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5章 金系低武陈珂24

快穿之战进 第35章 金系低武陈珂24

作者:西永 小说:快穿之战进 更新时间:2021-02-24
本网提供更多了西永创作作品的科幻小说《快穿之战进》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35章 金系低武陈珂24在线深度阅读。杨丹想,可能是距离太远,便悄悄掩近,再悄悄掩近,直至近到两丈之内,依然没有感觉。。...

快穿之战进

推荐指数:10分

《快穿之战进》在线阅读

杨丹到了三圣庵,见环境还行。及至见到净语,却没有什么感觉。

杨丹想,可能是距离太远,便悄悄掩近,再悄悄掩近,直至近到两丈之内,依然没有感觉。

然后,杨丹去了昙花庵。一进昙花庵,便发现到处烟熏火燎,连墙壁都是黑的。

杨丹依稀记得韦小宝在陈圆圆所在的庙里吃了点心喝了茶的,证明那应该是一个正常的待客之所。昙花庵这地方,实在太不像了。

但一见寂静,杨丹就有了感觉。跟在三圣庵那边一样,杨丹变换位置,悄悄掩近。杨丹赫然发觉,越近,那感觉就越是强烈。

难怪原剧情中,陈珂一见陈圆圆就问:“你是我妈妈?”

人对了的地方不对,地方对了的人不对。最后只好由九难、杨丹分别对两边都进行监视。

——

庵堂里的生活古井无波。听晨钟暮鼓,看晓风残月。时间一长,就连素有涵养的九难也不耐烦了。

九难问:“阿珂,你监视她们到底要干什么?”杨丹说:“天机不可泄也。”九难又问:“到底要监视多久?”杨丹只道:“快了快了。”九难道:“你想知道什么,不若把她们抓起来慢慢拷打。”杨丹只得道:“不若这样,师父你自去散心,反正没什么动静,我一个人盯两边,应该忙得过来。”

九难到底还是没走,而是继续监视。

还好,没等到九难的耐心消磨殆尽,目标人物就有了异动——昙花庵的寂静,居然转移到三圣庵修行;原三圣庵的净语,则去了普照寺。昙花庵那边少一人就少了,没见补充。

——

寂静到三圣庵,这下地方和人都对了,让杨丹松了一口气。

九难终于可以自去散心了。

其实,僧侣到别的庵庙修行的情况非常普遍,是修行的一种方式,也是方便行脚僧游历的一种举措。这种方式,叫做挂单。杨丹不知道,情有可缘。九僧这个独往独来的师太也不知道,真不算正常的比丘尼。

——

杨丹监视陈圆圆,自然是为了李自成。

李自成和陈圆圆有来往,这是一定的。证据一,陈珂是李自成的女儿;证据二,原剧情中李自成出现之后,陈圆圆喜容满脸,说了一声:“你来了!”李自成也回应:“我来了!”。

证据二时常让杨丹思绪歪楼:“你来了!”“我来了!”“你本不该来!”“可是我已经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我当然会来,不过,你好像在等我?”“我是在等人,但不知是不是你。”“这么说还有别人会来?”“他已经来了。”

同时杨丹也知道,李自成不可能藏在陈圆圆所在的寺庙。

原剧情中,李自成出现不久,吴三桂就出现了,说明吴三桂时常派人监视。原剧情中的那个时候,韦小宝在,昆明发生了不少事,监视可能会严密一些。现在的监视,自然要松散得多。但不管怎么松散,有就是有。假如李自成胆敢藏在陈圆圆所在的寺庙,就一定会被吴三桂挖出来。

如今,就只剩下一件事:李自成什么时候会来。

这个时间,自然是说不准的。杨丹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思想准备。

谁知,就在寂静回三圣庵之后的第四天,李自成就来了。

——

杨丹不认识李自成。不过,李自成的特征十分明显,倒也好认。

在这个年代,庵堂是纯粹的佛门清静地,没有藏污纳垢,故而来往人士非常稀少。

偶有来者,多是平民百姓,其中又以女性居多。

男性也有,但通常是陪伴女性一同来的。单独到庵堂进香的男性,这年代还没有。

在这样的背景下,李自成一个身材高大体型魁梧的男性僧人,进入三圣庵,自然十分刺眼。

——

一发现李自成,杨丹就全力施展轻功返回住处,还好,九难还在。

杨丹忙说:“师父,我们立即赶到三圣庵去;请师父暂时留在寺外,我先进去。”

说完,杨丹立即折返,又到了三圣庵。

一去一来将近十里,这也就是杨丹,换个人,恐怕早累趴下了。

——

这一回,杨丹没有偷偷监视,而是直接进去。倒也不是走,而是以轻功奔袭。

好不容易等到李自成,万一要是错过,下次不知何时。所以,一丁点儿时间都要抢。

正殿,没有;西边偏殿,也没有;东边偏殿,有了!

