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护兄

齐欢 第三章 护兄

作者:云霓 小说:齐欢 更新时间:2021-11-25 00:29:07
李煦向来路走去,周玥只好跟进,徐氏祖屋在城东繁华热闹之处,走出来这条街巷,身边终于等到也没了旁人。周玥才道:“安义侯府的大小姐,在京城小有名声,就连当朝太后娘娘也拉着夸她,是个兰心蕙性的好姑娘,别看她年纪小,却管着半个侯府,就连安义侯这个硬脾气,也对周玥才道:“安义侯府的大小姐,在京城小有名声,就连当朝太后娘娘也拉着夸她,是个兰心蕙性的好姑娘,别看她年纪小,却管着半个侯府,就连安义侯这个硬脾气,也对这个女儿百依百顺。”。...

齐欢

推荐指数:10分

《齐欢》在线阅读

李煦向来路走去,周玥只得跟上,徐氏祖屋在城东繁华之处,走出这条街巷,身边终于没有了旁人。

周玥才道:“安义侯府的大小姐,在京城小有名声,就连当朝太后娘娘也拉着夸她,是个兰心蕙性的好姑娘,别看她年纪小,却管着半个侯府,就连安义侯这个硬脾气,也对这个女儿百依百顺。”

李煦并不言语。

周玥接着道:“若是之前找她帮忙可能有些唐突,这次她也见识到了徐二老爷的手段,若是能够与我们里应外合,将徐二老爷查个底掉。对她自有好处,否则将来安义侯府也要被牵连。”

李煦终于停下脚步:“你能与她说上话?”

李煦沉静的时候,眉眼间多些冷峻,双目含光,仿佛什么都能看透,周玥摸不准李煦是不是同意了。

周玥道:“我们周家与徐家沾亲,我去徐家做客自是没问题。”

周玥接着道:“我只要不经意间透露出我的意思,告诉她徐青安这次八成也是徐二老爷陷害,想必她就会小心提防。”

李煦开始继续向前走。

周玥有些着急:“到底行不行,你倒是给句话啊,我还要进去探望那二蠢呢。”

李煦道:“一个能将兄长绑缚一夜,等人上门自取其辱的女子,会听不懂你的话外弦音?如果她问你如何知晓是徐二老爷所为,你可有证据?”

周玥一时语塞:“那要慢慢查。”

李煦道:“凤翔父母官被冤枉,你我想要尽份心力,在没有查清楚其中关节之前,不要随意牵连旁人入局。”

周玥只好叹息:“我以为你急匆匆的来徐家,是要请安义侯府帮忙,现在正是好时机。”

李煦摇头:“我是想要救人。”

周玥道:“那……现在呢?”

李煦看了眼不远处的天空,正当午时,阳光挥洒而下,头顶仿佛是一块湛蓝的碧玉:“徐青安无恙,另一个已经死了,我们再去也是徒劳。”

“你说谁死了?”周玥怔怔地愣在当场,李煦说话总是让他豁然开朗,好像整个人都要通达天机,可是仔细回味,却又仿佛什么都没抓住。

大约是因为他和李煦的境界差了一步之遥吧!

……

安义侯世子徐青安,生得眉清目秀,身上穿着紫貂领的氅衣,袖口走了细细的银线如意纹,看着说不出的贵气,跟勋贵家子弟没什么两样。

可是再定睛一瞧,先被那箱子里的骚气熏得流眼泪。

徐青安仿佛是从哪个猪栏里滚过一圈,一双眼睛中满是红血丝,脸颊上还有干涸的黄白污迹,嘴上的布条没被扯出来,只能“呜呜咽咽”地喊叫,活像只癞蛤蟆。

徐二老爷怔愣地看着箱子里这蠕动的物什儿,半晌才回过神来:“这成何体统,快……将世子爷放出来。”

徐家下人正要上前却被阻拦。

清欢上前向徐二老爷行礼:“二伯,还是请府衙的人先来吧!不差这一时半刻。”

