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4章 金系低武陈珂23

快穿之战进 第34章 金系低武陈珂23

作者:西永 小说:快穿之战进 更新时间:2021-02-24 01:29:50
本网提供更多了西永创作作品的科幻小说《快穿之战进》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34章 金系低武陈珂23在线深度阅读。行至郑州,建宁下蒙汗药,把韦小宝弄昏,毒打韦小宝。那个时候,陈珂奉九难之命,进屋击倒了建宁,并割开捆着韦小宝的绳子。韦小宝脱困之后报复,毒打建宁,谁知,建宁是个。...

快穿之战进

推荐指数:10分

《快穿之战进》在线阅读

原剧情中,九难选择的是北上,理由是《四十二章经》。到北京后,韦小宝被封为赐婚使,送建宁公主到云南。

行至郑州,建宁下蒙汗药,把韦小宝弄昏,毒打韦小宝。那个时候,陈珂奉九难之命,进屋击倒了建宁,并割开捆着韦小宝的绳子。韦小宝脱困之后报复,毒打建宁,谁知,建宁是个

抖SM(有受虐倾向),甜言蜜语一下就冒出来了,两人逐勾搭成奸。

再后,南行沿途,韦小宝一直与建宁同寝——九难居然没发现。

到昆明之后,发生了很多事。对陈珂最重要的事就是,九难命其刺杀吴三桂。

陈珂失手被擒,各方人马着急。陈圆圆请韦小宝到其修行的小庙,想请其出手相救。

李自成出场,吴三桂也就赶到了。九难擒了吴三桂,让李自成与吴三桂单挑。

吴不敌,刺陈圆圆,李救,吴占优,李佯装认输,绝地反击,陈圆圆舍命护吴。

吴女婿夏国相,擒了沐府众人加天地会众人加阿珂。

两边交易,韦小宝要吴应熊跟随到北京拜堂,吴三桂亲送。然后两边都放人。

——

原剧情中,陈珂两岁被九难劫走,接触最多的人就是九难,谁知,九命并没安好心,收其为徒是为了让其父女相残。

对于陈珂,李自成和陈圆圆则完全是陌生人。知道陈珂是自己女儿之后,李自成坚持的是“不能认贼作父”而没有把女儿的安危放在首位。陈圆圆倒是做了一番努力,但最后却把与李自成和吴三桂的感情纠葛看得比天还大。

至于韦小宝,则对陈珂调戏调戏再调戏,并破坏了陈珂与郑克爽的感情。

于是,陈珂暴发了一段经典的泣血哭诉:“你不是我爹爹!那女人也不是我妈妈。你……你不是我师父。你们(指韦小宝)……你们都是坏人,都欺侮我。我……我恨你们……”

——

原剧情中,在广西,韦小宝受困之时再次与陈珂相逢。郑克爽道:“你要找这小鬼报仇,终于心愿得偿……”韦小宝大吃一惊,心想:“小鬼”二字,只有用在我身上才合适,难道阿珂要找我报仇,我可没得罪她啊。

调戏调戏再调戏并破坏了陈珂与郑克爽的感情=没得罪她?

——

回到现在。

杨丹最关心的,还是如何完成任务。

现在,韦小宝不纠缠自己了,自己也在江湖上有了那么一丁点儿名声,但任务仍没完成。

完成任务的方向在哪里?杨丹猜测,很可能在云南。

这是因为,在云南发生的、与陈珂有关的一系列事件里,陈珂本人就像一颗棋子,任人搬来搬去。

棋子,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棋子,其实也是小丑。

不做小丑,多半也包括了扭转做棋子的命运。

——

那么,到云南做什么呢?

要说杨丹现在的武功,不,到云南的路上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以杨丹到云南之后的武功,要行刺吴三桂的话,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但是,在杨丹杀死吴三桂之后,九难会不会出来哈哈大笑,说:那就是你爹!然后把杨丹杀死?

为了不被九难杀死,必须让九难知道陈珂的亲爹是谁。

——

原剧情披露陈珂亲爹,是在陈圆圆小庙的那场戏。

那场戏,是由很多因素共同构成的。

杨丹和九难到云南,韦小宝不在,陈圆圆庙中那一幕多半不会出现。其实,就算韦小宝在,他也不会像原剧情那样着急,陈圆圆庙中那一幕仍然不一定会出现。

只剩下一条路了——直接查勘陈圆圆,争取擒住李自成,并当着陈圆圆的面,斩杀李自成。相信那个时候,陈圆圆会说出陈珂的亲爹是谁。

——

于是,闲谈时,杨丹见周围没人,就说:“师父,阿琪在哪儿,我们并不知道,这样盲目地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不如我们到云南去吧。”

九难怔了一下,道:“到云南做什么,刺杀吴三桂么?”

杨丹反问:“师父您呢,您希望我去刺杀吴三桂么?”

