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村色满园李老实姜美云全文免费阅读
《村色满园》李很老实姜美云全文免费深度阅读这里有!《村色满园》讲诉了李很老实姜美云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的故事,村色满园李很老实姜美云小说精挑:回音汹涌澎湃,海大林翻着白眼躺下。“我的老天鹅!”李很老实差点儿没尿出,周围的一干村民也吓得脸色惨白。姜云美颤抖着的扔了钢管,接着来给李很老实政策松绑。...

《村色满园》李老实姜美云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村色满园》讲述了李老实姜美云跌宕起伏的故事,村色满园李老实姜美云小说精选:回音激荡,海大林翻着白眼躺下。“我的老天鹅!”李老实差点没尿出来,周围的一干村民也吓得脸色惨白。姜云美颤抖的扔掉钢管,然后来给李老实松绑。

“砰!砰!”

回音激荡,海大林翻着白眼躺下。

“我的老天鹅!”

李老实差点没尿出来,周围的一干村民也吓得脸色惨白。

“哐当。”

姜云美颤抖的扔掉钢管,然后来给李老实松绑。

李老实心里复杂到极点,此时连他都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这漂亮的大洋马是不是真对自己有意思。

“大林……”

姜云美转身扑到丈夫身前查看,脸上早已泪水横流。

村民们傻傻的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插手吧,这看起来像是人家的家务事,不插手吧,良心又过不去。

姜云美狠狠的擦了一把眼泪,然后蹲在男人的面前,只见她银牙一咬,居然硬生生的将一百多斤的丈夫背起来,然后朝集市的方向赶去,很明显要去卫生社。

大概是出于对海大林的同情,周围的村民也七手八脚的跟了上去。

李老实犹豫了片刻,还是跟在了最后面,他知道自己一个大男人决不能当缩头乌龟,将烂摊子留给人一个女人。

李老实走了几步,心里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于是再次装作瞎子摸索起来,他知道为了父亲,自己这双眼睛不瞎也得瞎。

“小豆豆!”

李老实这才想起自己另一双“狗眼”,于是扯着嗓子喊道,可半天没有回应,也不知道那只杂种狗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实在没办法,李老实只能独自跟上去,当他来到集市上的时候,发现大洋马等人已经从卫生社里出来了。

“美姐,怎么回事?”

李老实连忙上去问道。

“魏医生说情况很严重,让我们到县城去看。”

姜云美微微喘着气道。

“可是这也没车啊,你们怎么去?”

李老实左右打量了一圈道。

“放心吧,魏医生送我们去。”

姜云美心心不在焉的回答。

“美姐,会没事的。”

李老实干巴巴的安慰道,他本来就缺少跟女人交流的经验。

“老实,你回去吧,这都是我自作自受,跟你没关系。”

姜云美语气温和了些。

李老实张了张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快,魏医生就将一行人送去县城。

“算球了!”

李老实叹了一口气,决定先回去看看老爹再说,当他路过兰花采购点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比肩接踵,时间到中午,进山采花的人陆续回来,不过其中有大部分都没什么收获。

“现在那个计划也该实施了。”

李老实这样想着,于是杵着一根拐杖进入人堆,一只手四处乱摸,搞得那些女人惊慌避让。

“老杨,你居然采到‘红美人’了?”

“老刘,你也不错嘛,居然采到两棵‘红粉佳人’。”

“还是你们厉害,我就采到几棵白玉兰。”

………………

几个采花高手相互恭维,成为焦点,他们口中的几种兰花价格各不相同,除了比较廉价的白玉兰,“红粉佳人”则值十元,至于“红美人”则高达一百元一株,这也是甘泉村比较常见的三种值钱的兰花,除此之外还有最后一种 比较珍稀的“贵妃醉酒”,价值一千元一株,象征着采花之王的身份,毕竟采到了贵妃,那么你就是王。

“白玉兰,红粉佳人,红美人,贵妃醉酒……”

李老实细细一琢磨,发现给兰花取名的人还真有点东西,一个女人要想做人上人,那首先得洁身自好,就像白玉兰一样白璧无瑕,其次你得貌美如花,这样就能算是“红粉佳人”了,只有达到了这两条,你才有资格进宫做“红美人”,然后争取“贵妃醉酒”。

“谁有白玉兰,卖我一棵。”

李老实不管三七二十一伸着脖子大喊道,他的计划很简单,那就是买一朵兰花来将自己的狗训练成采花犬,然后将山里的兰花一扫而光。

周围的村民纷纷闭嘴,四下一片安静,几秒钟之后重新嚷起来,完全当李老实放了一个屁。

李老实肺都差点气炸了,实在没办法,他只能向兰花收购点的老板道:“曹老板,白玉兰卖我一棵?”

“没问题啊,十元钱。”

曹老板操着一口浓重的外地口音道。

“你收成一元,卖给我却要十元?你穷疯了吧?”