曹氏和曹家婶子一脸惊愕。

曹氏仍旧不敢相信,这个模样尚青涩的少女,能做出这样狠心的事来。

方才趾高气昂的曹家婶子也僵立在那里。

“曹家婶婶,”清欢接着道,“你们先带人验明正身吧,曹家姐姐还不知去向,早些查证也好寻人,那个看到凶徒的下人定要保护起来,辨明实情就要靠她了。”

曹家婶子脸上一红,却依旧梗着头道:“自然要查清楚,是非曲直不能只听一个人的。”

凤翔府衙处理这样的事不是头一回,女子被贼人掳走的案子也有几起。

这不过这次徐家和曹家都是大族,哪个都不是好惹的,安义侯世子虽然找到了,曹家一位清清白白的小姐还不知下落。

府衙上门的本就是小吏,很快额头上就结了汗,别的还不好说,这位世子爷是真真被绑了一宿,手腕青紫,身上多处勒痕,就连裤裆都是湿的,更有孙御医在旁边证言,公文上写得清清楚楚,安义侯世子不是绑人的凶徒。

既然这边辨明了冤屈,那么就是曹家人在说谎。

小吏转头呵斥:“将曹家下人押入大牢审问。”

凤翔的父母官刚刚被查贪墨入狱,转眼之间凤翔就要乱起来了吗?

徐青安嘴里的布条被拿下,可怜他半晌也合不拢嘴,只能“哎呦”“哎呦”地叫几声,看着自己的亲妹子跟见了鬼似的。

“母亲,”徐青安含糊不清地指着徐清欢,“快……叫……郎中给大妹妹看看,她定然是魔怔了。

怎么变得跟我似的……哎呦,你们轻点,二伯……你不要训斥大妹妹,我自家的事……根本就是你情我愿,换个箱子住住……舒爽。”

清欢看着狼狈的兄长,心中不禁一酸,多少年了终于看到了这张脸,有些陌生,又是那么的熟悉。

许多人在身边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失去了才能感觉到他的重要。

前世她嫁人,身死,身边都没有家人,没有人为她欢喜,更没有人为她悲伤。从始至终她心中对兄长还有怨恨,怨恨他背上奸杀女子的恶名,父亲想要营救他,也被拖入了死局,最终饮恨自戕。

可她却不曾怀疑兄长的品性,知道父兄都是被冤枉的。前世为父兄翻案,他们却没有看到,今生,她只要他们好好地活着。

经历了这么多,她也终于明白,前世她并不是怪哥哥,而是怨自己没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站在他身边。

清欢走上前,伸出手来,抱住徐青安的手臂。

徐青安不禁一愣,低头看到徐清欢略微发红的眼睛,心中不由感动,妹妹可从来没有这样对他,可见也是心疼他的。

“清欢,没事,你哥皮糙肉厚,不觉得疼。”

徐青安话音刚落,只见徐清欢松开手转过身,纤弱的身子站在他面前,他一时错觉仿佛妹妹是在保护他。

“二伯,”清欢看向徐二老爷,“我哥哥不是无法无天的恶徒。”

徐青安心中一喜,妹妹果然是在替他说话。

清欢接着道:“他平日里虽然放纵任性了些,但是胸中无沟壑,尚能约束自己的德行,他若心仪哪家小姐,我们徐家会上门求娶,以徐氏地位,便是皇亲贵胄的女子也要得,没有不敢登门的道理,随随便便将罪名压下来,不要说哥哥受不住,万千徐氏族人也不敢接,二伯,你说对也不对?”

否认就是在贬低徐氏族人,徐二老爷自然不能这样做。

徐青安也听着心中舒爽,不由自主地偷笑。

便是皇亲贵胄的女子他也要得?

原来他在妹妹心中是这样的分量。

只是胸中无沟壑是什么意思?

徐青安的笑脸渐渐垮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