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NO.1:开启之日

大召唤之美娇娘 NO.1:开启之日

作者:那位神一般的少女 小说:大召唤之美娇娘 更新时间:2021-04-07 01:29:26
  初生的五彩朝霞,缓缓的一点点的照映在上海市中心的一栋栋摩天大楼中。  那暖暖的阳光纷纷从云层中穿过,照耀在大地上,代表着新的一天开始的。  清晨,在一个不起眼的住宅...

  初生的五彩朝霞,缓缓的一点点的照映在上海市中心的一栋栋摩天大楼中。

  那暖暖的阳光纷纷从云层中穿过,照耀在大地上,代表着新的一天开始的。

  清晨,在一个不起眼的住宅区中,一股冰冷的春风缓缓吹进....。

  每当那春风轻轻吹进各个没有关好门窗的住民房内时。都会有一位裹着被子的男人探出头来,伸出双手将门窗轻轻关好,然后再返回房内继续补眠。

  清晨冰冷的凉风,像一个调皮的孩子一样一家又一家的钻进钻出,每当里面的人出来将门窗关好后,它便会再度钻进另外的一家。

  随着时间悄然无息的流逝,当它感觉每一家都被它光顾过后正想要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还有一家的门窗依旧没有关好。

  感觉到有些被轻视了的风儿,一鼓作劲的卷起一阵大风,直接冲了进去~。

  呼~~~~~

  吹入屋内的大风,将门窗上的紫色窗帘吹的四处乱舞。随着窗帘一起飘荡的,还有那从屋内散发出的刺鼻的臭气与血液的腥味。

  屋内洁白的地板上,沾染上了点点猩红。顺着这点点猩红一路望去,便会发现,这一滴滴的血迹一直从屋内的窗边来到了大厅中。

  风儿飘进大厅向里面看去,发现地上躺着的是四具尸体,两个老人一个妇女还有一个小孩。在那些发臭的尸体上每个上都有四到五只苍蝇在上面到处乱爬乱飞,样子非常的恶心。

  转过停留在这七具尸体的视线,风儿又向旁边望去,那里还有一位瘫倒在地的十五六岁的少年。这名少年静静的坐在地上,双眼厌恶的看着那四具尸体,如同看那些恶心的绿头苍蝇一般....。

  瘫坐在地上的少年,他的右手中握着一柄菜刀,左手拿着一枚短刀。回过头看一眼,地上那些尸体上被戳的满是洞眼的痕迹,然后再与少年手中握着的带有血液的刀具对证一下,便能明白,地上那些死不瞑目的尸体到底是谁杀了他们以及是怎么杀的..。

  啪嗒,刀刃掉落地面发生的碰撞响声。

  少年强撑起身体,走到不远处的一个座机前。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然后他毫不犹豫的拿起话筒报案自首了....。

  在第三天,轰动整个SH的SH(怕和谐...)市市长全家被杀一案被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受理。

  当庭卫带着残杀了市长一家的凶手出现在门口时,所有的记者都惊呆了的看向站在法庭被告处的少年,从这里看去,那名身高不足1.7的少年几乎瘦弱无力,苍白的脸色与那脸色青一块紫一块的外伤,让人感觉一阵清风都能把他吹到。

  而且他的脸庞还是那么的稚嫩,那么的年轻...。

  那些记者无论怎么想,都无法想象这名近乎已经看着快要晕倒的少年,居然手持刀具凶残的杀害了四条人命,并且其中还有一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孩子。

  在法庭开审的过程中,少年对自己的罪行一一承认毫不犹豫,面对极有可能一辈子都呆在铁窗之内的生活丝毫没有担忧,而且每当少年的眼神扫视到控告人的那名SH市市长的时候,那原本淡漠的眼神就充满了报复的快感与狂热。

  最后,当在法官宣布审判结果之前,那名年近半百的老法官再一次转过头,看向少年问道:“孩子,再告诉我一次你叫什么名字?到底为何要如此凶残的杀害了吴雄市长的一家人?”

  少年看了一眼法官,然后转过身子说道:“我的名字叫做德拉克.D.夏亚,至于为何要杀这个杂种的一家人?呵呵....”

