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6章 金系低武陈珂25

快穿之战进 第36章 金系低武陈珂25

作者:西永 小说:快穿之战进 更新时间:2021-02-24 01:29:52
本网提供更多了西永创作作品的科幻小说《快穿之战进》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36章 金系低武陈珂25在线深度阅读。“听上去理由很充分,但是,”杨丹说,“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闯王不该吗?所以,那是一个政权推翻另一个政权,不能以杀父之仇一概论之。。...

快穿之战进

推荐指数:10分

《快穿之战进》在线阅读

九难道:“此贼与为师有杀父之仇,为师因何下不了手?”其实如果真的下得了手,直接一掌劈死李自成便是,根本用不着辩驳。

“听上去理由很充分,但是,”杨丹说,“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闯王不该吗?所以,那是一个政权推翻另一个政权,不能以杀父之仇一概论之。

“不错,师父的父亲崇祯皇帝的确因为闯王,被逼死在煤山。但必须明白,他的直接死因是自缢,闯王的逼迫只是间接外因。

“师父应该很清楚,除闯王这个主要外因之外,地方势力割据、文臣把持朝政、微薄的税收、高昂的物价、异常寒冷的天气,所有内忧外患,都是逼死崇祯皇帝的外因。

“所以,师父您对闯王的恨,其实并不多。

“如果师父真与闯王不共戴天,那什么要仇视满清呢?须知满清鞑子可是推翻了大顺朝,为师父报了仇的。

“原因很简单,是因为大顺朝没蹦达几天就没了。满腔的仇恨失去了目标,似乎就连活着也没有了意义,于是师父便在民族大义的旗帜下,转移了仇恨,开始反清复明了。”

说自己也许并不十分憎恨李自成,九难勉强可以接受。但说自己坚持二十多年的反清复明只是迁怒,九难就不能接受了。

九难当即骂道:“逆徒,竟敢说为师是迁怒!”

——

“口误、口误,师父息怒,”杨丹说,“其实闯王虽然攻克了北京,但南方半壁江山依然还是大明。真正说起来,亡明的,的确是大清。所以,既然大顺朝没蹦达几天就没了,那么师父仇恨满清,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也许,连师父自己都没注意,仇恨大顺朝的时候,同道者甚少;而反清复明,则同道者甚多。倒不是因为大顺朝有什么好,而是因为闯王也是汉人,自个家里的事,关起门来打个你死我活,都不是什么大事。满清就不同了,那是外族。古人云: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以才会有什么杨州十日、嘉定三屠。所以每一个有血性的汉人都向往反清复明。”

这里要稍稍补充解释一下反清复明的事。

后世说明朝,通常指整个明朝,但反清复明并不是。复明,就是要将明朝延续下去。所以反清复明中的明,仅指明朝末年崇祯时期以后。

实际上明朝末年已经民不聊生、哀鸿遍野,要不怎么会诞生大顺朝呢?明朝末年光景并不好,但为何百姓们还会向往反清复明呢?是因为清朝更加不好。这里所说的清朝,也是仅指清朝刚刚占领国土大肆屠杀那几年。

之所以提反清复明,而不提反清复顺,自然是因为明朝才是正统,因为大顺朝未能真正的治理过天下。

——

“阿珂你说到哪里去了?”九难突然发现杨丹歪楼严重,便扯回话题,“这个人怎么办?”

杨丹回答:“师父仁慈,下不了杀手;弟子心狠,但受名份限制,所以,我们就只好放过他喽!”

其实九难刚知道那是李自成的时候,是下得了手的。那个时候杨丹正在虐打李自成,九难就没有行动。

及至被杨丹唤出,陈圆圆相劝,九难让杨丹说出自己大明公主的身份的时候,九难都下得了手。

不过,紧接着,李自成没有求饶,而是慷慨赴死。其英雄气概,激发了一项名叫惺惺相惜的高手风范,九难就迟疑了。

其实,就算那个时候,九难仍然想要杀死李自成,只是不想自己亲自动手而已。

但往常这个时候,叫旁边人杀就行了。此时,旁边只有陈圆圆和杨丹。陈圆圆的立场一望可知;杨丹先前已经说了,“不能杀他”“让师父来杀”,故杨丹也不会动手。

随后九难质问杨丹,为什么花大力气找出自己父亲李自成来让自己斩杀,其实是想让杨丹给自己一个出手的理由。

结果杨丹没给,反而给了不出手的理由。

杨丹那番不出手的理由,从正反两个方向打消了九难的杀心。同时,杨丹的东拉西扯,也消磨了九难的杀意。

——

“既然两位下不了手,就由老夫代劳,如何?”庙外突然传来洪亮的声音。

只近嗤嗤声响,两柄长剑剑刃晃动,割下了房门的门帷。

跟着砰蓬之声大作,泥尘木屑飞扬而起,四周墙壁和窗户同时被人以大铁锤锤破。每个破洞中都露出数名卫士,有的弯弓搭箭,有的手挺长矛,箭头矛头都对准了室内。

房子没垮,是因为柱子还在。

“圆圆,你出来!”随着这声喊,杨丹、九难才把视线集中在来敌中间一个将军打扮的老人身上。

只见他身躯雄伟,一张紫膛脸,须发白多黑少,年纪虽老,仍是精神饱满,高视阔步。

人身闪动间,却是九难把来将擒进了屋内。九难把人往地面一扔,手掌按在他天灵盖上,向四周兵士喝道:“快放箭!”