李老实惊怒交加。

“不买就让开,别挡着我做生意。”

曹老板不耐烦的挥挥手。

“好吧,来一棵。”

李老实眼珠子一转。

曹老板咧嘴一笑,因为腾不开手,所以只能朝着店里喊:“小芹,拿一棵白玉兰出来。”

“好嘞。”

人未到声先至,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丰满少妇从店里跑出来,胸口荡起阵阵波涛,这女人明叫高丽芹,是曹老板的老婆。

周围的男人看傻了眼,一个个暗暗吞着口水。

“将白玉兰给他,收十元钱。”

曹老板朝老婆吩咐道。

“十元?”

高丽芹十分诧异,这白玉兰明明才一元钱一棵,丈夫为什么要卖十元?

心里这么想,高丽芹也不好多问,于是从旁边拿了一棵刚收的白玉兰递给李老实。

李老实装作瞎子,漫无目的的伸出手去接。

高丽芹刚想将兰花递过去,**就触电般一颤,因为她发现对方的手掌已经摁在了自己胸前那硕大的洗面奶上面。

李老实演的很投入,他好像不知道自己摸到了什么,所以还试探性的捏了两下,直到变形为止。

“啊!”

高丽芹惊呼一声,连忙退开。

“哈哈……”

围观的村民看得真真切切,顿时笑声震天。

“怎么了?怎么了?”

曹老板疑惑的回过头问。

“怎么了?怎么了?”

李老实也无辜的问道。

“曹老板,刚刚李瞎子摸你婆娘的胸了。”

有村民十分粗鄙的道。

“他说的是真是假?”

曹老板朝着老婆求证,接着又看向周围的村民。

高丽芹一张成熟漂亮的脸蛋涨的通红,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真的。”

村民们纷纷证实。

“不好意思,曹老板,你也知道我是个瞎子,所以接兰花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嫂子了。”

李老实老实巴交的道。

“你……兰花我不卖了。”

曹老板惊怒交加,半天后只能一甩袖子道,他总不可能跟一个瞎子一般见识吧。

“你确定不卖了?”

李老实再次确认道。

“不卖了。”

曹老板咬牙切齿的道。

“那好,狗得拜!”

李老实也没有勉强,转身就走。

“不对啊。”

曹老板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劲,如果自己不卖,那老婆的女乃子不是被那瞎子白摸了吗?于是连忙喊道:“等等,我卖!我卖!”

“我还不想买了呢。”

李老实头也不回的道,一分钱不花,白摸了一次胸,简直血赚不亏。

“你……老子杀了你。”

曹老板目瞪口呆,拿起一把锄头就追上来,他在这甘泉村做了好几年生意了,几时吃过这种大亏。

李老实好不容易才逃到家里,那是一处宽敞的三合院,外表看起来像模像样的,不过可惜他只是寄人篱下而已。

李老实进了大门后走进西厢房,这里才是他的家。

李老实推开房门,熟悉的陋室出现在他眼前,几年过去完全是家徒四壁了,因为漏雨的关系,空气中还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霉味。

李老实又推开卧室门,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只见父亲李起荣邋里邋遢的躺在床上,很显然又酗酒了。

李起荣被儿子推门的动静吵到了,于是恢复了一点意识,嘴里开始唠叨起来:“打电话……打不通……”

十年前,李老实的祖父主持分家,但却处处偏袒小儿子李起友。

李老实的母亲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自此之后音信全无。

从那天起,李起荣便踏上了寻妻的道路,每次有点消息就去找人打电话联系,但多数时间都打不通,当他几年后好不容易找到妻子的时候,却发现已经被别的男人钻了空子。

李起荣打算跟那奸夫拼命,可此时儿子恰好失明,他只能忍气吞声,回来之后将父亲暴打了一顿,自此之后成为全村唾弃的逆子。

李起荣心灰意冷,所以整日借酒消愁,一迷糊就会说“打电话,打不通”,由此可见他用情之深。

李老实站在床边静静的打量着父亲,三年过去,他发现老爹已经鬓白如雪,身体瘦得只剩下皮包骨。

李老实喉咙发堵,他多么想告诉父亲自己已经复明,但理智却又提醒他不能这样做,否则父亲一定会去找那奸夫拼命,凭借对方的势力,这是有去无回。

“我今天一定要杀了那奸夫!”

就在这时,床上的李起荣突然跳起来,抄起枕头边的杀猪刀就往外冲。

“爹,你要去哪里?”

李老实连忙拉住父亲。

“别拉我,我今天一定要杀了那奸夫。”

李起荣酒气熏天的道。

“那我怎么办?”

李老实脸上带着一丝哀求。

李起荣回头看着儿子,剧烈起伏的胸脯逐渐平静下来,只见他扔了杀猪刀,然后又躺在了床上,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李老实静静的注视着,微弱的光线从窗户上招进来,他隐约看到父亲眼角有一丝晶莹,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我一定会将这一切痛苦加倍奉还给那些人。”

李老实暗暗咬了咬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