  少年诡异的低下头笑了一笑,然后再度抬起头一脸狰狞的说道:“当然是因为那个杂种太难杀!所以只好“自债家偿”了!说起来,为了有机会接近那个杂种的家人,可是让我费了许多的力气啊。”

  “你这个畜生!!畜生啊!!!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要你如此报复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的孩子才刚刚10岁啊!!10岁啊!!!他还那么小你都下得去手??!你这个畜生啊..畜生!!”一旁一直想要保持冷静的那名市长,终于在夏亚的这句话的刺激中爆发了。

  激动的他,拼命的挪动着他那肥胖的身躯想要冲过来,但是却被旁边随即赶来的庭保给阻拦了下来。

  而在一旁的记者们(公开审理)们,纷纷拿起摄像机与相机,对着那名市长与夏亚就是一通狂拍。看着那眼泪与鼻涕齐流的控诉着夏亚的罪行市长,人们不自觉的都对其抱起同情心,下意识的将夏亚当成了一个杀人夺命的恶棍凶手,而且还是一名未成年犯罪的凶手。

  在法官宣布对夏亚判处无期徒刑押送少年劳教所改造,庭保们要将夏亚压下去的瞬间。夏亚突然回过头,对着那个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吴雄市长说道:“要恨就恨你一时贪念,收了那撞死我6岁妹妹肇事者的20万贿赂!从而导致我那一直含辛茹苦将我和妹妹辛辛苦苦养大,却又因为妹妹的突然死去过度伤心而死去的母亲!

  “我在短短不到三天的时间里,就失去了我最珍贵的两个家人!!这种如同地狱般的痛苦,你也给我好好的体验下!”

  “忏悔吧!后悔吧!恼怒吧!怨恨吧!然后带着你那肮脏的身躯去死吧!这是我一生的诅咒!就犹如我诅咒着那个成为背叛我母亲的男人!他的背叛所给我与妹妹和母亲带来的伤痕,可是比你现在痛苦更加痛苦上万倍啊!!杂种!”

  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亚已经被完全带离了法院会场。当记者们从夏亚那几乎犹如恶魔的诅咒般的话语中醒悟过来,却发现两大当事人都已经离开了现场.。

  而在夏亚被关进劳改所监狱的第三天....。

  被人发现咬舌自杀与狱室内。

  —————————————————————————

  “让人悲伤的故事。我可怜的孩子哟,醒一醒,醒一醒...”

  身处在一片温暖之中的我,模模糊糊之间听到似乎有谁在说话。

  “醒来吧,我可怜的孩子,回应我的呼唤吧。”很温馨的声音,就像我的妈妈一样。我再度清晰的听到这个声音后想到。

  当我缓缓的恢复意识后,睁开了双眼从湿漉漉的水中爬起,站起身子,那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蔚蓝色的大海。

  流淌在脚边的海水,是那样的温暖与安心。呼吸着近乎如同梦境般清新的空气,看着那一尘不染的天空,望着那天空上飘荡着的洁白如雪的云朵,这里就好像诗歌中的传说之地,宛如天堂一般美丽。

  回过头,再看看不远处一个绿草茵茵,百花争艳的小岛上,那上面有着早已在远古时期便灭绝了的各种动物。

  悠扬的曲子从远方传来,让我的内心一片安宁,曾经的死亡恐惧与仇视的怨恨似乎在被抚平,那让我疼如刀割般的伤口在逐渐愈合。

  看看,在这个曲调下,那即使是原本狂暴残忍的肉食性动物,都会被感染的温顺和蔼。比如那些长脚兔子和狮子玩摔跤,白獠虎与长白鹿玩赛跑...。整个岛屿中都尼漫着和平与爱的气氛。

  看着这一切真实发生在我眼前的真实,我不禁微微愣了一下,然后不确定的囔囔了一句:“传说中的...理想乡?阿瓦隆?”

  “呵呵,不对哦,我的孩子...。这里并非是人类们,所幻想的那个幻想中的理想乡。而是人类意识善意的集合体,静海。”那谜一般的声音再度响起,而一成不变的温柔让我轻轻闭起双眼,享受着。

  “你的声音很温柔,也让我很安心。但是请不要自称我为你的孩子。因为我的母亲只有一个,而且独一无二!”我突然抬起头看着天空说道。

  “呵呵,那么...我称呼你为夏亚如何?孩子。”天空中发出一阵轻笑,然后温柔的声音再度传出说道。

  “还是孩子啊,算了。虽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但是还是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名字叫做德拉克.D.夏亚!是一名刚刚完成复仇的男人!虽然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请问你能告诉我,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可以吗?”我清了清喉咙问道。