这一下变起俄顷,众卫士都惊得呆了,眼见首领已落入敌手,谁敢稍动?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九难问来将。

来将望了陈圆圆一眼,道:“平西王吴三桂便是老夫!”女人面前,自不能缩头缩脑。

——

吴三桂的确派人监视了陈圆圆。

可想而知,跟杨丹九难相比,那些负责监视的人,属于低手。因而四个多月下来,他们都没发现杨丹九难。

不仅如此,连李自成进庙,他们都没发现。

他们发现异常,是因为杨丹突然暴露身形,施轻功奔袭十里。

得到报告之后,吴三桂就来了。

——

九难道:“十多年前,你有一个两岁的女孩被人偷走。偷走女孩的人,就是我。”

吴三桂道:“师太与老夫若有仇怨,尽管找老夫报仇就是,请不要殃及妇孺。”

“那女孩被我收为弟子,扶养长大,并授予武功,”说到这儿,九难笑了一声,“我当然没安好心,我是为了让她长大之后行刺于你。”

吴三桂一下就愣住了,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女儿来行刺自己的画面。他发现,不管行刺是否成功,都是父女相残、人间残剧。

“今日老夫但求速死!”吴三桂喝道。字面意思是,死也不想面对父女相残的局面。同时,此时此刻,想要不死,已经很难。说不定一心求死,反而不会死。

“你也是征战沙场的老将了,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九难接着说,“我已经改变主意,不会让弟子行刺你了。”

吴三桂这回没吭声。告诉这种消息,需要把自己擒过来吗?因而吴三桂猜到九难必有下文。

——

九难一伸手,把吴三桂提起来站立,说:“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那个女孩、我的弟子,陈珂;哦,还有这一位,这位是女孩的亲生父亲,闯王李自成。”

这里需要交待一个时间概念:此时距离李自成占领北京已经二十七年。

李自成占领北京的时候,陈圆圆曾经落入其手。但杨丹只有十七岁。证明陈圆圆私会李自成在清兵入关多年之后。

由于陈圆圆早年是娼妓,吴三桂总有些疑神疑鬼。陈圆圆被惹恼之后带发修行,吴三桂派人监视。想不到,今日,终于得到了实证。而这个实证,还是一个不怀好意的人提供的。

头顶一片大草原的吴三桂猛地吐了一口鲜血,眼神明显黯淡下来。

陈圆圆这时居然扑到吴三桂身上,哭诉道:“王爷,我也是出于无奈,”都不称奴婢的,“我丢不下王爷,可我心里也丢不下他……”

九难听了,感觉非常恶心,袍袖挥出,就把吴三桂送回了外面兵士当中。

——

外面的兵士里,另有指挥官。见吴三桂出来,立即下令放箭。

百箭齐发,射向九难。

兵士的箭,自然不可能都准,但那些箭纵有偏移,也离陈圆圆远远的。没人敢伤陈圆圆。

九难一个旋身,袍袖一震,将所有箭支全都拂开。

只是拂开,而并没有反射回去。这是因为九难记得,杨丹说过,不能杀死吴三桂。

——

射完一轮,自然还可以射下一轮。

但下一箭刚刚搭上,还没拉弓,众兵士便发现,吴三桂又被抓到屋里去了。

这回出手的,是杨丹。

“我就问你一件事,你今年多大年纪?”

“五十九。”吴三桂倒也没有坚持不开口。

杨丹道:“你已经看见了,就算你躲在士兵里面,我师父和我若要杀你都只如探囊取物。所以,你能活这么大年纪,其中有一个原因就是我师父和我没想杀你。对此,你是否反对?又或者想要逼我们杀你?”

“姑娘说笑了,”吴三桂道,“说起来两岁之前,姑娘跟老夫亦有过一段父女缘的。今日相逢,实乃快事,不若移步府内,让小王设宴款待?”

杨丹道:“你还不如说同享富贵、共襄盛举!”

“小王的确有那意思,但小王不敢勉强姑娘和尊师。”吴三桂道。

“好了,废话就不说了,”杨丹道,“我跟我师父都是反清复明那边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只能后会无期。这个人,也就是闯王,我的生父,我保他一天;你若想杀他,今日之后,但凭本事。当然他若想杀你,你随时可以反抗。”

“小王明白,小王这就收兵回城。”吴三桂向杨丹抱拳。

“去吧。”杨丹让其自己行走,没有挥掌推送。

吴三桂再向九难抱拳,然后走到外面,领兵离去。

——

杨丹和九难在原地继续呆了片刻,听到吴三桂一行人走远的声音,然后二人准备离开。

陈圆圆道:“阿珂留步,万一王爷呆会儿折返……”一点母女亲情都没有,一心念念的只是情人。

“不关我事!”丢下这四字,杨丹和九难就留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