点和别人相差太大,同样的一幅画,别人可以把艺术手法感情意蕴说得天花乱坠,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画家对人体骨骼是否了解和熟悉,所以,队里的人都说,程锦有时候,简直不是一个女人,怎的风花雪月都跟她沾不上边似的,私底下自然也会议论周深追求之路漫漫啊。

然而,今日看着这座房子里边的这些壁画,程锦心中原先的那种感觉,似乎又升起来了,不安,紧张或者是牵引与羁绊……

她皱了皱眉,这不科学!不明白今日是怎么回事,难道,医院里的老母有事?——她比较相信母女连心。

还不待她多想,小王已经出口,“程姐,你过来看。”

程锦回头,看到小王皱着眉头看着死者身边的一块形状怪异的石头,哦,不,是古董,“怎么了?”

“这块石头……”小王神色严肃地指了指,开口的话语却是滑稽十足,“这个古董商,是被古董砸死的!”

程锦有点扶额,“小王,术语!术语!”

这么说着,程锦看向那块形状怪异的石头,因着位置的原因,程锦看不到石头的模样,可是,这石头似乎是怪异得很,甚至越是看,越是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呼之欲出了,而那古董,哦,不,凶器,似乎也带着一股极为强烈的召唤力,召唤着她。

程锦的脑袋之中突然闪过一个什么声音,幽怨缥缈,带着一种空阔的冥冥之感,然而……却是抓不住。

她甩了甩脑袋,将小王递过来的手套带上,然后伸手,往那她还看不清形状的碧玉古董而去。

只是,在快要抓到的时候,动作之中却是有了一分犹疑之色。

小王有些诧异和担忧,程锦今日状态似乎不太好,“程姐,你没事吧?”

程锦没有开口,依旧抿唇,却是拿起了那块石头。

然而,随着她手指与石头的相碰,突然之间,程锦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脸色瞬间煞白,小王大惊失色,“程姐!”

刚踏入门口的周深恰巧看到了这一幕,“程锦!”

程锦在失去意识之前,脑袋里留存的意识的是一声咒骂,“这破玩意,到底是什么,能导电不成?老娘才26岁,可千万别追赶前辈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啊……”

同一时间。

大晟王朝,江宁府。

杨柳飘飘的时节,柳絮纷飞,春光正好,凝霞湖一派春光明媚。

江宁府是大晟王朝在南方最为繁华的都市,这里濒临海边,南北贸易的船只在这里卸货,往内陆而去,各地的商人因着整条贯穿江宁府的运河在此处集中,又因着江宁富丽堂皇,景色宜人,加上有着天下第一红楼之称的碧落阁也是在江宁,更兼有天下第一美女之称的碧落阁魁首萝烟姑娘就坐镇在江宁碧落阁,因而,江湖之中的人,更慕名往江宁而来。江宁可谓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舳。

在这等时候,江宁府的最大湖泊凝霞湖边上热闹无比,热闹的不仅仅是因为今日是春游的好时节,更重要的是,据说,大晟的兵马大元帅会出现在凝霞湖之上,这不,几十近百的画舫上边都是各家各户的姑娘,只等着能见那号称第一美男子的大元帅一眼。

然而,大元帅尚未出现,随着湖中不知是谁的一声惊喊,“有人跳湖了!”

许多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而来。

“谁,谁,是谁跳水了,也不知选个好些的日子,今日可是元帅登岸的日子,晦气!”

“我见过,是个女子,好像她还在湖边徘徊犹豫了许久……”

“要不要救人?”

“救!”

“你救!”

“你救!”

“你!”

“你!”

……

而湖边只听着另外一女子嘶声力竭的声音,“阿姐……”

声音惊慌失措,害怕不安,“快,你们谁,帮忙救救她,救救我阿姐!”

程锦原本觉得自己失去意识了,手指一接触那凶器,她便有一种高压触电的感觉,瞬间她已能感觉自己意识将要涣散不在,但是,这会儿,却是感觉到一阵清晰的寒冷,这感觉太过熟悉,虽是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人都有求生的本能,所以,在水中扑腾了两下,虽是觉得莫名疲惫,她仍旧是找到了感觉,钻出了水面。

黑发散乱,这双眼的狼狈一抓,便瞥见了不远处华贵船舫,春风拂开,幔帐飘散之后半张惊艳面庞。

造化钟神秀——当然这是程锦日后才反应过来的。

而,此时,四月风暖,程锦却只觉寒光漫漫,穿水透骨。

这谪仙般的一瞬,与她最狼狈的初生,成为了多年后降不住的心火——完美欠缺。

然而,求生最大——这惊鸿一瞥不过是日后回忆罢了。

还不待她看清周围的形势,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得周边似乎是嘈杂的声音,头上一片暗影掠过,她尚未看清,便觉得自己被什么提了起来。

接着……

便是程锦有生第一次经历了抛物线运动的轨迹。

随着凝霞湖半空一声女子清亮的高喊之声,湖边之人视线转移,随着这高亢之声,落下,然后似乎是有志一同觉得不过如此,千百人轻吁一声,表示不屑,眼看重物砸地,视线转向那惊鸿而现的身影。

可惜,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程锦不疼,可这种感觉,她来不及想自己为什么不疼,对于那个暗影,还有她不小心摸到的她发誓是她碰到的质地最好的衣料,和眼角视线之中的一片华丽紫衣,随着她砸落地上的声音,还有周边升起的一片少女欢呼、男子轻吁的声音,都刻成了深深的怨念,程锦发誓,那一定是挥之不去的阴影……她记上了!

总有一天,她要让对方做自由落体运动!

另一边,惊鸿身影在欢呼声之中重新落入了一座船舫之中,“爷这番英雄救美,可够在江宁升起了一番浪潮啊……修远,如何?”

另一男子,淡淡瞥了他一眼,对于外边热闹,无半分反应,“凝霞湖再大,也不过一湖罢了,何来的浪?”

“……”

暗笑升起。

然而,此时湖边女子,面部朝泥,摊趴地上,浑身湿透,头发散乱,姿势怪异,形象全无,是一个极致扭曲了的“大”字……

程锦若是得知,一定会为自己这身体的柔韧性感到自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