——

只见那位名叫寂静的中年美貌尼姑,正扑倒在一名壮实老僧的怀里。寂静似在哭泣,老僧还伸了左手抚摸她的头发,低声安慰——原来寂静没落发的!

杨丹迅速上前,并转到另一个方位,双手一搭,使了个巧力,就分开了二人。

那老僧的右手一直握着一根禅杖,被分开之后,大怒,将禅杖往地下一顿,砰的一声,青砖登时碎裂数块。

老僧内功有这么深?不,那是杨丹搭了把手,帮了一下的缘故。

老僧喝道:“你这贱婢是什么人,胆敢来此捣乱?”

杨丹不答,上了一步,轻飘飘一掌击出。老僧见来掌速度缓慢,便没放在眼里。右手一提禅杖,便欲横扫而出。谁知,禅杖陷进地里了,没提出来。无奈,左手加上,双手一起拔,还是没拔出来。这个时候,杨丹那掌就到了。也没什么声音,老僧就被击飞到墙根去了。

杨丹自然没下杀手。

——

寂静惊慌之余,不住地说:“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了仇人?如果你与他真有仇怨,到底是什么仇怨说出来好不好?如果他害了你的人,人死不能复生,让他拿出大量钱财补偿于你咋样……”

杨丹理会寂静,只慢慢地走向老僧。走到之时,老僧已从地上爬了起来。见杨丹过来,老僧挥拳击出。杨丹以更快的速度,把右掌贴于老僧胸口。没吐内力,反而是内力一吸,封住了老僧的膻中穴,使老僧的拳头无力垂下。

跟着,杨丹五指一扣,连衣服加吸出来的肉一并抓住,再一抛,又把老僧甩向了房间另一边的茶机上。茶机不堪重负,咔嚓一下毁了。老僧跌于地面。

寂静还在继续劝说:“姑娘你武功高强内力精深,他在姑娘面前就是一跳梁小丑,完全不堪一击;姑娘你就算胜了,也是胜之不武……啊!”忽然,中年美貌尼姑看到杨丹的脸,“你你你你……你是……”

杨丹这个时候,才转头望向了寂静。寂静问:“你是……你是我女儿?”

杨丹亦问道:“你是我妈妈?”

“女儿!”寂静不怕了,一下冲过来要抱杨丹。杨丹伸手抵住,问:“你是陈圆圆?”

“我是!”“我叫陈珂,跟你姓的。”

陈圆圆道:“好,阿珂,好,哎呀阿珂,他就是你爹啊,你可是有什么误会?”

“难道他就是吴三桂?”杨丹问。

陈圆圆答道:“不是,他是奉天王李自成。”

——

“你该不是为了救他,才谎称他是我爹吧?”杨丹说。

“傻孩子,这种事,怎么能够胡说!他真是你爹!”陈圆圆。

“好吧,不管他是不是,只要你坚持这么说,我也就不能杀他了,”杨丹道,“不过我师父在外面,我让师父来杀,总可以了吧?”

“嗯这……不是……这个不行……”陈圆圆语无伦次了。

这时,轰的一声响,原来是李自成被人从屋外击回屋中,摔在了厅堂中央。

“居然敢跑!”随后进来的人正是九难。

“阿弥托拂,”陈圆圆又有话说了,“这位法师,出家人慈悲为怀,还是以佛法度化了他罢。”

九难合什道:“我佛只度能度之人。”

陈圆圆说:“可是,他跟你无怨无仇的;出家人,要忌讳因果牵扯啊。”

九难哈哈一笑,道:“他……他跟我无冤无仇?阿珂,告诉他们我是谁,也好教这逆贼死得明明白白。”

杨丹道:“我师父便是大明崇祯皇帝的次女,长平公主!”

——

李自成挣扎着再一次爬了起来,说道:“很好,很好,我当年逼死你爹爹,今日死在你手里,比起死在我女儿手里胜过百倍。”说着,双手抓住胸口衣服两下一分,嗤的一响,衣襟破裂,露出毛茸茸的胸膛,“公主,你动手罢。李某能在大明公主的手下丧生,也算天命所归!”

九难道:“你如此豪迈,坦然就死,贫尼敬你是条汉子。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应该知道,我没理由放过你!”

“动手吧。”李自成将眼一闭,不再多说。

九难运功于拳,作势劈出。其实以九难之能,杀李自成,根本无需蓄势。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心中犹豫,下意识拉长时间。

果然,这一掌劈到中途,就没了踪影。

九难大声质问:“徒弟,你领着为师,花了一年时间来到云南,又花了四个多月跟踪你母亲,莫非就是为了寻你父亲出来让为师斩杀?”

旁边陈圆圆听了,伤心欲绝。自己生的是什么样的女儿啊?

伤心欲绝之余的反应,不是痛骂杨丹,而是扑过去,与李自成抱在了一起。

“是啊,”杨丹倒也光棍,直接就承认了,“不过师父,你下得了手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