九难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原本是希望的。但现在,我不想干预。你自己想刺就刺,想不刺就不刺。嗯,你老实说,是不是不想刺?”

“的确不想,”杨丹说,“这是因为,我们的敌人不仅是吴三桂,还有清庭。并且清庭还是我们的头号敌人。弟子从大势分析,判断吴三桂必定反清。如果弟子行刺,就不利于消耗清庭的实力了。”

“哦,你是怎么判断吴三桂必定会反清的?”九难问。

杨丹说:“一定要说吗?很枯燥的,师父可别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那算了,你还是别说了,”九难道,“对了,你既不行刺,那我们还到云南做什么?”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杨丹说。

自从那天杨丹介绍韦小宝和郑克爽认识之后,九难跟杨丹说话,态度就改变了。

便如此时,杨丹的回答,其实等于没回答。放在以往,九难可能会追问,现在,九难不追问了。这是因为,九难知道,一追问,杨丹当然会说。但一说出来,肯定又是那些枯燥无味的东西。

——

地图上直接连线的话,到云南要经过河南、湖北、重庆、四川。

但具体行走,并且还是在康熙年间行走,就需要绕很多弯路了。于是乎,直线距离两千余公里,就变成近五千公里了。

如果一直赶路的话,骑马,每天约八十公里,两个月也就到了。实际上九难、杨丹二人不可能一直赶路。遇到什么名胜古迹,总会去凭吊一番。

另外,杨丹剩下的九百多两银子,根本支撑不到云南,还需要劫富济贫。劫富济贫,得在九难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于是乎,每逢这个时候,杨丹就会把九难支出去干别的事情。这些,都是要耽搁时间的。

最后,走了一年,二人才到云南。

而这个时候,建宁赐婚于吴应熊的消息,都还没有传到云南。

——

加上路途上的一年,杨丹修炼九阳神功也快两年了。

刚修炼九阳神功时,武功进境神速。这后来,越练越是艰深奥妙,进展也就越慢。现在,武功离陈近南等一流高手越近,就感觉越是追不上去。

当然,这一年来,也没有遇到过什么高手,没什么参照比较的机会。但九难眼光还在。经九难判定,杨丹此时的武功,就只达到当初见过的桑结(单人)那种境界,跟少林晦聪、武当蚀日差不多,距离陈近南那样的一流高手,尚有一步之遥。

听上去只有一步,但这一步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迈得过去。

——

神行百变,倒是练至圆满了,跟九难一样了。

但由于内功赶不上九难,杨丹的轻功仍然稍逊九难一筹。

少林散花掌练到熟极而流,但由于那并不是什么高明掌法,成就始终有限。拳脚功夫不匹配,其实冯锡范也是这样。

——

随着杨丹武功轻功的日渐增长,近几个月来,九难倒是有了跟杨丹对练的兴趣。

跟现代不同,这时候的对练是真正的对打,只是不出杀招而已。

跟九难对练,让杨丹实战经验大大丰富,并且,还让杨丹发现,比武胜败跟实际胜败区别挺大的。

譬如拿轻功举例:监视一栋房子里的人。

若杨丹去做,首先勘察的是屋顶等处有没有便于躲藏的地方;藏好之后就会探查屋里有没有人;若有人就斟酌当前位置是否利于监视若不利则需要转移到什么位置,若无人杨丹就会退出屋外到可以观察房屋进出情况的地方躲起来。

若九难去做,则直接飞到屋顶。若屋里有人,则直接开始监视。若距离过远位置不妥,九难驱使内功让耳更明让眼更亮就是了,轻易不会移动自己位置。若屋里没人,九难就直接在屋顶等待;等待的时候,倒也有可能到屋脊的另一边去,稍稍避开进屋时的眼光。

这样就清楚了:比试轻功,九难必胜杨丹必败;若具体去做一件事,则轻功稍次的杨丹反而成功率更高。

当然,这说的是轻功。若是武功,由于差距过大,杨丹怎么都赢不了九难。

赢不了九难,但说不定赢得了陈近南那样的一流高手。

——

到昆明之后做什么,自然是到昆明之前就反复想好了的。

第一步,是要查找陈圆圆所在的寺庙位置。

这一步,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

原剧情里,有“马车迳向西行”、“行了三里多路,折而向北”、“来到一小小庵堂”、“庵前匾上写着三字,第一字是个‘三’字”、“出家人寂静”等关键线索。

瞧,多简单。

但可惜的是,杨丹记不得那些。

——

杨丹想,寺庙阉堂不是民居,原本找起来就相对容易。

确定里面有没有陈圆圆,以美貌,可以进行第一轮筛选,这一步主要由九难负责。

陈珂是陈圆圆的女儿,总会有些血脉上的感应。因而杨丹自己,可以进行第二轮筛选。

最后,九难确定了两处。一处是三圣庵的净语,一处是昙花庵的寂静。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