  “为了邀请你,作为这一片善念之海的守护者,将可怜而又孤独的灵魂引导与此,让“她”们那无法平息的悲伤在这里得到安慰!”谜之音在这一刻充满了伤感,它的声音时而高起,时而低落,似乎随着言语间的描述,它自己整个人都在体会着自己刚刚所说的“悲伤”与“孤独”~

  “额,你哭了吗?”我有些慌乱,因为我这个人最怕别人伤心,我的感情很细腻总是容易被别人的心情所感染。

  别人的欢乐而笑会让我心情很好,别人的悲伤不甘会让我心情低沉,当别人为了高兴的事情而喝彩时,我的心情会随着他们一起而激动澎湃。说起来似乎有点傻,但是我就是这种容易被他人的情感所感染到的人...。

  我有些手足无措的安慰着那道声音,可是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做。

  “呵呵,感谢你的关心,可爱的孩子。”那个温柔的声音对说道。

  “不,我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心情变差而已,可不是因为看你哭而感到可怜你才这样的。”我别扭的扭过头说道。

  “呵,真是一个不直爽的孩子啊。那么我刚刚提出的请求,你是否....打算接受呢?”那道声音的语气产生了变化,似乎隐隐有些期待的味道。

  “接受了,但是我有三个条件。”我竖起三根手指对着天空说道。

  “恩..说说看吧。”温柔的声音说道。

  “其一:我要进入fate的世界中,寻找我黑暗心中的哪一点光明。其二:我希望在被召唤到那个世界后请你不要来限制我的行动,我想要以我自己的意志来决定。其三:....请让我的母亲与妹妹拥有一个好的归宿。”我一一说完后看着天空,静静的等待着它的回应。

  蔚蓝的天空上沉寂了好一会,才悠悠的传来一句略带奇怪的疑问:“你....不想复活你的那两个重要的家人吗?”

  我轻轻摇了摇头:“死就是死了,让死人复活这种事。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躯体内硬生生塞入了别的记忆的代替品。低俗,自我欺骗,不敢看清事实,这种可笑的要求我怎么可能会提出?何况....这种梦幻般的世界都是存在的,那么所谓的轮回也是必然存在的。”

  “现在我的妹妹与母亲不过是提前进行了一项她们必然会进行的事情罢了。虽然悲伤与寂寞...但是我绝对不会被过去所蒙住眼睛!我所直视的地方!永远是前方与未来!更何况......”说到这里我不禁一脸幸福的小媳妇的表情。

  “如果真的能够找到那个世界,我就能见到比我的灵魂的!比我的存在!都还要重要的人!她高贵,她诚实,她贞洁,她干净,她永远都不会背叛自己誓言!她就是在我心中宛如女神一般的存在!她是我完全信赖与爱慕的特别之人!”我说着说着不自觉的挥舞着双肩兴奋的大喊。

  看着一脸兴奋与幸福样子的我,天空上的那个”它“再一次对人类之中,名为“爱情”的某一感情表示了疑惑与不解,即使是身为世界中少数大能之人的存在。它也完全无法理解这个被人类称之为“爱情”的东西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

  它能够使强大的足以掀翻整个世界之人从天空堕落与地面,它能够使懦弱的几乎一条野狗都可以随便欺负的废物,变成连天都要为之避让三分的存在。

  它使人类疯狂。

  它使人类着迷。

  它使人类能够比战争更加快速的开发自己的潜力与进化。

  它是每个人的渴求之物。

  它是每个人的最宝贵之物。

  它可以比愤怒的感情更加强烈。

  它可以比伤心的感情更加哀伤。

  但是它却莫不着,看不见,听不到,却又能明显的感觉到。

  “真是比任性更加任性的感情.....。”它对爱情做出了最终的断定。然后过头对我说,可以满足我的那三个条件。

  相对的也要与她约法三章。

  1:拯救之人必须为备受孤独与悲伤折磨之人,不得以自己的目光来决定谁可以进入这片“净海”的权利。

  2:不得污染他“她”人之心,将其隐藏内部的善良转化为黑暗,让他“她”从此以后坠入堕落的地狱。

  3:大召唤术只有这一次是你可以自行决定,往后便是完全的随机,不可以自我的意识来随便决定穿越的去处。

  听到这些条件的我轻轻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么。现在告诉我,你作为吾之专注守护者想要第一个被召唤的世界吧?”那个温柔的声音说道。

  而在这一刻,我露出了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说道:“还用说吗,当然是骑士王时代的英国!”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